癌情之下,破产的千万家

2020
07/17

+
分享
评论
镁信健康
A-
A+
随着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持续上升,恶性肿瘤已经成为中国人群死亡的首要原因和主要的公共健康问题。

根据国家癌症中心《2019年全国癌症报告》恶性肿瘤发病约392.9万人,死亡约233.8万人。平均每天超过1万人被确诊为癌症,每分钟有7.5个人被确诊为癌症。与历史数据相比,癌症负担呈持续上升态势。[1]近10多年来,恶性肿瘤发病率每年保持约3.9%的增幅,死亡率每年保持2.5%的增幅。

随着发病率和死亡率的持续上升,恶性肿瘤已经成为中国人群死亡的首要原因和主要的公共健康问题。

25361594973886429

存活时间与生存质量

检索中国临床实验注册中心2008年7月-2020年7月的时间,就有851项肿瘤相关的试验进行了申报。目前的抗肿瘤基础和临床研究均进展很快,各种新药和治疗方案层出不穷。科研人员、医患双方都未曾在抗癌的路上停止脚步。但是时至今日,大多数恶性肿瘤依旧难以治愈,治疗肿瘤的目的在于让患者活得长活得好而不单纯是为了消灭肿瘤,因此在打击肿瘤的同时必须注重保护病人。如果单纯追求100%地消灭肿瘤,最简单有效的方法显然是让宿主牺牲。

肿瘤治疗的目标也大概可以概括如下:

1.治愈:对大多数早期肿瘤,治愈是医生的根本治疗目标。

2.延长总生存期和无病生存期:对目前不能达到治愈的患者,提高患者总生存期和无病生存期是退而求其次的目标,对于患者自身保持良好的生活质量存活是非常重要;此期延长,患者受益最大,在身体,精神,家庭和经济方面损失最小。

3.预防局部复发:包括最佳手术方式(指既不能残存遗留病灶,又不致于范围过大造成患者局部功能损伤明显),术后辅助放化疗,生物治疗和物理治疗等。

4.姑息治疗:晚期肿瘤患者治疗的目标是姑息治疗,控制肿瘤患者症状,延长患者有质量的生存时间是唯一目的。

大多数人恶性肿瘤发现就是中期以后,甚至是终末期,想要获取治愈可谓是难上加难。

肿瘤临床治疗的最终目标只有两个:提高总生存期和改善生存质量,两者至少应达到一点。通俗点说,就是将患者仅剩不多的生命延长至5年、10年或者更长,如果无法延续患者生命,那就提高患者的生存质量,让患者尽可能避免终末期肿瘤所带来的痛苦。

延长患者存活时间与提高患者生存质量说起来简单,但是要做到两者其一,往往就需要巨量的投入。

烧钱的游戏

近年来,国家医保扩容后,很多癌症治疗药物纳入医保,4+7带量采购政策也为肿瘤患者大幅度降低了治疗成本。

以乳腺癌为例:曲妥珠单抗是第一个上市的重组人源化抗人类表皮生长因子受体2单克隆抗体,在多年的临床实践中,已经证明了其用于乳腺癌辅助治疗时,可以改善HER2阳性乳腺癌患者的生存。并且从国内药物经济学评价来看,它与化疗联用进行辅助治疗依然属于优选方案[2]。但即使降价之后,曲妥珠单抗的药物费用仍然相对昂贵,目前辅助1年疗程费用约为95000元,对患者依旧会造成较大的经济负担。

很多新型抗癌药物,尤其是靶向药已经毫无悬念地成为抗肿瘤治疗的最重要武器,且需求量日益增长。但这类新型药物,无论进口还是国产,均价格昂贵。例如,阿比特龙是一种新型的针对转移性难治性前列腺癌的CYP17抑制剂,可改善去势抵抗性前列腺癌患者的生存期并延缓疾病进展。该药物于20世纪90年代初开发,其结构简单,制造成本低廉。但是在其Ⅰ期研究时并未确定最佳剂量[3],后续上市后说明书中推荐的标准剂量为空腹时服用1000mg/d。该剂量在目前国内即使经过几轮医保谈判降价后,价格仍达到约16500元/m,很多老年患者即使在医保支付70%费用后仍难以负担。

在上海的三甲医院中,若无社保,年均肺癌的治疗平均费用为每年24万、肝癌的治疗费用为每年26万、结直肠癌平均费用为每年28万。

在治疗中,社保起到了弥足重要的作用,但即便拥有城镇医保,每年还会额外支出平均10万元。

即便在上海2018年前六月中人均可支配也仅跃过了3万的台阶[4],年均10万的自费,对多数人来说,依旧还是一笔巨大的支出。作为中国居民平均收入最高的上海尚且如此,全国甚至还有超过6亿人月收入不足1000元,大多数人一旦遭遇恶性肿瘤,接下来的命运往往就是卖车卖房。

尽管各项政策一定程度上降低了患者的风险,但是医保与代采目录更新的速度自然无法跟上新药及新兴疗法的上市速度。很多商业保险也并未将新药、特药纳入保障范围内。

4411594973886574

如近年来新型抗肿瘤药物当之无愧的明星——PD-1/PD-L1单抗,其被大量的临床研究证明在多种实体瘤和血液肿瘤中都有良好的疗效。即便采用固定低剂量治疗方案[5],每月的患者支出可超过4万元。这数万元,因为未在社保范围内,很多商保往往也无法给予报销/赔付。

若想接受较好的治疗,或是对这世间还有留念,或是想减少肿瘤带来的折磨,癌情之下,万家破产,并不是一句玩笑话,从确诊恶性肿瘤那一刻起,就已经进入了一场烧钱的游戏。

参考文献

1.国家癌症中心《2019年全国癌症报告》

2.邓小英, 周晓虹, 陈洁,等. 曲妥珠单抗联合化疗用于乳腺癌辅助治疗的药物经济学评价[J]. 今日药学, 2017, 027(008):560-563.

3.Ryan C J , Smith M R , Fong L , et al. Phase I Clinical Trial of the CYP17 Inhibitor Abiraterone Acetate Demonstrating Clinical Activity in Patients With Castration-Resistant Prostate Cancer Who Received Prior Ketoconazole Therapy[J]. Journal of Clinical Oncology, 2010, 28(9):1481-1488.

4.李金磊. 上半年居民收入榜:上海北京居前二,人均可支配收入均超3万[A]. 廊坊市应用经济学会.对接京津——京津乐道 绿色廊坊论文集[C].廊坊市应用经济学会:廊坊市应用经济学会,2018:4.

5.Hye Y S , Bhumsuk K , Miso K , et al. Low-dose nivolumab can be effective in non-small cell lung cancer: alternative option for financial toxicity[J]. Esmo Open, 2018, 3(5):e000332-.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肿瘤,药物,恶性肿瘤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