肺栓塞,十分钟的生命倒计时

2020
05/11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关于肺栓塞我们一定要引起注意了!

嘀铃铃,我的手机突然响起。工作时间,我都把负责接私人电话的卡设置成静音模式,只留下工作卡可以正常响。手术中电话铃响了,估计是急事。一般情况,院里同事都知道上午的时候麻醉医生都在手术室忙,因此一般都不在这个时间段打电话;另外,麻醉科还肩负着全院的急诊急救工作,因此这个电话可能不一般。

接起电话,电话那边似乎没那么急。来电话的,是妇科的一位医生。慢声细语,一下子让人没有了紧张感。也许她们是常年接诊女病人的缘故,说话间自带一份温柔。本身急脾气的我,面对这种情况也没辙,只能听她慢慢说。

听了好半天,我终于听明白她的意思了。据她描述:她的一个术后三天的病人,在尽早下地去卫生间的时候,突然倒在了卫生间。幸好当时家属跟着去了,否则一时半会是发现不了的。

当家属慌慌张张跑去找她的时候,家属就说病人从卫生间出来就一头栽倒了。扶起来的时候,就发现病人的脚特别软。家属以为是摔伤了呢,本意是让大夫给联系一下骨科医生给看看。

但我的这位妇科医生有些不放心,决定给我打电话问问。一来,我们是校友,私下关系不错;二来,麻醉科急诊急救,尤其是对大场面的控制是大家有目共睹的。在她看来,先找我去看看有没有生命危险。至于是否有骨折,和生命比起来,自然得排到第二号。

事后看来,她给我打电话是无比正确的。因为,再晚几分钟,这个病人的命就没了。

说道这里,肯定有很多朋友表示不相信:怎么可能,人家就摔一跤,还能摔死啊。就算是摔倒了大脑,大不了做手术、开颅取血肿呗。

然而,事情可没有想象中这么简单。放下电话后,我让下级医生先看着手术病人,就穿白大褂火速跑到她们科了。在路上,我就已经想到了几种可能。最担心的,就是怕病人出现足以在数分钟内夺命的肺栓塞。

到达现场后,初步给人的印象,似乎真的没那么急:问病人感觉怎么样,她还可以清晰地回答问题。但没有依据,我不能做出任何诊断。一旦误判或者耽误时间,可能丧失最佳的抢救事件。

麻醉医生最擅长的,是在生命体征变化之间寻找蛛丝马迹。于是,我立刻让护士给病人接心电监护、血氧监护、血压监护以及扎了一个点滴。万一需要抢救,这个点滴就是生命通道。同时,掐住病人脉搏的手告诉我:病人此时的血压可能很低。因此,我告诉护士立刻抽一支升压药拿来。

血压结果出来的那一刻,我迅速将升压药推进去了一些。结合着病人主诉心前区憋闷、胸痛以及顽固性的低血氧、极度不稳定的血流动力学,我几乎十分肯定病人可能发生了心梗或者肺栓塞。再看病人的年龄、以及事件发生的经过,种种迹象更多地指向了一个病——肺栓塞。

因此,我下令立刻展开抢救:一面让人去拉一台除颤仪;一面让别人帮我打电话,寻求增援。在旁边的有些同事,甚至一度觉得我在小题大做。直到几分钟后病人意识突然消失的时候,她们都震惊于我的预判。

就此,一场时间与生命的赛跑就此展开。相关研究显示,一旦发生大面积肺栓塞,每耽搁一分钟,抢救成功率会下降百分之十。这就意味着,如果十分钟内不给予有效抢救,挽救生命几乎不可能。

所幸,我们几乎一分钟没有耽搁、就地展开抢救。经过半个多小时的抢救,病人的生命体征趋于平稳了。考虑到病房的抢救设施不够,我们将她转运至重症监护室进一步监测治疗。几天后,这个病人顺利出重症监护室了。

虽然最后家属也觉得多花好几万很冤,但她们哪里知道:没有我们积极的出手,这条命已经不是金钱可以衡量的了。

麻醉MedicalGroup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侵权必究!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