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万种慢速播放的帕金森人生,DBS技术是否能征服震颤人生

2020
03/20

+
分享
评论
parpar
A-
A+
警惕:帕金森病运动并发症可致残,治疗宜早不宜迟

患帕金森病已24年的老李,他很爱下棋。但当他拿着一枚棋子,却突然在棋盘上方定住时,只好跟对面的孙子说:“帮我忙,我动不了。”

把身体的每一个动作,都调成慢速播放,循环五年,十年,二十四年……越来越慢。这,就是帕金森患者的日常。

帕金森会偷走步履的速度,却拿不走沿路的风景。身体不分时间场合地被按下了“暂停键”的“开关人”,“病耻感” 挥之不去,意志垮掉,孤独、恐惧,无助。

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受限于1:3000医患失衡

中国已有300万帕金森患者,是帕金森发病率最高的国家,而世界卫生组织专家预测,到2030年中国患者将达500万。但全国现在仅有1000多名专病医生,目前的医患比例相当于1:3000,并且这还是一个会继续增大的可怕数字。偏偏帕金森病又是慢性病,长期需要定期定量评估病情。可医患数量失衡,让大多数患者根本不可能接受完整、定期的评定。

随着科技的不断更新发展,和糖尿病、高血压等慢病可以通过仪器设备进行量化检测,而帕金森病主要的评估方式极为原始——通过医生人工观察。通过完成医生指定动作去进行病情评估,耗时费力;人为的打分又显得非常主观,而且不够精准。这样往往使得病患就医困难,病情无法及时准确判断。

事实上,如果能够早发现早诊断早治疗,加上科学有效的疾病管理,对帕金森病的病程延缓、控制疾病症状能起到极大的帮助。但这绝非易事。

“让AI救命”帕金森自查APP亮相互联网之光博览会

手持手机,伸直手臂反复转动十几秒就能测出目前是否患有帕金森疾病……2019年10月18日,互联网之光博览会在乌镇开幕。在现场,帕金森评估体验项目前,观众使用APP进行疾病自我筛查。

体验者通过“手部轮替”筛查是否患有帕金森疾病

借助AI技术,帕金森评估APP实现疾病自我筛查,通过手部轮替和静止性震颤两种方式评估体验者现阶段肌肉情况,判断是否患有帕金森疾病,并出具检测报告。据了解,目前,帕金森疾病检测主要在医院进行,通常需要半小时以上时间,通过医生肉眼和可穿戴设备进行综合判断。

“显然,运用AI技术检测,花费的时间更少,准确率更高。”现场工作人员表示,静止性震颤检测方式借助了智能手机中的陀螺仪功能,感知人的肌肉控制能力,能够发现肉眼和一般机器难以感知到的细小变化,通过运动捕捉进行定量分析。目前,该APP仍在试运行阶段。

DBS技术是否能征服震颤人生!

对于帕金森病的药物治疗,主要多巴胺能药物,其次是多巴胺激动剂和单胺氧化酶B抑制剂。左旋多巴类药物作为帕金森病治疗领域的基础用药,早期临床运用效果很好。然而,服用左旋多巴类药物3至5年后,“开关现象”或者“异动症”就会出现。另外有7%到17%的患者他们会在服药之后变得更加冲动,赌博成瘾,他们可能有特殊的性取向,他们可能暴饮暴食,对于他们和家庭来说都是非常麻烦的事情。甚至有人为此,把医药公司告上了法庭,2005年在法国就发生了这样一起著名案件。想要帕金森症状得到最好的控制,需要进行脑深部电刺激治疗手术(DBS)。

考虑深部脑刺激(DBS)手术的时机是当运动障碍神经科医生进行最佳药物治疗后,生活质量不再可接受时。主要风险是因脑部出血而导致中风导致永久性赤字的风险为1%,而感染的机会为2%至5%。DBS是一种相对复杂的疗法,需要定期进行神经学随访,每3-4年更换一次电池。

DBS历史来源

1990年代初,Jean Siegfried在苏黎世创立了深部的脑电极刺激DBS手术疗法,作为治疗帕金森氏症的替代疗法。然而在后续的运用中,Joachim K. Krauss教授和法国的Coubes教授在上世纪90年代末将其改善,并具有开创性的运用在治疗肌张力障碍上。最初,Joachim K. Krauss教授的方式遭到了医学界的质疑,然而在随后的多次研究中,DBS手术疗法被证实在治疗肌张力障碍上发挥了重要的作用,可作为肌张力障碍患者选择的靶点之一。教授也因此贡献在2002年获得德国肌张力障碍奥本海姆奖。

什么是深部脑刺激DBS?

