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改常规的麻醉方案,让患病小伙顺利完成了手术

2020
04/21

+
分享
评论
麻醉MedicalGroup
A-
A+
考虑到肌松药以及过多的镇静镇痛剂有可能导致中枢性的肌松而加重术后的呼吸肌被抑制,我们决定为他实施全凭吸入麻醉。

这里有专业的医生为你讲述健康知识、急救知识、以及手术麻醉的那些事儿,请点击右上角“关注”哦~

皮肌炎属于自身免疫系统疾病,是一种主要累及横纹肌、以淋巴细胞浸润为主的非化脓性炎症病变。由于其往往伴有多种皮肤损害,因此被称为皮肌炎。临床上以对称性肢带肌、颈肌及咽肌无力为特征。由于某些肌肉功能受限,因此常累及多种脏器而导致功能不全。

32岁的小李,前几年不幸得了该病。由于治疗及时,身体并未留下太大的并发症。但由于肌肉受累,身体已不能从事重体力劳动。平时,只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轻便活儿。不仅如此,医生告诉他:皮肌炎不仅会影响肌肉功能,严重者还会造成呼吸、心血管、消化等多系统的损害。因此,他平时也特别注意自己的身体情况。尤其是可能影响到自身免疫方面的用药或者治疗,他会更加小心。

然而,老天似乎和他开起了玩笑。在得病后的第二年,一次体检中医生查到他的腮腺上长了一个瘤子。

尽管考虑是良性的,但这个位置不仅影响美观,更重要的是会压迫神经而导致一系列症状。在腮腺内,面神经的2个干及其各分支间吻合成腮腺丛,由丛发出颞支、颧支、颊下、下颌缘支、颈支等5组终支,一般6~15支。各个分支出腮腺后,呈放射状分布至面部表情肌。因此,一旦压迫面神经,就会导致面僵。从此以后,可能再也不能笑了。

忧心忡忡的小李,终于下定决心找医生咨询。

看过片子后,医生建议尽快手术。从外科角度来讲,这个手术并不难。但考虑到小李说的皮肌炎病史,外科医生也本着慎重的态度给麻醉科打了电话。

那天,正好是我值班。作为总值班,除了协调、调度麻醉科的工作以外,还要负责院内的各种会诊。由于麻醉科特别缺人,本身应该在麻醉门诊解决的问题,只能又回归科里管。

看到小李的病历资料后,我详细询问了他的病史以及现有症状。考虑到小李的病情应当是比较轻的那种,因此我满口答应下来。

在交谈过程中,我明显感觉到小李的心理压力可能更大于病情本身。为了让小李安心,我告诉他:麻醉的时候,我们会针对你的特殊情况个体化制定麻醉方案,力争麻醉对你的影响最小。听到我这样的打包票,小李非常感激的点点头。虽然他可能也搞不清楚作为的个体化具体是怎么回事,但他已经感受到医生正在与他一起战斗了。

手术当天,我们也不负小李的期望,麻醉过程也确实异于以往。考虑到肌松药以及过多的镇静镇痛剂有可能导致中枢性的肌松而加重术后的呼吸肌被抑制,我们决定为他实施全凭吸入麻醉。该麻醉的最大特点是,可控性极强。术后结束的时候,我们会很有把握清除他体内残留的麻醉药物。排除了麻醉药的影响,肌松恢复应当是没问题的。

护士把小李接入手术间后,为了让小李不那么紧张,我们边准备东西、边和他聊天。待一切准备就绪后,就进入麻醉插管的环节。

以往的麻醉中,这个步骤需要为病人注射大量的镇静、镇痛及肌松剂才能达到插管的条件。而这次,完全不用这些步骤。

我们在麻醉机的呼吸回路中早早就充满了麻醉性气体,之后直接扣在了小李的口鼻处。小李说,有一点味道。我问他:难闻不?他说,还可以。我说,那就好,用力深吸气,一会你就会睡着。

8%的麻醉药浓度,只用了20多秒就让小李睡着了。而且,通过手上的感觉,他的下颌明显变得松了。于是,我拿起气管导管立刻为他进行了插管。确定管子在气管内后,我们固定了导管。

之后,将麻醉药的浓度一直控制在稍高于一般全麻的程度。在外科医生局麻的配合下,手术顺利进行了。

手术结束的时候,小李如期醒来。问他怎么样,除了有点困,没有其他特殊感觉。

就这样,一台特殊的麻醉就这样完成了。

温馨提示:当病人患有神经肌肉接头疾病的时候,一定要慎用肌松剂。另外,大剂量的镇静及镇痛剂的中枢肌松作用也不可忽视。

麻醉MedicalGroup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转载,侵权必究!

收看更多医疗行业爆料猛文,快来关注麻醉MedicalGroup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