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病危,八尺男儿方寸大乱,幸亏有个好老婆

2020
05/18

+
分享
评论
听李医生说
A-
A+
一起来看看这个故事吧……

医院的门诊就跟菜市场一样,一样有人吆喝,有人插队,有人怒骂。直至这次新冠肺炎发生,门诊才消停了。有段时间变得跟死亡一样寂静。因为确诊或者怀疑诊断的患者都会送去定点医院。而不是新冠肺炎的患者又不敢来医院。

历经艰难,我们扭转了形式。医院门诊也逐步恢复了往日的喧嚣。

这天,一个60岁左右的妇女在儿子、媳妇的陪同下来到门诊,导诊台的护士一眼就抓到了这个患者,问她,阿姨,您是来看病的吧。

病人大口喘着粗气,嘴唇稍稍发绀,脸色稍显苍白,有气无力,左右需要人搀扶着。听到导诊台护士的叫喊,病人媳妇回过头,说是来看病的,陪我妈来看。请问呼吸内科是几楼啊。

护士快速打量了一眼病人,迅速做出了决定,说阿姨这个情况不适合看门诊,你们赶紧左拐去急诊,看急诊会更合适。

门诊要挂号、排队,没有个把小时见不到医生,不适合病情重的患者。明眼人一看就知道这个患者缺氧,这个时候来看门诊是不正确的,估计大家是害怕去急诊,因为急诊那边也有发热门诊,几个医护人员穿的跟生化危机一样。

病人儿子媳妇一听也有道理,就按护士的指引,扶着病人慢慢走向急诊。

刚一到急诊,准备跟医生说明情况,病人就倒下了。这可把家属吓坏了,也把医生吓坏了。医生还一头雾水呢,什么也不知道,眼前的病人就瘫软倒地,两个大活人都扶不住。

急诊科的老马医生正好也在。

他自从病人进门,就留意了,患者年纪不大,但需要俩人搀扶,而且呼吸稍微急促,脸色不好看,知道肯定不是小问题,立马警惕了起来。正思考着如何处理这个病人,病人就突然倒地了。如果不是本身有儿子媳妇搀扶着,估计得跌到头破血流了。

当班的急诊科医生立即上前判断,触摸了患者颈动脉,没有搏动,我靠,心跳停了!再一细看胸廓,也没有起伏,呼吸也没了。也就不到10秒钟时间,患者心跳呼吸骤停的诊断已经浮现脑海。

毕竟是年轻医生,虽然知道此时要镇定,但手还是难免有些发抖。毕竟患者发病太突然,他知道患者有些气促,但根本不知道患者会突然就倒在他眼前。所以有点紧张了。赶紧把左右人叫过来,一起把患者抱入抢救室,准备立即抢救。

现场气氛顿时变得紧张起来。患者儿子媳妇亲身经历了这一幕,都蒙圈了,尤其是儿子,六神无主,茫然无措,只是远远站着,不敢走进,不敢走入抢救室。

老马见状,放下手头的工作,跟着冲入了抢救室。

几个护士手脚异常迅速,已经有人开始胸外按压了。心脏停跳了,此时此刻最最最关键的抢救就是胸外按压,通过人为给予心脏一个压迫,迫使血液继续流动,涌入大脑,虽然效率远远比不上正常的心跳,但好过一点都没有,勉强为大脑提供血流,能尽可能减少大脑缺血缺氧。

当班医生缓过神来后,迅速打开了气管插管箱,奔向病人床头,准备给气管插管。必须要把气管导管插入患者气管,然后连接呼吸机,让呼吸机给患者打入氧气,才能最可能解决缺氧的问题。呼吸机比我们自己人工呼吸要高效多了,如果在野外没有呼吸机条件,那就只能给患者人工呼吸,但如果在急诊,那插管上呼吸机就是最有效的选择。

但大家似乎都忘了一点,还没有人给家属沟通呢,家属要不要抢救啊,要不要插管啊,要不要上呼吸机啊,要不要去ICU啊......还不知道啊,家属还没签字。

老马见状,倒回来面对着家属,也就是患者的儿子、媳妇,言简意赅的说,患者目前已经心跳停了,非常糟糕,必须要尽快抢救,包括气管插管上呼吸机,你们接不接受抢救?尽快给我答复。

老马是个老江湖了,语气强硬而不失礼貌,快速而不凌乱。

患者儿子哭得一个泪人,他望了一眼老马,又看了一眼正在被抢救的母亲,只是哭,没说话。老马急了,再问他,抢不抢救?如果不抢救,病人马上就没了,准确的说,病人已经心跳停了。虽然抢救不一定有效,但如果不抢就那就是死定了。

病人儿子似乎没听到老马说话一样,只顾着哭。这可把老马彻底惹急了。家属不说话,这是大忌。万一到头来反咬一口,说我从头到尾都没要求抢救,是医生你们自己乱来的,医药费我当然不出。这样的事情在急诊已经发生过不是一次两次了。

此时病人媳妇开口了,望着老马,一连说了好几个“抢救”,看得出她也是真心着急。老马得到病人媳妇的回答后仍不满意,看着病人儿子,要等他反应。毕竟他才是患者最亲的家属。他的意见是非常关键的。

病人儿子终于点头了,边哭边说,救.....

