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手术机器人的创新——专访约印医疗基金创始人郑玉芬

2020
05/22

+
分享
评论
大健康产业网
A-
A+
从投资角度谈医疗机器人发展,赶紧来看看吧!

中国手术机器人创新现状

王颖:

       目前手术机器人是人工智能和医疗器械的重要结合,在国内发展非常快,特别是新冠疫情导致人工智能和医疗健康的结合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未来十年是人工智能机器人爆发的黄金时期,大家都十分看好这个领域,其中包括服务机器人、辅助机器人、康复机器人等等,我们今天重点探讨一下手术机器人的现状,比如,现在市场上有多少台套?临床的使用情况?与世界先进技术国家相比,我们处在什么阶段?

郑玉芬:

       作为投资人,其实我们十几年前就已经在关注这个赛道了。这是一个宏观的、大的投资方向和领域。手术机器人有很多优点,是人类手臂的一个延伸,能够替代医生的手臂,然后完成很多不能够完成的事情,原来手术相对来说这个创伤特别大,而且给患者啊,然后造成了一些伤害,包括血量、术后的恢复,都是比较有挑战的,在过去的20年左右的时间已经从开放式的手术向微创型的手术进行过度了,在微创型手术,以腔镜为代表,辅助的微创手术,由此而引申出来手术机器人,其实刚才刘达总说的特别的形象,那么如何通过体外的手术机器人的一个操作,然后实现在体内的精细化动作的执行,这是它的一个重要的作用。

       原来国内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是复星集团进行代理的,进中国已经有十几年的时间了,截止到去年年底,应该是不到100台的样子,之所以进国内十几年的时间,但只卖了这些台,就是因为它单价太贵了,那某种意义上来讲呢,只有很有钱的患者才能够用得起,包括他的一个耗材,分不同的手术种类大概也在几万甚至更高,这个价格的因素,导致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导致在中国的推广并没有那么的乐观啊。然后受管控的对它进院也产生了比较大的影响,那么这是我们看到的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在国内推广的问题,那么同时的话,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核心的专利也是进行保护。近10年来,国内整个手术机器人的进展还是蛮快的,不管是骨科机器人,还是说刘达总他们的神外机器人,可能在市场上看到的更多的是胸腔、腹腔的手术机器人,那我相信可能有一天,国产的技术水平,包括设计能力越来越好了,国产替代将会形成一定的势力范围,那么也顺应了很多其他医疗器械的发展趋势,所以在这个替代的过程中,一个非常大的因素就是如何将它的成本降下来,那不仅是突破技术的壁垒和核心的专利的问题,那么同时,顺应消费的能力的情况,如果把整个的成本做到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三分之一或者一半的价格就比较有竞争力了,在市场上患者特别多的情况下,如果进行这样的替代,其实非常有社会价值。

       首先从出血量上,传统意义的手术,大概出血量在五六百毫升,但是手术机器人出血量百分之十左右,开胸开腹手术创伤小了出血量小了很多,所以对于整个国家来讲也是意义重大的。水平高的手术医生少,手术医生的培养就成了问题,所以,用手术机器人能更快的培养手术医生更精准来做手术,就成为了一个刚性的临床需求了,对于进口替代的这些机器人,我们是看好的,因为他只是做一个替代,不用开发新的市场,像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是胸外科手术做的比较多一点,现在市场上有很多腹腔手术,或者腹腔、胸腔都可以做的手术机器人,它的灵活度好很多了,由于它进行了国产化,所以整个成本降低,对于国内等市场,它能够做到这个六七百万出厂价又能达到类似达芬奇手术机器人的水平或者功能,那我觉得还是很可观的事情,这是我在市场上观察到的一些现状的情况。

中国手术机器人创新发展障碍

王颖:

       我们继续谈第二个方面的话题,有消费者对这个认知问题或临床医生对这个方面的认知问题,好多人觉得是不是用手术机器人会不如医生直接做更安全,第二从政策监管的角度来讲,审评和注册证拿取和监管这方面有没有一些可能的障碍?还有比如说资本,类似于这些方面,我们看一下未来手术机器人在未来的发展过程中还有哪些障碍?

郑玉芬:

       我个人认为,在中国最大的一个问题还是收费太高了,而且很多都是自费的,同样的手术,我用人工直接做的话手术的费用可能是两三万,但是我用手术机器人来做,可能要小10万,一般的老百姓可能更希望选一个更加经济实惠的方案,既然家庭条件满足不了的话,就会形成购买的核心障碍在里面。

      我们也会看到欧美很多文章,他们推行手术机器人已经有很多年了,这些文章都是有非常坚实的临床数据支撑的,客观来讲手术机器人和正常的手术,去做对比的时候,你会发现其实他们的手术结果是差不多的,只不过在恢复期以及当时的出血量,是有一些差别的,那所以就回到了您刚才提到的问题,很多医生他还是心地善良的,觉得对于普通老百姓来讲,既然效果差不多,只是说术后恢复期的长短,以及术前术中出血量的差别,那么家庭条件不是特别好的或者是一般的患者,他们还是首先推荐正常手术就好了,用不着非得要用手术机器人,在正常的临床应用的过程当中会比较常见的。

