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型跨国药企,洗牌

2020
06/10

+
分享
评论
赛柏蓝
A-
A+
大型跨国药企,洗牌!

来源/医药经济报

作者 /宋一宁

大型跨国药企,洗牌

1

跨国药企,排序大洗牌

FiercePharma此前发布了2019年全球收入前20的药企榜单,具体来看十强药企,在几笔超级并购的影响下,排序将发生大洗牌。

2019年的全球十强药企中,出现了首家亚洲企业日本武田制药。武田于2018年3月宣布收购罕见病制药企业夏尔(Shire),这笔规模高达622亿美元的交易在2019年1月初尘埃落定,武田的排名也因此从全球15名外一举跻身Top 10。

2019年年初,百时美施贵宝(BMS)宣布以740亿美元并购新基(Celgene),该交易在同年11月完成。不过,BMS的2019年财报仅合并了新基产品自2019年11月20日之后最后1个多月的销售收入,如果在2020年合并全年业绩,BMS也将杀入Top 10,甚至抢夺前五席位。

另外,艾伯维在2019年6月宣布以630亿美元收购艾尔建,该交易于日前完成,今后艾伯维将超越诺华、默沙东,从榜单上的第8位爬升至前5。

(来源:FiercePharma)

2

问题、处境,大不同

01强生:业绩增长承压

作为全球总销售额最高的医药公司,强生的业务依然强势横跨药品、消费者保健和医疗设备领域。去年依靠势头大好的免疫学和抗肿瘤药物的拉动,强生的药品销售额增长了5.8%,达到422亿美元;消费者保健业务增长同比增长3%;医疗器械销售额则下降了1.7%,至296.3亿美元。

强生的药品业务也出现一些分化,其中新型抗炎药Stelara去年销售额增长25%,达到63亿美元,成为其销售额最高的药物。另外,抗炎药古塞奇尤单抗(Tremfya)、抗癌药达拉他滨(Darzalex)和依鲁替尼(Imbruvica)均表现出强劲增长。

与此同时,由于“专利悬崖”逼近,前列腺癌药物阿比特龙(Zytiga)陷入困境,抗炎药英夫利西单抗(Remicade)也在2018年迎来首个生物类似药竞品,2019年受到更多竞争对手的挤压,预计这一现象将在今年变得更加严重。

同时,今年强生的医疗器械部门收入或会继续下降。分析师认为,强生器械方面的重要部分——关节置换业务可能会因疫情完全停摆,对公司收入结构产生不小的影响。另外,强生去年第三季度因阿片类药物相关诉讼而产生30亿美元的利润损失,今年依旧留有法律诉讼问题亟待解决。

02罗氏:填补“专利悬崖”销售缺口

2019年,罗氏遇上了数个阻碍:在美国,三款最畅销抗癌药利妥昔单抗(Rituxan)、贝伐单抗(Avastin)与曲妥珠单抗(Herceptin)的首批生物类似药开始瓜分市场蛋糕;对Spark Therapeutics的收购被反垄断审查拦路;阿斯利康和第一三共的乳腺癌药物Enhertu获批,对罗氏在这一领域的市场霸权造成重大威胁……

尽管如此,罗氏的抗癌药在2019年仍创造了198.6亿美元的总销售额。但是,今年的挑战更加严峻:生物类似药在欧洲市场已经吞噬了利妥昔单抗和曲妥珠单抗年销售额(以2018年为准)的约30%~40%,而在更为重要的美国市场,竞争才刚刚开始。

因此,罗氏力求通过不断推出新药,来减轻影响。2017年获批的多发性硬化症(MS)药物Ocrevus在2019年的销售额达到37.1亿瑞士法郎,较2018年增长57%。此外,2017年获批的A型血友病药物Hemlibra去年收入达到14亿瑞士法郎。PD-L1药物Tecentriq的年销售额更是增长了143%,达到18.8亿瑞士法郎。

