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节:我欠那个护士一句对不起

2020
05/12

+
分享
评论
金选医课
A-
A+
那句“对不起”我始终说不出来

——她没能“一针见血”,我大发雷霆

男友劈腿,职场不顺,我时常处在暴怒边缘,全身自带一种生人勿近的气场。

周六,爸妈有事,我去医院照顾奶奶。好不容易等到出租车,被插了队;刚到医院门口,被一个小孩撞得我摔了个狗啃屎,等我狼狈地爬起来,他已经跑远了。我满脸铁青,深呼吸了好几口,才压制住喷薄而出的怒火,前往住院部5楼。

坐了一会,一个大眼睛、长睫毛的小护士端着方盘过来:“张奶奶,您今天感觉怎么样?”

奶奶乐呵呵地回应:“好多了!”

她也向我问好,我轻哼了一声,算是应答。

76331589252779544

她开始在奶奶浮肿的左手背上摸索血管,然后绑止血带、消毒、进针,针头扎进皮肤的一瞬间,奶奶右手抖了一下,嘴里发出呲的一声,明显是痛了。钢针在皮下前前后后探索了好一会,透明的输液管里始终没有见到回血,显然,这一针失败了。

她退针,拿一根棉签按住针眼,抬起头正好对上我散发寒光的双眼,立马不好意思地垂下眼帘,讪讪地道歉:“对不起啊!”

我冷着脸:“你是实习生吧,到底行不行啊?”

她脸更红了,两道眉毛皱起来又舒展开,小声回答:“不是的,我已经工作半年多了。”

奶奶侧头瞪了我一眼,转过去对她笑笑:“没事,这左手输好几天液抗议了,不想再受苦了,等下你扎我右手。”

结果,第二针她又失败了。

我瞬间爆发,连日来集聚的怒火都冲这个缺口汹涌而出,一把推开她,劈头盖脸就是一通吼:“怎么回事?有你这样扎针的吗?把护士长找来,我们不是给你当试验品的……”

终于,来了个年长的护士,一针见血。她楚楚可怜地站在一边,没有吭声,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却没有涌出来。

73931589252779655

情绪平复下来后,我才注意到周围病床的病人及家属投射过来的目光,感觉有点不自在,马上拿出手机乱点一通,掩饰自己的失态。

老护士打完针匆匆离去,小护士留下善后,再次对我说了声对不起,开始交代注意事项。我心烦意乱,根本没用心听,胡乱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她出去后,奶奶皱着眉责备道:“你也太过份了,本来我们老年人的血管就不好扎,偶尔几针没扎好,你也犯不着这样吼人啊!”

我知道自己不对,却拉不下脸来承认,强行辩驳:“她确实没扎成功,我凭什么不能说?”

擅自调速惹风波,好在有惊无险

好不容易捱到11点,吊杆上的液体似乎一点都没少,每个液滴都要停留好几秒才肯下来,让人烦躁,奶奶说后面还有两大袋呢。

过了一会,奶奶打起小呼噜,我顺手把输液管的调节开关拨到最大,液滴一下子充满活力般嗒嗒嗒地往下淌,而后我戴上耳机,点开一部手机电影。

电影还没看到一半,我感觉衣服被人用力拽,回头看是同房病人的家属,再看看奶奶,天啊,她竟然面色苍白,张大嘴使劲呼吸,像要跟我说话,却爆出一阵剧烈的咳嗽,整张脸溢满了痛苦。我一把扶住她,手忙脚乱地按铃、汇报情况!

很快,几个护士来了,冲在最前面的护士长一把关掉输液开关,扶奶奶起来,坐在床沿,让两腿下垂,同时有护士给她吸氧,紧跟着医生也来了。

14241589252779728

一阵紧张的忙碌后,医生才抬起手背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问我:“是不是你把输液器调到最大的?”

我心中一慌,下意识地摇摇头:“没有啊,我没注意!”

他顿了顿,没再追问,开始给我讲解奶奶的病情。

原来,奶奶刚才遭遇的是急性肺水肿,罪魁祸首是输液速度太快,短时间内大量液体涌入体内,导致血液总量急剧增加,心脏负荷过重。如果液体慢慢进入体内,肾脏可以多排出一些水,维持血液总量平衡。心脏功能好的人,输液快一点,血液多一点能承受,但若遇上老年人或者心功能不太好的人,输液太快心脏就会受不了,惹来肺水肿、心力衰竭等麻烦。

一般而言,老年人输液速度不应超过每分钟40滴。遇上特殊药物,比如硝酸甘油,滴速要更慢,每分钟8~15滴,但有些药物又必须得加快滴速才能保证药效。总之,输液速度是由药物、病情、输液装置、身体情况等多种因素共同决定的,患者绝对不能擅自调整。

听完我后背发凉,一阵后怕,庆幸奶奶抢救及时,有惊无险,想起小护士临走前是给我提过不要调滴速的,只是当时我没放心上。

出去打水路过护士站,听见护士长正在训斥那个小护士:“要是你真的给病人家属交代清楚了,她会随便去调开关吗……”我顿住脚,隐隐看到她低着头,伸手抹眼睛。

我心里堵得慌,想走上前去给护士长解释,却鬼使神差地逃回病房。

我始终没好意思说声“对不起”

输液继续,期间小护士又来病房巡视了几次,我有些心虚,每次都假装玩手机,眼角却偷偷瞄她。

明明受了委屈,她却似乎没有受到多大影响,带着明媚的笑容,用甜甜的嗓音和每个病人寒暄,到奶奶床前时,也像没事人般给我们打招呼,还主动道歉:“实在对不起啊,我巡视时没有及时发现滴速太快!”

96541589252779790

我假装倒水,避开和她对视,心中却无比愧疚。

下午临下班,液体滴完了,我按铃,正巧来的又是她。她冲我笑笑,娴熟地拔下针头,用棉签压住,叮嘱我把棉签竖着按,多按一会儿,不要揉。

说完,她可能怕我不理解,又赶紧补充:棉签要顺着血管方向按压。要是横着放,只能按压皮肤上的针眼,血管上的口得不到压迫,血液就会流到皮下,出现血肿、皮肤青紫等情况。若按压时间过短,针眼会继续出血,所以要多按一会儿;另外,经过穿刺的血管非常娇弱,就算轻微地揉也容易造成局部皮肤青紫,所以只能按压!

我点点头,心中思绪翻滚,那句“对不起”几次滑到嘴边又咽下去。一直到她收拾好东西,笑着离开病房,我依然没有勇气说出那句对不起!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