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老龄化、经济脆弱!希腊为何能防得住新冠?

2020
04/23

+
分享
评论
中外医讯
A-
A+
希腊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医讯君语:希腊可以说是因祸得福!

希腊人通常被认为是“外向”和“激情”的民族,再加上人口老龄化严重,经济遭受2008年金融危机引发的欧债危机的重创后仍未恢复,人们非常担心希腊的疫情。然而截止目前,希腊的确诊和死亡人数在欧盟境内属较低梯队,引发了广泛关注。

本该是一场灾难

冠状病毒爆发对希腊来说本该是一场灾难。

作为一个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仅在2019年,希腊就接待了全球2720万游客,这么数量庞大的国际游客构成了COVID-19大爆发的重大风险。

该国人口是欧盟第二大老龄化严重的人口,仅在意大利之后。

该国的医疗卫生资源深受经济衰退的影响。目前希腊的经济规模仍比上一次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前的2008年小了近40%。希腊卫生官员在2019年表示,由于经济衰退进行了三轮经济救助,政府大幅度削减其公共医疗系的预算后,希腊全国只有560张ICU病床。(也就是说每10万人有5.2张ICU病床,而德国为29.2张。)

72701587609661855

更糟的是,希腊东正教教堂于3月9日曾向信徒宣称,冠状病毒不会通过圣餐酒或威化饼传播,这一学说立即遭到卫生专家的批评。希腊东正教为希腊的国教,90%的民众都信仰该教。

然而,迄今为止,希腊避免了全球大流行中最严重的情况,截至4月21日,希腊确诊病例只有2245例,死亡116例,是欧盟确诊数量最少的国家之一。

41051587609662183

希腊的地中海邻国就没有这么幸运了。在其西部的西部,意大利是全球受影响最严重的国家之一,确诊病例近20万例,死亡人数超过2.3万。西班牙也遭受了类似的打击,确诊病例比意大利略多,但死亡人数较少。在其东部的土耳其,直到3月11日才有第一例COVID-19确诊病例,目前已感染9万多例,有2140人死于该病毒。而且将伊斯坦布尔2020年的死亡率与往年的数字进行比较,实际死亡人数可能更高。

像新加坡这样的低病例数国家,近期确诊人数激增表明,即使表现良好的国家,该病毒也可能快速传播。专家说,希腊仍有值得学习的经验。

希腊做对了什么?

分析人士说,希腊成功的关键是政府在欧洲大部分地区还未行动之前就采取了遏制该病毒传播的早期步骤。2月下旬,在没有记录到死亡病例之前,狂欢节就被取消。学校、咖啡馆、大学和大多数其他企业在3月5日被下令关闭,当时该国仅有31例确诊病例。

42761587609662254

专家说,尽管公共医疗体系不健全,但希腊政府还是迅速采取了行动。希腊政府前公共政策顾问斯特拉·拉迪(Stella Ladi)博士说:“我不认为这是一个非常困难的决定,因为我们知道如果不这样做我们的卫生系统将无法应对。”

当看到意大利的医院重症监护病房不堪重负,病人得不到治疗就躺在走廊上的惨状后,希腊政府从3月23日起禁止所有不必要的旅行,因为官员们知道,在雅典一次小得多的爆发就会再次出现同样的场面。

91511587609662451

希腊总理基里亚科斯·米索塔基斯(Kyriakos Mitsotakis)在3月22日宣布封锁之时说:“不幸的是,在意大利,每两分钟就有一个人死去。我们必须保护所有人的健康。”当时,希腊有624例确诊病例,有15例死亡。相比之下,当英国在同一天宣布封锁时,它有6,650例确诊病例,至少335人死亡。

政府还开始每天播放有关疫情情况的电视广播,警告公民说,即使经济受到重创,由于医疗体系薄弱,必须尽早采取严厉措施以挽救生命。拉迪说:“政府与民众的沟通策略与早期措施的封锁措施同样重要。”雅典经济与商业大学教授Panos Tsakloglou说:“每天下午6点,人们都会停止做任何事情,以了解疫情事态的发展。”

86821587609662593

专家说,出于同样的原因,封锁措施受到了民众的广泛支持。“公众知道如果出现爆发,医疗保健系统将无法正常工作,因此他们接受了。”拉迪谈到早期封锁措施时说。

拉迪说,健康在希腊文化中的重要性是希腊人容易接受封锁措施的另一个原因。她告诉《时代》杂志:“从文化的角度来看,希腊人每一次讨论,每次表达对未来的愿望总是以祈求健康告终。健康比开店更重要,这一点是没有争论的。健康更重要,商店位居第二。这不是像在其他地方那样有争议的问题。”

希腊政府还在采取封锁措施提高了医疗保健能力,将重症监护病房的床位数量从3月初的565张增加到月底的910张。希腊政府与私人医院之间达成协议,让他们接收非冠状病毒相关疾病的患者治疗,从而为公立医院收治COVID-19患者腾出空间。

希腊的隐忧:难民营

希腊目前抗疫成效较好,但疫情发展仍然存在一些变数,最大的变数来自难民营。

目前,在希腊群岛上共有五个难民营时,那里约有4万人在拥挤不堪、环境混乱的条件下生活。根据国际救援委员会(IRC)的数据,在莱斯沃斯岛(Lesvos)上最拥挤的难民营只有三名医生提供卫生服务,超过1.8万人挤在不到十分之一平方公里的地方生活。许多人居住的难民营,最初设计的可容纳不超过3000人。根据IRC的数据,那里的人口密度是钻石公主号邮轮的六到八倍。

26851587609662664

到目前为止,在希腊群岛上最拥挤的难民营中还没有COVID-19确诊病例。希腊无国界医生组织医疗项目负责人阿波斯托洛斯·维兹斯(Apostolos Veizis)说,在希腊本岛的两个难民营确认有44名移民感染之后,这两个难民营已被隔离。

据报道,4月21日在雅典西南部收容难民的一家旅馆中,有148人被诊断出感染COVID-19。“当我们谈论保持社交距离时,这在难民中是无法实施的,”维兹斯告诉《时代》杂志说。“我可以向您保证,如果明天在莱斯沃斯发现确诊病例,管理起来将非常地麻烦。”

4月16日,希腊政府表示,将把2380人(年龄大的移民和有健康状况的移民以及他们的家人)从希腊诸岛转移到本岛上。4月20日政府还宣布,在难民营地区对移民流动的限制将持续到5月10日,比该国其他地区要长13天。维兹斯说:“这样的限制使困在难民营中的人们面临更大的危险。强迫人们生活在人满为患,不卫生的难民营中是不负责任的,现在加上COVID-19的威胁,这样的措施更不负责任。”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