严管西医开中药,有没有道理?这场辩论让你深思

2020
07/16

+
分享
评论
疫苗与科学
A-
A+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你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到医院看病,明明看的是西医,医生没有望闻问切,没有给出中医诊断,但开药时竟然会给你开一堆中药。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劲?

其实,不光你会觉得不对劲,中医们也觉得不对劲。在2019年的两会上,政协委员、北京中医药大学兼职教授、中日友好医院中医部主任张洪春提案——西医开中药必须经过培训考核。

78631594874333876

微博上的中医大V杨桢和王敬,都对这个提案表示高度认可。

中国中医科学院副主任医师、中医刮痧专家、有224万微博粉丝的王敬医生认为,不让西医开中药是因为他们学中医太少,反过来禁止中医开西药是不对的,因为中医大学的西医课很多,但他本人反对中医用西药。

13641594874334003

这个合理的提案,很快在2019年7月落到了纸面上。国家卫健委印发的《第一批国家重点监控合理用药药品目录(化药及生物制品)的通知》要求:非中医类别的医师,经过不少于1年系统学习中医药专业知识并考核合格后,遵照中医临床基本的辨证施治原则,可以开具中成药处方。

之后,2019年8月20日国家医保局和人社部联合发布《国家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响应上述通知,指出:未经培训取得资质的西医所开的中成药医保不予支付。

这个严管西医开中药的通知,一石激起千层浪。

最反对这个通知的,竟然是中医界本身。通知发布不久后,一份署名为中国民族医药学会的《关于西医不能开具中成药处方的建议》在网上流传,引发一阵热议。这个建议上书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一共有六点,主旨是:大大放宽西医开中药的限制,目标是避免中成药销量急剧下降。

41441594874334324

是不是很有意思呢?

于是,健康界最近组织了一场云端辩论,邀请了两位中医专家作为正方(邓勇:北京中医药大学国家中医药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副研究员;马淑然:北京中医药大学中医基础理论教研室主任),我和另一位西医医生(丁超:公众号“科学撕毁小清新”创始人)作为反方,就【严管西医开中药是否阻碍中医药发展】开展辩论。

正方命题:严管西医开中药阻碍了中医药发展

反方命题:严管西医开中药促进了中医药发展

陶医生觉得这两位中医专家是在为西医说话,他们是在解除西医的枷锁。我虽然是西医,但我不能允许西医抢中医功劳、让中医背黑锅的事情发生,所以我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给西医套上枷锁。

85781594874334594

7月12日,辩论在友好的气氛中开展。因为不是现场面对面,激烈程度没有大家想像的那么高,两位中医专家都准备了材料,我也准备了材料。辩论视频将在20日剪辑后播出,届时再发给大家。

32191594874334897

以下是我重点反驳正方的三个观点。正方的观点,我仅简单复述。

正方第一观点:会对中药企业造成巨大冲击

全国中医类别执业医师仅57.5万人,仅占医师群体的15.9%。有统计数据显示,综合医院的中成药有70%是西医所开,因此,严管西医开中药会严重影响到中成药的销售。

据发改委2017年医药产业经济运行分析数据,2017年全国中成药生产主营业务收入达5735.8亿元,占医药产业比重为19.2%,在医药产业全类别中仅次于化学药品制剂生产的比重28%,排名第二。

严管西医开中药将严重影响中成药销售、中医药种植,进而“牵一发而动全身”,冲击中医药产业,对中药发展造成不利影响。

我的反驳意见:

对方辩友认为,严管西医开中药会对中药企业造成巨大冲击,这一点我完全理解。然而,我想起自己在跨进医学院大门时发的医学生誓言:健康所系,性命相托。我相信所有医生的价值观都应该把病人的健康放在第一位,任何时候都应该为病人提供基于科学的、负担得起的医学建议。

如果允许不掌握中医知识、给不出正确中医诊断、不懂中药性味归经的西医开中药,这完全不符合医学的科学原理,和允许兽医给人看病没有区别,正能保障病人的健康权益呢?

在这次新冠疫情中,中国以保障人民群众健康为第一任务,采取了地球上史无前例的严格防疫措施,在开局非常困难的情况下,终于获得了全球最好的抗疫成果,但是代价不菲。根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最新估计,我国今年的GDP增长率会从5-6%降至1%出头,整体损失约6万亿人民币。

可见,中国宁愿放弃经济增长也要保障人民群众的生命安全,这才是始终把人民群众的根本利益放在第一位。反观美国,为了保持经济,消极应对疫情,还要否定和抹黑中国的抗疫成果,结果新冠病毒专治各种不服,美国创造了病例数和死亡数双重世界纪录,美国那点制度神话完全破灭了,反而凸显出中国社会主义制度的巨大优势。

如果我们现在为了中药企业的发展而允许不懂中医的西医开中药,这和美国为了经济而采取消极抗疫措施没有本质区别,都是把暂时的经济利益凌驾于人民的根本利益之上,这完全不符合中国共产党的执政理念。

我们都知道,吸烟有害健康,所有医生都反对吸烟。然而我国的烟草业每年贡献1万亿税收,据说有些烟草行业的官员甚至说:没有我们烟草,哪来的钱造航母呢?我想问这位官员:中国每年有100万人被烟草夺去生命,你认为造航母真的比100万同胞的生命重要么?现在,我还想问对方辩友:保护中药企业的发展,真的要以损害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为代价么?

