药品冷知识 | 屎、尿、昆虫统统可以入药,这是一篇重口味的科普!

2020
07/19

+
分享
评论
达医晓护
A-
A+
这些冷知识你知道吗?

大家印象里的药品是不是这样的?

64311595113216387  

或者是这样的?

28161595113216455  

但是我告诉你,有些药是用屎、尿、昆虫做出来的

你敢信吗?

下面,就让药师带你们来探究探究

粪便入药

粪便这么臭,居然可以入药?对!早在公元前的西周,我国就有粪便入药的记载,一直流传至今。东汉著名的中医大家张仲景就在其著作《金匮要略》里提到:人粪汁可以用于治疗多种急性食物中毒以及服药后出现的呕吐、腹泻等中毒症状的疾病。明代李时珍所著的被称为“中医药学术集大成之作”的《本草纲目》中记载的粪便类中药材就有73种!55种动物的粪便可以做成中药材!至今仍有近20种粪便类中药材还在使用!

以一些比较常见的中药材为例。人中黄是人粪浸渍甘草制成,是清热泻火的良药;鸡屎白取材自鸡粪便上的白色部分,是利水泄热、祛风解毒的良药;牡鼠粪是鼯鼠的干燥粪便,是导浊行滞、清热通瘀的良药。当然了,并不是所有粪便类药材的名字中都带有“屎”、“粪”这类一看就懂得字眼,有些粪便类药材的名字还很优雅,比如:夜明砂是用蝙蝠粪便做成,具有清肝明目的功效;五灵脂是用鼯鼠粪便做成,生用行血止痛、炒用止血、外用治疗毒蛇咬伤;白丁香是用树麻雀粪便做成,具有名目消积的功效。

粪便入药不仅是传统医学的产物,也逐渐成为现代医学的新宠。近年来,粪便移植成为了微生物学、医学、基因学等领域重点关注的研究热点,各类研究也证实,粪便移植是治疗肠道疾病的有效手段。归根到底,粪便移植移植的是粪便中的细菌,通过向患者胃肠道内移植健康人粪便中的功能菌群,重建患者胃肠道的菌群环境,从而达到治疗疾病的目的!

尿液入药

看过《西游记》的朋友们肯定看到里面提过“喝童子尿可以修炼成仙”,当然这里面包含了科幻的成分,但是尿液确实是可以入药的!

我国古代就有尿液入药的相关记载,《本草纲目》就记载了12种尿类药物,包括9种尿、1种尿白垽(即人中白,为健康人尿自然沉淀的固体物)、1种尿坑泥、1种尿结石,此外,还记载了1种用尿炮制的药物(秋石),可以用于治疗水肿、中风、消渴、动物咬伤等病。

在现代医学中,一些常用的西药也是从尿液中提取的。尿激酶是一种从人新鲜尿中或人肾组织培养液中提取的活性蛋白酶,临床上用于溶栓治疗;乌司他丁是一种从人尿中提取精制的糖蛋白,临床上用于急性胰腺炎的治疗以及抢救辅助用药;尿促性素是一种从绝经期或绝经期后妇女的尿中提取的性激素,临床上用于不孕症、原发性或继发性闭经的治疗。

然而,现在国际上也出现了一些与尿液相关的“第四医学”,产生了一种名为“尿疗”的治疗办法,一些国家和地方甚至建立了“饮尿会”、“药疗协会”,其实是没有任何科学依据的,我们需要科学地看待!

昆虫入药

提到昆虫,我们能想到什么?是漫天遍地的蝗虫,还是令人恐惧的蝎子蜈蚣?其实不少昆虫都是很好的药材,对昆虫类药物的研究也已经有了数千年的历史。

中医四大经典著作之一、现存最早的中药学著作《神农本草经》中就记载了9种昆虫类药物!而《本草纲目》则记载了99种,包括45种卵生类,31种化生类,23种湿生类,像常见的蜜蜂、螳螂、蜻蜓、蜘蛛、蚕宝宝等都可以入药。

随着现代医学的不断发展,昆虫类药物的药用价值也在被不断开发。不少研究发现,昆虫体内含有的蛋白质、酶、多肽、抗菌肽、生物碱等,在临床上具有抗肿瘤、抗菌、抗病毒、抗炎、抗过敏、镇静镇痛、增强免疫等多种药理作用。比如蜂毒具有较强的抗炎、抗过敏作用,被应用于过敏性疾病的治疗;斑蝥素可以诱导多种与癌症发生有关的细胞凋亡,具有抗肿瘤活性。此外,像临床上常用于治疗溃疡病的康复新液、用于治疗乙肝的肝龙胶囊,都是用美洲大蠊的提取物制成的。

参考文献:

1.时小红. 中国粪便类药物及其临床应用%Clinical application of fecal drugs in China[J]. 中华中医药杂志, 2017, 032(008):3417-3420.

2. Vrieze A , De Groot P F , Kootte R S , et al. Fecal transplant: A safe and sustainable clinical therapy for restoring intestinal microbial balance in human disease?[J]. Best Practice & Research Clinical Gastroenterology, 2013, 27(1):127-137.

3. 罗虹, 周昕, 刘传湘. 从人尿中提取尿激酶及激肽释放酶[J]. 湘潭大学自然科学学报, 1998(01):95-97.

4. 蓝瑞琼, 蒋亚斌. 国产乌司他丁治疗急性胰腺炎的系统评价[J]. 中华消化杂志, 2005, 25(10):618-619.

5. 王梦月, 贾敏如. 我国药用昆虫的药理及临床研究进展[J]. 时珍国医国药, 2001, 012(010):937-938.

6. 张慧琴, 姚敏, 吴道勋,等. 美洲大蠊化学成分和药理活性[J]. 动物医学进展, 2018, 039(003):107-110.

作者:浙江省中医院

范婷 王建平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粪便,昆虫,入药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