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制药公司研发投入TOP 10,谁最会“花钱”?

2020
06/10

+
分享
评论
贝壳社
A-
A+
820亿美元!

作者丨毛三

820亿美元!这是2019年全球研发支出排名前10的制药公司,在创新药开发、诊断以及疫苗等方向上的总计研发投入,该数据较2018年增加了约40亿美元。

“2019研发投入TOP10药企”这一名单由FierceBiotech今日在其网站发布。FierceBiotech指出,2019年是FDA批准的又一重要年份,这一年共有45种新分子实体(NME)获批,虽较2018年创纪录的59种有所下降,但其仍然是25年来NME获批的第三个大年。

纵观这十大公司2019年的研发投入,不难看出肿瘤治疗仍然是最大的资金投入项,即使近年来FDA为肿瘤相关疗法提供了更快的上市途径,使得其研发成本逐步降低。此外值得注意的是,在2019年制药企业研发支出总额中,大型制药公司所占的比例其实不到一半,这也表明新兴的小型制药公司正在巩固“新药研发引擎”的角色。

现在,一起来看看“2019研发投入TOP 10药企”的具体情况。

64761591754541077

2019研发投入TOP10药企

(资料来源:FierceBiotech官网)

1、罗氏研发投入:120.6亿美元 / 较2018年变化:+6%

2019年总收入:633.4亿美元 / 研发支出占收入比例:19%

罗氏目前正处于一个充满挑战的时期。首先是其Avastin、Rituxan和Herceptin三大药物2020年的销售额预计将减少40亿美元,其次公司的另一畅销产品Lucentis也将在今年失去专利保护。

所以,对于试图通过新产品线的扩充来填补空缺的罗氏来说,其能够荣登2019年大型制药公司研发支出榜榜首也就不足为奇了。

2019年,罗氏上市了两款全新产品:抗体偶联药物Polivy和不限癌种Trk抑制剂Rozlytrek。与此同时,罗氏完成了对基因疗法公司Spark Therapeutics的收购,并与Sarepta签署了联盟协议,充分显示了进入基因疗法领域的决心。

截至2019年底,罗氏的研发管道中已有72个新分子实体。肿瘤学则是罗氏一直以来的首要支出领域,其中PD-L1抑制剂Tecentriq目前有数十项试验正在进行,而抗TIGIT抗体tiragolumab也已启动了8项试验,包括两项Ⅲ期的肺癌研究。

2、强生研发支出:113.6亿美元 / 较2018年变化:+5.3%

2019年总收入:821亿美元 / 研发支出占收入比例:13.8%

强生在研发领域依旧可谓大手笔,其去年研发投入水平仅在罗氏之后。

回顾2019年,强生新获批上市了血癌药物Imbruvica和Darzalex,以及治疗难治性抑郁症的Spravato。不过这对于强生来说也是有点麻烦的一年,不仅其前列腺癌药物Zytiga的销售面临着竞争的压力,且后续产品Erleada也不得不在日益拥挤的市场中(辉瑞/Astellas的Xtandi、拜耳的Nubeqa)争夺一席之地。

当下,COVID-19大流行对研发支出的影响也正在显现,2020年强生第一季度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就下降至12.5%。不过强生表示,这一情况在下半年应该会开始缓解,公司今年所有主要提交材料的试验不会受到影响。

此外值得一提的是,强生还有一笔高达10亿美元的潜在疫苗研发支出,该疫苗有望在2021年初获批用于紧急用途。

3、默沙东研发投入:99亿美元 / 较2018年变化:+1%

2019年总收入:468.4亿美元 / 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21.1%

默沙东的研发投入占销售额的比例高达21.1%的背后,则反映了正在进行的针对于K药的大量研究。

K药可谓默沙东当下的增长引擎。去年,K药在膀胱癌、肾细胞癌、子宫内膜癌、头颈癌等领域获得了系列新的批准,进一步巩固了其在PD-1市场的“王者”地位。

不过对于默沙东来说,K药虽是一笔巨大的财富,但其引发了市场对于这一药物过渡依赖的担忧。2019年,K药的销售额占公司总销售额的24%,到2020年第一季度,这一比例已上升至27%。