03辉瑞:疫情打乱业务调整步伐

在新CEO艾伯特(Albert Bourla)掌舵首年,辉瑞总收入下降4%至517亿美元。尽管这个成绩并不理想,但分析师和投资者多呈谨慎乐观心态:2019年,辉瑞拆分了仿制药业务,以减缓药价压力对公司业绩的影响,对核心产品进行了大量投资,并推出了重磅新药。

有一些损失不可避免,比如全球最畅销镇痛药普瑞巴林(Lyrica)的专利到期带来的影响。但与此同时,辉瑞也在加快布局大品种的生物类似药,比如对罗氏抗癌“三巨头”推出竞品,在抗肿瘤领域抢占市场,填补销售缺口。

疫情也影响了辉瑞并购和业务拆分的步伐。去年辉瑞宣布斥资110亿美元收购Array BioPharma公司,以获得两种小分子抗癌药物,这两款药物目前共有30多个针对不同类型癌症的临床试验正在开展中。该交易暂定推迟到今年下半年完成。另外,其子公司普强分拆的进程也被打断。这么看来,去年营收减少的辉瑞,在今年在业务调整方面又将失去至少半年的时间。

04诺华:去年新药大丰收

2019年,诺华继续奔走于业务调整中:剥离了眼部保健业务爱尔康(Alcon),收购了夏尔的Xiidra以增强其眼科药物的专营权,还收购了Medicines公司以获得降胆固醇药物inclisiran。

去年诺华在新药方面颇具建树,接连推出了多款有潜力的新药,包括“天价”基因疗法Zolgensma、进入竞争激烈的MS市场的Mayzent等。Zolgensma虽然在定价上存在争议且被曝出数据操控,但其全年收入达到3.61亿美元,诺华下一步将继续扩展该药的使用范围,力求将其用于成年患者。

此外,诺华去年还推出了首个实体瘤PI3K抑制剂Piqray、镰状细胞贫血药物Adakveo,以及用于湿性老年性黄斑变性的药物Beovu。

05默沙东:K药提供强大增长动力

在肿瘤免疫超级“重磅炸弹”Keytruda的推动下,2019年默沙东实现了强劲增长,全球销售额达到468.4亿美元。其中,Keytruda的销售额达到111亿美元,比2018年增长55%。EvaluatePharma预测Keytruda将在2024年成为全球新“药王”,是默沙东未来几年发展的强大动力。

与此同时,默沙东也在拆分仿制药业务,以减缓药价压力对公司业绩的影响。2019年第四季度,默沙东宣布将其女性健康、传统药品和生物类似药分拆成一家新公司,预计将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该行动的首要目的是使公司能更加专注于创新药物。

此外,默沙东的HPV疫苗Gardasil去年继续攀升,全球收入增长19%,达到37亿美元。

06GSK:计划两年内“一分为二”

受益于带状疱疹疫苗Shingrix超乎预期的增长,葛兰素史克(GSK)去年的销售额增加了5.6%,达到432.6亿美元。Shingrix自2018年获批上市以来市场表现十分出色,去年销售额约23亿美元,甚至面临供不应求的局面,限制了其销售额的继续增长。GSK管理层表示,接下来会尽可能增加疫苗产能,以保证供应。

除此以外,GSK将其消费者医疗保健业务拆分,以专注于创新药物。2018年底,辉瑞和GSK联合宣布两家的消费保健业务将进行合并。今年2月,GSK宣布了拆分计划,在未来两年内将公司分为两个实体:一个将专注于药品和药物开发,另一个将专注于消费者医疗保健产品。

07赛诺菲:业务重心转向

赛诺菲在2019年经历了管理层重组、业务方向变更等重大变化,确定了全新的发展战略。目前,该公司正逐渐朝着远离心血管病和糖尿病的方向发展,还获批了十年来首个全资拥有的抗肿瘤药物。

