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院一次性全款定全年用量,药企却愁到头大,为什么?

2020
06/18

+
分享
评论
药闻社
A-
A+
“4+7”集采后,医疗机构变得大方了,一次定一年的量还一次付全款,放在以前药企该乐开花,但现在面临供不来、限供还要被骂的境地。

一南一北,花式上演药品“断供”故事。

“4+7”集采后,医疗机构变得大方了,一次定一年的量还一次付全款,放在以前药企该乐开花,但现在面临供不来、限供还要被骂的境地。另一端,政府支持下医疗机构很“经济”,价格压在全国最低,几乎接近全国的5折状态,原料涨了,药企没法供了,接到调查通知函。   

国采一半品种,药店拿不到货,医疗机构疯抢,直接一次订够全年用量,导致企业产能承压,限供又遭舆论压力,云南省部分国采品种“断供”真相渐渐浮出水面。然而,在中国另一端的辽宁,却演绎着另一种“断供”:原料药价格大幅上涨,心脏手术“救命药”供应不足。  

云南国采品种“断供”背后 近日,云南省医保局发布关于国家药品集中采购云南中选企业不正常供货品种表,附件显示本次存在短缺情况的有8个品种,包括恩替卡韦、阿托伐他汀钙、苯磺酸氨氯地平等,涉及供应企业有苏州东瑞、兴安药业、常州四药、扬子江药业集团江苏制药、国药集团容生制药、瀚晖制药、广州白云山天心制药、湖南华纳大药厂。 

值得关注的是,本次的8个品种均为集采扩围品种,而扩围品种总共也只有25个,接近三分之一的比例,背后原因值得探索。 87651592435067319 图片来源:云南省医保局 

云南省医药有限公司是这8个品种的配送企业。该公司知情人士对E药经理人透露,主要受三方面因素影响 : 一是受到疫情影响,包括湖南华纳大药厂、兴安药业、东瑞制药等多家公司复工复产出现延迟。 

二是报量因素,很多药企在接受提供时都会预留一定的供应空间,但现在的情况是提前半年采购全年的量。对医疗机构没什么影响,但对于生产企业影响巨大,像翰晖制药提供的厄贝沙坦就遇到了产能不足。 “举个例子,带量采购给药企报量500万片,企业最多排产600万片,但现在半年就需要600万片。

这些产能不是员工加班加点就可搞定,是需要增加生产线,而生产线增加需要一系列复杂程序,所以在短期内补齐这些缺口是不太现实的。”上述企业人士说道。 三是从“4+7”之后,很多产品其实是从零售渠道往医院回流了,因为医院成为了这些产品的价格“洼地”。“据我所知,现在超过一半的产品,也就是第一批第二批带量采购的产品,药店是拿不到货的。”回流之后,医疗机构出现一些用量上的异常波动,医疗机构可能认为正常,但对于供应企业来说,短时间是承受不了这样突然的大幅增长的需求的。 “谈判的时候约定了供应量,对于超出的供应量,可以选择不供应吗?” “从舆论来看,他有的选吗?”上述人士回复,“事实上,现在仍有大量没有采购产品的医院,这些医院是承担了一些采购量指标,还有一些原来没有报过量的医院,产品一到就被抢光了。”举个例子,原来一盒20元,医疗机构采购2万盒就需要40万元,一次付清不现实。

但现在,一盒降价成2元,一次采购4万元,有的医疗机构就直接一次订完全年。 现在很多省份采购都基于这个原则:只要你有报过量,或者上网采购过,都是以集采价格,报多少给多少。“当然,有很多工业企业也限量,一样被医疗机构和老百姓骂,但有的企业因为市场管控能力较强等各方面因素,没有造成很大的影响。”    辽宁20个品种“断供” 事隔一周,相距云南3000多公里的辽宁,也公布了一则类似的消息。 

6月11日,辽宁省医保局发布一则关于2020年1-5月医疗机构上报未按议定价格和规定供应药品汇总表,涉及阿替卡因肾上腺素注射液、氨苯甲酸注射液、硫酸鱼精蛋白注射液等15个注射剂品种,5个其他剂型。涉及企业有扬子江药业集团下属公司、上海信谊、吉林敖东、双鹭药业、力生制药、悦康药业等多家知名药企。 31111592435067578 为寻找断供原因,E药经理人第一时间联系到当事人之一悦康药业。

该公司提供的是硫酸鱼精蛋白注射液,据悉,硫酸鱼精蛋白是一种从深海鱼类精巢中分离出的抗肝素生物制剂,具有解除抗凝防止出现大出血的作用,是外科手术特别是心脏外科手术中的常用药,目前没有可替代的药物。 

有意思的是,被称为“救命药”的鱼精蛋白,每五年就要出现一次“断供”风波。

2011年、2016年都先后出现过全国规模的短缺,而这一次辽宁省再公布鱼精蛋白短缺。悦康药业作为唯一供货方,对E药经理人表示,公司鱼精蛋白供应受限于进口原料药的紧缺,受海外疫情影响,要么买不到,要么加价幅度很大,导致之前的谈判价格根本执行不了。

据悦康介绍,该价格还是来自于4年前与药政司的撮合谈判,价格是45元一盒(5ml:50mg*5支),而其他很多省份价格都在70元左右,包括南方各省。 回顾4年前,辽宁省卫计委发布的药品短缺预警通知,就包含硫酸鱼精蛋白等10种药品,企业反馈不能正常供应的情况,对于不能按中标价及时、足额供货的开封制药(集团)有限公司、上海第一生化药业有限公司等7家生产企业给予警告。 

据悉,目前国内能生产鱼精蛋白的就只有悦康和上海第一生化,两者产能相差不多,悦康主要供北方,第一生化主要供南方。 原料药短缺上涨这不是个新鲜的问题。一家来自湖南的原料药企人士表示,今年其实除了抗病毒的原料药和进口的原料药,其他原料药供应还算比较稳定,包括价格。 

值得注意的是,一南一北的“断供”名单中,均出现了扬子江药业集团江苏子公司,个中原因可结合分析。而天津力生制药亦有两款片剂被纳入非正常名单,分别为马来酸氯苯那敏片和氢氯噻嗪片,至于原因截至发稿该企业尚未回复。不过,因为位置原因,天津复工复产在全国也是比较晚。 

另外,由法国PRODUITS DENTAIRES PIERRE ROLLAND生产的必兰(阿替卡因肾上腺素注射液)虽然在1-5月在辽宁出现供应问题,但4月10日在深圳的医疗机构中标。可见,原因可能并非供应问题,而更多的是价格问题。 有药企人士分析,像这种地方性的短供,大概率可能是价格原因,而非产能问题。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原料药,药企,价格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