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你因何自杀 (九):在大转笼里拼命奔跑的孩子

2020
07/10

+
分享
评论
张翠微
A-
A+
都像是被装在同一个转笼里的仓鼠,日夜在为分数而奔跑,随着转笼的加速而加速……

女儿继续告诉我说,那天放学后,她又一次悄悄溜回课室去安慰那个被大家欺负的同学,并且辅导她写作业。这时,一群已放学的同学不知何故突然又折了回课室。当他们看到她的举动时,既惊愕又生气,认为这是她对他们的背叛,要求她表明立场。他们大声质问她:“你到底是哪一边的人?你是不是不想跟我们站在一边了!?”

我的心一阵紧张,这咋表态呢?

女儿接着说:“我就问他们,为什么我们要讨厌她,都不跟她玩?就是因为她学习成绩差,拖累了我们班平均分。现在我帮助她,就是想让她不要再拖累我们班的平均分。我这样做是和老师站在一边的,你们不让我帮助她,是不是想要跟老师作对?你们说,你们谁要跟老师过不去?”

“妈妈,他们都愣住了,说不出话了!”女儿很是得意,这是她急中生智,临时想到把老师搬出来的。

听到这里,我心中无比宽慰,这个小家伙还真是行呀,如果换成是我,可能还反应不过来呢。现在不但没人再阻挠她了,还有几名同学支持她,大家约定以后轮流在课后辅导那个同学。

 为什么孩子们会出现这样的行为,同学学习成绩不好与他们何干?那是因为恐惧,对成绩落后的恐惧。打骂学习成绩差的同学,是对大人行为的模仿,同时也是他们内心的恐惧情绪的一种宣泄与排解,是潜意识在引导着孩子们做出这些恶行。

对他们而言,只有学习成绩好才能够被父母、老师、同学接纳,才拥有生存的权利。他们之所以努力学习,未必是被知识的魅力所吸引,而是因为恐惧而不得不努力。就像我们许多成年人为了温饱而不得不卖命工作一样,没有什么喜爱不喜爱的,要生存就得好好干。相比之下,那些能够体会到学习的快乐,在学习中找到自我价值的学生,他们的学习动机则完全不同。

因此,同样的学校、同样的老师、同样的高考成绩,但是不同的学习动机,其大学的学习表现与结果必然大相径庭。如果我们把大学比喻成一个提供着丰盛的食物的自助餐厅,这个餐厅的悲哀就在于遇到一群已经患上了厌食症的客人,无论提供的食物多么美味、营养多么丰富,客人早已没有了食欲,难道你还要提供喂食服务?不过,还真有家长希望大学能够像高中那样管理学生,替他们继续监管孩子学习,就不知道他们是否还准备陪孩子上班,替老板监督孩子完成工作任务?

问题6:失去育人功能的学校

在大学毕业生为找不到合适的工作而苦恼的同时,用人单位也在为找不到合适的人才而苦恼。这真是一个灰色幽默。

造成这个局面的主要原因是我们的教育系统多年来只负责教书不负责育人。现今社会,大部分的工作岗位所需要的工作技能与学校所教授的知识之间存在着相当的差距,甚至是无法匹配的。毕业生到了单位后,几乎需要从零开始学习,是边学边干,才逐步达到工作岗位的要求,进而为单位创造价值。所以,单位希望录用的毕业生能够具备良好的学习能力,善用已知的知识解决未知的问题,做事认真肯动脑筋,有责任心,诚实守信,并能够与同事友好相处,有团队协作精神。说白了,就是大部分的单位看重的并不是这些刚毕业的学生所掌握的具体的书本知识,单位看重的是他们的工作潜能与品质,这是他们未来能够给单位带来高价值的回报的基础。而这些潜能与品质就是学校育人的结果。

其实,学校都知道育人很重要,中国的校长的教育理念并不落后,但是谁会真的把时间与精力花在育人上呢?现今,升学成绩成为了检验学校、老师教育水平的唯一标准。老师、家长、孩子都像是被装在同一个转笼里的仓鼠,日夜在为分数而奔跑,随着转笼被越推越快,大家都只能跟着转笼转动的速度继续加速奔跑。多少孩子强撑着疲倦的身体等着熬过高考的那一天,期盼着早点逃出转笼。撑不到高考那一天的孩子或许只能以抑郁、弃学,甚至轻生的壮烈方式逃离这个转笼。有研究报告提示在深圳平均每3-4个初中生,就有1个有轻度抑郁倾向,每6个孩子就有1个有严重的抑郁症状。我国青少年抑郁问题已经处于相当严重的地步。

