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就是一个腹痛么,至于剖开病人的肚子么?出了人命怎么办?

2020
06/16

+
分享
评论
听李医生说
A-
A+
本次病例根源就是患者的华法林。华法林一方面能抗凝,但如果剂量把握不好,用过量了,或者日常生活中饮食因素的影响,也会增强华法林的效果,导致出血。

而一个62岁的女性患者被紧急送来急诊科,三更半夜的,如果不是有特别不舒服,估计没人愿意来医院,更何况是来急诊。 

患者是剧烈腹痛,有恶心,没有呕吐,腹痛主要是右上腹痛为主。急诊科老马医生今晚值班,见到这样的患者,立即打起了十二分精神。我们说过,谁轻视腹痛患者,患者迟早会教他做人(患者可能会猝死,引起医疗官司)。 

几个护士急忙把患者推入抢救室,先上心电监护,把主要的指标揽入心中再说。老马心想。还好,患者虽然腹痛剧烈,但血压没有低,血压是偏高的,160/80mmHg,心率110次/分,血氧饱和度100%。患者没有休克,还有时间。 

老马问家属,患者既往有没有胆囊结石、胆囊炎、肾结石等等疾病,有没有做过腹部手术的,有没有什么药物过敏等等。 

几个家属支支吾吾,答不上来,最后病人的儿子说平时都是我爸照顾我妈,我们都在外头,不是太清楚。 

老马听到这样的回答,自然不开心,自己老妈的病情都不了解,那算什么东西。经过询问,才知道家属中两人是儿女,两人是媳妇和女婿,他们都常年在加拿大定居,这次是因为他们父亲去世才回来办理丧事,刚过不久,他们妈妈(病人)也出现问题了,今天白天就有肚子不舒服了,一直忍着,直到今晚,实在忍不住了,才来的急诊。 

关键是,平时都是父亲照顾母亲的病情,拿药什么的都是父亲操办,他们几个很少过问。老马估计不是很少过问,而是从无过问。否则怎么可能连自己至亲有什么病都不知道呢。 

我们知道一点,我知道我妈妈有高血压的,平时都会吃一袋子的药,但具体是什么药物我也说不上来。患者的儿子有些愧疚地说。 

询问无果后,老马先去查看病人。 

患者目前生命体征还算稳定,但是腹痛剧烈,而且腰背部也有疼痛,经过简单的腹部检查,发现患者右上腹似乎更加疼痛,而且压痛明显,墨菲征可疑阳性。所谓的墨菲征,前面我们反复讲了,左手大拇指摁压胆囊位置,让患者深呼吸,当患者深吸气的时候胆囊会浮上来,这时候医生的左手大拇指更容易触摸到胆囊,如果胆囊有炎症,很容易就会导致胆囊疼痛,患者会痛得马上不敢吸气了,这就是墨菲征。

6601592290852232

患者腹痛了好几个小时,有恶心,无呕吐,没有发热,没有尿频、尿急、尿痛等表现,结合查体发现,一定要考虑急性胆囊炎的可能。此外,还要考虑别的什么原因?老马问身边的规培医生。 

规培医生不假思索,张口就说腹痛的病人还要考虑很多别的外科急腹症,比如有没有胃肠穿孔,有没有肠梗阻,急性胰腺炎,急性阑尾炎等等。 

你觉得像那些疾病么?老马眯着眼睛问规培医生。 

嗯....规培医生犹豫了一下,说目前证据不充分,肠穿孔患者一般会有急性腹膜炎表现,整个肚子被炎症波及,腹部会比较硬,而且压痛、反跳痛、板状腹会比较明显,但这个患者没有,而且既往也没有明确的消化性溃疡病史,所以不大支持,做个腹部X光就能立马揭晓了。 

老马对这个回复比较满意。然后又让他分析了其他几个病因的可能性。规培医生基本功也还算扎实,说得有板有眼。 

综合下来,患者目前考虑急性胆囊炎可能性最高。 

腹部B超是必须要做的,因为腹部B超能同时看到有没有胆囊结石、胆囊炎,还能看到有没有肠梗阻、急性阑尾炎、胰腺炎等等情况,虽然未必看得太清楚,但是能提供一定的信息,关键的是腹部B超就在楼上,马上就能做。 

