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团队 Nature 新冠论文被指图片造假

2020
05/14

+
分享
评论
学术头条
A-
A+
中国团队 Nature 新冠论文被指图片造假

5 月 7 日,中国医学科学院医学实验动物研究所秦川团队在国际顶尖学术期刊 Nature 杂志发表题为:The pathogenicity of SARS-CoV-2 in hACE2transgenic mice 的研究论文,研究使用新冠病毒(SARS-CoV-2)感染 hACE2 转基因小鼠,研究了新冠病毒的致病性,相关结果曾于2020年2月28日提前发布在预印本 bioRxiv 上。 然而5月12日,著名国际“学术打假人”——前斯坦福大学助理研究员 Elisabeth Bik 博士在 PubPeer 和其 Twitter 上质疑该 Nature  论文不端,存在图片内容重叠问题。

60761589436594188

在 Bik 博士将质疑发布到推特后,推特网友跟帖指出,论文的其它地方也存在不少问题,图 1B、1C 的各组异常值完全相同,图 1E 的异常值则完全对称。

74091589436594746 7080158943659491745551589436595309

截至本文发出前,论文作者及相关单位暂时对此事作出回应。

又是科研“P图”

2016 年,Elisabeth Bik 对2万多篇生物医学论文进行了人工分析,结果表明,多达 4% 的图像可能包含重复、抄袭等问题。

19571589436595697

2019年11月,Elisabeth Bik曾爆出国内著名专家、南开大学校长曹雪涛院士多达64篇论文涉嫌图片造假,一时间引起广泛热议。

今年2月,Elisabeth Bik,再次曝出惊人消息:她和她的团队发现,至少超过 400 篇来自不同作者和机构的文章,似乎都是由同一个“工厂”产生的,而这些文章的作者主要来自中国的医院。在这所有 412 篇论文中,Elisabeth 团队发现免疫印迹实验(Westernblot)条带都是非常有规律的间隔,呈哑铃状或蝌蚪状,没有任何通常的污迹。所有的条带都放置在相似的背景上,这表明是从其他来源复制粘贴的,或者是电脑生成的。 此外,令人震惊的是,所有这些论文都是在同行评审后发表的,显然没有什么编辑质量控制。 号称女版方舟子、先后举报过曹雪涛院士、周德敏教授论文造假的“打假侦探”Elisabeth Bik,曾是一名微生物学家,2019年5月正式转型为全职的图片打假人。同时,Bik 还是美国微生物学会会员,也是多家期刊的审稿人。

98421589436595855

Elisabeth Bik 博士

对于这一乱象,Elisabeth Bik 表示,作为科学界的一员,我们需要更加努力地去检测这些造假的论文,找到这些伪造的图像不应该仅仅依靠无偿志愿者的工作。 爱思唯尔(Elsevier)出版服务负责人 Catriona Fennell 表示,爱思唯尔已经越来越担心在一小部分论文中表现出的越来越严重的 “作弊产业化”的迹——在来自不同群体的不同投稿论文中,图像和文本存在着可疑的相似之处,这可能预示着论文抄袭或造假产业的规模化。 然而,长期以来,如何更快更准确地发现论文中被修改和复制的图像一直是学术期刊编辑们的头等大事。篡改原图的原因有很多,可能是故意造假,也可能仅仅是为了改善图像外观(如对比度或色彩平衡)。 Fennell 也指出,论文之间的相似性很难在同行评审中标记出来,这不仅仅是因为大多数同行评审人员不会针对这类问题仔细审查,事实上还因为许多论文可以同时在不同的期刊上进行评审——而且这种评审的过程是保密的。 2010 年,一些学术出版商同意将研究论文的文本存入一个名为 CrossCheck 的总服务站,这样期刊就可以使用软件来检查提交的论文是否存在抄袭。对此,Fennell 表示:“我们需要在图像方面进行同样的合作。

学术出版商联合打假

据 Nature 杂志网站报道,目前,世界最大的几个科学出版社正在讨论如何在投稿论文中自动标记出有过修改或复制痕迹的图像。他们合伙成立了一个新的工作小组——同时也是第一个正式的跨行业工作小组,用来讨论这个问题。目的是为相关审查软件制定标准,在评审中筛选出论文里有问题的图片。

82631589436596530

该工作组根据全球出版商贸易协会 STM 的标准和技术委员会建立,于今年 4 月开始开会,参会者包括来自 Elsevier、Wiley、施普林格 Nature 和 Taylor & Francis 等出版商的代表。 而新成立的跨行业工作小组的目标,是制定出相关审查软件的最低标准,以及讨论出版商在大量期刊上应用这项技术的方法。根据 STM 对该组织的介绍,他们还希望对“图像问题的类型和严重性”进行分类,并“提出在何种条件下可以进行何种类型的图像修改的指导方针”。 跨行业工作小组的组长、学术出版巨头爱思唯尔(Elsevier)科研诚信部门主管 IJsbrand Jan Aalbersberg 提到:“我们的最终目标是实现论文审查中识别图像篡改痕迹的自动化。” 阿尔伯斯伯格对此解释道,何种条件指的是引入篡改图像时奉行的何种原则,以及引入后,作者应怎样公开透明地声明修改。他还补充说,尽管许多出版商已经开始独立试用审查软件,但关于当前共同标准的跨行业讨论可能还至少需要一年时间才能得到确切结果。

图像审查软件能解决问题吗?

在过去的几年里,一些出版商一直在试用图像检测软件。位于日本东京的 LPIXEL 和以色列的 Proofig 公司均表示,相关出版商或者出版机构可以上传研究论文到他们的云软件,仅需 1-2 分钟,他们就可以提取和分析投稿论文里图像的相似图片,以及其本身所进行过的一系列操作,包括图像的确切部分的旋转、翻转、拉伸或滤镜。 这两家公司都表示,他们在科学出版社和研究机构都有付费客户,但并不愿公开他们出版商客户的姓名。 另一家类似提供图像审查软件的公司是意大利萨莫尼的 Resis 公司。同时,纽约雪城大学 Daniel Acuna 领导的一个学术小组也在开发相似的软件,用来比较多篇不同论文的图片的相似度。Acuna 表示,目前已有机构和出版商正在试用该软件。 不过,对于大型出版商来说,需要那种能够大量审查论文的软件,并且能够直接应用到其他出版商的评审过程中,最好还能同时校对多篇论文中的大量图片——总的来说,这是一项比检查一篇论文需要更多计算量的艰巨任务。

83171589436597070

但这一理想技术还尚未实现。阿尔伯斯伯格表示, “每个人都意识到这很重要,但从目前的技术来看,我们还不能大规模地这样做。我们快到实现了,但只是快实现了而已。”

阿尔伯斯伯格还表示,“一旦审查软件准备就绪,我相信这个合作将会顺利进行”。 Bik 则表示,她将继续在已发表的论文中寻找图像问题,如果审查软件能够在同行评审中发现手稿中的图像问题,这将是一个极好的进展。“希望我的工作能少点”。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关键词:
图像,软件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