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孙路明教授:亚专科转诊秩序的自发力量

2020
07/19

+
分享
评论
专科有道
A-
A+
实践证明,这道由胎儿医学亚专科医生团队所构建的自发秩序拥有着强大的生命力。

作者:汪兆平

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病毒疫情打乱了一切的惯例,然而一道亚专科医生自发形成的转诊秩序却兀自岿然不动,安然度过这场严峻的考验。

作为国内胎儿医学的重镇高地,以前上海市第一妇婴保健院胎儿医学部(下简称“一妇婴胎儿医学部”)总是门庭若市,一些来自全国的胎儿疑难重症的孕妈满怀最后的希望按照预约前来求诊,医院胎儿医学部主任孙路明教授及其团队常常连轴转还应接不暇,享受着这种空前繁忙却又快乐着的职业生活。

囿于疫情期间严格的交通管制,胎儿医学部就诊人流有所下降,但是孙路明及其团队却丝毫没有轻松,他们的战线从线下开始转为线上,为一些孕妈提供线上咨询工作,同时还为一些需要医学帮助的孕妈联络当地所在的胎儿医学团队,为其做好对接工作。

疫情之下,在很多地区,很多医院的专科秩序已经被疫情冲击得茫然无措,其所服务的专科病人更是寝食难安,不知道向何人求助。与之相比,胎儿医学部的运转一切井然有序,按照既定的流程正常推进,孙路明将这一切归功于十年来胎儿医学协作网络的自发探索。

实践证明,这道由胎儿医学亚专科医生团队所构建的自发秩序拥有着强大的生命力。

十年磨一剑

在一些欧美国家,经过多年的探索实践,胎儿医学亚专科转诊秩序已经成为一种行业惯例,一些胎儿医学相关问题孕妈通常都要经历全科医生—产科医生—胎儿医学亚专科医生这种专业的医生转诊秩序才能求诊,完全迥异于国内病人满天飞的现有求诊模式。

在一妇婴胎儿医学部,建立和完善这套符合国际惯例和医学规范的亚专科转诊秩序,大约历经了近十年的时间。

作为一妇婴胎儿医学部的创建人孙路明,此前拥有一段艰辛的海外求学的过程,她曾赴及加拿大渥太华大学附属总医院-多伦多大学附属西奈山医院接受母胎医学专科医师临床规范化培训(MFM clinical fellow,2006-2009) ,是目前国内亚专科少有在国外接受母胎医学临床正规培训(产科,超声及产前遗传)的医生。

2010年5月,受前任院长段涛教授的鼎力支持下,一妇婴胎儿医学部正式成立。在历任领导的关心下,科室已系统开展了胎儿疾病的产前筛查,诊断,及宫内干预,在国内率先规范地建立了与国外接轨的胎儿医学亚专科。

十年前,胎儿医学属于一项新生事物,胎儿医学的诊治范围主要包括胎儿疾病(包括复杂性双胎疾病、胎儿宫内发育受限、胎儿出生缺陷、胎儿水肿、罕见病的孕前及产前诊断等专病)产前筛查,诊断及宫内的干预。

建科之初,门可罗雀,为解决困局,孙路明带领团队尽心地看好每一个病人,服务好每一位转诊医生。

“当时我们决定从两个方面着手,一是我们从院内同事转诊入手,二是看好每一个病人,建立好自己的品牌,传播好自己的声誉。”回忆起科室拓荒的历程,孙路明至今记忆犹新。  

为了开源,孙路明积极与院内产科医生同行展开密切协作,告诉她们一旦碰见一些结构及发育异常、复杂性双胎/多胎等情况及时转诊到胎儿医学部,对于胎儿疾病的疑难重症,普通产科医生没有时间也缺乏专业的处理能力,因而她们乐意及时转诊,由此胎儿医学部的业务逐渐打开了局面。

此后,孙路明带领团队适时扩大病种范围,进一步开展一些诸如胎儿水肿、罕见病的早孕期产前诊断等疑难杂症救治工作,很快团队就在院内拥有了独立的胎儿医学门诊,一道院内亚专科转诊秩序也由此诞生,并茁壮成长。

与此同时,强烈的声誉意识也为科室的成长带来了收获。由于技术高超,加上服务态度好,一些获得救治的孕妈开始成为了科室的“自来水”,在一些问题孕妈QQ群交流分享自身在一妇婴的就医经历,自发地扮演起了宣传员的角色,一传十,十传百,胎儿医学部的品牌就此打响,一发不可收拾。

肇建之初,胎儿医学部的医学配置相对有点捉襟见肘,只配备了一台超声机,由于价格不菲,为了让优质资源用在刀刃上,所以胎儿医学部采取了病人预约制,保证用于真正需要的病人。此后随着病人数量的增长,超声机数量并随之相应增加,但转诊病人的病例疑难程度也越来越高,病人预约制的模式一直延续至今。

