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基层建功立业 | 90后小儿斜颈品牌康复师的逐梦路

2020
05/11

+
分享
评论
健康县域传媒
A-
A+
把工作变成事业,刘泽旭完成了自我价值实现的需求。
记者:万笑笑  
通讯员:马宗辉、朱龙云  
来源:健康县域传媒  

 
今年初,中国社科院健康业发展研究中心、《健康时报》、好大夫在线联合发布2019年度好大夫榜单,   刘泽旭荣获“2019县域好大夫”荣誉称号。数据显示,刘泽旭的网上诊室已被访问了44万次,累计接诊患者3000余名,网上回复25313次,其所撰写的斜颈科普文章已被阅读62万余次。  
 

 
刘泽旭,山东省聊城市东昌府区妇幼保健院儿童康复科的一名主管康复师,2011年7月毕业于山东中医药大学康复治疗专业。同年,来到东昌府区妇幼保健院工作。

 
从工龄上来讲,   1990年出生的刘泽旭还是一位“小医生”;在小儿斜颈治疗的圈子里,他却是一名“大专家”。因为从工作到现在,他一直专注小儿斜颈治疗领域,特别是发育不良型斜颈,已经成长为   东昌府区妇幼保健院康复科小儿斜颈专科学术带头人、发育不良型斜颈全国创始人兼推广者,在患者群和同行里享有知名度。  

 
山东是小儿推拿的繁盛之地,东昌府区妇幼保健院在2002年就开展了小儿斜颈治疗工作。刘泽旭说,造成小儿斜颈的原因有很多,之前有很多医生认为是习惯或者姿势造成的,没有认识到是肌肉发育不良引起的。

 
 

 
从2012年起,东昌府区妇幼保健院儿童康复团队开始研究由肌肉发育不良引起的斜颈,刘泽旭和团队用了六年时间,完善了发育不良型小儿斜颈的类型、特点、理论和治疗方法,并在2018年推广到全国。

 
“目前,发育不良型斜颈理论得到了很多斜颈医生的认可,并接纳、使用我们的观点和治疗方法。”刘泽旭说,能有这样的成绩非常不易。
   

巧用互联网

 
斜颈是很容易被耽误的一种疾病,俗称“歪脖儿”或者“大偏头”。刘泽旭告诉《健康县域传媒》记者,斜颈得不到治疗会对人的形体造成影响,比如斜视、高低肩,严重的可导致脊柱侧弯(斜颈并发症之一)。“斜颈还会影响孩子的心理健康,因为外观形体不好看,小朋友给他起外号,会比较自卑。”

 
为了让家长们对小儿斜颈尤其是发育不良型斜颈有认知,刘泽旭开始“网上探路”。

 
2018年3月,一次偶然的机会,刘泽旭加入一个斜颈患属微信群。“群友来自全国各地,孩子在当地无法得到有效治疗。他们非常着急,对孩子的病情茫然无措。我就在群里给大家讲解斜颈的知识、锻炼方法和治疗方案,得到了大家的认可。后来我又相继加入了几个群,自己也创建了几个医患交流群。这些群加起来,有3000人左右。”刘泽旭说,他每天都在群里回复家长的疑问,有时候要回复到凌晨。

 
但很快,刘泽旭发现微信群交流的局限性。“微信群交流缺少权威性和可信度,家长们会质疑我是不是公立医院的医生。”所以   ,2018年4月他开始申请注册互联网平台好大夫在线。“因为我是治疗师,不是临床医生,在注册过程中遇到了困难。后来我就一直打电话,终于有一天好大夫在线的客服为我的事请示了领导,他们让我写了个人简介以及开通好大夫账号的原因,为我开了一个绿色通道。所以,直到2018年11月份才申请成功。”说起这个戏剧性的过程,电话那头的刘泽旭笑了。

 
 

 
除了好大夫在线平台,刘泽旭还开通了个人微博和抖音号。“在用互联网工具讲疾病时,我尽量把发育不良型小儿斜颈的特点、病因、治疗方式、家庭锻炼方法以及各种各样的知识尽可能讲详细,围绕一个问题会讲很长时间。可能是我这种细心和耐心,得到了患儿家长们的一致好评。”刘泽旭说,发育不良型小儿斜颈是一个需要长期治疗的疾病,而且是先天性的,目前最有效的治疗手段就是手法推拿和家庭锻炼纠正。患儿家长们只有充分了解,才能认识和战胜疾病。

