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汉抗疫前线记录—新疆佳音医院集团黄潇潇手记

2020
04/28

+
分享
评论
新疆佳音医院
A-
A+
明月何曾是两乡——新疆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医疗队黄潇潇日记节选

2020年2月19日(周三)天气:小雪

终于踏上了去武汉的旅程。去机场的路上,大家有些沉默,真的像要去参加一场战斗。虽然表面平静,我猜大家也像我一样内心澎湃吧。

上周六,新疆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援鄂医疗队出征仪式在我们佳音医院举行。那天我还特地写下入党申请书。申请入党并非心血来潮,我从身边的党员身上看到了无私、勇敢、诚实的品质,我也想成为这样的人。 

还记得我们佳音医院第一次向全院发出倡议书,大家群情激奋,纷纷报名,导致报名的页面被刷了屏,当时正上夜班的我遗憾地没有看到。当第二次倡议发出,丝毫没有犹豫,我用抢红包的速度第一时间请战。最终在医疗队名单里看到自己名字的那一刻,我兴奋地跳了起来……

电话里我告诉妈妈这个消息,她半天没吭声,终于开口却已泣不成声:“你这个傻孩子,武汉那么危险,别人躲都躲不及,你却还要往前冲,武汉也不缺你一个护士啊,再说你还这么小……”

妈妈,您知道吗?在我护校毕业宣誓时,救死扶伤就是我人生价值的最大体现。既然我已经决定了,您就尊重我的选择,祝福我吧!

爸爸没有说什么。但我出发后在他的朋友圈里看到:潇潇,希望为前线需要你的患者,尽一份责任、尽一份使命,我们鼓励你,加油,我的女儿,你是最棒的,我们盼着你安全归来和家人团聚。

2020年2月20日(周四)天气:晴

终于到武汉了。为留住生命中即将开始的这一段宝贵的记忆,我需要记住这些瞬间:

2月7日,佳音医院发出驰援武汉倡议书;

2月15日,新疆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13人援鄂医疗队出征仪式在新疆佳音医院举行;                                  

2月19日我们从乌鲁木齐飞赴郑州,转乘高铁至信阳,再由信阳乘大巴,历经两天的长途跋涉于2月20日顺利抵达湖北武汉,未及休整,我们即投入到疫情救治工作中。

2020年2月24日(周一)  天气:多云

今天是到武汉之后的第五天,天还是灰蒙蒙的,说晴不晴,说阴不阴的,许是老天爷也在为武汉人民揪心吧!说实话,这里的天气确实让我们北方人不太适应,酒店空调因为是中央空调,所以不能开。晚上睡觉的时候,我穿着保暖内衣还在被子里瑟瑟发抖,幸亏出发前医院给我们每人准备了电热毯,这时候好想念新疆家里的暖气…

今天我白班。一天的时间在我们眼里过得很快,在病床上却是那么漫长。隔离的病区,苍白的房间,我们医护们都在紧张跑动,病床上的病人们却静止不动,感觉就像一个平行世界。

26床是个中风偏瘫,口角歪斜,已经确诊的老爷爷。今天我像往常一样为他翻身、扣背、喂水、喂饭、更换护理垫,纸尿裤等,平时他都会对我竖起大拇指,而我也会对他竖起大拇指,“爷爷很棒,加油哦!”今天给爷爷喂饭的时候,他问我,“小姑娘,你从哪里来?”“爷爷,我从新疆来的。”没想到他愣了一下却哭了,“新疆姑娘,谢谢你们!新疆来到这儿……多远呐!”

     1床病人是个深度昏迷的高龄老婆婆,基础疾病多,随时存在生命风险,给我交班的同事告诉我,老婆婆今天指标还是不好。昏迷中的婆婆,意识丧失,我认真为她补液、监护、采血、翻身、倒尿……每一个动作,我都盼望着,婆婆能轻微回应一下,但,今天她还一直在“沉睡”中。

2020年3月5日(周四)  天气:小雨

到武汉以来每天高强度工作,再加上胃口又都不太好,很多队友都瘦了,我好生羡慕,真希望这次我也能减肥成功。但是,果然我又想!多!了!体重竟然纹丝不动!哎,我妈老说我喝凉水都长肉,就不要妄想什么瘦身苗条了。她还说,“其实就喜欢我闺女这样结结实实的,健康,抵抗力强!什么旧冠新冠的,我闺女百毒不侵!”