家长、老师、学校这三个教育系统的组件不但各有各的问题,而且还相互缠绕在一起,互为因果关系,使得只针对任何一方的改革措施都收效甚微。

目前优秀老师的标准已经异化,不再是传道授业解惑,而是看谁能够把考试的分数提升上去,谁就是优秀教师。一些老师把班级变成了一个学习的集中营,用极端手段提升分数,这些违背教育规律的方法不但毁掉学生的创新思维与学习兴趣,而且对身心也是一种摧残。对学生的价值观造成严重的负面影响,让学生误以为成功就是把同伴击败,误以为为了成功可以不择手段,包括造假、作弊等。

可惜,高考压力之下,眼前的分数才是家长们的迫切需求,也是学校的需求。于是,以各种极端的方式冲刺高考成绩成为家校的一种默契,那些吃不消的孩子的呼救被忽视。没有人在乎老师激发学生学习兴趣的能力,更没有人对老师培育学生的努力给予认可,除非他能够把分数提升上去,否则就要靠边站了,甚至面临淘汰。这是一场劣币逐良币的游戏,只要应试教育继续成为主流,这个问题就无解。提升师资质量便无从谈起。

那些拔苗助长、给孩子发出只能赢不能输的命令的家长,都是内心极度焦虑与不安的家长。之所以如此疯狂地逼迫孩子,无非是担心孩子将来没有好工作,担心孩子将来过不上有保障的日子。削尖了脑袋让孩子进名校读书的,有几个是为了培养国之栋梁,为了培养诺贝尔奖得主的?家长的需求很现实,需要名校的文凭来包装孩子,好让孩子大学毕业后能够顺利找到一份好工作。至于孩子的真实能力与名校是否匹配,得到的好工作是否还会失去,就没有想那么长远了。

我们现在已经陷入到了一个恶性循环里。应试教育干扰了学生的健康成长,造成高校生源质量下降,进而影响高校的教育质量与人才质量,高校出品的人才质量下降了,大学文凭也就随之贬值了。社会只得对大学文凭重新进行估值,大家掂量着觉得985、211类名校的文凭还比较货真价实一些,打个八折也还有一定的含金量,况且现在的就业市场又是买方市场,于是便出现了一些用人单位只要名校毕业生的现象,非名校毕业生在就业市场饱受歧视,连尝试一次的机会都得不到。如此一来,“没有好成绩就上不了好大学,上不了好大学就没有好工作”这句调侃的话就被实锤了。所以无论大学怎么扩招,还是千军万马过独木桥的状态,大家继续拼分数,继续进行高强度的应试训练。结果就是应试教育被进一步加强,继续发挥着干扰学生健康成长的作用。

不解决高考的应试问题,以上问题基本上无解。但是,这是一个死结,各方问题已经深深地缠绕在一起了,全社会均被卷入其中,谁都不愿意第一个把手松开成为舍己利人者。怎么办?

为了能够通俗地说清楚问题,我编撰了一个“笨鸟先飞”的故事。

有一群鸟儿要迁徙到北方去,在大家都是正常速度飞行、正常作息的情况下,有些鸟儿会先到,有些鸟儿会后到,飞行禀赋的高低决定了鸟儿们到达的先后顺序。但是,一只笨鸟不服,它希望能够成为最先到达的那一批鸟儿中的一员。于是,它减少休息时间,每天都比其它鸟儿更早起来飞行。与此同时,鸟群中流传出“先到的才有位置搭窝,后到的就没有位置了”的说法,大家就都着急了。恐慌之下,看到花更多的时间来飞行的笨鸟确实显示出了优势,鸟儿们便纷纷仿效笨鸟的做法。如此一来,笨鸟每天提前一些时间起飞、减少一些休息时间的优势就没有了,它只好竭尽全力压缩自己的休息时间,把全部的时间都花在了赶路这件事情上。见此状况,所有的鸟儿都立马跟进,为了不被时代抛弃,成为最后的那一批到达者,大家都拼了,极限压缩觅食与休息时间,更没有鸟儿会像过往那样沿途欣赏风光了。

因为大家都拼尽了全力,所以最终的到达次序依然取决于各自先天的禀赋,不同的是大家的身体都累垮了。除了生活品质的严重降低,更糟糕的是这群原本和谐的鸟都对同伴有了敌意与不信任,往昔的欢乐再也踪影难觅了,唯有压力如影随形。其实,所有的鸟儿都有位置搭窝,只是位置的高低朝向不同。原本鸟儿们都不介意,各自挑选自己喜欢的就好,都过得惬意自在的。只是不知从何时开始,更不知是谁,弄出了一个“成功”的标准,弄得大家都去抢那些被称为“成功”的位置,这一下子位置就不够了,就得先到先得了。想到下一季的迁徙也要如此没日没夜地狂奔去抢位置,有些鸟儿抑郁了,有些鸟儿厌世了。

如何解救这群悲惨的鸟儿?能否让所有的鸟儿都回归正常的生活呢?

这与我们要终结应试教育的办法相类似。

请阅读下一篇(结局篇):孩子,你因何自杀 (十)——终结应试教育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孩子,抑郁,教育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