所以,当下默沙东不仅在大力开展K药之外的药物,同时也积极将K药与其他抗癌药物进行联合用药,其表示已大约20种此类药物在临床试验中。

4、诺华研发投入:94亿美元 / 较2018年变化:+13%

2019年总收入:474.5亿美元 / 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19.8%

毫无疑问,诺华在2019年表现出色。过去一年,这家瑞士制药公司获得了6项新药批准,使得其距离“未来几年内推出25种畅销药”的承诺更近一步。

如此多的后期项目取得成果,诺华2019年研发支出大幅上升是有道理的。

而最大的年度亮点来自于FDA批准诺华Zolgensma用于治疗脊髓性肌萎缩症(SMA)。这款FDA第二个批准的基因疗法,也逐步开始在商业上大放异彩,正逐步迈向20亿美元的峰值销售预期。

对于2020年,诺华持乐观态度。该公司预计今年也将推出几个主要的新分子实体,其中包括抗CD20药物ofatumumab等。此外,诺华还开始测试三种可能用于治疗COVID-19的药物,即canakinumab、JAK抑制剂ruxolitinib和疟疾药物羟氯喹。

5、辉瑞研发投入:86.5亿美元 /  较2018年变化:+8%

2019年总收入:518亿美元 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16.7%

对于辉瑞而言,2019年是过渡性的一年。

过去几年,辉瑞一直在激烈的专利争夺战中挣扎,直到2019年其将重点重新放在了创新药物的研发上,并提出“2018年-2022年间向市场投放15种重磅炸弹药物”的目标。

“目前项目的成功率接近50%,相比几年前的15%,研发改革已经取得了成效。”辉瑞首席执行官Albert Bourla表示。

2019年,辉瑞在研发上的一大成功便是FDA批准了其Vyndaqel用于转甲状腺素蛋白介导的淀粉样变性心肌病(ATTR-CM),2020年第一季度尽管受COVID-19影响,但Vyndaqel的销售额已经达到了2.31亿美元,远超预期。

辉瑞表示,2020年公司或披露多达15个概念验证试验的数据。此外,辉瑞与BioNTech联合开发的冠状病毒疫苗现已进入临床测试阶段,到年底将生产数百万剂,如果试验呈阳性,到2021年可能增加到数亿剂。

6、赛诺菲研发投入:65.2亿美元 / 较2018年变化:+2.2%

2019年总收入:391.5亿美元 / 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16.7%

另一家正在调整研发重点的公司是赛诺菲。这家制药巨头试图在2018年上任高管John Reed的领导下,加强肿瘤和其他特殊护理领域等部门的业务。

经过几个月的深思熟虑,John Reed于2019年2月从其生产线中剔除了38个项目,其中包括13个开发计划和25个研究阶段项目,将其重点放在癌症、免疫学、罕见病和罕见血液疾病。

不久之后,作为研发重组的一部分,John Reed在法国和德国裁减了466个工作岗位,退出心血管研究,放弃了大部分的糖尿病研发...所以赛诺菲去年的研发支出几乎没有变化也就不足为奇了。

此次改组也更加注重内部研发。在过去,赛诺菲非常依赖与Regeneron和Alnylam等公司的合作。一年前,赛诺菲的产品线中约有50%来自内部衍生的,而现在它计划在未来几年将这一比例提高到70%。

7、艾伯维研发投入:64.1亿美元 / 较2018年变化-38%

2019年总收入:332.7亿美元 / 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19%

因200亿美元的TNF阻断剂Humira正逐步接近2023年的专利悬崖,艾伯维一直是研发支出占销售额百分比最高的公司之一。

相较2018年第九的排名,艾伯维2019年在“研发投入TOP10药企”榜单中上升至第七位。不过,相较2018年的研发投入,2019年艾伯维研发投入下降幅度较大,背后主要是由于艾伯维以58亿美元收购Stemcentrx,造成40亿美元的减值损失。