把工作变成事业

 
刘泽旭所在的东昌府区妇幼保健院是一个“大庙”,年门急诊量过百万,且盛名在外。医院康复科成立11年来,逐渐发展成聊城市较大的公立康复治疗机构,重点开展了高危儿的早期康复、儿童斜颈、脑瘫、发育迟缓、精神运动发育迟滞、各类神经损伤、孤独症等儿童神经系统常见病的康复,同时对小儿腹泻、咳嗽等常见病的中医推拿有丰富的临床经验。

 
从2000年起,东昌妇幼即开展了对斜颈的研究。经过十几年的经验积累、技术的不断改进提高,形成了东昌妇幼特色的“斜颈联合疗法”。自此,东昌妇幼的斜颈治疗从区到市,从市到省再到全国,目前已走在了全国的前列。截止现在,已累计30多个省,近百座城市的患者来院接受治疗,甚至还接诊了一位来自德国的患儿。  

 


 
盛名之下,刘泽旭作为其中的一员,也非常勤奋。“康复师的工作就是在治疗室里给孩子做按摩,也是很简单枯燥的。刚参加工作时,我也是坐不住,有点浮躁。”刘泽旭说,后来慢慢心静下来了,就把自己的心思沉浸在孩子的病情中,一心思考着如何调整治疗方案让孩子好得更快一点。

 
刘泽旭坦言,自己的成长也是医患相长的结果。“其实,很多家长咨询我的问题,我也不能立马回答。因为有些问题需要经过思考和查证才能回复。后来经过长期与家长的沟通,我得到了快速成长,是患儿家长的提问逼着我不断地去学习和进步。”

 
刘泽旭说,在线上做科普义诊时,他用每天的空闲时间回复家长的提问,吃饭的时间、休息的时间甚至上厕所的时间,每晚回复到凌晨一两点,每天都这么坚持。“   一分钟需要按摩180下,一个孩子要按摩15分钟,一天要按摩30个孩子,一年要上300多天的班,那一年就要按摩两千四百三十万下。当我把全部的热忱投入到斜颈治疗中,看到孩子们痊愈,我感觉一切都值得了。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现如今,刘泽旭已经从普通的斜颈医生成长为品牌医生,成为患儿家长心目中的专业斜颈医生。

 

采访后记:




 
我与刘泽旭同龄,既荣幸又惭愧。荣幸的是,能认识他这样一位优秀的同龄人;惭愧的是,他的自我实现价值让我望尘莫及。

 
采访刘泽旭没有任何难度,感觉就是聊着天采访的。白天他不是很得空,只有晚上才有时间聊。晚上他也不清闲,看娃哄娃,回复微信都要凌晨12点之后。

 
参加工作9年,虽然医生是他的职业,但小儿斜颈治疗已经成为他的事业。他跟我说,其实,一开始参加工作的时候,不是所有人目标性都比较强的,学的专业不一定是自己工作的专业,或者说,不能准确的找到自己喜欢做的事情。刚参加工作时,他的工作很简单枯燥,就是在治疗室里给孩子按摩。刚参加工作,心态又易浮躁,他说也经常会坐不住。后来,他从《道德经》《心经》《论语》中汲取传统文化的能量,让自己的心静下来。

 
“一分钟需要按摩180下,一个孩子要按摩15分钟,一天要按摩30个孩子,一年要上300多天的班,那一年就要按摩两千四百三十万下。”采访中,刘泽旭给自己算了一笔辛苦账,他说自己把一腔热忱、把所有的思考都放在了如何让孩子更好更快的痊愈上了,心也静下来了,一年两千四百三十万下的按摩就不觉得累和苦。

 
现在,省内外的患儿家属都慕名前来就诊,很多省内外的医生都想来东昌府妇幼保健院进修。刘泽旭,一名90后小儿斜颈康复师,他的能量和价值正在被无限传递。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