老马倏地转身进入抢救室,这时候患者已经插上了气管插管,接上了 呼吸机,但心跳还是没有回来,还要持续胸外按压。当班医生告诉老马,刚刚已经推过2支肾上腺素了,没有反应。估计够呛。

肾上腺素是人体一种很强的激素。在肾脏的上方有一个腺体,我们把这个腺体叫做肾上腺(肾脏上方的腺体),肾上腺会分泌很多激素,可以说是人体激素的主要工厂。肾上腺素就是其中一种,也是最关键的一种。肾上腺素能激动心脏、收缩血管、舒张支气管,所以能够提升心率、血压、解除支气管痉挛等,是抢救的最主要用药。

心跳停了,肾上腺素是必须用到的药物。有些患者可能会用到几十支肾上腺素。

但此时已经抢救持续了差不多10分钟了,患者还是一动不动。很多人都以为没啥希望了,但因为抢救时间不算长,加上患者也相对年轻,没有人敢放弃,必须继续按压,继续用药,继续抢救。

希望说来就来。

抢救到11分钟的时候,患者终于恢复了自主心跳。眼瞅着心电监护上美好的窦性心律,大家多松了一口气,几个规培医生轮流按压,大家满头大汗。

血压也回来了,160/90mmHg。心率132次/分。

老马大脑已经转了很多圈了,为什么患者会心跳骤停。他在同事们抢救的时候,再次跟家属询问了情况,了解到了患者的病史:患者2天前就已经有气促不适了,但因为他儿子在外,没有回来陪他看医生,所以一直拖到今天。患者没有发烧,她媳妇说,这点很重要,特殊时期,老马非常关注这点。另外,患者2年前有过直肠癌的病史,后来治愈了。病人媳妇说。

气促2天了,说明病情肯定不仅2天,很可能已经超过1个星期了。只不过今天最严重。老马暗自寻思。

患者气促2天,突然心跳呼吸骤停,这代表病情很重,目前诊断未名,但最最需要考虑的是患者会不会有肺栓塞、心肌梗死、严重肺炎、气胸等情况。

心电图结果出来了,没发现明显的心梗图形,似乎不支持心梗。加上患者媳妇说病人既往没有高血压、冠心病病史,心梗可能真的不大。继续看看吧。

患者也不可能是气胸,一方面是老马刚刚听诊器听过了患者双肺,都是对称的,如果有气胸, 也就是一个肺破了,那么胸腔里面的肺组织会被气体压迫到很小,这时候你听诊双肺呼吸音是不对称的,气胸那一侧的呼吸音会很低甚至是消失的。所以也不像气胸,老马迅速排除了这个可能。

最有可能是重症肺炎或肺栓塞,老马心底打定了注意。如果是重症肺炎,那耽误一时半刻还不至于引起严重后果。但如果是肺栓塞,那多耽误一分钟,患者就距离死亡多进一步。

必须先排除有没有肺栓塞可能, 老马跟家属说。尤其是考虑到患者既往有直肠癌的情况,有肿瘤病史的患者,很有可能肿瘤复发,那么患者血液可能会是高凝状态,非常容易形成血栓。一不小心就肺栓塞了。

所谓的肺栓塞,就是肺动脉被血栓或者其他东西堵住了,最常见的就是血栓。最常见的情况是,大腿静脉有血栓形成,这个血栓一旦脱落,随着静脉回流到右心室,进入肺动脉,如果血栓正好卡住了肺动脉,那么血液就没办法继续进入肺脏了,或者进入肺脏的血液少很多了,这就麻烦了,这就是肺栓塞,人体就马上缺氧,严重会顷刻毙命。

肺脏就好比一个加工厂,一边买入空气(主要是氧气),一边招来血液(静脉血),静脉血跟空气在肺泡内碰头,两者在肺泡里面发生气体交换,静脉血释放走多余的二氧化碳,得到空气中的氧气,变成了动脉血,再雄赳赳气昂昂地离开肺脏,进入左心,被泵入全身其他脏器使用。一旦肺动脉被血栓卡住了,那么血液就进不到肺脏了,肺泡里面也就剩下了空气(人体吸气的时候会把空气吸入肺泡),没有血液进来,那不行啊,没有静脉血的到来,氧气也没办法给人体使用。因为静脉血是进来携带氧气的,充当快递员的角色。此时快递员都被挡在门口,进不来,氧气再多也无济于事。所以肺栓塞的病人,你再给他吸氧,吸多高浓度的氧,他都还是会缺氧。因为他缺少了携带氧气的快递员(静脉血)。