正方第二观点:难以满足老百姓看中医、吃中药的需求。

如果患者对西药和中药皆有需求,此时就会面临重复挂号等情况,在实践中阻碍中医药有效发挥其优势,降低中医药在诊疗过程中的参与度、深入程度,影响中医药的广泛使用与传播力度。 

我的反驳:

这一点我更加不能同意了,无论是西医还是中医,都是专门的学问,都需要经过刻苦学习和实践才能掌握,并且要活到老学到老。

所以,一个人生病了,是否需要吃药,必须是医生去专业判断。医生认为需要吃中药或西药才是可靠的,老百姓自己无法判断这种需求,所以谈不上满足老百姓对吃中药的需求,但看中医可以满足。

实际上,老百姓的需求未必是理性的,甚至是有害的。

仍以烟草为例,老百姓有庞大的吸烟需求,这真的应该去积极满足么?显然不是,我国参加了烟草控制公约,必须不断降低人群的吸烟率,这才是对人民健康负责。再比如某地黑车盛行,政府就应该打击在打击黑车的同时,提供正规公共交通满足老百姓的合理出行需求。

在吃中药问题上,不应该是老百姓想吃医生就开,必须是合格的医生根据病人的病情开中药处方。政府的责任,应该是保证数量足够的、掌握中医理论与实践的合格医生。所以,严管西医开中药政策是完全正确的,中医界应该大力督促各医疗机构落实西医医生的中医规范培训,而不是呼吁放宽西医开中药,因为这会损害人民群众的生命健康。

正方第三观点:西医对中医知识的掌握有待考量

如果为了开中成药而让西医都去学中医,如果对中医缺乏兴趣,也很难真正理解中医药。

中医药博大精深,很多中医都是在用毕生的精力来认识和学习,花一两年就能完全掌握的可能性较小。以北京中医药大学中药学院为例,该学院本科5年学制的学生在校期间需学习专业课27-30门,选修课4-8门,实践实习课1-6门以及需参加半年毕业专题实习,学生毕业应修满200学分,并通过毕业综合考核后方可毕业。

目前规定,参加省级中医药主管部门认可的2年以上西医学习中医培训班(总学时数不少于850学时)并取得相应证书的西医,可以取得开中成药处方资质,但这些西医的中医知识掌握程度存疑。

开中成药处方时,不仅必须考虑到四气五味、君臣佐使、性味归经、十八反十九畏等理论,还需要对患者的症状进行判断,辨证施治,这需要丰富的中医临床经验。仅用一两年的时间学习是远远不够的。正如孙思邈在《大医精诚》中所说,中医是“至精至微之事”“故学者必须博极医源,精勤不倦,不得道听途说,而言医道已了,深自误哉”。

如果仅凭借一两年的学习而准许部分对中医掌握不够透彻的西医医师开具中成药处方,就很有可能因为一知半解而损害患者身体健康,降低中医口碑,甚至打击到我国中医药文化自信,对中医药行业造成严重影响。

我的反驳:

这一点我不能同意更多了。

要西医在短时间内掌握博大精深的中医,确实有点难,然而只要想到医生必须对人民群众的健康负责,这种难就必须克服,容不得退缩。

如果通过搞形式主义或弄虚作假,让西医们获得开中药的资格,那坏处就太大了。一方面这会直接损害公众的健康,另一方面对中医本身也是间接的巨大伤害。

想像一下,这些学了半吊子中医的西医,即开西药又开中药,如果病好了,病人可能认为是西药治好的,忽略了中药的作用;如果病情恶化或是有不良反应了,明明是西药的问题,也可能因为联合用药而让中药背上黑锅。

在这次新冠疫情中,中医治疗有效率据说高达90%,而世界卫生组织一直在说没有特效药,也就是说那些采用中西医联合治疗的患者,他们康复的功劳实际应该记在中药上,因为西医没有特效药嘛。这样的中西医联合用药,岂不是无法显示出中医的功效?

