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患者该如何选择降脂药

2020
05/09

+
分享
评论
京东健康
A-
A+
大多数高血脂患者甚至大多数慢病患者都会有这样的困惑: 我的风险或病情到了什么程度?赶紧来看看这篇文章吧!

大家好,我是周鹏,是一名心内科医生。 

大多数高血脂患者甚至大多数慢病患者都会有这样的困惑:

我的风险或病情到了什么程度?

为什么要服用这种药或这些药?

为什么需要长期服用这些药?

长期服用这些药物有最佳的“费用-效益比”和“风险(副作用)-得益比”吗?

说句实话,中国当前医疗资源的分布差异很大,从乡村医生到大型三甲医院;从接受过1-3年医学知识培训,到接受过5年、8年甚至11年培训的医生都有。

即使是同一个医院的医生,对指南的把握和所开出的药物都不一样。

循证医学和经验医学并存,各自的理论体系和用药也不一样。

大医院“一号难求”,医生几分钟就要打发一个患者,医患之间交流的时间太少。

科普不到位,互联网上的信息严重不对称。

最终,患者很难获得合理的用药建议。

在中国,35%-42%的成年人血脂有异常。

但阜外医院的研究表明:血脂异常的治疗率仅有7.8%,控制率就更低了,只有4%。

治疗重点不是指标正常

评判降脂药物的疗效的评判标准并不是生化指标,而应该重视药物对患者寿命和生活质量的影响。   正确的降脂治疗,应该是降低低密度脂蛋白胆固(LDL-C)。     

低密度脂蛋白胆固(LDL-C),也就是“坏”胆固醇,是导致动脉粥样硬化心血管疾病(ASCVD)的“元凶”。   

上一世纪90年代,医学专家们发现,他汀类药物是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的克星。   非常多的临床试验一致证实了他汀类药物在防止动脉粥样硬化心血管疾病(ASCVD)及未来主要不良心血管事件(MACE)有显著疗效。   比较统一数据是:无论有无冠状动脉疾病,他汀类药每降低1mmol/L 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3年后,不良心血管事件的发生率就可降低22%。   用一个图说明正确降脂治疗的得益。   

和未服用他汀的患者相比,   3.5年之后,服用他汀患者的心血管事件累计减少了36%。  

  16051588986550568     

其他药物的疗效如何呢?       

事实上,除他汀类药以外,他汀类药出现前后都有很多能够降低“坏”胆固醇即低密度脂蛋白胆固醇(LDL-C)的药物。   

但迄今为止的临床验证结果几乎一致表明,只要离开他汀类药物,单独应用这些药物都没有什么得益。     也就是说,离开他汀类药,单独服用其它调脂药,除了花钱并得到它们的副作用外,不能延长患者的寿命,也不能降低未来的主要不良心血管事件(MACE)。   在医学界,这被称为:“唯他汀独尊”现象。    

中国人的他汀服用标准

中国人他汀服用的最佳剂量和美国心脏协会推荐剂量不一样。     

为了从他汀类药物中得到最大获益,美国心脏协会等在2013年的指南中,推荐了“最大耐受量”或“大剂量”的他汀。   但最大耐受量的他汀类药,在临床中也遇到了问题,因为他汀还有个特点:在初始剂量基础上,他汀类药物的剂量翻倍,副作用也翻倍,但降脂效果只增加6%,这就是他汀类药的“6%瓶颈”。   因此,国内目前大家比较接受的降脂药物使用的基本原则是:“中小剂量的他汀的基础上+其它降脂药”。   比如,“他汀+依折麦布”就是一个耐受性、安全性和效益方面比较好的组合。   总结一下:  

治疗高血脂,他汀必不可少。

评判降脂药物的好坏应该从患者的生活质量为标准,给患者用“好”药,而不是贵的药。

参考文献:   [1]《美国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内科医生手册》2020年第七版   [2] 《哈佛大学麻省总医院社区医生手册》2018年第二版         

京东互联网医院出品   如需转载,请注明来源   作者 |  周鹏博士   责任编辑 | 毛十三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