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情 | 面对面接触21例感染者,每天工作13个小时...

2020
04/28

+
分享
评论
广东健康
A-
A+
流行病学调查队员中很少见到女性成员,但仍有一群巾帼不让须眉的女生,她们正捍卫着市民身体健康。

流行病学调查队员中很少见到女性成员,但仍有一群巾帼不让须眉的女生,她们正捍卫着市民身体健康。

在天河区参与流行病学调查的林欣琪正是其中之一。她于2017年6月毕业于广东药科大学,专业为流行病与卫生统计学,同年7月入职广东省职业病防治院,先后于院办公室和物理因素监测所工作。

7591588030310544

林欣琪接受记者采访

2月初,林欣琪主动请战奔赴广州市抗疫一线,支援天河区疾控中心参与新冠肺炎疫情流行病学调查及各种高风险采样工作,有效提高了本地区新冠肺炎流行病学调查的速度和质量。

接受采访时,林欣琪脸上的黑眼圈特别显眼。长时间住在天河区疾控驻点酒店的她,每天平均要工作13个小时,通常要10点半甚至11点下班,加班到半夜也很正常,“我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适应这样的节奏。每到四五点钟就会醒一下,看看手机是不是有事情发生,我已经应激到连身体都适应这种节奏了。”

22881588030310639

林欣琪进入隔离酒店做流行病学调查

2月17日开始,林欣琪进入天河区疾控中心协助做流行病学调查工作,按照天河区疾控的统一部署,进行传染源的追踪排查,甄别密切接触者,及潜在高风险人群的采样。后期,随着入境人员增多,在外防输入的关键时期,林欣琪专门做入境人员的流调、采样和排查工作。

面对面接触21例感染者

截至4月15日,她面对面直接流调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有10例,面对面流调的无症状感染者为11例。在天河疾控,她曾联合公安部门对输入性确诊病例家庭密接者进行现场流行病学调查;还会在定点医学观察酒店对入境人员进行现场流行病学调查和健康告知,工作艰辛而复杂。

做流调其实和记者写新闻有些像,时效性和准确性都非常关键。林欣琪说,通常她和同事一接到有人初筛阳性的检测结果,就会第一时间前往病家或隔离酒店开展流调和采样,“我们需要采集样本送市疾控复核,并立刻开展前期流调工作,‘采访’这些感染者,等到市疾控复核阳性的结果一出来,感染者就会立即送往市八医院。按照要求,我们要在复核结果出来后规定时间内写好一个初步的流调报告。写完初报后,接下来还要继续和感染者保持联络,不断地进行更深入的流调与核实。”

但最令流调队员们感到折腾的是,初筛阳性的事件经常发生在深夜。接到命令,他们就要赶紧从床上爬起来,拖着疲惫的身体前去见那些心神不安的初筛阳性感染者。“有时做完一单,会突然又来一单,节奏真的捉摸不定。”林欣琪说,她最忙的一天,从早上8点半忙到第二天凌晨5点,而为了摸清楚主要信息,初步流调的时间通常需要4个小时,“这也是为什么我现在凌晨四五点会醒一下看看手机的原因。”林欣琪说,“初步流调会先核实个人身份信息,接着是其发病前或阳性检测前14天来的活动轨迹,结合他们的消费记录,针对其活动史初步推断感染来源及甄别密切接触者。”

79291588030310707

林欣琪进入酒店调查

回忆是件很容易混杂的事

“说实话,正常人要回忆那么多天前的所有行程不太可能。”林欣琪说,“我们更多时候追踪他们的活动轨迹,是结合消费记录来让感染者回忆,这天你出门干了什么,去哪里买了什么。另外,我习惯将一个问题穿插在不同环节,以不同的形式来问。比如我之前就问了她那天去这家店是干嘛的?到了后面,我会再问那天这家店你是不是去过,用来核实他有没有撒谎。”

流调不能偏听偏信。初步流调后,林欣琪通常会结合调查对象提供的信息找他们的密切接触者,尤其是家庭成员,听他们反馈感染者前些天的所作所为,“我们要和密接者做一个双重核实,之后还要依托相关部门,再对感染者提供的信息进行核实”。

“流调其实是一个互相理解的过程。”林欣琪总结说,任何人与陌生人聊天都会有戒心,而回忆又是一件很容易混杂的事情,她理解有些人有心机隐瞒,“双方沟通之后,通常他们也会慢慢理解我的工作,我只是为了尽快找到感染来源,避免更多人被感染。我们要和被调查对象保持做朋友的心态,这样才能方便我们开展工作。”

守卫一方群众的事业

“临床是消除存量,公卫是控制增量,所以我觉得我们的工作也很有意义。”林欣琪告诉记者,两个月来的工作,她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确诊病例的转变。他从最初的不理解、不配合,到最后和她说了一句,“感谢您的帮助”,这给林欣琪的工作带来了很大的鼓励。

要说这两个月来生活上的改变,林欣琪如今能更多感受到来自同事、家人、朋友的支持和鼓励。“大家都会理解我们任务的艰巨和困难,复工复产后,有很多防控任务需要我去完成,但因为太忙无法完成时,同事和领导都会给予相当大的帮助,有个同事的话让我挺有感触的,‘你们守护世界,我们支持你’。”林欣琪颇为感慨地说。

两个月来,林欣琪和很多疾控战友一直在一起加班。“有一天晚上加班到深夜,大家都很累了,有人突然拿出手机提议,‘大家来点歌吧’。于是大家苦中作乐,大家唱起了歌。我对那一晚印象很深刻,虽然抗疫很苦,但我们大家都在努力。”林欣琪说,疫情结束后,她最想好好陪伴家人,另外就是好好睡个好觉。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