除了腹部B超,胸片、腹部平片都是要常规做的。老马告诉规培医生。 

如果真的有肠穿孔,那么气体会进入腹腔,由于气体是会向上走的,所以气体会积聚在腹腔的最顶端,这时候我们做腹部X光就能看到这部分气体,如果能看到这部分在膈肌下、腹部最顶端的气体,那么就确定无疑患者是有胃肠穿孔了。果真如此,那就必须得剖开肚子修补穿孔了。

规培医生点头,同意马老师的说法。 

说说看,我们还漏了哪像最重要的检查。老马望了一眼患者心电监护,还行,心中略宽松,继续问规培医生。 

抽血项目,还有很多抽血项目呢,血常规、肝肾功能电解质等等都要查。规培医生知道马老师考自己,所以很努力地作答。 

老马歪了一下脖子,对这个回复不是太满意,但也不能说这个回复错了。只好说,我们一定不要忘了心电图的检查。 

规培医生恍然大悟。 

是的,患者刚刚做过了心电图检查,但那是1个小时前了,我们现在必须要重新拉一份心电图。我们反复讲了,凡是牙齿以下、生殖器以上部位的疼痛,尤其是是中老年人,必须要警惕心肌梗死可能,必须要常规做心电图,而且做一次还是不行的,要经常做,动态观察,你可能做了99次都没问题,但只要有一次有问题被漏掉了,那就一辈子都可能玩完了。 

老马尤其强调了最后一句。规培医生似懂非懂点头。 

还好,再次复查的心电图都是正常的。 赶紧送过去做检查。患者儿子问,病人痛得这么厉害,要不要先用点止痛药啊,太辛苦了。 

老马回过头,说诊断还未清楚,不能随便用镇痛药,万一掩盖了病情,我们负责不起,所以,要病人先忍一下吧。 

B超、X光结果很快就出来了,让大家失望了。没有胆囊结石,胆囊壁稍微有点增厚,但看起来也不像是急性胆囊炎、胆管炎这种表现,换句话说,患者似乎不像是急性胆囊炎。 

这有些出乎老马意料。但又在老马的意料之中。 

作为一名经验丰富的急诊科医生,接受思维误诊是必不可少的。患者既往不是胆囊炎、胆管炎,那会是什么导致剧烈腹痛呢?老马继续看了报告,腹平片也没看到肠穿孔、肠梗阻,连阑尾炎都不是很像。但是,腹部B超看到胰腺体积似乎增大了一些,以胰腺头部为主,轮廓不清晰,其余没看到啥特殊的了。 

老马不动声色,难道会是急性胰腺炎? 

规培医生说,急性胰腺炎一般是左侧腰腹部疼痛啊,而且一般会有暴饮暴食病史,咱们中国人多数还会有胆囊、胆管结石病史,石头卡主胰管才导致的胰腺炎,但这个患者没有这些问题,怎么会有胰腺炎呢?规培医生纳闷, 望着老马。 

这也是老马疑虑的。 等抽血结果吧,等等血淀粉酶结果,如果淀粉酶明显增高,再考虑胰腺炎不吃。现在我们先给患者补点液体,稳住生命体征,用些解痉药也是可以的。老马示意。 

患者腹部疼痛明显,老马考虑是腹部脏器痉挛(具体哪个脏器不好说)导致,所以用些解除痉挛的药物,可以止痛。比如用了点山莨菪碱。 

就在这时,老马看到留意到了患者的心电监护,心率接近120次/分,但看起来节律不是太整齐,又回顾了一下患者刚刚做的心电图。 

shit,患者心律真的不太整齐。仔细一看,是个房颤。 

老马嘀咕了一句,哟,原来患者还有房颤,被我们漏掉了。规培医生听到后,也凑过来看心电图。的确,是有房颤。但因为患者心率比较快,心律不齐看起来不是太明显,但仔细看还是能分辨出的。而且刚刚他们俩一直盯着看有没有心梗了,所以就忽略了心律失常这个可能。 

这是不对的,老马说,我自己也大意了。 

为了证实这点,老马用听诊器仔仔细细停了患者心音,的确是房颤的表现。患者到目前为止,还是腹痛明显,皱着眉头,任由老马检查。时不时哼唧一声,医生给我用点止痛药呗。 

老马问她,你是不是有房颤的啊,多久了啊。 

病人神志还是清楚的,说是老房颤了,好几年了。说完后又捂住肚子。 

平时有吃华法林么。老马提高声贝,大声问她。因为这个问题太重要了。 

有吃,断断续续,也不总是吃。病人回答。大概是疼痛厉害,干脆闭上了眼睛。 

华法林是一种非常经典的抗凝药,有慢性房颤的患者必须要吃的。因为吃华法林的目的就是为了预防血栓形成,抗凝药嘛,自然可能够预防血栓形成,这是慢性房颤最重要的治疗项目。因为一旦血栓形成并且脱落,是会引起大问题的。比如引起今晚的剧烈腹痛,还可能引起中风。 