我对中医的博大精深深有体会。大家常常会听到一句话,对待中医应该取其精华去其糟粕,然而经过我10多年的研究,发现一个惊人的真相:中医根本没有糟粕,全是精华。

比如,《本草纲目》里记载:母猪屎,解一切毒,水和服之。这重口味的解毒药在西医看起来很荒诞,我问过很多中医专家怎么看这个药方,然而所有我问过的中医专家全都没有表态,我只能认为这是精华,至少不是糟粕。其实我还与一个深深的疑问,如果母猪屎能解毒,那么公猪屎呢?但我不好意思问那些中医专家,他们也肯定不会回答我,我想这就是中医不可言说的博大精深。

再比如,中医的理论基础就是阴阳五行,五行对应心肝脾肺肾五个脏器。然而,学过西医就知道,脾脏其实不太重要,切除脾,人一样可以好好地活着。但是,切除胰脏,人就活不成了。我就认为,胰脏比脾脏重要的多,中医应该用胰替代脾,建立新的五脏理论,或者增加胰变成六脏,构建新的脏器理论。

然而,中医告诉我,中医的心肝脾肺肾不是看得见摸得着的实体器官,而是一种抽象的功能载体,所以不能按西医那套东西来规范中医,中医的五脏只能是这五脏,不能改,也不能多不能少。我认为,这是中医博大精深终极表现,古人确定的理论竟然到现在还是正确的,并且将永远正确下去。

最后再说一个具体案例。感冒是最常见的疾病,国家卫健委认证的百度百科上,吉林大学第四医院的曹贵文主任从中医角度将感冒辩证为8种情况,症状各不相同,治疗方案各不相同,主方各不相同,充分体现了中医的博大精深。比如有风寒感冒证、风热感冒证、暑湿感冒证、气虚感冒、阴虚感冒等等。

说实话,我作为西医,完全看不懂这些中医的辨证和治疗方案,就像个白痴一样。那么一个经过简单中医培训的西医医生,能区分这8种感冒,并因人而异开出不同的中药方么?所以,我认为,中药最好还是只由科班中医开,西药由西医开,两者井水不犯河水,效果和不良反应也可以各自观察,没有谁抢谁的功,也没有谁为谁背黑锅。

新冠疫情中,中医药参与率虽然高,但普通老百姓都能理解参与率并不等于有效率,都想知道中医的有效率。要说有效,必须单独用中医,排除西医疗效干扰的可能性。

另外,要证明中医药有效,中药还应该走出国门,在疫情严重的国家证明自己。医学是一门科学,如果中医只在中国用、只在中国人身上显示疗效,不能帮助全球抗疫,那是缺乏自信的表现。

对方辩友认为西医“滥开”“乱开”中成药等现象需要政策的规制,然而我认为这种现象是由中医博大精深的本质决定的,西医能力不济才是根本原因,根本不可能用政策规制去解决。

我认为,真正对人民群众生命健康负责的做法,就是应该从现在开始大力培养中医人才,他们才能掌握博大精深的中医,才能为人民群众提供靠谱的中医服务,才能带领中医创新发展,半道出家学中医的西医无法承担这种使命。

……

以上就是我在这次辩论中的主要观点。我方辩友还指出三点:

第一,中药的不良反应、禁忌症和注意事项绝大多数为【尚不明确】,而西医在使用中药过程中,对中医的这种【尚不明确】极难把握,很容易出现损害患者健康的情况。所以必须严格培训,前述850学时培训只是一个最低起点。

第二,上海中医药大学和上海医学大学曾经联合开展一项研究,邀请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15位中医专家,对同一个患者进行脉诊和四诊,结果诊断各自不同。作为西医很难理解这种现象,所以也必须严格培训。

第三,我国应该向日本学习汉方药的管理经验。汉方药传承自中国,但日本通过严格验证其安全性,以及严把处方权关的方式,创造了汉方药的辉煌,占领了95%国际中药市场,其中80%还卖给了中国。日本没有单独的汉方药师,开汉方药的全是西医师,但经过严格考核,只占全部西医师5%。中国完全可以取消中医师的职业,把中西医合并了,让通过严格考试、数量控制在5%的西医来开中药就好了。

好了,实际的辩论还有一些攻防花絮也挺有意思,比如我就那个15名中医专家对一名患者诊断各不相同的问题请教了对方辩友,还以我小时候吃牛黄解毒片治扁桃体炎的经历,请教对方如何判定中药的疗效。

最后我总结了三点:

医学首先是科学,然后才是人文。从科学角度来说,西医和中医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理论体系,是科学领域唯一存在东西方区别的学科。

中医要发展,必须摆脱必须与西医结合的想法,独立自主制定符合中医理论的学科标准体系和预防治疗体系。

为了眼前利益而自降标准,允许西医开中药,只会损害公众的健康和中医的长远利益,是下下策。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中医药,中成药,中药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剩余5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