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孕合法化?当生育能力沦为商品,未来该何去何从

2020
05/20

+
分享
评论
九风医学教育
A-
A+
无论何时,我们都应守住最基本的底线——人和物,任何人,不该被以任何价格、任何方式被定义。

你的年龄在18到35岁之间吗?”

“你生育过健康的宝宝吗?”

“你是否愿意为他人代孕?”

当借腹生子不再讳莫如深,而是堂而皇之地出现在阳光照耀处,昔日的地下产业正迫不及待地伸出双臂,向我们每个人逼近。

一切早有迹可循。4月5日,纽约州正式公布商业代孕合法化,只要花钱,就可名正言顺地租用女性的生育权。

无独有偶。5月1日,台湾提交修订版《人工生殖法》,草案中允许没有生殖能力的个人,可通过支付酬金的方式,委托“代理孕母”作为实现途径。

2017年2月,《人民日报》也曾刊文探讨“代孕是否该合法化或适度放开”,随即引发舆论热议,虽被国家卫计委明确表态否决,但中国不孕不育引发的潜在需求,仍在节节攀升,兼之新生儿出生率的大幅下降,未来充满变数。

近20年来,代孕在全世界范围内已呈流行趋势,包括俄罗斯、泰国、乌克兰及美国,商业和非商业代孕均已合法。

生育这件事,被公然明码标价。基因、性别、学历变成了可以选择的出厂设置,活体子宫变成机床,婴儿沦为可以定制买卖的产品,一切皆可交易。

那么,代孕合法化的本质,难道不是更高形式上的剥削残害吗?

01

庞大的“代孕江湖”,以食血啖肉为常态

如今,想要找“代孕”并不是一件难事,在网上随意搜索,便会出现众多条目,有的甚至打着“爱心志愿者”的幌子。

现实与政策的缝隙间,尽管处在灰色地带,供求关系却是水涨船高。据不完全统计,中国内地至少存在400家以上的代孕机构。仅上海某家机构,从2004年~2017年就有1万名宝宝通过代孕出生。

按照不同的档次,代孕市场收费标准在65-150万元不等,作为其中最为关键的代孕母亲,仅仅可分得几万到20万元的生子报酬。

如果以最低65万元的标准,一单业务30%的利润起算,一家代孕机构在开展1000个代孕业务的情况下,利润至少在千万元级别。

暴利之下,人性之恶被彻底释放。日前被抖出的国内一个名为“广州彩虹宝贝”的组织机构,就专注于为同志群体提供代孕业务,已“经手”了400多个代孕婴儿。

在其晒出的信息中可以看到,很多孕母经历了多次移植,有些年纪只有堪堪20岁,还有一些被打码的孕母,极有可能未成年,细思极恐。

更讽刺的是,这家机构长期以“做慈善,行好事”为名,一边大肆敛财,一边不忘给自己洗白,现已被立案调查。

这不过是暗黑面的冰山一角。当前的代孕产业链已相当完整,形成了包括委托方、代孕中介、代孕妈妈,以及实施代孕技术的医务人员或诊所、代孕的药品器械提供者、媒介公关等。

一家曾在代孕机构工作过的匿名员工透露,为了躲避监管,公司会将办公室直接设在私人别墅里,仅从外观根本无从得知,这里竟然藏有一个存放了上千胚胎的实验室。

为了招募到代孕女性,公司打出的广告也极尽鼓吹之能:“管吃管住,专人服务,按月发放营养费、生活费,钱可提前预支。”背后的危害却只字不提。

物质诱惑下,报名者蜂拥而入。在湖北潜江七里村,“代孕”已成为当地人心照不宣的发家之道,有妇女年近五十,仍想着最后一搏;“一边是辛苦种田打工年入不到两万,一边是去城里呆一年拿到二十万,你说怎么选,我就是入行太晚,要不房子早盖好了!”

代孕中的另外隐秘一环是,作为附加值的卵子也可按需挑选,又借肚子又买卵源的“至尊VIP”客户占有很大比例(即客户提供精子,机构提供卵源)。

为一次性取得足够的卵子,机构都会 “下重手”,这项操作危险极大的手术通常草草完成,消毒不彻底、器械重复使用、室内细菌超标等情况屡见不鲜。

被取卵的女性轻则引发生殖道感染,影响日后生育功能,重则感染乙肝、梅毒、艾滋病等传染病,当场死亡的事故亦不在少数。

除了利用信息不对称的误导,从事代孕的女性有很大一部分来自变相胁迫。在石家庄被曝光的53个“地下室”代孕姑娘里,有多名待产妇被自己的至亲“诓骗”而来,待知晓真相想要中止时,却被天价赔偿费吓退,受尽折磨。

即便有些孕母身体素质并不合格,代孕机构也会通过大量喂药、注射的方式,伪装成健康假象。但孕育的过程对全身器官都是考验,对于这些代孕者来说,将会造成不可估量的危险。

从始至终,这条敲骨吸髓的利益链上,赚得盆满钵满的,就只有代孕机构而已。

代孕合法化的口子一旦被撕开,迎来的将是更加疯狂肮脏的勾当。

02

代孕事故频发背后,生命的意义被扭曲

据《中国不孕不育现状调研报告》显示,全国育龄人群中不孕不育率已高达17%,不孕不育患者约5000万,每8对夫妇中就有1对有不孕不育问题。

如此一看,“代孕”仿佛成了医学和患者之间的“希望之光”,也为许多人提供了改变生活的机会,是双赢局面。

无论这个愿景听起来多么美好,它的底层逻辑都是用金钱来交易孩子,而在反人性的商业运作下,又将进阶为对个体女性身体和精神的双重剥削。

从成为代孕妈妈的那刻起,意味着所有权利的丧失。放弃生而为人的自由,放弃和孩子的联系,以及放弃对自身的医疗决策权,彻底成为工具。

事实上,代孕的成功率并不高,活产率仅为15.8%。为节约成本,机构会给孕母移植5个胚胎,而医学规定最多只能放3个,这就可能导致多胞胎的出现,需要做减胎手术。

如此反复,多数代孕妈妈往往要经历几次流产过程,在没有任何休养的情况下,便被要求继续怀孕,直到成功。

这期间,代孕者每天要不断打针吃药,有人在连续打了75针黄体酮保胎之后,浑身浮肿发硬,坐立难安,之后因怀上女孩,与客户“包男孩”的要求相悖,而不得不被强行打胎,陷入身体的“慢性自杀”。

