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区有人确诊“新冠”,为啥没见人来消毒?

2020
06/10

+
分享
评论
深圳卫健委
A-
A+
“终于回来了!” 刘阳穿过长廊,快步走到房间门口。 一开门,一股让人作呕的霉味扑鼻而来。

“终于回来了!”

刘阳穿过长廊,快步走到房间门口。

一开门,一股让人作呕的霉味扑鼻而来。

72531591744150801  

图片来源:giphy.com

他反而觉得这味道很亲切:“真好!”

这是蟑螂腺体分泌出的酚类物质的气味。

他搬出他的珍藏——蟑螂箱子。阳光一照,箱子里的德国小镰四处逃串。

80361591744151126 17701591744151169

这些都是和刘阳每天相伴的“好兄弟”。

除了养蟑螂,刘阳还养蚊子,一个个纱笼中养着无数只蚊子,隔着纱都能听到蚊子振翅的“嗡嗡”声。

他还会帮这些蚊子传宗接代。喏!在这一碗碗清水里“扭秧歌”的,就是他帮蚊子孵出的幼虫。

94851591744151697   46551591744151742  

刘阳是深圳市疾控中心消毒与病媒生物防制所的公卫医生。

和医院里的临床医生不同,他的工作内容之一是养蟑螂、蚊子。

但过去几个月,他几乎没有时间陪伴这些“小伙伴”。

因为,1月初新冠疫情暴发了。

他和所里的同事们要去对付一另一个更可怕的“家伙”——新冠病毒。

哪里一旦有新冠患者被确诊,不管有多晚,他们都要在两个小时内赶到患者的生活或工作场所,启动消杀工作,把可能潜伏在门把手、扶手、电梯按钮上的新冠病毒统统干掉。

61981591744151957

“我们小区有人确诊了,

怎么从没见人来消毒?”

1月30日起,“深圳卫健委”公众号公布了深圳“新冠”确诊病人逗留过的小区名单,同时安抚大家不要慌:疾控专业人员已经对病人住所和公共区域进行了终末消杀。

有市民不买账,留言“抗议”:“我们小区也上榜了,可怎么没见过人来消毒?”

“太冤了!”深圳市疾控中心公卫医生秦彦珉说,“那是因为我们故意不让你看见!”

4861591744152093

原来,除非小区有人确诊的信息已经公布,否则,消杀人员进来消毒都要“低调,低调!再低调!”

你想想,如果你突然看到一群穿着防护服“全副武装”的人闯入了自己小区,会不会被吓个半死?

为了避免大家产生比不必要的猜疑甚至恐慌,他们通常要“偷偷摸摸”,先是穿着便服进入小区后,在楼道里换上防护服,再背上轻则30斤重则60斤的喷雾机器进行消毒。

幸好,后来随着深圳每天公布“涉病”小区名单,大家对消杀就不再“玻璃心”了。

“后来是居民们欢迎我们,让我们赶紧过去消杀。”

25871591744152138

“连殡仪馆也喊我们去消杀!”

吃瓜群众可能觉得纳闷:

“消杀有啥难的?不就是用滴露擦一擦吗?酒精喷一喷吗?还需要一个医生出马?”

对这话,深圳市殡仪馆的工作人员估计第一个不同意。

2月的一天,有两名新冠肺炎危重患者经全力抢救无效,不幸去世。

这突如其来的消息,让见惯“世面”的深圳市殡仪馆也方了:

怎么办?

遗体要怎么处理?

工作人员防护怎么做?

怎么转运?转运之后怎样消毒?

我们的防护用品够吗?

16191591744152233  

心里越想越乱,殡仪馆决定连夜向市疾控中心搬救兵。

在医院搬运遗体的时候,市疾控中心的驻点医生付英斌成了大家的“定海神针”。

“来,我帮你们穿防护服!”

