病人突然大量出汗,凌晨被送朋友进医院,怎么了?

2020
06/03

+
分享
评论
听李医生说
A-
A+
这是怎么回事呢?

作者:最后一只多巴胺

凌晨两点多钟的时候,120救护车送过来一位中年男性病人。

病人紧闭着双眼躺在病床上,看上去有些面色灰暗、口唇苍白。

我用手碰了碰病人的胳膊,大声询问:“师傅,你怎么了?”

病人有些不耐烦的翻身将头转了过去:“我不舒服诶,被子呢?”说着话,他还将手凭空抓了起来,就像在寻找被子一样。

“你找什么?”我摸着病人的手。

病人却依旧没有睁开眼睛,只是在用手摸索着:“冷诶!冷诶!”

“怎么这么多汗?”

虽然只是短暂的碰触了病人的皮肤,但病人身体上汗液和冰冷的温度依旧让暗暗吃惊。

陪同病人前来医院的是一位和病人年龄相仿的中年女子,她接道:“他就是出汗多,出了很多汗,一直在出汗......”

面对突然病重的病人,这位家属看上去已经有些语无伦次了。

“中年男性、突然发病、面色苍白、大汗淋漓、神志模糊.....”通过这些线索能够得到什么信息呢?

“血压怎么样?”

"右上肢血压80/45mmHg,左上肢血压78/51mmHg"第一时间监测的血压提示着病人已经处于休克状态,这或许同病人段时间内大量失液出汗有关,但会不会还存在其它导致休克的原因呢?

“瞳孔怎么样?”

“两侧瞳孔等大等圆,直径3.0mm,对光反射存在。”病人虽然神志有些模糊,但言语尚清,瞳孔正常。

“血糖怎么样?”

“末梢血糖4.9mmol/l。”赵大胆早就测出了病人的末梢血糖,看来病人并不存在低血糖。

我将心电图机推了出来,准备为病人完善心电图检查,这也是低价快速无创的一种常规检查。

“他有什么基础病吗?高血压、心脏病等等。”我一边为病人检查着一边询问着陪同病人来到医院的家属。

没想到的是家属却给了我一个震惊的答案:“我不知道,我不是他的家属!”

“你不是他的家属?他的家属呢?”

陪同病人前来医院的人从来没有说过自己是病人的家属,只不过是我将她当做成了病人的家属。

话还没有说话,心电图检查便有了结果。

82031591160821647

这份检查结果几乎已经给出了答案:急性心肌梗死。

“我是他朋友,晚上我们在一起吃饭喝酒,喝酒后又聊了一会,最多40分钟前他就开始出汗不舒服了。”

“他没有说自己有胸痛、背痛、胃痛什么的?”

“没有,他就是先出汗,然后说不舒服,没有痛。”病人的朋友否认患者存在明显的疼痛症状。

导致患者突然病重的原因正是急性心肌梗死,患者不仅会随时出现病情变化,而且后续包括介入手术治疗在内的方案都需要同家属沟通。

“病人的病情很重,有死亡的风险,你现在去通知家属,一定要让家属现在就赶过来,我现在去联系心脏科医生,准备为他手术治疗的事情。”

接到会诊电话后,心脏科值班医生飞奔而来。

“师傅,你胸口痛不痛?”会诊医生问了同样的问题。

病人也给了同样的答案:“我冷诶!”

病人为什么不能给出准确的答案:痛或者不痛?

可能是因为病人真的没有任何疼痛症状,更可能是因为休克导致了病人出现神志模糊。

“准备接诊介入吧!”心脏科医生已经通知了手术室,准备随时为病人进行治疗。

虽然病人从开始出现出汗不适到被送进急诊抢救室前后不超过50分钟,但肌钙蛋白结果已经超出了正常值的二十倍以上。

因为病人就住在距离医院不超过十公里的地方,所以很快家属就赶到了医院。

病人的妻子来到急诊抢救室后,还没有做任何沟通,张口便哭了起来。

“你们不要耽误诶,赶快抢救他呀!”家属已经梨花带雨了。

虽然每一个人都能够理解家属急迫的心情,但家属不分青红皂白的话依旧让人不开心,毕竟每一个人都在为病人的生命安全而全力以赴着。

“你控制一下情绪,不要太紧张,我们已经在抢救了,现在有一些话要和你说一下。”待家属情绪稍平稳后我将她带离开了急诊抢救室。

通过和家属的沟通,我才进一步了解到了病人的病史信息。原来,这位51岁的男性病人患有高血压病多年,因为没有特殊的不适症状,所以从未正规用药控制,而且有抽烟酗酒的不良嗜好。

“会不会搞错?他一直都是好好的,怎么这么严重?”家属一边抹着眼泪一边还在怀疑眼前的事实。

我拿着检查结果给她看,纠正她的观念:“数据是不会说谎的,而且他也不是你说的好好的那样。常年不控制血压,抽烟、喝酒、熬夜都是导致心肌梗死的原因!”

有其他家属开始劝了起来:“你不要太紧张,我表哥也是这个病,放了心脏支架就没有事了!”

很明显,其他家属的这句话也是有问题的。

我想纠正一下,但又想来说这句话的人或许只是为了安抚病人紧张的妻子罢了,更何况急诊抢救室里还有着其它工作等待我去解决呢。

对于急性心肌梗死病人来说,绝不是简单所谓的放个心脏支架就万事大吉了。

一是因为有很多急性心肌梗死病人可能会死在手术台上,二是因为有一些放了心脏支架的病人同样可能在短时间内发生恶性心律失常乃至猝死,三是因为放了心脏支架后需要有正确长期有效的健康管理。

在被送入手术室之前,经过补液等对症治疗,患者的休克状态已经得到了纠正,神志也开始清楚起来。

“师傅,你现在还有什么不舒服吗?”我再次确认病人的症状。

他将手放在了自己的剑突部位,淡淡的回答:“好像是有一点疼痛,不明显。”

事实上,病人是有着疼痛症状的,只不过是不明显罢了。

转过急诊长廊,又拐了两个弯,便将病人送进了手术室。

送走病人后,我和赵大胆紧张的心情也得以短时间放松,因为可以预见的是病人的病情极有可能会变化,

果不其然,这位急性心肌梗死病人在手术台上前后发生七次室颤!

幸运的是,这位病人在经历了同死神的殊死搏斗之后重新赢得了生活的机会。

事实上,生活中同这位病人有着相似经历的病人还有很多,却并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幸运的获救。

多巴胺甚至遇见过很多胸背痛的病人,被送进急诊抢救室后还没有来得及拉上一份心电图病人就发生了心跳骤停。

最后,多巴胺想说的是:任何疾病都会有着量变引起质变的过程;胸痛不一定是急性心肌梗死,急性心肌梗死也不一定会有着典型的胸痛。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心肌梗死,抢救室,心电图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