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痘和带状疱疹——祖孙三代吞下的同一个苦果

2020
05/04

+
分享
评论
杏林帮官媒
A-
A+
一文了解水痘和带状疱疹

专家简介:许纲,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康复科主任,带状疱疹神经痛诊疗中心主任,主任医师,同济大学副教授,医学博士,硕士研究生导师。长期从事周围神经损伤的康复治疗,擅长带状疱疹神经痛,动眼神经麻痹、三叉神经痛、偏头痛,视神经炎等疾患的康复治疗。

乐天能干的冯奶奶退休后,顺理成章地成为家里的“马大嫂”,负责一家老小的买汰烧,千斤重担一人挑,整天忙得不亦乐乎。今年因为防疫,幼儿园不开学,作为家里的主力军,面对自己心爱的大孙子,也是为了让儿子安心上班,冯奶奶义不容辞、理所应当地肩负起又一重担,不仅有干不完的家务活,又兼管起那顽皮孙子的吃喝拉撒。两个月下来,身体真心有些吃不消了,三月下旬劳累了一天的冯奶奶睡下后,感到自己右胸背隐隐作痛,开始她并未在意,3天后冯奶奶后背、腋下、前胸发出红色皮疹和水疱,疼痛加重。因为几年前她的老公发过带状疱疹,当时老头子的痛不欲生让她记忆犹新,她马上意识到自己是发带状疱疹了,急急忙忙赶到医院求治。回家吃了医生开的抗病毒药后,责任心满满的她,家务活仍不放手,爱心爆棚的她,还是“形影相随”地不离孙子左右。尽管身上的疱疹开始结痂了,但疼痛依旧,可是每每看到可爱的大孙子,她好像忘记了疼痛,身上有使不完的劲儿,忙前忙后,关爱有加。朝夕相处10天后,冯奶奶发现4岁的孙子脸上、身上零零星星地有一些小红疹,小水疱,这个天就有蚊虫叮咬了?“细心”的奶奶马上给孙子喷了一些驱蚊剂,好像没有什么反应。看到这些小水疱不影响孙子吃,不耽误孩子玩,只是偶尔用小手挠挠,奶奶也就放任自流了。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又过了10天,她那40岁的儿子,也就是小孙子的爸爸突然感觉不舒服了。是感冒啦?一想到现在的防疫形势,这时候的感冒发热如临大敌,不敢造次,急忙到医院检查,没有发现什么问题,开了感冒药回家。哪知道当天晚上40岁的壮汉全身上下冒出无数个大大小小的水疱,头脸颈项,舌头咽喉,前胸后背,四肢裆下,层层叠叠,密密麻麻,周身刺痛难忍,瘙痒难耐,伴有发热头痛,寝食难安,抓耳挠腮,五心烦躁,从未有过的难受,恨不得跳楼。夜间去医院急诊,医生确诊为“成人播散性水痘”。

这一下让冯奶奶目瞪口呆,没有想到这么大的儿子竟然发水痘了!!!

“我们家怎么这么倒霉,我在发带状疱疹,痛得要死要活,怎么儿子也生水痘啦?

等等,这水痘是哪里来的?

——天呀,莫不是我传给他的?

等等,那我孙子是怎么回事?莫不是也发水痘了?

——咦,奇怪?小孙子不是打过水痘疫苗了吗?怎么又得水痘了?

再等等,那么小孙子的水痘是哪里来的?

——天呀,难道也是我传给他的?”

看着痛苦难受的儿子,冯奶奶心痛万分,愧疚不已。

“如果是我传给他们的,我不成家里的罪人了吗?

是我害了他们呀!罪过,罪过。

哎,让我捋一捋,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哦,我的天!脑子转不过来了,必须找医生问问清楚。

对了,上海市第十人民医院有一个带状疱疹神经痛诊疗中心,我老头子当年就是在他们那里治疗的,我正好去请教请教他们专业医生吧。”

不错,“红疹”,“水疱”这些是“水痘”和“带状疱疹”在皮肤上的典型表现,而“疼痛”,“瘙痒”是“水痘”和“带状疱疹”毒性在神经上的反映。

“水痘”和“带状疱疹”是同一个人在不同阶段发作的两种疾病,但它们来自于一个共同的病原体——水痘-带状疱疹病毒。这是一种非常古老的病毒,古老到自从盘古开天地那时起,地球上就存在这种病毒了。古老到在我们最早的祖先身上,它就已经寄居下来了。而冯奶奶祖孙三代相继发病,就是这个病毒在人类世代相传的一个完整缩影。

