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北某地脊灰疫苗接种12剂,你孩子只接种4剂,慌不慌?

2020
06/09

+
分享
评论
疫苗与科学
A-
A+
正确接种,脊灰疫苗这栏,需要接种4剂,分别是2、3、4月龄和4岁,这叫常规免疫。

拿出你孩子的接种证,上面有一个免费疫苗(或者叫免疫规划疫苗)的接种程序表,其中脊灰疫苗这栏,需要接种4剂,分别是2、3、4月龄和4岁,这叫常规免疫。

其他疫苗,诸如乙肝疫苗免费接种3剂、乙脑疫苗免费接种2剂,手足口疫苗自费接种2剂,Hib疫苗自费接种4剂……这些也都是常规免疫。这种常规免疫程序无一例外地印在了疫苗说明书上,具有法定效力和权威性。

你自然而然地会认为:孩子完成常规免疫就足够预防相应疾病了,对不对?如果不够保护,国家一定会安排更多剂次,国家怎么可能让孩子少接种疫苗而处于感染疾病的风险之中呢?

然而,当你知道某地竟然常年给孩子接种12剂脊灰疫苗,你还能自信地觉得4剂脊灰疫苗足够保护你孩子么?

如果你觉得4剂脊灰疫苗足以保护自己孩子,但某地“因地制宜”地给孩子接种12剂脊灰疫苗也没错,那就意味着有ABC三种“因地制宜”的可能性:

A 当地给孩子免费接种的脊灰疫苗经常是无效的假疫苗;

B 当地脊灰疫苗经常因为保存不当以致失效;

C 当地人种或环境特殊,脊灰疫苗保护效果差,就是需要接种更多剂次才行。

凭你对中国的理解,你觉得ABC成立的可能性到底有多大呢?

带着这些疑问,进入正题。

某地又在开展脊灰疫苗补充免疫了,详见下面这个实施方案。

当地要开展补充免疫,目标是【消除当地的脊灰疫苗免疫空白儿童】,指标是两轮补充免疫服苗率(即接种率)均≥95%,对象是全区0~4岁儿童无论既往免疫史。

匪夷所思、不可思议、目瞪口呆就是【0~4岁儿童,不论其居住地、出生地及其有无既往免疫史,均在补充免疫活动中接种两轮脊灰疫苗】。这意思是,即便平时按时常规免疫,没有漏种任何脊灰疫苗,也会被视为【免疫空白儿童】,这些儿童被要求在5月和6月各补种1剂脊灰疫苗。

一位当地粉丝非常困惑,向我求助。她孩子2016年4月份出生,目前4岁,正好在这次补充免疫的年龄范围内。可是,接种证上白纸黑字记录接种过8剂脊灰疫苗,这次还要算【免疫空白儿童】去参加补充免疫么?下面是孩子的接种记录,有图有真相。

这个孩子除了正常接种过4剂含脊灰疫苗的五联疫苗外,还在2017年4月、2018年3月和4月、2019年4月各口服过1剂脊灰2价疫苗(bOPV),所以目前为止一共接种过8剂脊灰疫苗。

4岁孩子接种过8剂脊灰疫苗,算多么?在当地不算,甚至是落后分子,按他这个年龄“标准”应该是10剂,孩子在2017年和2019年各“漏种”了1剂bOPV。

搜索即可知道,当地2017年和2019年都开展过两轮脊灰疫苗补充免疫,3月和4月各一轮,这个孩子都只参与了4月的第2轮,错过了3月的第1轮。

如果这个孩子没有错过任何一轮脊灰疫苗补充免疫,然后再参加了今年的两轮,那就应该是“标准”地接种12剂脊灰疫苗。之后由于其满5岁,就不再参与通常针对0~4岁儿童的脊灰疫苗补充免疫了。

难道当地儿童必须接种12剂脊灰疫苗才能预防脊灰?预防脊灰到底需要接种几剂疫苗?我孩子到底接种几剂才够保险呢?

我们先来看一下当地的脊灰疫苗补充免疫历史。

脊灰疫苗分为口服剂型活疫苗(OPV)和注射剂型灭活疫苗(IPV),2016年5月前免费脊灰疫苗全部为OPV,所以接种脊灰疫苗也常被称为服苗。2016年5月起,免费脊灰疫苗同时有IPV和OPV,这种OPV里只含有2种型别的病毒,所以简称bOPV,之前含有3种型别病毒的被简称为tOPV。

补充免疫,就是强化免疫,其在当地的开展历史可以追溯到1993年。1993年起,当地就在脊灰疫苗常规免疫之外,雷打不动地每年开展两轮脊灰疫苗强化免疫,当时用的疫苗都是tOPV,所以称为“服苗儿童”。

根据当地卫生厅和疾控中心联合发表的论文,从1993年至2006年,当地开展了28轮脊灰疫苗强化免疫,每轮服苗儿童66万~129万,绝大多数轮次的接种率在98%以上。也就是说,当地1993年起出生的孩子,常规免疫服用5剂脊灰疫苗,0~4岁还要参加8轮强化免疫再服用8剂,一共是13剂脊灰疫苗。

2005年是个关键年份,之前我国规定脊灰口服疫苗常规需要服苗5剂,之后减至4剂,当地也没有例外。当时,脊灰疫苗技术上并没有改进,这个变化只能解释为预防脊灰无需接种5剂疫苗,4剂足矣。但是,这并不能撼动当地的脊灰疫苗强化免疫。

