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VID-19,那粒时代的灰尘

2020
04/17

+
分享
评论
烧伤超人阿宝
A-
A+
面对疫情你有什么感想呢?

COVID-19刚刚来临的时候,虽然我们一度很焦虑很恐慌,但我们从来没有意识到:它会将我们的生活改变那么多。

乐观的人觉得,这不过是一个强化版的流感;悲观的人觉得,这充其量是个升级版的非典。随着防疫工作逐渐走出暗黑时刻,我们所有人都乐观的期待着整个国家尽快恢复到疫情发生之前的状态。大家可以和以往一样,或忙碌而快乐,或疲惫而纠结,每天上班、上学、工作、学习、娱乐、交往、撸串、旅游。

然而,大家渐渐发现,事情似乎没有我们想的那么简单。2003年的非典,我们付出了巨大代价,但随着疫情的消除,国家很快恢复了正常,国家经济和民众生活也未受大的影响。

2003年的非典,留给了我们的记忆和教训已经足够惨痛。但非典和COVID-19比起来,简直弱鸡的不值一提。

非典的全球感染总人数是8千4百余人,死亡900余人。而COVID-19,截至北京时间14日上午6时05分,全球确诊病例超191.2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11.8万例。可以预期的是,这个数字还会继续不断的疯涨。

COVID-19,专治各种不服,专破各种执念。

你想维持安定繁荣的局面,我就逼的你封城封省;日本千方百计想保住奥运会,我就逼的你最终不得不延期一年;韩国xie教口口声声有信仰不怕病毒,我就逼的你教会首领下跪谢罪;意大利人民爱自由爱浪漫,我就奉送你全球最高的病死率;美国拼命保经济,我就给你来几次熔断;英国要搞群体免疫,我就直接把你首相送进ICU在鬼门关走一遭。

面对这样一个恶魔般的对手,在疫苗没有开发成功之前,全世界只能收起自己的傲慢,全力以赴的与之周旋。没有什么奇谋妙策,能否扛住全靠国家的硬实力:你的制造业规模水平,你的物资供应能力,你的医疗保障水平,你的社会动员组织能力。

COVID-19在全球引发的混乱和损失,已经不亚于一场世界大战。目前,最乐观的经济学家们,也已经对今年全球经济不报什么希望。“大萧条”这个词,也越来越多的被提及。美国失业人数,已经高达创纪录的1600万,其他国家,也好不到哪里去。

在这场对抗COVID-19的世界大战中,中国的表现可以说是最出色的。短短两个月时间,中国政府用一场荡气回肠的人民战争,把中国由最初的主战场变成了全世界最安全的地方。

然而,西方国家的狂妄自大,造成的疫情全球爆发蔓延,中国局部战场的胜利,无法挽救国际社会全局的溃败。无法独善其身的中国,不得不面对疫情反向输入的压力,将防疫工作长期化,持续付出巨大的代价。

大家的日子,都变得不好过了。从迪斯尼到CBA,全世界都在降薪和裁员,以共度时艰。

前不久,美国的一些医院开始裁员的消息传出,一位朋友百思不得其解:疫情期间不是需要大量医务人员吗?为什么会裁员啊?

我告诉他:防疫工作确实需要大量医务人员,但不是所有的医学专业都和防疫相关。疫情期间,医院择期手术和医疗人数会大大减少,很多小医院会面临倒闭,而大的医院也会面临巨大的财政压力,被迫选择裁员。

美国医院在降薪和裁员,中国的医疗系统也好不到哪儿去。

不久之前,我那些可爱的同行们还在为防疫补助不到位的事情愤愤不平,很快很多人就会发现:补助不要惦记了,医院能正常发工资发奖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这月初,医学界网站发布了一个疫情对医护执业影响的统计数据:82.1%的医务人员所在科室门诊量有不同程度的下滑,其中缩减5成以上的高达56.2%。与之相应,疫情期间59.3%的被调查人员只拿基本工资,20.2%的医护人员收入甚至低于基本工资。

昨天,医脉通发表了一篇题为《停休、降薪、裁员---疫情后的医务人员,或面临的远不止这些》的文章。仅看题目,就知道不是什么好消息。事实也确实如此,这篇文章的内容和数据,与医学界网站发布的大同小异。本来指望着这场疫情能提升一下医护人员地位和待遇的同行们,可能会尴尬的发现:待遇和地位没有,停休、降薪甚至裁员却不期而至。

如果说这一切都是暂时的,如果说这一切很快能过去,或许也没有什么。但是,困难似乎不是暂时的。

首先是疫情的消除遥遥无期。这场战争,如果全世界都有中国的能力和魄力,本来可以打成一场歼灭战。但西方国家傲慢和狂妄,最终使我们失去了彻底消灭 病毒的机会。防疫工作,成了一场看不到尽头的消耗战和持久战。

我们不知道疫苗何时能研发出来,也许一年,也许更久。在疫苗研发成功之前,我们不得不为疫情防控持续支付巨额的经济和社会成本。

疫情对中国经济的巨大冲击,是可以想象的。相对于其他国家,基本控制住了疫情的中国处境算是好的了。但防疫措施不可避免的会造成的娱乐餐饮教育等行业的巨大冲击,对工业服务业制造业也打击很大。

