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癌晚期,对死亡的恐惧并不是最可怕的!

2020
06/25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好死不如赖活”,深刻印证着绝大多数人都对活着有无限的眷恋。

“好死不如赖活”,深刻印证着绝大多数人都对活着有无限的眷恋。自古以来,人们也是对死亡有无限的恐惧。

在医院,这个绝大多数人走完一生都要再回去的地方,医护人员见证了太多的生死,也见证了太多对生命的不舍、对死亡的恐惧。

前几天,肿瘤科打来电话,让我过去帮他们处理一个患者。这个患者是肺癌晚期,由于肺癌发生了骨转移,患者疼得睡不着觉。患者明知道即将死亡,只希望能在死之前睡一个安稳的、没有疼痛的觉。

其实,肿瘤科这样的患者太多了。作为麻醉科医生,很多时候,我都在猜想:肿瘤科的医护心理创伤该有多大呀?

试想,一个正常人怎样天天去面对生死?并且,还不是那种一切都放下的安乐死,而是那种好似酷刑的死亡。

可以说,肿瘤晚期几乎没有完全不疼的患者。因此,肿瘤晚期患者的治疗中,癌痛的治疗是核心内容。在减轻疼痛或者消灭疼痛的基础上,改善生命质量、尽量延长生命,也是临终关怀的最终目标。

作为麻醉科,更擅长的是对急性疼痛的控制。如,术后刀口的疼痛。因此,肿瘤内科一般不来找麻醉科帮忙,除非他们遭遇无法控制的、级别很高的疼痛。那样的疼痛,意味着需要用很大的药物剂量或者其他的镇痛方式,而这些很有可能会直接导致患者呼吸抑制。

不管是什么样的生命,作为医护,都会尽力去挽救,决不允许因医疗操作而导致生命消逝。因此,肿瘤内科会找既擅长疼痛控制、又擅长生命体征控制的麻醉科帮忙。

说实在的,肿瘤内科这个活真不愿意接:一方面,使用了大剂量的镇痛药物,由于存在呼吸抑制的高风险,需要床旁亲自看护。手术室里的麻醉工作就够忙的了,谁也不愿意多生枝节。另一方面,肿瘤内科几乎每天都有人死去,谁也不愿意沾染上那种气息。

但人家肿瘤内科都开口了,说明确实遇到难处了。另外,患者至上,已深深扎进每个医护的心里。此时的请求,不仅仅是医生的请求,更是患者的请求,甚至是生命的请求。因此,没有任何拒绝的理由。

到了肿瘤内科,科主任立马笑脸相迎。在那种环境下,人还能笑出来,可见都没磨练出来了。

肿瘤内科主任说,帮帮忙吧,这个患者没几天了。最后这几天,让她舒舒服服的睡个觉吧,我们实在没办法了。

到了病房,一个干瘦的女人蜷曲在床的一角。只有80%多的血氧和气若游丝的呼吸,让我一下就皱起了眉头。仔细听上去,她的嘴里“咿咿呀呀”的发出一些声音。我知道,如果不是因为有剧烈的疼痛,可能这些声音也就没有了,更不会有呼吸了。

“该怎么办?”,我心里问着自己。

一旦剂量不适合她,即便我有插管的工具、有插管的技能,但这样的肺功能,谁敢保证她还能活着?一旦患者死亡,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

然而,如果不给她用药,直至死亡,她都是在巨大的痛苦中离去。那一刻,从她灰暗的眼神中,我已看不到她有多恐惧死亡,更多的是乞求。

良久,我决定再找她的家属谈谈。

很多时候,患者或者家属的意见,决定着医生的勇气。

令我欣慰的是,家属几乎要下跪的求我让她睡一个好觉。即使人走了,他们也不会怪罪,甚至觉得是最好的结局。

有这样的家属,我已没有拒绝的理由。

之后,我给她采用静脉泵注强效止疼药的方式镇痛。

后来听肿瘤内科医生说:最后的那几天,她眼角不再有泪水流出,甚至脸上还有一丝满足。

参考文献:

1.杜晓红. 肺癌晚期骨转移重度疼痛患者的护理研究[J]. 中国伤残医学, 2017, 025(024):93-94.

2.李建蓉, 陈瑶. 肺癌晚期疼痛及心理的护理[J]. 养生保健指南, 2018, 000(002):180.

3.李元青. 疼痛治疗中阿片类药物致呼吸抑制病例分析[C]// 第七届全国癌症康复与姑息医学大会论文集和专题讲座. 2011.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麻醉科,肺癌,药物,剂量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