今年新冠疫情暴发以来,赛诺菲巴斯德宣布与美国生物医学高级研究及发展管理局(BARDA)合作开发针对重组蛋白候选疫苗,随后宣布还将开发新型mRNA疫苗。同时,该公司与再生元再度牵手,联合评估抗炎药Kevzara(sarilumab)治疗重症新冠肺炎患者的疗效,已在全球展开多中心双盲Ⅱ/Ⅲ期试验。

另外作为老牌疫苗巨头,今年4月,GSK和赛诺菲宣布将联手研发新冠病毒疫苗,将于今年下半年进行Ⅰ期临床试验,力争明年上市,“强强联合”为疫苗研发添砖加瓦。

08艾伯维:明年或跻身全球Top 5

虽然“专利悬崖”喊了许久,但阿达木单抗(Humira)的年销售额依旧基本保持稳定,2019年其全球销售额为191.7亿美元,比上一年下降了4%。另外在依鲁替尼和Venclexta的增长推动下,艾伯维2019年的收入达到332.7亿美元。

不过,2020年或许将成为阿达木单抗的真正转折点。受生物类似药影响,Humira在欧洲的销售额已经下跌了31.1%,随着生物类似药在美国市场的推广,该药市场空间将受到更大挤压。

而随着艾伯维完成对艾尔建的收购,预计明年艾伯维在全球制药企业营收榜单上的排名将上升至前5位,故艾伯维的账面收入将不成问题。至于Humira,该公司首席执行官Rick Gonzalez认为其欧洲的市场份额可能会稳定在2/3左右,销售下滑可能比最初预计的要容易承受。

09武田:十强新面孔尚需巩固排位

通过对夏尔的收购,日本武田制药作为首个亚洲制药公司进入Top 10榜单。不过,巨额债务也如影随形——该公司背上了一笔高达308.5亿美元的贷款。2019年,武田的头等大事是通过去杠杆化平衡自身财务健康状况,从而进行了大量非核心业务抛售,核心药品业务似乎有所松懈。

与以往进入全球十大制药公司的企业相比,武田的产品组合中缺乏明星产品,尤其是在血液癌症药物硼替佐米(Velcade)结束专利保护之后。2019年第四季度,该药收入下降了25%,仅有2.5亿美元。事实上,武田在2019年的后三个季度中,其营业收入减少了1.2%。

此外,武田的多发性骨髓瘤药物Ninlaro虽然在2015年11月上市后一直保持两位数的增长幅度,但与该药同期推出的强生的达拉他滨早已在销售额上遥遥领先,达到30亿美元。武田重点布局的罕见病药业务在2019年也有所萎缩。由于罗氏血友病药物Hemlibra快速增长,武田的传统疗法Ⅷ因子助推剂Advate的销售额在3个月内下滑了26%。

武田面临的挑战依旧不少,作为亚洲首家全球十强药企,其能否在榜单中站稳脚跟仍待观察。

10拜耳:明年或跌出全球Top 10

若无意外发生,明年的Top 10榜单中或许就无法见到拜耳的身影了——位列11位的BMS将会借由对新基的并购一举进入前十,争夺前五的席位。

630亿美元收购孟山都(Monsanto)不仅给拜耳带来了巨大的债务压力,还使其陷于除草剂致癌引发的大量诉讼中。

为了摆脱财务危机,拜耳在2018年底公布了一系列抛售方案,但其中最大的一笔——以76亿美元将动物保健业务与礼来子公司Elanco合并,遭遇了美国反垄断审查。

在制药业务方面,拜耳的抗凝剂利伐沙班(Xarelto)去年销售额增长12.6%,达到41.3亿欧元;黄斑变性药物阿柏西普(Eylea)销售额同比增长12.6%,达到24.9亿欧元。而在抗肿瘤药物中,一线肝癌药物Nexavar销售额在2019年下降2.5%,至7.06亿欧元;二线肝癌药物Stivarga在2019年的销售额大增约30%,这主要得益于中国市场的扩张。“拜耳的未来在东亚”,或许是该公司的一大方向。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销售额,药企,药物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