即使顺利怀孕,也远不是苦痛的终点。代孕妈妈在三个月前要求绝对卧床,不得随意活动,若因人为造成流产,将一无所获。

孕母们通常挤在一间逼仄的集体宿舍,屋子里摆满拼接床,没有娱乐,没有电脑,连在房间里转身的空间都不足。

所谓洗衣做饭的管家,更像是高级眼线。代孕妈妈们伙食质量并不高,但分量极大且必须吃完,因为最后会按照孩子的出生体重来额外“计价”。

等到分娩之日,孕母统一实行剖腹产而非顺产,以便将胎儿的风险降到最低,至于代孕妈妈的安危,无人在乎。

面对可能出现的意外,代孕机构早已做好万全准备。整个过程里,临床记录、医疗账单均以假名登记,有很多妇女因代孕导致黄体病变、胎盘滞留、子宫切除等不可逆的永久病痛,只能自咽苦果。

若发生纠纷,缺乏证据的孕母甚至很难提起法律诉讼。国内曾有代孕致死,家属将机构告上法庭的案例,结果因双方协议并不受法律保护,连个冤都喊不出来。

这些被刻意掩盖于产床上的“裹尸布”,才是血淋淋的代孕真相。

更为残忍的是,既然婴儿已沦为“私人订制”,委托人可以选择要什么样的孩子,也可以选择不要什么样的孩子。

2016年,一对美国夫妇在乌克兰通过代孕生下一个女儿,健康评估时得知女孩脑部发育缺陷,他们决定“及时止损”,丢下婴儿连夜飞走,至今女孩仍被收留在福利院。

2018年,一对中国夫妇通过中介机构,花费100多万在柬埔寨代孕了一个男孩,然而几年后才发现孩子居然患有先天性脑萎缩,在与机构交涉后,对方表示有问题的孩子可以还回,并再帮这对夫妇做一个,万幸这对夫妇最终并未送走孩子,否则孩子的命运可想而知。

由于代孕采用多胎妊娠,使得受精胚胎残缺现象更易发生,胎儿致畸率是正常怀孕的8倍,有着各类缺陷的婴儿,从一出生,就注定沦为牺牲品。

今年年初,因为新冠病毒暴发,多国出境限制下,导致代孕公司“婴儿囤积”严重,很多本该领走婴儿的“订购者”,由于收入缩水而无力支付尾款,从而选择“拒收退货”。

这些由代孕公司流水线“生产”出来的婴儿,一旦没有了商业价值,也就失去了存在的意义。

不必忌惮用最坏的恶意去揣测,这些日夜啼哭,要吃要喝,没有反抗能力,又无父无母的婴儿们,会有什么下场。

从把生命当生意的那刻起,这其中包含的所有人类关系,都以极度扭曲的方式被物化切割,是不幸,更是悲哀。

03

代孕合法一旦放开,恐上演另一种灾难

蝴蝶扇动的翅膀,足以掀起一场海啸。

被誉为“代孕者天堂”的印度,曾在2002年承认商业代孕合法,一个全新的产业就此开辟,收益每年高达28亿人民币,全球超70%的代孕宝宝在这里出生。

长期生活在底层的印度女性,相继做出了没有选择下的选择。在BBC拍摄的纪录片《代孕者》里,代孕者的理由多是为了给家里盖房、为了让孩子上学、为了治病。

于这些代孕者的家庭来说,一旦钱来得太过容易,压榨就会变本加厉。在印度,很多女性的丈夫并不工作,反而要求妻子多次代孕,以完成制定的“赚钱目标”供己挥霍,若是妻子因此丧命,还可以再获得笔不菲的“赔偿金”。

局面在潜移默化中走向失控。另一个危险的信号是,印度被贩卖的妇女儿童人数以惊人之速逐年增加,且难以遏制。

过去贩卖女性,只能获得一次收益,但代孕合法化之后,新的“商机”出现了,一名女性至少可代孕三次,财帛动人心,地狱在人间。

与此同时,代孕引发的后遗症——孤儿率也在连年上升。2012年,印度加强了对外国人申请医疗签证的管控,但依然无法阻止情况进一步恶化。

2015年,印度政府立法规定,禁止国内女性为海外客户提供商业代孕服务。不久后,为印度本国人服务的商业代孕也全面停止,至此,10余年代孕的探索,以失败告终。

正如中国政法大学罗翔教授所说:“绝对的自由,一定会导致强者对弱者的剥削”。所有需求,都不能凌驾于人权与伦理纲常。

若代孕最终合法化,那么人口买卖、器官买卖、儿童买卖,在未来或也将全部开放,并非危言耸听,而是现实的衍生。

无论何时,我们都应守住最基本的底线——人和物,任何人,不该被以任何价格、任何方式被定义。

愿中国永不代孕合法化。


来源|快刀财经

免责声明:本文著作权属原创者所有,不代表九风医学教育立场。我们转载此文出于传播更多资讯之目的,如涉著作权事宜请联系删除。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代孕,机构,女性,婴儿,孕母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