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塞米松火速蹿红!医生们却吵起来了

2020
06/19

+
分享
评论
健康界官方微信
A-
A+
小剂量、危重患者”是牛津大学研究结果显示为“治疗有效”的先决条件

作者:任平生


忽如一夜春风来,地塞米松遍地开。

几十岁的它,真的能干得过新冠病毒?

媒体、首相大赞“地塞米松”

这两天,“老药”地塞米松突然在地球上火了起来。原因是有人搞了一个研究,说它能搞定新冠病毒,降低死亡率。

当地时间6月17日,英国首相办公室在其官方推特上发了一个推文帖子,大致说英国牛津大学搞出了一种治疗新冠肺炎的“新疗法”,能有效降低死亡率。新疗法涉及的药物是地塞米松,将被英国政府立刻通过英国的医保系统进行推广。

不仅如此,英国首相约鲍里斯·约翰逊还在一段视频里激动地表示“这是英国科学的非凡成就”。

让约翰逊激动的“非凡成就”是英国牛津大学研究团队关于地塞米松治疗新冠患者的研究。

牛津大学研究团队在其公布的一份研究结果(不是论文,更像是新闻通稿)中说,他们对6000多名新冠肺炎患者进行分组对比,其中一个2000人组使用地塞米松,另一4000人组不使用地塞米松。试验方法是,研究人员给2000人组每天用地塞米松6毫克,持续10天,再对比那4000多人。

结果,他们发现这种疗法能让需要呼吸机的危重症患者的死亡率下降三分之一,让需要吸氧的重症患者的死亡率下降五分之一,但对轻症患者(没有发展到需要吸氧的程度)没起啥作用。

这意思是说,新冠患者的病情越重,这个新疗法越有效。

消息传出后,英国媒体纷纷报道。加上地塞米松是一款价格便宜且容易获得的药物,更是让报道多了很多看点。

比如,BBC就以“地塞米松被证明是首个救命药”的标题做了报道,称“一种便宜和广泛可以获得的药物,可以用来挽救新冠肺炎重症患者的生命”。

世卫组织总干事谭德塞也在6月17日的例行记者会上对这一研究成果表示祝贺。

中国网友:哈?这是重大发现?

美国网友:担心特朗普又胡说

很多人对“地塞米松”这个名并不陌生,几乎人人都使用过。

比如,皮肤瘙痒的时候使用的“某某皮炎平”品牌就是外用类型的地塞米松。另外还有口服制剂、注射制剂类型。

据“科普中国”介绍,地塞米松于1957年首次合成,名列《世界卫生组织基本药物标准清单》之中,是基础公卫体系必备药物之一。其价格低廉且在大多数国家都容易获得。在美国一个月疗程通常花费低于25美元。在印度,早产疗程一次仅需0.5美元。

地塞米松又名氟美松,从药理上来说其属于糖皮质类激素。

地塞米松衍生物有氢化可地松、泼尼松等,作用主要是抗炎、抗毒、抗过敏、抗风湿、免疫抑制等,可用于治疗多种症状,包含风湿性疾病,某些皮肤病、严重过敏、哮喘、慢性阻塞性肺病等。

正是这样一款应用广泛的激素类药物,也是典型的需要医生对病情有准确判断、充分权衡利弊后再应用的药物。用好了能救命,用不好无异于饮鸩止渴。

世卫组织在祝贺英国研究团队取得成就的同时,也发出了警告:该药物不应用于新冠轻症患者或用于预防。

谭德塞在对此药物的发言也分两种情形,他说对于那些病情严重的患者来说,这是一个受欢迎的消息,同时他又强调:“地塞米松被证明对那些病情较轻、不需要呼吸支持的患者没有什么好处。”

鉴于此种情形,美国网友开始担心起特朗普。因为之前特朗普曾公开表达过“喝消毒液可以杀死体内病毒”的说辞。

他们担心特朗普再次误导人们去买这个药物,不仅因为该药不能预防新冠肺炎,且对轻症也没效果,滥用反而会导致不良后果。

比如,一位美国网友在推特上表示,“如果特朗普告诉人们‘试试地塞米松,你没什么好担心的’那情况将很糟糕”。

“推特”上,也有其他网友对地塞米松的“新疗法”持谨慎态度,有人说虽然地塞米松挽救过自己的生命,但也导致多处骨坏死。

中国网友则更显理智,首先提到了关于地塞米松的副作用,并质疑激素治疗是否为重大发现。

必须重视地塞米松的副作用

正如网友们担心的那样,对于地塞米松,在关注其有效性的同时,也必须重视它的副作用。

事实上,地塞米松此前曾为非典病人留下很沉重的阴影。2003年,糖皮质激素疗法治愈了很多非典病人,但其副作用给很多人留下了后遗症。过量使用糖皮质激素类药物的患者会出现骨质疏松,或者骨头坏死、肺纤维化等症状。

