脑袋里装着肠子?这或许不是天马行空的想象

2020
04/17

+
分享
评论
汉鼎好医友
A-
A+
脑袋里装着大肠?这听起来很惊悚。

见过这张图吗?

脑壳里竟然装着肠子,太魔性了吧!这张图来自2015年10月《自然》杂志刊登的一篇文章,它直截了当地向我们展示了大脑和肠道关系。

很多人以为大脑和肠道毫不相干,但事实上,它们之间存在大量的神经对话。举个例子,许多人在特别饥饿的时候,可能更容易被激怒。毕竟,如果内脏没有得到足够的营养,那可能是生死攸关的大事;当能量低的时候,大脑需要被告知,这样它才能让其他系统采取行动。

大脑是我们中枢神经系统的关键枢纽。它的神经触角渗透到我们身体的每一寸,支配、控制和监控着我们所接触、思考和感觉到的一切。它控制着我们作为一个有机体的生存,包括我们的心跳、呼吸频率、荷尔蒙的释放等。由于其巨大的复杂性,神经科学研究的不易可想而知。

有人把肠道视为人的第二大脑,称之为“腹脑”。而科学家们也已开始把焦虑、抑郁、自闭、精神分裂、老年痴呆症、神经退行性疾病等,与肠道微生物联系在一起了。肠道微生物可能通过脑-肠轴影响宿主的脑行为,甚至心理状态,借助于神经递质、代谢产物、免疫信号甚至基因表达等,以神经途径、内分泌途径、免疫途径等来与宿主的中枢神经系统进行交流。

美国哥伦比亚大学迈克尔·格尔森曾在《科学美国人》杂志上发表文章称,控制人类以及某些哺乳动物情感的五羟色胺、多巴胺以及多让人情绪愉快的激素,95%是在肠道里面合成的。

肠道和抑郁症

最近,《自然微生物学》杂志上的一项研究利用了来自Flemish肠道菌群项目的数据(该项目包括1070名参与者),以弄清楚肠道菌群和抑郁症之间是否存在某种联系。当他们将抑郁症患者与未患抑郁症的人进行比较时,确实发现了他们肠道细菌群的明显差异。即使在考虑抗抑郁药物治疗等因素后调整了数据,这些差异仍然显著。不过,除了抑郁症之外,其他因素也有可能导致这种相关性,还有待进一步研究。

肠道和帕金森

错误折叠的α-突触核蛋白是帕金森病的主要标志。这些蛋白质聚集并破坏大脑中某些产生多巴胺的细胞,引起震颤和其他疾病症状。近期发表在《神经元》(Neuron)杂志上的一项研究解释了研究人员是如何通过在小鼠肠道肌肉中注射α-突触核蛋白原纤维来创建帕金森病模型的。

在实验中,这些蛋白团块通过迷走神经从肠道传到大脑。几个月后,老鼠出现了与人类类似的症状。根据上述发现,一些研究人员开始研究益生菌是否可以预防帕金森氏病。一项使用蛔虫模型的研究表明,这一方向或许值得一试。

肠道和多发性硬化症

哈佛医学院布列根和妇女医院(BWH)的研究人员利用动物模型和人类患者细胞梳理了参与脑-肠轴的关键因素,以及免疫细胞和大脑细胞之间的通信。他们重点关注肠道微生物对两种在中枢神经系统中起主要作用的细胞——小神经胶质细胞和星形胶质细胞的影响。这项研究首次报告了肠道微生物在分解色氨酸时产生的副产物能通过影响小胶质细胞来抑制大脑中的炎症。

该团队使用小鼠模型测试了肠道微生物和饮食变化对多发性硬化的影响。他们发现,通过分解色氨酸产生的化合物可以穿越血脑屏障,并激活限制神经退行性病变的抗炎通路。研究人员还研究了人类多发性硬化的大脑样本,发现了相同通路和相关因素存在的证据。

最近,这一通路被发现与阿尔兹海默症和恶性胶质瘤相关。这些发现能够指导科学家研究治疗多发性硬化症和其他疾病的新方法。

此外,2019年11月,国家药监局有条件批准甘露特钠胶囊(简称“GV-971”)上市,治疗轻至中度阿尔茨海默病。GV-971是全球首个靶向脑—肠轴的阿尔茨海默病治疗新药,通过重塑肠道菌群平衡,抑制肠道菌群特定代谢产物的异常增多,减少外周及中枢炎症,降低β淀粉样蛋白沉积和Tau蛋白过度磷酸化,从而改善认知功能障碍。尽管该药的上市曾受到不少质疑,但无疑显示出脑—肠轴在阿尔茨海默病治疗方面的前景。

虽然在人类身上的实验数据还相对有限,但许多动物实验研究已充分说明了肠道和大脑的魔性关系。因此,建立良好的肠道微生物平衡,不仅能让你的心情变好,也能为你的健康加分哦!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