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期徒刑三年! 郑州某医院领导判了

2020
07/01

+
分享
评论
健康大河南
A-
A+
判了!
前不久,郑州儿童医院医学装备科原副科长崔某因犯受贿罪,收到了河南省郑州市金水区法院判处其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20万元的判决书。  

上任伊始雄心勃勃

崔某出生于1979年2月,从小父母离异,由母亲抚养大。因母亲在医院工作,崔某很小的时候就对医院充满了憧憬,梦想着长大以后成为一名医务工作者,为患者解除病痛。2001年,因在部队表现优异,崔某如愿转业到郑州儿童医院工作,成为了一名司机。虽然干的不是救死扶伤的临床工作,但是一想到能为临床科室做后勤保障,崔某心里还是很满足,并暗自发誓要发奋努力,把在部队工作时的优良作风带到现在的工作岗位,听从命令,服从指挥,完成好每一次任务。
因工作成绩突出,2010年,崔某被院领导安排到医学装备科担任副科长,负责全院医疗耗材的统一采购、入库、支付货款等工作。在崔某看来,医院的环境是干净、纯洁的,这不但体现在整体白色的工作氛围,更要求医务工作者要黑白分明,干净做人,一心一意为患者服务。上任伊始,崔某就这样要求自己。
崔某上任没多久就成了众多医疗耗材经销商争相“围猎”的对象。但此时的崔某还是很清醒的,对于各个医疗耗材供应商提供的产品,崔某丝毫不留情面,严格把关,确保耗材质量。

