医生!你听我妈的,还是听我的?

2020
05/09

+
分享
评论
谭秦东和他的朋友们
A-
A+
医生是要尊重病人权利,还是要尊重家属权利?


台湾外伤医学会副秘书长、外伤急症外科医生傅志远,讲述了一个他在临床上亲身经历过的故事。

一次值班夜,来了一位腹痛的老太太。

这个患者上个月才因同样的症状来看过急诊,诊断为:胆结石与胆囊炎。

当时急诊科请值班外科医生来会诊,建议手术,但病人坚决不愿意接受手术。无奈之下,当时就只好采用药物保守治疗。

前不久,她才刚从肝胆肠胃内科病房出院。可治疗结束后没多久,同样的症状再度发作,于是她又再次来到医院。

因为是第二次发作,陪同的家属,老人的儿子,希望能够从根本解决老太太的问题,所以主动要求医生手术。

值班中的傅医生接到会诊通知,在了解老太太的病史后,打算为她做手术前的评估与准备。

“就疾病的情况和治疗来说,我建议你手术,不然就会像上次一样,没多久就会再发作,而且会一次比一次难治疗。”傅医生详细查体和调阅既往病历后对老太太说。



“不要!我绝对不要手术!”老太太的意识相当清楚,很坚决地拒绝。

“可是你不手术就会一直发作, 而且三天两头跑医院也不是办法,大家白天都要上班,根本没有时间照顾你。”老太太的儿子近乎哀求的不断地劝母亲接受医生的建议。

“刀是挨在我的身上,我说不要就不要!你不想照顾我就算了,我拿药回家吃就行了!”老人提高了声音分贝。

“上次就是你不要手术,才会搞成现在这样。这一次,无论如何你都要听医生的话!”病人的儿子也开始大声起来。

“我就是不要,你们谁都不能勉强我!”老太太以近乎嘶吼的声音大声反驳。

老人的怒吼引起了其他病人的侧目,他们母子的争执,反而让傅医生有些尴尬。道:“好吧!那先办住院,再试试药物治疗有没有效吧。”

可老人儿子信誓旦旦地向傅医生拍胸脯保证:“医生,你尽管安排手术就对了,我会说服我妈的。”

傅医生抿嘴苦笑:“我认为你应该先跟她沟通好, 病人本身的意愿还是很重要的。我希望他们能够先取得共识。”

“不用沟通了,我认为她就应该手术。我们就骗她说是做检查,等她醒来的时候已经结束.....”老人儿子贴近傅医生,小声地告诉他的计划,然后会心一笑的使了个眼色。

虽然取得了家属的同意与支持,但傅医生始终觉得这样做有点不妥,甚至不确定在违背病人本身意愿的情况下做手术是否合法,所以傅医生拒绝了老人儿子的要求,没有同意在这样的情况下给他母亲手术。

不料,此举使老太太儿子认为傅医生是在借口推托,不愿意配合他的要求,无视家属意愿。“你到底听我妈的还是听我的?”然后,愤而离院,将老太太转往他院就诊。


现今的医疗环境,总是要求医疗人员在最短的时间做出最正确的诊断,并提供最高质量的治疗,这本无可厚非。

可当医生将此原则奉为圭臬,而执着于要快速诊断、快速治疗时,也深切期望,患者能把自己的病情与医生的专业当一回事,并能尊重医生从临床专业和诊疗规范下对你权益最大化所作出的治疗选择。

对于笼统的医患之间内心的斗争和拉力,白音格力有一篇短文《四味药》,寓意深刻入木三分。

他在那篇文章中说,曹操不轻信别人对华佗的美谈,一日写诗送华佗。其中有句:胸中荷花,西湖秋英。晴空夜明,初入其境。

华佗读后,回四味中草药名:穿心莲、杭菊花、天南星、生地。

华佗名不虚传,曹操写四言诗考华佗药物知识之才,也是难得一见,医患台面上的角力,和风细雨也合情合理。

然而,这四句,细细把味,寓意深幽。

人心中生莲,莲开在污泥中,人心本浊;需开一剂穿心莲,非莲草药,但清热解毒,可去人身浊气,许人清清白白入世。

世间纷乱,易迷眼目头脑,杭菊花治头疼目眩,教人不昏花,也有调气、须发不白功效,教人应有开阔心。

医患之间,彼此对相互理解与尊重的渴望,深埋在一来一往高远的对话中。

之所以彼此如此渴望理解与尊重,是因为这是称重整个医疗活动过程中的权与衡。没有绝对的理解尊重,就容易坠入彼此自设的信任陷阱。那么,医生就会陷入“为了病人,还是为了家属”的两难境地,或者中庸抉择。



医患关系的复杂性就在于此,它不单单是医生的素养与患者的焦虑导致的矛盾,它是整个社会信任危机的一个缩影。它不是哪个医生医德失范,也不是哪个医闹无事生非,它是医疗作为公共服务与社会关系之间各种制掣的斗争和较量。

在医疗行业,有一句流传广泛而又无奈自嘲的话:死掉的病人不会去告你,可活着的家属却会找你麻烦。

比如,前几天深圳的一位48岁汪女士,因为下腹疼痛,到福永人民医院妇科住院。CT检查发现“肿块”。

医生告诉她,说胰脏结肠有问题。汪女士就自己顿时有了一种莫名的预感,自认为99%是结肠癌,觉得那个“包块”就是结肠里面的恶性肿瘤。

于是她就开始心情抑郁,心理负担加重。最终,于当晚离开医院,回到自己出租屋九楼跳楼身亡。

汪女士死后,她的家属认为,医院CT检查的情况,他们家属还不知道,但患者本人却先知道了。造成这样的后果,医生和医院都要承担责任!

实际上,临床实践中,这种现象时有发生,在全国各地大大小小的无数医院中,时不时的上演着相似的剧情。

也许人们都已经习以为常,但有时心头不免产生怀疑:究竟我们治疗的对象是病人,还是病人家属?

更两难的问题是,医生是要尊重病人权利,还是要尊重家属权利?

医学伦理一再告诫我们,“尊重病人权益”与“知情同意的重要性”。可当医生执着于病人的“就医权”或“拒绝权“时,家属如果不尊重病人本人权利,那么,作为医生,该怎么办?是病人第一,还是家属至上?

聪明的,你们谁能告诉我?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