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真实的陶勇:我不是神

2020
05/16

+
分享
评论
多肽链
A-
A+
陶勇医生恢复了出诊。

“我们并不可以放大我们自己的能量,我们不是神,我们也只能在有限的范围里去起到有限的那些作用。”

——北京朝阳医院眼科副主任 陶勇

5月13日,陶勇医生恢复了出诊。现在他虽然已经回到了工作岗位,但他的左手还没有知觉。        84451589598284495

在遭受了巨大的挫折后,陶勇说自己更深刻地理解了季羡林老先生的《牛棚杂忆》。 季老这样自评这本书:“这一本小书是用血换来的,是和泪写成的,我能够活着把它写出来,是我毕生最大的幸福,是我给后代最佳的礼品。” 陶勇说:“原来没有遭受这么大挫折的时候看这书可能就只是纯看看而已,但是等到自己发生这件事情之后,我发现原来人都比想象的自己要更加坚强。”在出院的第10天, 4月22日陶勇接受了《剥洋葱》的采访,让大众看到一个真实的他。“我不认同‘舍身喂虎’的观点” 如果再倒回去,你还会给他治吗?陶勇回答说:“那肯定不会。我不认同舍身喂虎的这种观点,我并不认为高僧把自己的身体喂饱了老虎,老虎就会变好,结果是高僧越来越少,老虎越来越多。”把自己内心的观点总结四个字“内柔外刚”:“我认为我们在处理自己内心的时候应该要慈悲宽容,但是在对待一个社会管理的时候,必须要严格。”你能原谅这个人吗?“我能理解他,但是我不能叫原谅,我应该叫不能宽恕。” 陶勇说,现在这件事情已经不完全是个体的事情,还关系到千千万万这些从医的工作者,他们未来还能不能得到一个很安全的就医环境。“如果说给大家一种印象,医生随便打随便骂没关系,那么造成的结果是医疗环境会崩塌。”手对眼科医生来说,意味着什么?陶勇说,这对他意味着放弃过去的那种生活,重新开始一段新的生活。“原来我做过已经一万五千多个眼科手术了,最多的时候一天做过86个,换一种方式吧,其实治病救人不一定是一直在手术台上。”他表示其实自己本来也在规划自己的人生,要在人生下半场逐步从手术台上抽出身来。“我本来在朝阳医院是在逐步地放手,出了这件事之后是一个契机。”陶勇说自己最终的想法是要把朝阳医院眼科作为一个整体来打造,搭建好团队并推广科研项目。       

我们不是神,要渡己 

陶勇坦言,其实也有很多高端的医院请他去会诊。“我比较认为合理的方式是大夫的收入从高端的私立医院去挣,然后在公立医院就当一个慈善,就甭从这些穷人身上挣钱了。 他直言原因是“因为过不了内心的那一关。” “我觉得很多时候更多是为渡己,而不是救人,很多时候是为了心安,本身我们并不可以放大我们自己的能量,我们不是神,我们也只能在有限的范围里去起到有限的那些作用。” 陶勇说,学医虽然需要不停地要进行知识的更新,但也能近距离看见人间的悲欢离合。当医生既能接触到特别苦难的人,也会接触到很多具有大智慧的人。在从医这么多年,看过很多人,陶勇得出一个心得:内心强不强大决定了你的愈后。 “到现在我觉得这件事基本上不算特别重大的心理打击,没有在我心中落下不可磨灭的烙印。我自己的心理创伤随着时间的延长也在慢慢地越来越好。”而正是在往日与苦难、贫穷的病人打交道中,让他的内心更强“如果说你的内心一直焦虑一直忧愁睡眠也不好,那可能恢复得没有今天这么快,而且你的家人你的亲戚朋友为了安慰你他们要不停地接收你负面信息的引导,那你可能就变成了一个负面信息的传播者了。” 陶勇觉得其实在同样的一个打击或病痛面前,如果你的内心能战胜病痛,就先赢了一多半。 “伤害我的是患者,其实同时救治我的也是患者。” “我真的非常庆幸我选择了医生这个职业。如果不是这个职业的话,我想我觉得我的幸福指数没有今天这么高。” 陶勇坦言,在面对患者时,一方面是消耗,另一方面是一种补给,达到了一种平衡。“甚至我觉得补给有时候多于消耗,因为消耗习惯了就好了。”     他比喻这就像看玫瑰花一样,有的人只看到了这个刺,但还有花。 唯结果论只能让医患关系更糟   “我比之前的我更胆小更谨慎了。”  在很多的大众或者患者的心里觉得大夫应该是始终保持和气,说话特别和蔼的,保持耐心。陶勇坦言:“事实上很难,看病时有时会是一种混乱的场面。”在很多病人的心目中只能接受一种结果,就是好的结果,这是唯结果论。他们内心带着一个预期,这个预期事实上一般医生可能无法达到的。“你也没有办法说,放心吧保证给你一个好的结果。医疗的不确定性太大了。” 

而很多的不信任,让医生也很害怕。 如果医生从开始就感受到了患者极度不信任的话,那么事实上这俩人很难战胜复杂疾病。 因为“医生和患者,其实本质上有时候很难分得开,因为共同面对的是疾病。” 陶勇亲耳听到过一个患者对为其做完手术的医生说的一句话:“大夫你对我挺好的,我也知道你手术做成功,但是不妨碍我告你,因为我不告你,我没钱了。”       

这位医生是陶勇的一位老师,给一个晚期的糖尿病患者做了手术,手术成功,但是那个人因为太晚期了,所以视力不好,最后那个糖尿病患者还是告了他。       

“其实医患关系说到底是一个社会矛盾的缩影和放大。改变医患关系,我认为需要靠舆论和教育。”       

医患关系的改善,需要一个很漫长的过“当我们这个社会变得更加宽容,更加包容,更加感恩,更加能够互相理解的时候,那个时候我相信医院的安检将不再有必要安设。”     

“真实的我” 陶勇会经常问自己,如果有一天我也穷困潦倒到了没有任何生活来源的时候,我会廉者不受嗟来之食吗?     “我觉得好像我也未必做得到。”       

所以,他认为人性的善和恶,会在不同的环境中滋生出不同的“模样”。       

“我一直不认为人性本善,也不认为人性本恶,我认为善和恶就是硬币的两面,根本就分不开。” 陶勇解释说:“人性,我认为就像流水,它要靠引导,如果你这个环境是一个向善的环境,它就会更好,而如果是一个恶的环境,大家可能都会做一些不可思议的事情。”很多的时候我们是站在今天的一个衣食无忧,生活安定的情况下我们去评判自己是好是坏。       

“现实总是不像我们所想象的那么理想也不像我们想的那么低劣。”现实就是现实。“他们看到我没有埋到仇恨的那一面,但事实上他们却看不到我其他的那些面。有的时候我觉得是媒体(伟光正写法),有的时候是广大网友的(一面倒)评论,有的时候可能在无形之中会是一种绑架,可能会要求你已经不是你,他们把他们心目中的一个人物形象把你套进去了。”       

陶勇表示,在控制自己的情绪方面以及很多问题的见解方面,自己还有很多进步的空间。       

“如果把自己这一面隐藏起来,跟别人说我只有好的一面,没有坏的一面,我觉得那不是真实的我。”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医生,内心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