 公诉人指控犯罪
心态失衡后缴械投降  
俗话说,绳从细处断,祸从贪念生。一个人从清白到污浊往往只有一步之遥,而心态失衡之时,贪婪就会滋生,就是自己走向毁灭的开始。在于某的怂恿下,崔某开始在医疗耗材买卖中做起了黑色交易。
于某是一名医疗耗材经销商,只有小学文化。因为于某的爱人与崔某是同事,便结识了崔某,二人的妻子也渐渐熟络起来,两家人经常在一起吃饭。崔某眼见着做起医疗耗材生意的于某日益阔绰豪爽起来,不禁拿自己跟于某作比较:自己在部队表现优异,工作兢兢业业还握有实权,混得竟然还不如一个倒卖医疗耗材的,崔某的心理平衡被现实打破了。
“哥,做医疗耗材比卖‘白粉’还要挣钱,咱们合作吧。”2013年2月的一次聚餐,于某看准时机说出了心里话。经过一番思想斗争之后,崔某答应跟于某合作。一个党员的党性和信念就这样在利益诱惑面前彻底缴械投降。
二人约定,崔某负责让于某的医疗耗材进入医院,挣到钱后五五分成。
让医疗耗材进入医院,对崔某来说相当容易。有了崔某的关照,于某代销的医疗耗材陆续进入郑州儿童医院供应临床科室。不仅如此,于某拿到货款的周期也要比其他供应商短得多。于某因此赚了个盆满钵满。为感谢崔某,于某先后分11次送给崔某116万余元好处费,不劳而获让崔某觉得神清气爽。尝到甜头后,崔某对于某的业务更加上心。此时的崔某再没有了刚入职时的洁身自好,金钱和利益主导了他。
脱缰的贪欲  
崔某自从接洽上于某之后,贪婪的潘多拉魔盒就被彻底打开。此时的他不但觉察不到任何潜在的危险,而且为自己“生财有道”的能力生出一种如沐春风的快感。为了更充分地享受这种快感,崔某没有丝毫收敛,反而更加变本加厉。随后,崔某又通过医院领导结识了医疗耗材经销商石某、尚某等,为自己开辟了更多财路。
“崔科长,我们赞助你买辆车吧,这样有小孩了也方便些。”想着自己帮了石某、尚某这么多忙,他们两个又是医院领导打招呼介绍过来的,崔某未加思索就同意了。见崔某点头同意,二人直接送给崔某8万元现金。拿到现金后,崔某直奔4S店买了一辆轿车。
吃人家嘴短,拿人家手软。崔某自然而然地对石某、尚某的生意照顾有加。2011年至案发前,石某、尚某与郑州儿童医院发生的业务金额共计4900多万元。为了回报崔某,石某、尚某趁逢年过节送给崔某的回扣款共计80多万元。
2015年,因群众举报,郑州儿童医院医学装备科原科长孟某因涉嫌受贿罪被调查。听到自己的直接领导被查,身为副科长的崔某整日惶恐不安,害怕孟某的事情会牵涉到自己。于是,他千方百计私下里找朋友打听情况。得知孟某受贿的事情和自己没有关系时,压在心里的石头才落了地,贪欲再次脱缰。
就在崔某不断被贪念侵蚀的时候,职位的晋升又为他“捞钱”提供了绝佳的便利条件。两个月后,科长位置空缺,崔某被医院领导委以负责医学装备科全面工作的重任。这样的利好消息自然第一时间就传到了于某、尚某、石某等人的耳朵里。他们又不失时机地找上门来送钱,相应地,给崔某的好处也自然而然地水涨船高。就这样,崔某私下里仍继续收受于某、石某等人送来的好处,开始做起了边努力工作边努力受贿的“两面人”。
“借钱”买房却不还  
2015年6月,崔某的母亲想在郑东新区买套房子用来养老,为尽一片孝心,崔某就想着帮母亲用全款把房子买下来。因为手里的现钱不够,就联系石某、尚某,提出借款50万元。石某、尚某当然知道,如果不借钱给崔某的话肯定会得罪他,何况他们以后还需要崔某的长期照顾,就同意借给崔某40万元,并很快把钱转到崔某母亲的银行卡内。
借款后,崔某曾口头向石某、尚某表示要归还这笔借款,但二人均以各种理由推辞了。崔某从一开始就把这笔钱当作石某、尚某给自己的感谢费,压根儿也没打算归还这笔钱。双方心照不宣,因此,至案发前也没有再提起过借款的事情。由于对法律的无知,到案后,三人均不认为该笔借款是行贿款。然而,虚假民事行为的外衣,掩盖不住行贿受贿的事实。
案发后,崔某承认自己并非很缺钱,但有时候觉得钱来得这么容易,且送钱人比较可靠,认为只要自己不说,对方就不会说出去,别人就不会知道。况且,又不是自己伸手索要,所以每次都心安理得地笑纳了。
大势已去自首退赃  
2018年,郑州儿童医院召开以案促改大会,会议要求医院工作人员限期把不该收的钱款主动上交。崔某隐隐感觉到事情的严重性,但还是心存侥幸,让母亲代自己先后三次匿名向廉政账户上交了部分受贿款,想以此敷衍了事,蒙混过关。然而,于某被立案调查的消息让崔某夜不能寐,担心自己随时会被抓走。一想到于某曾经向自己保证过,无论遇到什么情况都不会把自己供出来,崔某心里又有些许安慰。
2019年3月,崔某最不想看到的结果还是发生了。郑州市监察机关根据于某交代的线索,迅速对崔某立案审查调查。自知大势已去的崔某选择了自首,并全部退赃。
到案后,崔某主动供述了收受尚某、石某贿赂的犯罪事实。根据崔某交代的线索,监察机关又对石某、尚某立案调查。2019年3月25日,因涉嫌犯受贿罪,崔某被郑州市金水区监察委员会采取留置措施。同年6月24日,崔某因涉嫌犯受贿罪被郑州市公安局东风路分局刑事拘留,7月2日被检察机关决定逮捕。

留置期间,崔某有过恐惧,有过迷惘,有过懊恼,也有过忧伤。但办案人员通过循循善诱地释法说理,减轻了他心理上的负担,使他对未来充满了信心和希望。2019年端午节期间,办案人员动员崔某的妻子给他写了一封信,当家书送到他手上时,他一口气读了三遍。特别是看到“家里一切都好,希望他好好配合”的嘱咐时,崔某泪如泉涌。他这时才认识到,廉洁意味着自由和家人的幸福。

人无论身居何处,所处何位,时刻不要忘记初心,如果一个人始终信奉全心为民,洁身自好,把自己对党、对人民的忠诚看得高于一切,就不会随波逐流,堕落沉沦。然而,这样的彻悟来得太晚了,崔某必然要为自己的犯罪付出代价。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郑州儿童医院,装备科,受贿罪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