随着外地病人的不断涌入,一些突发情况也不断上演,譬如一些孕妈在转诊途中就出现了血压高、羊水破裂等危险征兆,引来胎儿医学部的一阵忙活。面对不断高起的突发情况,孙路明开始下定决心,敞开科室大门迎接外地产科医生前来进修,在全国范围培养医生,筹建起一支亚专科医生转诊秩序,保证病人的安全。

聚是一团火,散是满天星,借助于当时刚刚兴起的微信群,孙路明将这支经过胎儿医学部进修的全国医生队伍正式组建成了一支科室的胎儿转诊协作网络。

“我们培训这些医生,病人来到一妇婴之前,先评估好病人,确保病人沿路的安全性,当所预约的病人到了我们部门,我们会尽力为她们提供合适的治疗,治疗结束后病人返回当地,转诊医生请他们做好随访管理。”孙路明强调。

由于全过程规范有序,这道转诊秩序在疫情期间也运转顺畅,一些预约的湖北病人,由于疫情交通管制,无法抵达上海,于是她们就通过线上平台咨询胎儿医学部,然后由胎儿医学部推荐至当地合适的医生团队进行对接,整个过程波澜不惊。

更上一层楼

在不断为外地预约患者提供线上咨询的同时,孙路明也萌生了更多的想法。

“我们现在都是在网上帮助病人,我们胎儿医学部有一个好处就是拥有很多的全国医生资源,未来可以打造出一个完善的远程医疗网络。医生之间互相携手,再加上信息的互联网技术、5G技术、人工智能技术也越来越成熟,可以更好地辅助医生看诊,减少病人来回奔波。”

就在前不久,一妇婴与协作单位深圳市妇幼保健院利用现代远程信息技术,成功救治了一名双胎输血综合征的孕妇,堪称在疫情时代利用高科技信息技术优势、团队协作紧密配合的成功案例。 

孕妇周某,和丈夫洪某,在深圳长期居住工作。此次怀孕发现是少见的单绒毛膜性双胎。孕18周,在深圳妇幼诊断为“双胎输血综合征”,是单绒双胎的急症,如果不做积极干预,死亡率大于90%。病人在深圳当地多家医院会诊,均认为由于胎盘前壁,无法做保留双胎的胎儿镜手术,若要保留胎儿,唯一可行的办法是减胎术。

为了尽最大可能实现病人保留双胎的愿望,深圳妇幼的医生联系一妇婴胎儿医学科孙路明主任,利用网上会诊系统,架起了沪深之间看不见的桥梁。孙主任通过远程视频指导当地医生进行针对性的超声检查,结果发现宫内的双胎有胎儿镜治疗的机会,还有保住两个胎儿的可能。

孙主任通过视频,对胎儿镜手术的成功率及可能的并发症给病人家属做了充分的沟通。在接受了充分的咨询后,周某夫妇对宫内治疗也有了信心,决定前往上海治疗。深圳妇保医生再次评估宫颈长度、宫缩、血压等以确保病人途中安全。

一妇婴胎儿医学科对孕妇的术前检查进行了远程指导,优化了孕妇来沪就诊的流程,在深圳尽可能完成必要的术前检查包括核酸检测。在所有人齐心一致的努力下,周某夫妇奔波千里,来到一妇婴的当日,住院进行了胎儿镜激光电凝术。

手术非常成功,两胎儿的宫内状况得到了明显改善。看到两个胎儿在宫内蓬勃的生机和旺盛的生命力,医患双方都感到万分欣慰。这是一个团队协作的胜利。

“我们希望借助信息化的平台,能够最大化地发挥学科优势,把理念转化为成果,真正地服务好病患。”孙路明说。

在疫情期间,利用信息技术更好地服务于患者的设想推动了孙路明建立疫情时代下的胎儿宫内治疗和诊疗信息系统的规划。然而技术其实只是一种手段和载体,但更重要的是医生的实力,在不断开展线上问诊的过程中,一些以前调研过的老问题又再度浮现在孙路明的眼前。

几年前,孙路明就发现目前的国内胎儿医学科大有遍地开花的趋势,一些地区医院将原有的产前诊断中心简单翻牌就宣告成立,甚至一些区县级医院也跃跃欲试,打算成立胎儿医学中心。

“目前,在各个地方,胎儿宫内治疗中心应该具备什么样的水平,并没有一个量化指标,国内也没有相关标准出台,所以各地的胎儿宫内治疗中心水平层次不齐,最终能给病人带来什么样的服务并不清楚,统一化、制度化和标准化的管理非常重要。”孙路明强调说。

在疫情线上问诊时,孙路明就发现一些患者在当地根本就找不到比较好的医生团队为她们提供必要的技术干预和治疗,这也让孙路明感到在全国建设一批合格的区域胎儿治疗中心的必要性和迫切性。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医生,病人,胎儿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