下班后觉得有点累,洗了澡不太想吃饭,同屋的朱老师去拿回了饭,说必须得吃,这样才有免疫力。可是我看着被战友们笑称“三兄弟”的盒饭(一菜一汤一米饭)时,实在是没有胃口。我这个西北姑娘,最爱面食,从小到大都没这样天天、顿顿吃米饭啊!朱老师说:“潇潇,再没胃口也得吃,强忍着也要吃!为了咱们的身体撑得住!要不,想着你最爱吃的东西来下饭?”好主意!于是,面对着这份“三兄弟”,我眼前萦绕着妈妈做的拉条子,爸爸的拿手好菜糖醋排骨,还有我们佳音医院食堂的炒米粉,碾子沟养护处的凉皮子、烤肉烤肠子…还别说,一盒又一盒的“三兄弟”就这样见了底。

其实出发前医院给我们准备了一大堆吃的,但当时大家都想在行李里多装些防护装备,所以它们就被冷落了。幸好来武汉后,这里给我们每人准备了一箱方便面,想吃面条时还能抵挡一下,且罢,只待决战胜利,春暖花开,我再回我的大新疆继续做个快乐的饕餮之徒吧!

PS:朱慧老师是我们佳音医院可敬的前辈,也是我的同屋,我俩在医疗队里一个年纪最长(58岁),一个年纪最小(24岁)。她总说她比我妈还大,有义务管好我的生活。最让我佩服的是,她是一名有20多年党龄的老党员,疫情期间,她和儿子分别前往了战疫前线,一家三口分处三地,真是不容易。

2020年3月11日(周三)天气:多云转阵雨

今天我是大夜班,2:00接班,但我00:40就出发了,路上要一阵子,到医院穿防护服还得一阵子,我可不想让上一班的同事等我。刚走出宾馆不久,就下起了瓢泼大雨,回去拿伞肯定来不及了,我只好小跑起来,没想到在我身后有一个骑着电动车的叔叔追上来,操着地道的武汉话说个不停,我连蒙带猜的听出,他似乎说看我穿着护士鞋,问我是不是要去值班的护士,他说骑车送我去医院。我心里一热但还是谢绝了他的好意,毕竟医院周边不太安全,万一为了送我感染了就得不偿失了。

到了这里我才真正体会到大夜班的威力,原来在佳音也会值大夜班,但强度和这里真是不能比。监护仪的嘀嗒声,传呼铃的报警声,患者的呻吟声……6小时一个班下来,汗水黏糊糊浸透了全身,护目镜压紫了眼眶,加上臭氧机持续对黏膜产生刺激,即便一句话不说,也时常会有呼吸不畅的感觉。我的新陈代谢似乎也停滞了,竟然已经七天没有大便。

今天班上又增加了几个病床护理,比往常更紧张。现在感觉自己像一个竞走运动员,毕竟面对的是一个个鲜活的生命,自己必须要努力跑赢时间,跑赢病毒,把他们从死神手里抢回来。

下了夜班刚回到酒店房间,手机就响起了视频提示铃,和我住一屋的朱老师“噗嗤”一下笑了,“你妈妈好像有火眼金睛呢,千里之外,分秒不差,厉害!”哪止时间分秒不差,我妈妈的问题也分毫不差呢!刚一接通,妈妈的连珠炮就来了:“潇潇,今天累不累?一会吃了早饭赶紧睡,不要玩手机啊!能吃饱吧?别挑食,吃饱睡好免疫力才好!你没咳嗽、嗓子疼、发烧什么的吧?仔细穿好防护服,一定多洗手啊…”过去我是受不了这种啰嗦的,现在我发现自己竟能接受了。我知道,哪怕什么也不说,老妈和老爸只要能每天看看我,他们的心里就会踏实不少。

2020年3月22日(周日) 天气:晴

乌云散尽,伴随最后一批康复者走出方舱医院前往隔离点,我们援鄂小分队的任务圆满完成,即将踏上归程。真的到了这个时候,心里竟有些难以割舍。

武汉这个城市我是第一次来,却是以这样的方式;第一次接触武汉人,却是在病房;甚至还没来得及尝一种武汉的小吃,看一处武汉的风景,不过我不遗憾。我知道自己以后一定会再来,我会再来这里赏美景、尝美食,更会去曾经战斗过的医院走一走,说不定,我还会遇到那些曾经救治过的武汉同胞们,道一声:好久不见,您好吗?

结语:

2020年春节前,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疫情,以武汉为中心,迅速席卷全国,牵动着全国人民的心。

在疫情面前,在危急时刻,来自新疆佳音医院集团、新疆赫迩思瑞医院、哈密惠康妇产医院和新疆长安中医脑病医院的13位勇士组成了新疆非公立医疗机构协会援鄂医疗队,他们代表着新疆社会医疗的力量,披甲逆行,驰援武汉。这些白衣战士们,用实际行动诠释了医者敬佑生命、救死扶伤的职业操守与奉献精神。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