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还在追求诊疗的数量吗?

2020
05/11

+
分享
评论
Frank诸任之
A-
A+
据国家卫健委统计发布,今年前两个月,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医疗卫生机构诊疗人次7.0亿人次(不含湖北省、诊所及村卫生室数据),同比下降21.3%,医院同比降低25.9%。

据国家卫健委统计发布,今年前两个月,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全国医疗卫生机构诊疗人次7.0亿人次(不含湖北省、诊所及村卫生室数据),同比下降21.3%,医院同比降低25.9%。

69911589151675353

其中,2020年2月份,全国医疗卫生机构诊疗人次2.5亿人次(不含湖北省、诊所及村卫生室数据),受新冠肺炎疫情影响,同比下降38.2%,环比下降45.7%。医院同比下降47.1%,环比降低53.4%。

14241589151675463

疫情发生以来,公立医院维持正常运转需要巨额资金,如水电气暖、垃圾转运、人员工资、社会保险费等。疫情防控需要购置大量的防护装具、设备,改造隔离病房,造成医院额外支出骤增,也需要资金支持。

同时,医院的正常经营就受到了影响。尤其在疫情得到控制,各方复工的情况下,医院也积极收治住院患者,床位使用率恢复很快,不过看似要完全恢复到疫情前的状况,可能还需要一段时间观察。尤其是上北广原来有大量的外地患者,现在回流的速度只是缓慢增长。

10751589151675527

5月6日起,珠海市三级医院将全面实施非急诊预约诊疗。除老年人、残疾人等特殊人群外,不再接受其他患者的现场挂号。其原因是为贯彻落实新冠肺炎疫情“外防输入、内防反弹”的防控策略以及常态化疫情防控工作部署,为避免交叉感染,减少珠海市三级公立医院就诊人员的聚集。

因此,这样的情况在全国各地的三级医院都出台了类似的政策。而这样的状况,直接影响医院门诊收入。住院收入恢复慢,门诊收入再减少,那么医院经营的压力就可想而知了。

暂停一下,医院是否还需要依赖诊疗人次的上升来提升收入呢?答案是否定的。

这里的关键点就是DRG的实施。

首先解决的是现金流的问题。

原来的医保支付是后付制,往往到年底和医院结算,需要医院之前垫付钱款,而且医保结算时,由于各种违规问题,还会被扣款或罚款,导致医院收入受到影响。

现在DRG-PPS是预付制,每个月和医院结算,对于医院来说,尤其疫情情况下,可以缓解现金流缺乏的燃眉之急。而且结算频率增高后,对于每个月的费用控制也可以尽早发现问题和改进措施。

当然DRG影响最大的是住院患者类型变化。

发表在卫生经济研究2019年第9期的这篇文章《DRG在医院心血管内科专业绩效管理中的应用》,对河南省某三级医院2016年-2017年的绩效评估对比。

30921589151675589

可以看到根据以往常见的绩效指标来评价,A-F的6个病区,其中E病区绩效表现最佳。特别是出院患者数量最多,达到1857个患者出院。同时我们要注意,其中D病区仅排名第四。

23511589151675653

而通过DRG进行评价,同样的数据,D病区变成了第一,而刚才排名第一的E病区退到了第五。在这里,我们可以看到D病区虽然患者数量不是第一,但总权重和CMI排名第一。

权重是反映不同DRG 组资源消耗程度的相对值,数值越高,反映该病组的资源消耗越高,反之则越低。CMI指数越高,代表该病组的技术难度和资源消耗程度越大,相应的病组医保支付费用标准越高。绩效考核应用中,CMI指数反映疾病技术难度,医生诊疗手术技术难度越高,代表其临床技术越优秀,业务能力更过硬。

如果按DRG实施后的绩效考核来看,D病区或许可以获得更多的奖金,反观E病区,在原来的考核中排名靠前,在DRG实施后的考核却落后,难道做得多收入反而减少?

我们是否可以这样来思考一下,当患者数量减少时,多考虑收治患者的质量。譬如在病种的权重方面多收治权重高的,这样就算不是“满负荷”运转,但不见得会影响整体收入。

疫情的发生不能预料,不过这次疫情或许让DRG的实施变得更快,通过诊疗患者类型的结构转型,让医院收入结构也得到根本性的变化。而这个过程不是自然发生的,需要医院管理者审时度势,在医院治理过程中,引导科室诊疗观念上的改变,从追求数量转变为追求质量,那么才能在新一轮的绩效考核中崭露头角。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