老马又出去问家属,患者以前是不是有房颤的。几个家属也是支支吾吾,说不出来,大儿子说只知道老妈子平时都要吃一包药,就跟吃饭一样,各种降压药、降血脂药,但有没有房颤就不知道,他们也不懂什么叫做房颤。 问了也是白问,老马没好气。但不问又不行。 

老马说,如果病人既往有过房颤,那么今天肚子痛,就一定要怀疑有没有栓子脱落造成肠系膜动脉栓塞可能。 

几个家属听得一头雾水,面面相觑。 

老马解释说,房颤的患者,心脏跳动是非常紊乱的,局部血流不够顺畅,那么心脏里面就很容易形成血栓了,一旦血栓形成并且附着在心脏上,某一时刻这个血栓就会可能掉下来,随着血液流动,有可能会流入肠子的动脉,栓柱动脉后肠子就会缺血缺氧,就会出现腹痛,严重的会有出血、休克、死亡。老马把后面几个字强调了,意思是让家属知道这个疾病的可怕性。 

经过老马这么一解释,家属才算有点了解了,纷纷表示担忧,那怎么办呢。 

如果真的是房颤导致的肠系膜动脉栓塞, 那么必须要溶栓治疗,把药物打入患者血管,溶解掉这个血栓,才可能回复肠子的血供,才能缓解疼痛。老马继续解释。 

但溶栓风险是很高的,搞不好导致脑出血就玩完了。老马把最严重的风险也说了。 

几个家属一时之间拿不定主意。不知道是溶栓好还是不溶栓好。 

现在也不是谈治疗的时候,诊断还没清楚呢。老马说,我们建议马上给患者做个腹部CT,同时做CT血管造影(CTA),就是打造影剂进入血管,能清晰显示到底有没有血管栓塞。 

什么检查都做。大儿子表态。 这是今晚他们做的最正确的一次决定,也是最有用的一次表态。老马内心嘀咕了一句。之前都是一问三不知。好在配合治疗。 

本来急性腹痛的患者,最常见的原因是外科急腹症,但经过初步检查,没发现确切的问题。急性胰腺炎也是要考虑的,但腹部B超看的不是很清楚。刚好做个腹部CT,能看到更具体一些,是不是胰腺炎到时候也一目了然了。 

所以这个腹部CT是非常有必要做的。 老马也把胰腺炎这些考虑告诉家属了,并且再次强调,诊断还未清楚,需要完善这些检查。 

家属签了字,同意CT检查。 这时候患者执意要起床小便,说躺着拉不出来。老马好说歹说,拉她不住。她非得坐起来,要拿尿盆。 

就在她准备起身的时候,啊一声痛苦地大叫起来。同时用手紧紧抓住自己的左侧大腿。表情狰狞、痛苦。 

这一声喊叫,也吓了老马一跳。 患者指着自己的左大腿,说痛,很痛,腿很痛。 

老马下意识地又瞟了一眼心电监护,还好,血压、心率等还跟之前差不多。随后目光才移至患者左下肢,撩起裤腿,仔细检查了,没发现任何红肿,皮肤也没有出血,也没有骨折表现。 

为什么患者会说左下肢疼痛呢。 老马这时候想到了一个可怕的结果。 万一患者真的是房颤栓子脱落导致的肠系膜动脉栓塞,那么其他栓子也一样可以栓塞到下肢动脉啊,如果左下肢大动脉被栓子堵住了,那么这条腿缺血缺氧,也是会引起剧烈疼痛的。一想到这里,老马不禁冷汗直流,这太吓人了。 

老马摸了患者左下肢的足背动脉。如果真的是左下肢动脉被堵住了,那么足背动脉应该是触摸不到或者搏动微弱才对。 果然,左边足背动脉搏动真的很微弱。对比右边,的确是更微弱一些。老马认真地对比了两侧足背动脉。 