4岁的孙子尽管在3年前接种过疫苗,但是还是被此时“带毒”的奶奶亲密无间地传染上了,经过10天的潜伏,这个病毒随着血液循环,播散到小儿的皮肤上,发出水痘。万幸的是打过疫苗,有了一定的抵抗力,宝贝孙子症状轻微,没有什么大碍。更为万幸的是在小儿天生免疫系统的作用下,这个病毒的神经毒性没有发挥出来,可是它却顺着神经进入背根神经节,在这个温暖宜居的环境中潜伏下来。寄人篱下,忍气吞声吧,为了世代的生存,它们放长线,这时的病毒压住自身的毒性,收起爪牙,睡而不死,它在神经节中一住可就是几十年呀。

一般到冯奶奶这个岁数,身体免疫力下降后,这个病毒又满血复活了,这时重新合成的病毒,它不仅复活了生命力,更复原了本性,它不想再继续蜗居了,它要一展拳脚,这时的它顺着神经又出来张牙舞爪、兴风作浪了,先蚕食神经,表现出剧烈的疼痛,又破坏皮肤,形成典型的带状疱疹。这个病毒的最大特点是它最喜欢侵犯人体的神经和皮肤。“带状疱疹”病名本身就准确地反映了这个疾病的特点,它先从蚕食的是一条神经,所以常出现局部束带状的剧痛难忍,它又沿着神经走到皮肤,最后在皮肤上形成独具特色的束带状的红疹水疱。准确地说这个病不仅仅是皮肤病,更是神经病,是病毒性神经损伤疾病。它带给我们人类最大最常见的苦果,不在于病毒对皮肤的破坏,而是病毒对神经的蚕食,表现在急性期的剧痛难忍,痛不欲生,后期的迁延不止,缠绵悱恻,让人万念俱灰。

有带状疱疹的冯奶奶,疱液中带着有传染性的病毒,散播到空气中,周围与她亲密接触的人,都有被传染的危险。冯奶奶的儿子是一个少见的意外,也许是小时候,他没有被传染过,又没有接种疫苗,对这个病毒身体没有抵抗力,所以在冯妈妈散发出的病毒笼罩下,在与宝贝儿子的亲密接触中,40岁“高龄”的他“中彩”了。水痘好发于儿童青少年,而且这个年龄段水痘的发作,病毒对神经的毒性基本上不表现出来;而成年人水痘的发作会比青少年更为严重,表现出皮疹的数量多范围广,而且往往会有明显的神经毒性反应,周身难受,疼痛刺痒,五心烦躁,寻死觅活。确实成人的水痘很危险,甚至有可能致命,更需要引起我们的重视。万幸的是服用抗病毒药物3天后,冯妈妈儿子周身疼痛瘙痒及不适表现骤然消退了。

这一家祖孙三代前后20天内先后受到同一种病毒的侵袭,反映了这个病毒的世代传播的过程,通过老人发作——传给小儿——小儿成大到老,会又发作——再传给下一代——子子孙孙传递下去。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成人的带状疱疹有高度传染性,最容易传给儿童,尽管小儿接种过疫苗,我们也不能大意;同时它还会传染给成人,所以带状疱疹患者发病阶段不要与他人近距离接触。而在成人体内,这个病毒的神经毒性非常强,水痘阶段表现出严重的病毒血症,带状疱疹阶段表现为剧烈的疼痛。表面上看病毒仅仅侵犯一条神经,大不了就是疼痛,是小病小恙。其实这种疼痛是病毒对神经的蚕食破坏,痛得撕心裂肺,天昏地暗,让人备受煎熬,是典型的神经病理性疼痛。长此以往,饱受折磨的老人会有生不如死的感叹。而更为遗憾的是目前我们对这个病毒的特性还远远没有认识清楚。为什么它在儿童体内毒性小,反过来对成人的神经毒性更为严重?为什么这种神经痛对传统的镇痛药物不敏感,止痛效果不佳?我们早期可能仅仅关注了皮肤,忽视了隐藏其中的神经。在带状疱疹的治疗上我们不仅要治疗皮肤,更要对抗病毒的神经毒性,尽早保护神经,减少病毒对神经的侵害。后期针对带状疱疹神经痛,我们不仅要及时镇痛,更要营养神经、促进受损神经修复,真正实现“治痛”,而不仅仅是“止痛”。

2020年世界各地猝不及防地受到新型冠状病毒侵袭。面对这一非常陌生的新型病毒,人们正在积极探究战胜它的方法。其实我们人类的进步发展过程中,一直没有中断与形形色色的病毒作战。面对水痘-带状疱疹这一古老的病毒,我们已经开发出多种疫苗,相信在不远的将来,人类不再独吞这个苦果。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