2019年,艾伯维获得了两款有利可图的免疫学药物批准:用于治疗银屑病的IL-23拮抗剂Skyrizi和用于类风湿关节炎的JAK1选择性药物Rinvoq,尽管这两款产品被认为不得不在日益拥挤的类别中淘汰。

艾伯维的中晚期项目预计2022年批准,其中进展最快的是治疗骨髓纤维化的BCL-XL抑制剂navitoclax(ABT-263),此外还包括包括治疗晚期帕金森病的ABBV-951、治疗BRCA阳性卵巢癌和乳腺癌的PARP抑制剂veliparib。

8、百时美施贵宝(BMS)研发投入:61.5亿美元 / 较2018年变化-3%

2019年总收入:261亿美元 / 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23.6%

2019年,BMS最大的动作当属与Celgene的大型合并。

为了使这笔740亿美元的天价并购获得通过,BMS不得不剥离了Celgene价值16亿美元的银屑病重磅炸弹Otezla。如今随着合并的完成,BMS在“研发投入TOP10药企”的排名无疑是迅速提升。

和默沙东一样,BMS一直在临床试验上进行大量投资,以扩大PD-1抑制剂的适应症。不过当在2019年最后一个季度,BMS PD-1药物“O药”出现了自2015年上市以来首次销量下滑时,BMS出现了令人担忧的迹象。不过该公司表示今年将可能在食管癌和胃癌中取得重要进展。

此外,BMS与蓝鸟生物联合开发的BCMA CAR-T疗法ide-cel也将于今年7月之前重新递交新药上市申请,该药物有望成为全球首个上市的BCMA CAR-T疗法。

9、阿斯利康研发投入:60.6亿美元 / 较2018年变化:+2.1%

2019年总收入:244亿美元 / 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24.8%

如果说2018年是阿斯利康过渡的一年,那么2019年这家英国制药商的增长可谓瞩目。

虽然2019年阿斯利康在整体研发支出榜单上排在后半部分,但其去年在研发投入占总销售额的比例还是最高的。几年前,辉瑞的收购要约威胁到了阿斯利康作为一家独立公司的未来,这导致阿斯利康的销售额连续六年下滑。这之后,辉瑞一直在大力投资,以使自己重回增长之路。

不断增长的研发投入大部分来自于其三种抗癌药物的销售激增:用于非小细胞肺癌的EGFR抑制剂Tagrisso、用于卵巢癌、乳腺癌和胰腺癌的PARP抑制剂Lynparza,以及免疫肿瘤药物Imfinzi。有分析师表示,这些药物和其他后期药物可能在未来五年内将阿斯利康的年销售额提高多达130亿美元。

10、葛兰素史克(GSK)研发投入:56.2亿美元 / 较2018年变化:+15%

2019年总收入:415.5亿美元 / 研发投入占收入比例:13.5%

排在榜单最后的是GSK。不过由于向后期项目中注入了更多的资金,GSK在2019年的研发投入较上一年大幅增长了15%。

去年,这家英国制药商获得了三项新药产品的批准,同时在关键性研究中报告了六种药物的阳性结果,并将四种新疗法推向了关键性研究。

目前GSK的研发重心正在向肿瘤学转型,PARP抑制剂Zejula则是这一转型战略中的拳头产品,该药物在去年一项试验中大获成功,并于今年4月获批用于晚期卵巢癌的一线维持疗法。只不过,就在其获批的几天后,阿斯利康和默克合作的olaparib同样获得了FDA的批准,尽管其适应症相对更为有效。

此外,从GSK的PD-1抑制剂dostarlimab来看,其除了子宫内膜癌这一适应症,其目前正在进行的试验还包括头颈癌,子宫颈癌,卵巢癌和结肠直肠癌以及黑色素瘤等等。而在癌症之外,GSK开发的长效HIV组合疗法也已获得加拿大的上市批准。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阿斯利康,TOP,抑制剂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