加上患者左下肢疼痛、足背动脉触摸不是很好,老马更加警惕是房颤栓子脱落造成的后果了。这个腹部CT必须马上做。 一刻也不想耽误了。 

万一心脏真的有血栓,而这个血栓继续脱落,搞不好下一步就脱落掉入大脑动脉,那就糟糕了。那就是脑栓塞、中风了!患者直接出现肢体瘫痪或者猝死,那就真的棘手了。 

一想到这里,任是经验丰富的老马,也忍不住打了寒战。 

规培医生这时候提出了另外一种可能性,他说他以前实习的时候,见过一个主动脉夹层的病人,出现剧烈的腹痛、腰痛、下肢疼痛.....这个患者该不会也是类似的疾病吧。 

嗯,你说得对。如果患者真的有主动脉夹层,并且这个夹层从胸口一直撕裂到髂动脉,那是有可能导致下肢急剧缺血而发生严重肢体疼痛的,腹主动脉缺血也是有剧烈腹痛的,都是有可能的。老马对这个规培医生赞赏有加,这种可能性的确存在。还好,我们马上要做的CTA,也能看清楚到底有没有主动脉夹层可能。 

所谓的主动脉夹层,其实就是血管内壁破损了,被血流冲刷出夹层。因为血管内壁是有很多层的,这几层内壁是贴合很紧的,如果病人长期高血压、动脉硬化,那么血管壁是有可能被冲刷破裂形成夹层的,一旦夹层一路撕裂下去,就可能导致下肢血管缺血。看个图会更加直观:

  77821592290852408 

上图灰色部分,就是血管内壁被冲刷出来的夹层。 还好,我们马上可以做CT了,不管是胰腺炎,还是肠系膜、下肢动脉栓塞,或者是主动脉夹层,都可以看得出来。 

患者下肢疼痛,如果是什么坐骨神经痛啊各种神经痛啊,那就不着急了,那些疾病误诊了不会死人。但如果是上述几个疾病误诊了,患者分分钟可能死给你看。论权衡利弊,抓主要矛盾,急诊科医生还是有本事的。 几个人推着患者去了CT室。 

结果马上出来了。 可惜,老马又判断失误了。 

患者没有主动脉夹层,也没有肠系膜血管栓塞。不是这两个最为要命的疾病,患者不需要溶栓。这让老马有些失望,毕竟判断错误。同时有很庆幸,因为不是这两个恐怖的疾病。 

胰腺炎呢?像么?规培医生问老马,他现在更加糊涂了。 

老马刚刚跟影像科同事交换了意见,认为胰腺炎的可能性是有的。因为CT所见胰腺密度增高、体积增大,胰腺周围边界不清晰,与周围组织界限模糊,另外,腹腔少量积液。其他就没有太多发现了。 

虽然患者病史不支持胰腺炎,但是症状和CT都倾向于急性胰腺炎。 

而这时候患者的抽血结果也基本出来了。老马和规培医生最关心的指标是血淀粉酶,如果血淀粉酶升高,那就更加确定是胰腺炎诊断了。因为淀粉酶是胰腺分泌的一种蛋白质,如果胰腺有炎症,胰腺组织有破坏,那么这个淀粉酶就会分泌到血液中,被我们检测到,所以血淀粉酶升高往往提示急性胰腺炎可能。 

可惜,血淀粉酶是正常的,甚至是偏低的。 这样就可以排除胰腺炎了吗?规培医生问老马。 不能。老马缓缓摇头。说如果是很严重的胰腺炎,比如急性出血坏死性胰腺炎,由于胰腺组织破坏严重,这些酶都是没办法分泌的了,这时候我们化验血淀粉酶不但不会升高,不会降低。 

所以,患者还是有可能是急性胰腺炎的。老马的结论。 而且是个重症胰腺炎。 

此外,患者血红蛋白90g/L,有点贫血,不排除是长期高血压导致的高血压肾病、肾性贫血。因为长期高血压会损害肾脏,而肾脏本身会分泌促进红细胞生长激素的,如果肾脏损伤了,分泌这个激素少了,那么红细胞生成就少了,患者就贫血了。这是很常见的一个贫血的原因,尤其是本身有高血压的患者更是如此。 