虽如此,非典之后滥用糖皮质激素药物并没有停止,地塞米松在接下来的日子里搞出过很多“不良”之事。

知乎上,关于“地塞米松对身体的危害”问答里,一位名为“浙江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内分泌科医师”的用户回答获得高赞。

大致讲述了一个因为痛风而滥用地塞米松的病人,近半年内吃了3瓶地塞米松共300片,结果不仅痛风没好,还搞的自己血糖升高、满背痤疮、多血质外貌,脸和肚子都肿的不行。

回答还提出,地塞米松是处方药,必须在医生指导下用药。

实际上,因为有了非典疫情的前车之鉴,我国在对此次新冠肺炎诊疗中,对糖皮质激素的使用一直持谨慎态度,且使用门槛不断提高,限制逐渐增加。

比如,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第一版《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诊疗方案(试行)》中,“糖皮质激素”单独成项,被放置在“一般治疗”中。根据此版方案,“根据患者呼吸困难程度、胸部影像学进展情况,酌情短期内(3-5天)使用糖皮质激素,建议剂量不超过相当于甲泼尼龙(糖皮质激素类药物的一种)1-2mg/kg·d(每天每公斤体重不超过1-2mg)。”

不过,从第四版诊疗方案开始,激素使用收紧。

国家卫健委发布的第四版诊疗方案显示,“糖皮质激素治疗”从“一般治疗”中删除,被列入“重症、危重症病例治疗”的“其他治疗措施”一项中。

这意味着糖皮质激素类药物用于治疗新冠肺炎的指征限制变严格了,只适用于重症和危重症患者。

接着,第五版诊疗方案增加了“应当注意较大剂量糖皮质激素由于免疫抑制作用,会延缓对冠状病毒的清除”。

第六版诊疗方案中,卫健委对应用激素的指征进行了更具体的限定,修改已延续了五版的“根据患者呼吸困难程度、胸部影像学进展情况”酌情使用,调整为“对于氧合指标进行性恶化、影像学进展迅速、机体炎症反应过度激活状态的患者”酌情使用,建议使用剂量和疗程均无变化。

世卫组织对糖皮质激素的使用也持反对态度。

1月28日,WHO发布在起发布的《疑似2019新型冠状病毒引起的严重急性呼吸道感染的临床管理临时指导文件》中指出,禁止超出临床试验范围常规地全身性使用糖皮质激素治疗病毒性肺炎或急性呼吸窘迫综合征,“由于缺乏有效性,同时可能存在危害,应避免常规使用糖皮质激素,除非有其他指征。”

不过,对于地塞米松能否用于新冠诊疗中,一线医生们持有不同看法。有专家表示,此类药物对新冠肺炎治疗弊大于利,希望一线医生“克制使用糖皮质激素的欲望”。

也有不少专家认为,此类药物“在关键时刻可以救命”,应该在严格限定的条件下酌情使用。

别急着说什么特效药

有趣的是,今天下午,腾讯“较真”发布查证者为韩越(剑桥大学病毒学博士后)的较真文。

文章“较真要点”之一为:地塞米松是一种糖皮质激素,可用于治疗包含风湿性疾病在内的多种症状,且价格便宜,其用于治疗呼吸系统疾病已久。

不过,“较真要点”也指出地塞米松不能长期使用。目前该项研究公布的数据只是初步的临床数据,未经过同行评议。世卫也表示“会根据实验结果对相应的临床指导意见作出修改”。称地塞米松为新冠肺炎的特效药为时过早。

知乎上,也有一些医学专业人士在探讨牛津大学地塞米松的疗法,普遍认为要先等等详细的数据发布,别被相关媒体的报道忽悠。

也有专家指出,“小剂量、危重患者”是牛津大学研究结果显示为“治疗有效”的先决条件,而其他情况还是要看具体数据。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药物,地塞米松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