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个胃镜,居然高位截瘫了!

2020
05/19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前不久,同事从某医院进修归来。一回来,整天“吹嘘”着各种稀奇的事。

前不久,同事从某医院进修归来。一回来,整天“吹嘘”着各种稀奇的事。每个进修回来的同事,都是这种状态。这是很正常的,我们都习以为常了。但有时,也会听到令我们不寒而栗的事。

我们周围同事是腔镜科医师,为了提升技能,她去了一家国内知名的大医院进修。

刚去的时候,由于大家都不是很熟,因此她还是略显孤立的。另外,每个进修生可能都有同样的感受:那些大医院所谓的大大夫,都是认为自己高高在上。就连他们的小大夫也有十分的优越感。骨子里,他们就认为下级医院不行。作为麻醉医生,我可以非常自信地反驳他们:我的硬膜外穿刺技术一定比你好,但谁让咱是去取经呢,还是忍着点吧。因此,刚开始的那段时间,她是不快乐的。

每天,繁重的工作,几乎让她没有时间思考。其实,在基层一线打拼那么多年了,基础技术还是可以的。只是在临床工作中已经遇到了提升的瓶颈,这时可能更需要的是,有那么一个人给点拨一下。

后来,在她每天给带教老师送早餐、溜须拍马下,总算大家接受了她。除了工作上倾囊相授以外,也会是不是爆料一些医疗上发生的事儿。

有一天,也是赶巧了。由于大医院病人特别多,麻醉医生又特别少,因此麻醉医生同事开两台麻醉是很正常的。但那天却差点出大问题:这边的病人在苏醒阶段乱动、那边的病人出现了疑似反流误吸的窒息动作。看到这边的病人乱动,麻醉医生赶快呼叫旁边的护士帮着按着病人。

事后,那个医院腔镜室主任和她说:多少年之前,有一个病人就从床上摔下来了。

乍听到这个信息,她似乎还没有意识到什么。看到她表现得比较平静,腔镜室主任挤出三个字:截瘫了!

听到“截瘫了”几个字,她睁大眼睛问:这么矮的床,能吗?

腔镜室主任说:我们认为也不可能,后来鉴定专家说了。麻醉之后,人是没有保护意识的。如果是正常人,条件反射,也会有一定躲避动作。另外,麻醉之后,人的肌肉是松弛的。失去肌肉保护,人的骨骼就会变得脆弱。掉在地下的动作,几乎相当于砸在瓷砖上。

当她把这个事儿描述给我的时候,潜意识也告诉我不太可能。但经过片刻的思考,我觉得这是个真事儿:虽然门诊麻醉只用到丙泊酚或者咪达唑仑等镇静药,而不会用到可以导致肌肉松弛的药物,但大剂量的药物也可以导致中枢性的肌肉松弛效果。

在她给我讲她听到的这些事的时候,我的脑海中似乎也浮现出病人大头朝下坠床的画面。回想起我们工作中的一些细节,我们似乎也会偶尔忽视这一点。尤其是遇到特别短小的门诊麻醉的时候,大家都图省事,不约而同的会达成“时间短,就这样吧”的共识。

虽然我们没出过事,但一阵寒意,让我激灵打了一个冷战。在脑海中,我迅速过了一遍自己的工作习惯。没想到,真的发现了一些安全隐患。在心里,我下定决定:以后一定要注意做好病人的保护工作。她已被麻醉过去,是无助的,需要我们医护更多的照顾。

虽然她这次进修似乎技术上没有明显的提升,但我觉得她的进修是值得了:她真正学到了东西。而这个东西,并不是能用技术来衡量的。一名优秀的医生,不能单单用技术衡量,更是一种德艺上的双修。

近些年,医疗界的共识性目标已经不再仅仅是治疗结果,更加强调了不伤害。这种不伤害,既指躯体上的,也指精神上的。躯体上,治病的同时,尽可能降低副损伤;精神上,要给病人更多的人文关怀。

同事的一次进修,不仅让我听到了一个震惊的故事,也让我从中学到了很多。各位同仁,你们听过哪些故事呢?欢迎分享,相互借鉴,共同提高。

麻醉MedicalGroup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麻醉,病人,工作,医院,进修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