患者疼痛似乎好一些了,可能是山莨菪碱起效了,老马说。 

但伴随着的是,患者的血压有下降趋势了。刚刚复测了一次血压,仅有98/50mmHg,心率也快至120次/分。 

这都不是什么好事情啊。急性出血性坏死性胰腺炎是危重症,患者真的可能发生休克,说不定患者现在就已经有休克了。 找ICU过来看看吗,老师。规培医生咨询老马的意见。重症胰腺炎,需要强力的支持治疗,甚至可能需要手术治疗。选择去ICU密切监护治疗是正确的选择。 

上,上ICU。这样的病人放在急诊当然不合适。老马说。 老马找来ICU医生,还是我们熟悉的华哥。 有老马在的地方,就有华哥。否则就不叫患难见真情了。 

这样的危重症患者,怀疑重症胰腺炎,血压又偏低了,icu是合适她的。华哥接到老马的召唤,急匆匆到了急诊科。跟老马琢磨了一下,患者剧烈腹痛,看来胰腺损伤不轻,CT也提供了证据。淀粉酶不高也只能用重症胰腺炎来解释。还查了其他一些指标,也都指向胰腺炎。 

还看了患者的凝血指标,凝血指标偏高,估计是吃了华法林引起的。但目前没有看到皮肤黏膜出血迹象,估计不严重。华法林就是双刃剑,一方面能稀释血液抗凝预防血栓形成,另一方面稀释了血液后一旦出血也不容易凝血了。所以必须要监测凝血指标,华法林不能多吃不能少吃,而这个患者,断断续续吃,没规律,没怎么查凝血指标,这都是不对的。但现在不是责怪患者的时候,也幸亏还没有造成不可逆影响。 

华哥跟家属简单介绍了icu的情况,家属商量了一会儿,决定来icu继续治疗。 大儿子说,只要有帮助的,都做。 上了ICU后,老马就轻松了。 华哥却头大了。 因为患者刚上ICU,人就昏迷了。 

家属嚷起来了,说怎么回事。为什么会昏迷了呢。 华哥说,重症胰腺炎会有各种并发症,心脏、大脑、肾脏、肺脏等等器官都会受到炎症波及,都可能出现功能障碍,现在患者昏迷了,可能是病情太重出现脑功能障碍,也可能是血压低后昏迷。毕竟患者现在血压只有80/40mmHg了。 

有些人对血压很敏感,尤其是本来就有高血压的患者,平时血压都是很高的,现在80/40的血压对她来说太低了,所以脑缺血就会昏迷。 

华哥迅速抗休克处理,不管是什么原因导致的休克,紧急抗休克都是正确的。无外乎马上补充液体、补充血容量,同时用些升高血压的药物,去甲肾上腺素。去甲肾上腺素能够强烈收缩外周血管,从而提升血压。 

同时针对胰腺炎处理。 多数胰腺炎都是可以保守治疗,无需手术。除非病情发展到一定程度胰腺坏死明显,保守治疗效果不好,或者合并其他脏器情况,才考虑手术治疗,手术治疗的目的是清除坏死的胰腺组织,同时处理其他问题。 

但是,重症胰腺炎一旦到需要外科手术治疗地步,往往提示病情很重了,病死率相当高。 

现在当然先不考虑手术。

40651592290852447

经过1个小时的处理,患者病情没有显著好转。血压还是很低,升压药剂量较大。患者昏迷后呼吸也不好了,华哥跟家属沟通,说要上呼吸机了,先气管插管,再接呼吸机,保证氧气供给,才有机会逆转。 

上呼吸机这个决定对家属来说是艰难的。但是没得选择了。 

开弓没有回头箭。 插吧。家属签字了。 

患者休克难以逆转,华哥自己也是纠结。休克原因很多,但是最常见的就是严重的感染、心脏衰竭,还有就是出血性休克。患者目前认为有重症胰腺炎,本身重症胰腺炎就会导致休克。但能不能排除其他原因引起的休克呢? 

诊断一个疾病,如何才能做到万无一失呢?就是明确一个诊断,并且能同时排除其他可能性,这样才是最稳妥的。 很显然,目前这个患者病情进展太快、很多东西都太草率了。 

华哥心里七上八下。 这时候复查的抽血结果出来了,患者入住ICU常规都要复查一套血的。华哥是按常规做。但这个常规操作,救了华哥一命。 患者血常规提示血红蛋白仅有60g/L了。 

这是个重磅的发现啊。 刚刚在急诊科都还有90g/L呢。短时间内血红蛋白降低了30g/L。这是肯定有问题的啊!华哥内心惊呼。即便是补液稀释了,也不可能稀释这么多的。 

