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医疗纠纷案件大数据——天津篇

2020
04/14

+
分享
评论
医法之间
A-
A+
通过数据的分析,我发现现在医疗纠纷案件开始对医院一方越来越“不友好”了。

天津篇

各位读者,久疏问候,2020年的第一个月真是发生了太多事,年前的忙碌到陡然停止的社会生活,本来应该返工的今天,我把第一部分数据报告发出来了。

向所有奋战在抗击疫情各种条口的工作人员致以最崇高的敬意!向所有遇难者表达沉痛的哀悼!

今年我采集的是2019年1月1日到12月31日间,天津三级人民法院已经公开的,医疗损害责任纠纷的判决书、裁定书和部分调解书,从此类案件受偿金额、医方责任比例、鉴定机构选择和医疗机构涉诉情况等几个方面进行分析。

篇首还是要重申我深知我采集的仅仅是医疗纠纷的冰山一角,仅仅以管中窥豹的形式反映一点点倾向,希望大家理性阅读。

1、受偿

2019年度,天津三级法院共公开了相关判决、裁定和调解书共364份(不包括执行类),其中做出实体性判决结果的,即一审、二审生效及调解案件,共333件。其中驳回患方诉讼请求的共21件,占全部案件的6.3%,较之前两年的20%以上大幅下降,主要原因在于今年统计数据中加入了调解案件,大大增加了基数之故,客观数量变化不大。驳回诉讼请求主要原因是经鉴定后医疗机构无责任,包括14件;因拒不委托鉴定,或委托鉴定后不交费,鉴定机构因材料不全而退案等共5件;有1件因诉讼时效败诉;另有1件因无明确被告被判驳回。

全年法院共做出81件涉及金钱支付的判决,其中13件受偿在5万元及以下,占全部案件的24.8%;全年只有4件案件赔偿超过百万。

全年医疗机构支付赔偿金27188555.97元(二千七百万余元),平均个案受偿331567.76元(三十三万余元)。

赔偿金额最多的案件是天津市中心妇产科医院需赔付曲某1879109.88元,赔偿金额最少的是天津市第三中心医院分院需要向苏某赔偿1162.86元。

另外全年共公开了134件调解案件,当然公开内容仅限于双方当事人名称和文号,调解金额依法予以保密,占全部案件的40.2%。

2、责任比例

2019年度,天津三级法院共针对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判定医疗机构责任89件次。其中包括4起复合责任,患者在多家医疗机构受到损害,应当分别对多家医疗机构进行评判,其医疗行为是否有过错,过错对后果的百分比,所以会出现判断责任与判决总数不符的情形。我粗略的将责任比例划分为:医疗机构无责任(0%),次要责任(10%-30%),同等责任(40%-60%),主要责任(70%-90%),全责和次全责(90%-100%)。

责任划分(医方)

件数

比例

无责任0%

24

27%

0-10%

0

0

10-20%

1

1.1%

20-30%

3

3.4%

30-40%

11

12.4%

40-50%

3

3.4%

50-60%

17

19.1%

60-70%

2

2.2%

70-80%

9

10.1%

80-90%

5

5.6%

90-100%

14

15.8%

在责任认定的89件次中,认定医疗机构无责的24件,占27%,较2018年度(30.4%)再次下降,连年保持下降趋势,值得医疗机构引起重视。

另外一个重大倾向是,2019年度出现了13件全责案件,其中有6件为推定全责,后续再行分析。

3、鉴定机构

2019年度,鉴定机构共做出鉴定意见77件,其中天津市医学会做出59件,其他区医学会5件,另有社会鉴定机构作出了13件鉴定。其中有两个案件中,在基层医学会已经进行过诉前鉴定,在诉中又委托了社会鉴定机构,并大幅变更了鉴定的结果,直接对比出了两种鉴定方式的思维差异,值得专门进行解析。

4、医院涉诉情况

根据公开的判决书和调解书等,2019年度涉诉最多的是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共当了29次被告,其次是天津医科大学总医院26次,天津市肿瘤医院与天津市第一中心医院同为15次。

上述涉诉数量并不代表医疗水平低,接诊的病人更多,病人的病情更复杂等原因,造成预后不佳,更容易发生医疗纠纷,仅此而已。

5、涉诉科室

上述案件中,针对我能够分辨的科室进行了统计,涉及比较多是科室是,妇科及产科17件次,消化和肿瘤同为12件次,骨科9件次。

6、上诉情况

2019年度,医疗损害责任纠纷共上诉62件次,其中二审改判仅1件次,发回重审5件次,上诉人撤回上诉2件次。上诉成功率为9.7%,较之前2018年度的18.3%有所下降。

全年申请再审30件次,其中3件获得再审机会,再审成功率为10%,较之2018年度的5.9%有所上升。

上诉及再审成功率仍然较低,医患双方均应在一审中全力争取。

7、调解及撤诉等

2019年度,根据法院公开的数据共出具调解书134件次,占全部案件的40.2%,原告一审撤诉65次,占全部案件的19.5%,总体调撤率近六成

另有5件案件人民法院认为不宜公开,这5件的具体情况不明,分别是(2019)津0116民初22999号、(2018)津0119民初6184号、(2018)津0103民初6377号、(2019)津0114民初8931号、(2018)津0114民初15398号。

另有1件因审理中发现刑事犯罪的可能,已经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8、总结分析

通过数据的分析,我发现现在医疗纠纷案件开始对医院一方越来越“不友好”了。比较典型的就是出现的6起推定全责的案件,后续我挑选典型的案例单独成文。

另外出现了两起已经进行了医学会鉴定,给了很轻的责任,诉中患方又申请了医疗损害鉴定,并极大改变,甚至可以说推翻了医学会鉴定,这是医疗损害案件的趋势。2019年7月开始天津市医学会已经不再受理鉴定,医疗机构不能再获得医学会的“庇护”,必须尽早改进医疗安全工作,学习法律法规,提高工作人员的法律意识

从结果来看,患方的力量在加强,胜诉比例越来越高,同时法官对此类案件的认识也在进步,适用法律开始灵活,这就是未来的趋势

这个文章完成于农历新年正月初七,因疫情自我封闭期间,我将继续完成其他三个直辖市的数据分析,希望大家多给我提出意见和建议。

本文数据来自威科先行数据库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