同时,世界经济是一个整体,当全世界经济都面临萧条,中国也不可能不受影响,外贸相关的行业肯定会受到很大冲击。

内部和外部的困难叠加,很多企业日子会非常难过,一些企业会难以为继甚至倒闭,大量人员不可避免的失业,未失业的也面临收入下降。而大量人口失业和收入下降又会对经济雪上加霜。

国家一方面要支付巨额的防疫开支,一方面面临财政收入的大幅下降,一方面还要想法设法帮助企业渡过难关和救济困难群众,压力可想而知。

大环境如此,医疗行业也注定难以独善其身。即使随着防疫形势好转医院门诊住院患者数量和手术数量逐渐恢复,中国医疗行业也必将面临比疫情发生前更为困难的局面。国家财政压力肯定会在医疗投入和医保支付上有所体现,而兜里没钱的患者和医院发生各种摩擦的风险也会大大增加。很多公立医院早就不佳的财政状况会更加严重,本就对自己收入和工作强度不满的医务人员,可能会发现自己面临停休降薪甚至裁员。

莫言有一句名言: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从大历史的角度,COVID-19也许只是历史和时代的一粒灰尘。但当这个灰尘实实在在落在你头上的时候,你准备好迎接没有?

读历史读多了之后,我经常觉得,我们这代人,大概是中国有史以来最幸运的一群人了。

翻翻中国上下五千年的历史,那似乎很漫长的历史中,你很难找到一个长达半个多世纪的和平稳定老百姓能安安稳稳过日子的时期。历史上这样的极其罕见的时期,几乎都是流传千古的“某某之治”和“某某盛世”。

我想,中国建国70年来的历史和改革开放以来40年的历史,放到大历史的角度,都应该是彪炳史册的“某某之治”和“某某盛世”了。

我们这代人,生活的可能过于幸福了。

比如我,今年40出头,正赶上中国快速发展的黄金40年。

小时候虽然穷,但温饱无忧,可以安心读书求学。40年来,中国经济大部分时间是在以两位数的速度快速增长,每个人的日子都以感受的到的速度变得越来越好。我们每个人对未来的预期都是正面的和积极的。我们只要勤奋努力就能过上好日子,而且会越来越好。

甚至,偶尔的失败我们也不怕,因为中国高速发展的大环境,给我们创造了无数的机会,使我们永远都可以东山再起。

我有一个高中同学,前两年因为某金融平台暴雷损失了几十万,那是他一生的积蓄。但我见到他的时候,他难过却不消沉,更没有绝望,他说:钱没了就没了吧,反正有车有房衣食无忧,我们两口子有技术有工作,钱以后慢慢还能挣回来。

我们早就适应了这种有盼头的日子,我们都对未来充满希望,我们都觉得这一切理所当然,我们都觉得中国的高速经济增长可以永远持续下去。今年人家GDP突破1万美元后,我们很多朋友已经在兴致勃勃地计算以现在的增长速度,中国何时追上美国,何时成为发达国家,何时称雄全球。

很多人都没有意识到,这70多年尤其是这40多年高速发展的黄金岁月,并不是那么理所当然。纵向的看几千年的历史,这样的黄金岁月屈指可数。横向的看世界各国,二战后从一穷二白高速发展几十年冲到发达国家门槛的上亿人口的大国,也独此一家。

这是执政党几十年几代领导人高超而卓越执政能力的体现,也有历史的眷顾。上世纪90年代初,西方国家准备围堵遏制中国的时候,海湾战争及时的转移了美国的注意力。本世纪初,当西方国家再次围堵遏制中国的时候,一个911把美国拖入了反恐战争,给中国又争取了十几年的时间。

几十年高速增长的黄金岁月,造成的一个副作用,就是我们这代人,缺乏对苦难的体验和记忆。

我们没有经历过经济衰退,别说衰退,连低速增长我们都没有经历过,GDP增速6%(这个速度能让绝大多数国家羡慕死)我们就唉声叹气。我们没有经历过大规模的战争,更没有经历过全国性的灾难。

如果真的有一天,外部环境变化加上各种偶然因素的叠加,我们不得不面对一场全国性的战争和灾难,我们不得不面对一段时间的经济低速增长甚至负增长,我们不得不面对一场经济的和社会的危机,我真有些担心:我们的内心是否足够强大。

王安石有一首诗:“愿为五陵轻薄儿,生在贞观开元时。斗鸡走犬过一生,天地安危两不知。”

谁不愿意过这样的人生呢?但是现实的尘世并不能这般轻松。

鱼跃龙门,不摔个遍体鳞伤,怎么能脱胎换骨,化龙腾飞。

如果我们连这样的考验都经受不住,又如何能奢望冲破西方国家的围追堵截,跃过发达国家的龙门,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

时代的一粒灰尘,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

反过来,时代的一座山,只要14亿人民众志成城共同扛起来,那也无非就是一粒灰尘。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