难怪患者血压会低下去,难怪患者会迅速转入昏迷,难怪患者休克难以纠正。很可能患者体内正在出血啊,血细胞、血红蛋白在丢失啊,这是失血性休克啊,不是感染性休克。 

华哥内心紧张,又兴奋。 可是,哪里来的出血呢?华哥重新上下评估了一遍患者,都没看到明显的出血表现,但是患者背后似乎有点瘀斑,不多。这点瘀斑不至于丢失这么多血啊。 

刚刚腹部CT也没有看到明显的腹腔内出血。有少许腹腔积液,但是量不多啊。 患者胃肠道有出血么?如果有的话,应该会有呕血、便血的啊,但患者都没有。 到底是哪里丢失了这部分血液。 华哥请了外科医生过来,大家一琢磨。考虑要不要去复查个腹部CT,外科医生建议。看清楚一些。 

华哥让护士去血库拿血,赶紧输血补液再说。 要不要做CT呢,但患者现在血压不稳定,做CT风险太高了。 

要不要直接剖腹探查??华哥提建议。 外科医生犹豫了下,说患者这时候开腹,的确风险也很高。但患者这个胰腺炎诊断也不是十分清楚,再说血红蛋白在掉,应该是哪里出血了,最可能就是腹腔里面,别的地方藏不住血啊。但一般的腹腔出血,肚子应该鼓起来的啊,但她没有。 

所以到底是不是腹腔出血,不好说。外科医生再三权衡。 毕竟开腹不是闹着玩的。 

最终还是决定,再去做个CT,复查。 此时天已经亮了。 但一切都是值得的。因为复查的CT终于看到了新的发现。患者后腹膜间隙有好几个肿块,估计是血肿。什么是后腹膜间隙,简单地理解就是腹部的最深处、最后面,这里出血一般不会进入腹腔,所以不会有腹部膨胀的表现。而胰腺,看起来还是跟之前差不多。 

科主任也回来了,大家一琢磨,还是得请外科医生过来。看样子患者这个腹膜后出血还没有止住,因为复查血红蛋白没有明显上升,这不应该啊,输了那么多红细胞,按理来说血红蛋白应该蹭蹭往上涨的了,但实际上没有,只有一个解释,那就是还在持续出血。 

患者长期吃华法林,虽然不规律,但很可能就是这个华法林导致的出血。一开始出血不多,但是刺激了腹部和左下肢神经,引起剧烈的腹痛和左下肢疼痛,但第一次CT没有看出来。后来出血增加了,所以患者血压掉了,复查血红蛋白也下降了。 

立即开腹止血吧。外科医生当机立断。 外科医生和华哥都跟家属沟通了,家属早已经魂不守舍,他们压根没想到会是这么严重的问题。儿女都表示,同意手术。 

一切准备妥当,外科医生开腹进去,先检查了胰腺,我的娘啊,胰腺真的是一点渗出都没有,但是腹膜后自胰头至肠系膜根部可见大面积血肿,CT所见到的,其实应该是这些血肿的表现,而不是真的有急性坏死性胰腺炎。 

这回总算是明朗了。 外科医生顺利打开后腹膜,血肿清除术,结扎活动性出血点。生理盐水反复冲洗确认没再出血了,才关腹出来。术中还继续输了4u红细胞,还有1000ml血浆,还有其他液体。 

术后患者顺利恢复,没再继续出血了,血红蛋白也稳定下来了,腹痛也显著缓解了,左下肢也没有 疼痛了。跟患者仔细问起,得知2天前干活时扭伤了腰部,说不定当时就是已经有出血了,但不严重,后来才逐步加重。 

本次病例根源就是患者的华法林。华法林一方面能抗凝,但如果剂量把握不好,用过量了,或者日常生活中饮食因素的影响,也会增强华法林的效果,导致出血。这次是腹膜后出血,所幸发现了并处理了。下一次,如果是脑出血,那就没那么幸运了。 

后来华哥跟老马说起这个病例,说是华法林引起的后腹膜出血。老马无比懊恼,说当时考虑到了华法林用药不足引起的血栓栓塞,却没有想到并发症出血,实在遗憾。 

战战兢兢。 

另外,我始终觉得,年轻人移民到国外,留下两个老人在国内生活,是一种非常不厚道的选择。当然,这仅仅是我个人的想法。(完)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胰腺炎,华法林,老马,房颤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