2011年,当地突然发生境外传入的脊灰野病毒疫情,导致我国维持了10年的无脊灰状态被打破。当年7月3日~10月9日,当地报告实验室确诊脊灰野病毒病例21例。10例发生在<4岁儿童,11例发生在15~53岁成人。儿童病例中,3例未接种过脊灰疫苗,2例未全程接种,5例接种≥3剂。

请注意,10例4岁以下儿童中有3例是免疫空白,2例漏种疫苗,两者合计有50%的患病儿童漏种疫苗。要知道,当地可是年年开展脊灰疫苗强化免疫,报告接种率都在98%上,每次都说强化免疫质量很好。比如,当地卫生厅和疾控中心的联合发文里,有如下描述:

28轮强化免疫累计接种儿童2777万人次,平均报告接种率98.6%,自己调查接种率≥97%,国家级快速评估接种率接近100%,强化免疫达到了预期目标,接种质量非常高。

实在是太尴尬了,是不是?对于当地的强化免疫质量,你应该心中有数了吧。

有一点需要解释一下:由于疫苗的保护效果不是100%,则可以解释另外50%没漏种疫苗的孩子也中招了,但是这个比例还是有点高。有其他解释么?嗯,接种记录可能造假,根本没接种疫苗,这个可能性也不小。

当地年年搞强化免疫27年了,接种医生和孩子/家长都是疲于应战。

一方面,当地总体经济落后,健康意识不强,再加上宗教影响,家长可能拒绝接种,这种孩子几乎不可能在强化免疫时补种上。

另一方面,当地地广人稀,带孩子主动去接种不容易,接种医生也不太可能掌握辖区所有孩子的情况,这也会漏种。

再者,接种医生可能会觉得反正每年要强化免疫,所以平时常规接种脊灰疫苗工作的质量很差,接种率很低,甚至可能对接种率造假。

陶医生也参加过这种强化免疫后的快速评估,实际上很难调查到漏种儿童。你可以想象一下评估场景,国家派去评估的专家对当地人生地不熟,需要当地医生带路去找儿童查接种记录甚至做翻译。问题是:当地医生能找到的儿童,有多大概率是漏种儿童呢?

那些偏远地区的漏种儿童,当地医生可能自己都不知道或者没时间带专家去调查;那些本就不愿意接种的问题儿童,当地医生很可能知道,但会故意带专家去查这些儿童么?所以,国家级快速评估看似权威,实则有很大的局限性。看看下面同行的大实话就明白了:

一个不可回避的事实就是:虽然当地年年脊灰疫苗强化免疫,年年报告接种率和调查接种率都很高,还是有不少儿童漏种脊灰疫苗,成为感染脊灰的高危人群,一旦有病毒传入就会形成脊灰爆发。

真正的风险在于漏种脊灰疫苗的【免疫空白儿童】,而不是按时接种脊灰疫苗的儿童。

2011年的脊灰死灰复燃事件中,也有半数患者接种疫苗≥3剂,这些患者很可能没有漏种疫苗。那是怎么回事呢?这有两种解释:第一,不排除接种记录造假;第二,当地接种脊灰疫苗的效果不够好。

如果是第一个解释,那么应该严惩接种记录造假者,而不是让按时接种疫苗的孩子再反复接种。

如果是第二个解释,那倒是可以修改当地的脊灰疫苗常规免疫程序,4剂不够可以改成6剂、8剂、10剂或12剂,把这种接种程序印在孩子的接种证上,家长就不会有疑问了。

然而,当地竟然也在2005年把不够保护的脊灰疫苗程序从5剂改成4剂,再继续通过补充/强化免疫来增强效果,这种一边喊着肚子饿、一边减少正餐次数、一边把额外加餐当作常规的操作,难道不是匪夷所思、不可思议、目瞪口呆吗?

对于任何一个有理性的家长,无论如何都无法理解这种魔幻操作,收到补充/强化免疫通知时完全就懵了。



没有漏种疫苗的孩子还需要反复补种脊灰疫苗,这会造成一种强烈的暗示:孩子们平时接种的脊灰疫苗不足以保护儿童。

这种暗示相当于一种类似皇帝新装的惊天大阴谋,心知肚明但不敢捅破,只敢用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强化/补充免疫来纠正这个错误。

脊灰疫苗目前接种4剂,2005年从5剂改成4剂,都是中国疾控中心决定的。如果接种4剂真的不能保护孩子,还要算【免疫空白】的话,那中国疾控中心简直是在犯罪。所以,这种暗示还会让中国疾控中心背黑锅。

陶医生不希望中国疾控中心背黑锅,我必须明确指出两点:

首先:接种4剂脊灰疫苗,无论是注射剂型的灭活疫苗(包括五联疫苗),还是口服剂型的活疫苗,还是灭活疫苗与活疫苗混合接种,都足以预防脊灰。

其次:2016年5月起口服的活疫苗无法预防脊灰Ⅱ型病毒,再加上活疫苗可能导致极低概率的肢体残疾和疫苗衍生病毒,所以4剂脊灰疫苗应该首选完全安全的、可以预防所有病毒的灭活疫苗。有些孩子的灭活疫苗接种剂次不够,可能需要补种,这种补种是福利,应该接受。

(完)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中国疾控中心,脊灰疫苗,接种率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