48711591744152437

他一边联系消杀组的同事,为殡仪馆送去专业的消杀工具和防护用品,一边指导殡仪馆工作人员穿着防护用品,仔细检查无误后,自己再迅速穿上防护服,带领工作人员去接运遗体,指导现场怎么消杀。

与此同时,另一名“老消杀”,有着二十多年经验的洪文刚带领一个“小分队”赶赴殡仪馆,提前做好消毒防护的准备,并对工作人员进行现场培训。

61821591744152483

当遗体抵达殡仪馆,所有的工作已经准备得妥妥的,火化得以快速顺利完成。

市殡仪馆不胜感激,还特意给他们写了一封感谢信。

“新冠病毒的消杀就像抓蛇。有些市民没抓住消杀要点,拿起消毒剂乱喷一气,就像拿着棍子对着蛇一顿乱敲,还没办法制服它,专业消杀就是精准,像捏住蛇的要害,让蛇不再危害人。”

——深圳市罗湖区疾控中心传防科主任 陈戊申

“消杀的每一个环节都具有专业性,用什么药?配制的比例多少?药量多少?用什么工具?什么方式?这些都需要专业知识和丰富的经验。比如消杀物体的表面和空气,所需要的药物、配比、消毒器具都不同,用错了要么达不到消毒作用,要么分分钟对人体产生损害。”

——深圳市疾控中心“老消杀” 洪文刚 

小区“消毒屋”,完全不靠谱!

一天夜里12点多,刚忙完工作的消杀队员秦彦珉一回到小区门口就“傻眼”了。原来,物业的工作人员在大门口架起了一座吞云吐雾的“消毒屋”,居民必须进去熏熏“仙气”才能进小区。

28781591744152578  

图片来源:“壹深圳”微信公众号

当时,这种“消毒屋”红极一时,全国各地都有小区在仿效,据说原创者的灵感来自“养猪场”给猪消毒的喷头。

可秦彦珉一看就知道,这玩意不靠谱,消毒喷雾怎么能对着人喷?

“消毒屋更适用于物品消毒,对人消毒欠妥,化学消毒剂对人体有害,严重的可能会损伤呼吸道黏膜。根据专业指引,我们使用化学消毒剂的喷雾消毒,必须要进行‘避人’操作,这一点不可违。”

——秦彦珉

秦彦珉连夜直接找到物管:“你们赶紧撤了这个消毒屋,这对人体是有害的。”

34631591744154395  

幸好他身上的“疾控”马甲还没来得及换,物管一看是专业人士,当晚就撤掉了消毒屋和消毒毯。从此,秦彦珉也成为小区的义务“消杀顾问”。

秦彦珉说,网上那些不靠谱的消毒方法还有很多,包括无人机空中消毒。“那就相当于你往大海里撒了一把孜然。”

还有的媒体,为了宣传消杀的不易,找人拍了一些烟雾缭绕的“消杀工作照”。

这也被他喷过。

“烟雾缭绕是不可能的,空气消毒要求使用超低容量喷雾器,喷出的雾滴直径在20-50微米之间,雾滴才能长时间悬浮在空气中,起到空气消毒作用。所以不可能出现烟雾缭绕的效果。”

——秦彦珉

85311591744154437

疫情期间,深圳有多少这样耿直专业的消杀人员?

深圳市、区的疾控中心和预防保健所共组织了48支消毒专业队伍,共329人

他们消杀了全市4673个场所,共731.1万平方米

督导13个企业、单位做好复工复产的消杀

为266家医院做了院感(医院感染控制)监测,监测样本9697份

51141591744154483

截至6月6日,深圳已经连续36天没有新增病例了,疫情暂告一段落。

这些消杀界的“救火队员”终于可以回到自己原来的岗位。

刘阳又回到了亲切无比的“蟑螂屋”、“蚊子房”。

几个月没有亲密接触,蚊子“宝宝”们都长大成蚊了!

30401591744154705 41781591744154752

看这长势,刘阳带着“老父亲”的忧愁说:

“今年是暖冬,估计蚊子又多了!”

看到箱子里的德国小镰活得那么坚强,刘阳也头大。

他养蟑螂,是为了监测它们的抗药性,寻找新的灭蟑方法;养蚊子,为了监测蚊子的密度,找到靠谱的灭蚊法。

83411591744155586

眼下,蟑螂蚊子正在全城“肆虐”。

他又要走上杀蟑灭蚊的战场了!

96771591744155638

终极问题来了

蟑螂到底怎么杀?

戳下图!看完害怕别怪我。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殡仪馆,新冠,小区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