要确诊是不是肺栓塞,必须马上做胸部CT检查,而且要增强CT才行。只有增强CT,才能看到肺动脉里有没有血栓。必须做,老马斩钉截铁地说。

病人儿子还是哭,不停的哭,这让老马有点厌烦了。好在他老婆还清醒,表态说,只要对治疗有帮助的,都做。我们都签字。

签好字后,老马亲自护送病人去CT室了。

路程虽然仅有不到3分钟,但极其凶险,患者非常有可能再次发生心跳骤停。如果是那样,那就凶多吉少了。事实上病人已经凶多吉少了。

急诊科的病人有优先权。提前联系了CT室,一到马上就上台做。其他病人也识大体地让开了路,让这个看起来已经死了一样的病人先做,没有人怨言。还都躲得远远的。

结果出来了,老马喉头动了一下,果真是肺栓塞!

增强扫面时,医生会给病人血管打入造影剂,造影剂在血管走了一圈,CT机子会抓拍到造影剂的痕迹,之所以叫造影剂,因为会在机器上显影,高密度的白色影。但如果有血栓堵住肺动脉,那么血栓本身这个区域就没有造影剂通过了,因为血栓堵住路了,那么这个区域就是黑色的,代表没造影剂通过,我们就知道有问题了,这里真的有血栓了。

老马很激动,终于找到患者呼吸急促、心跳骤停的原因了。

患者拖延了2天,说明2天前就有肺栓塞了,但那时候可能栓塞不严重,今天可能又有新的血栓脱落,或者是量变到质变的过程,反正患者心跳停了。

赶紧联系了呼吸内科和ICU。

呼吸内科、ICU医生听到肺栓塞三个字,飞奔下来,谁也不敢耽误。

患者这个情况,已经九死一生了。这么大的肺栓塞,必须马上解除栓塞,才可能解除缺氧,才可能得救。

溶栓!

患者收入了ICU,几个大佬一商量,决定给药物溶解掉这个血栓。如果药物进入能溶解血栓那就最好。就好比冬天的哈尔滨,大雪封山,没办法通车。这时候你要么是用推车把雪铲走(我没见过,呵呵),要么用个办法直接现场让所有雪迅速融掉,才能通路。

通常用来溶栓的药物是尿激酶或者更高级的药物,这些药物被注入人体后,能够针对血栓发生作用,能一点一点蚕食掉血栓,溶解血栓,很猛。

但风险同样并在,而且风险很大,呼吸科医生跟病人家属说。药物是不长眼睛的,它在溶解掉肺动脉血栓的同时,也可能把其他地方的小的血栓溶解掉了,比如大脑动脉,或者其他地方的血管,这就可能造成大出血。比如你大脑血管本身有个很小很小的缺口,由于人体的血栓保护机制,把这个缺口堵住了,人体大脑血管就不会出血了,但如果此时此刻你注入了溶栓药物,那就可能好事变坏事了。溶栓药的目的是溶解肺动脉血栓,但它很可能同时引发出血,尤其是脑出血,这是最大的并发症。

做不做,如果你能接受这个风险,就做。医生问家属。当然,费用也要知道。

病人儿子到现在都还没哭醒,完全没主意。还是他老婆做了决定,只要有一丝机会,就做。我们签字。也承担风险。

识大体,医生喜欢这样的病人家属。但医生也同时害怕这样的家属,因为儿子没开口。直到病人儿子也在同意书上签了大名,医生才算放心。

病人是幸运的,血栓溶解掉了。

大家还没复查胸部CT,也知道血栓溶解掉了,因为患者缺氧明显改善了。等到病情进一步稳定,再去复查CT。

但患者还没清醒过来,这让医生有些担心。为什么还没清醒呢?一个可能是当初心跳停的时候大脑已经发生了缺血缺氧,有脑损伤,所以到现在还没清醒。第二个会不会是溶栓的时候导致了脑出血,脑出血也会导致昏迷。

不管是哪个,患者多还是凶多吉少。

有没有第三种可能?暂时没考虑那么多。

因为第三天的时候,患者终于清醒了。

这个故事给予我们太多深刻的教训:

1.有病不看,拖着,那是真的会出大问题的。

2.该做决定的时候不要犹豫,虽然这个决定不一定正确。还好,事实证明,当初一路下来的决定都是正确的。

(完)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呼吸机,肺动脉,患者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