       那么再就是手术机器人,毕竟是近10年左右的时间,才出现的新鲜事物,医生的认可,包括就是技术水平和能力的提升,或者在推广的方面还需要一个过程,比方说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在国内也就那么几十台,每个有采购能力的医院的,像大三甲也不过是一台或两台,像301应该是台数最多的,也不到10台,这是截止到2018年年底的数据,那这样的话,其实除了主任以外呢,很多这些年轻医生,或者是甚至副主任都未必有那么多的机会,来上台进行亲自的操作,所以对于它的大规模的推广有一定的障碍,就是它的铺货量没有那么大,那不是说每一个医生都能够有机会去学习和使用手术机器人的,也形成了一定的障碍,那当然我特别赞同说刘达总刚才提到的啊,就是你拿证本身就很困难,至少5年左右的时间,所以新的一批国产替代的手术机器人可能还在路上,都在研发的过程当中,当然呢,他们的进步还是蛮大的,和国外的技术水平和机器的性能上已经比较接近了,当然还有成本的问题,刚才我们也有提到,它包括了直接的成本和间接的成本,那么间接的成本,其实我们这些投资人,然后五年十年如一日,砸了很多钱进去,这就是间接成本,间接成本要合并的,直接成本全部打入到最后终端产品的,就是有点像做药也是如此,化药可能直接成本也就几分钱,但是我必须要卖到几十块钱,我才能收回我过去10年的所有的成本,那么器械也是如此,比方说我做了10年或5年的这样的研发,可能要烧掉一个亿,甚至更多的钱,那么一旦产品出来了,那这些间接成本都要打入进去的,实际上刚才我们提到说直接成本,直接成本里又包括了核心部件和通用部件,那么通用部件其实有一部分都是可以替代成国产的,那么价格就可以比国外的大大降低了,但是有一些核心部件没有办法进行国产的话,那还需要从国外进行采购的,如果是算法很牛的企业,可以用一些低功能的配件,代替这些比较贵的配件,这块涉及到软硬件的一个配合,所以我们也看到了一些市场上不错的团队,然后做了一些突破和改进。

手术机器人投资与创新建议

王颖:

       我们现在进一步来探讨一下第三方面问题,手术机器人投资与创新建议,现在越来越多的投资人在看好这个领域,也有很多创业团队在做这样的项目,从资本角度和获批产品的角度来讲,对于他们的创业团队也罢,还是整体龙头的也好,这方面有什么一些建议?希望他们少走点弯路,当然也包括国家一些宏观层面的问题,比如说商业保险的发展,监管政策或评审制度是不是还有一些改进的空间?很多创新项目急切地想了解两位的一些建议和想法。

郑玉芬:

       我是觉得比方说对于手术是分为几个阶段的,从100多年前开始了西医的手术,其实真的时间很短的,都还是开放式的手术为主,进入到第二阶段,是微创型的手术,那我相信可能有一天再过个五年十年整个手术机器人更加成熟的时候,可能更多的手术都会转为手术机器人的类型,这可能是一个趋势性的东西。那个时候可能更多的玩家进入到这个行业当中,更多的技术能力,包括一些关键环节上,那也都提高到了一定水平之后,发现就会进入到一个成本大为下降的一个阶段了。那这样的话,不管是说患者的可支付性,包括医生他从创伤上和患者受益上,都更加接受这样的一个技术的时候,慢慢的会形成这样的一个可能,真的是去医院做手术就不用做什么工作的啊,直接常规性的就由手术机器人来做了。比如说未来可能需要十年甚至更长的时间,然后就会形成这样的一个趋势,这是我作为投资人一个预判吧。

       不仅仅我们是投了几家手术机器人的企业,也关注了很多市场上刚刚出来的一些新秀,那么另一方面的话,对于创业者来讲,我是觉得最好是他的团队当中有成手,比方说他曾经开发过,比如说我们投的杭州的一家企业,他的几个核心的人员都是当年在达芬奇手术机器人工作过的核心人员,那这样的话,相当于在写自己的专利的时候,十几年前或者是二十年前,他写了很多专利,他去覆盖的时候,是成手那就会少走很多的弯路,而且达芬奇手术机器人毕竟是几代产品下来之后,那么想要做大的改动,其实是不太容易的,那么在他的巨人的肩膀上,我们做一些调整之后就有可能设计出来更适合临床医生的,包括一个现代的一些趋势性的东西,那特别是有可能会给出一个更适合中国国情和中国的手术医生的一个产品出来,所以我们更关注于说国内的这些手术医生的参与度,和他们团队当中工程师的水平,然后能够有很好的有机地结合在一起,能够设计出来更棒的产品。

       来说相对国外来讲,国内的手术量不是一个量级的,医生的经验积累,各种的状况的处理,都是经验非常丰富的,那包括随着厂家越来越多,他们在做学术推广的时候,培训的这些医生的数量,那也在逐渐的增加,接受度会越来越高,这是毋庸置疑的,CFDA在审核的时候,经验也在不断的增加,对于友好度的话也在逐渐的提高,所以对于整个行业发展我还是非常看好的。

互动问答环节

1.在逆全球化的趋势下,国外的机械臂或者核心零部件供应链会不会被卡脖子?

国内的供应链情况如何?

2.如何看待手术机器人的5G远程手术,实际远程应用中存在哪些主要的问题需要解决?

3.能否预测下手术机器人项目更大范围进医保的时间点?

或者说需要满足什么样的成本或者市场条件手术机器人才能全面进医保?

4.国内手术机器人有哪些企业或者细分方向值得投资?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郑玉芬,创始人,机器人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