DBS手术包括将一根细金属电极(大约一根意大利面条的直径)插入几个可能的大脑目标之一,并将其连接到计算机脉冲发生器,该脉冲发生器植入锁骨下方胸部的皮肤下。刺激器系统的所有部分都在内部;没有电线穿过皮肤。在例行办公室就诊时,使用脉冲发生器旁边皮肤旁边的编程计算机来调整设置,以实现最佳症状控制。与较旧的病变手术或伽玛刀放射外科手术不同,DBS不会破坏脑组织。相反,它可逆地改变刺激电极区域中脑组织的异常功能。重要的是要注意,在优化其效果之前,DBS疗法可能需要大量的时间和耐心。

深部脑刺激DBS如何运作?

DBS不能治愈运动障碍,但是它可以通过破坏在这些疾病中变得突出的异常大脑活动模式来成功治疗症状。DBS通常被描述为大脑的“心脏起搏器”,因为恒定的电荷脉冲会在设定为可以恢复正常脑节律的设置下传递,从而可以恢复更正常的运动。这种神经调节的确切机制仍是未知的。

DBS手术如何进行?

在过去的十五年中,使用立体定向框架将DBS电极放置在清醒患者体内一直是金标准。基本的外科手术方法称为基于框架的立体定向,这是通过较小的颅骨开口接近深部大脑目标的传统方法。在用局部麻醉剂麻醉皮肤之后,刚好在手术前将刚性框架连接到患者的头部。将框架放置在适当位置即可进行大脑成像研究。大脑和框架的图像用于计算所需的大脑目标的位置,并在对大脑造成最小损伤的情况下引导仪器达到该目标。在手术室中,给予静脉镇静剂,将Foley导管置于膀胱中,将立体定位框架牢固地固定在手术台上,剃除头顶上的一头头发,然后清洗头皮。使头皮完全麻木后 在发际线后面的头部顶部切一个切口,在头骨上开一个小于四分之一大小的小开口。如果要植入大脑的两侧,则在停止镇静作用并将患者完全苏醒之前,先在两侧进行颅骨开口。

然后使用薄的微电极进行脑图绘制,以记录目标靶区域内的脑细胞活动,以确认其正确,或对目标脑靶进行2毫米的非常精细的调整,以尝试找到最佳位置。在绘制过程中,患者必须保持镇定,合作和沉默,否则必须停止该过程。大脑的电信号通过扬声器播放,因此外科手术团队可以听取指示记录电极位置的神经元活动的独特模式。由于每个人的大脑都不相同,因此映射所需的时间从大约30分钟到最多2小时不等。

当用微电极确认了正确的靶位后,就插入并测试了永久性DBS电极。该测试的重点不是缓解运动症状,而是关注不必要的刺激引起的副作用。这是因为刺激的有益作用可能需要数小时或数天才能形成,而任何不想要的作用将立即出现。在测试中,我们故意将设备的强度提高到比通常使用的强度更高的水平,以便故意产生不必要的刺激引起的副作用(例如手臂或腿部发麻,说话困难,舌头或腿部有拉扯感或脸或闪烁的灯光)。在此测试过程中,高强度刺激产生的感觉感觉很奇怪,但并不痛苦。

睡眠介入MRI引导(iMRI)DBS

该程序允许将DBS电极植入患者体内,使其在MRI扫描器中处于睡眠状态,而不是在手术室中醒来。帕金森氏症和肌张力障碍患者现在可以进行手术,而无需将框架放在头上,也不必醒着。此新过程可能适用于:

1、以丘脑下核(STN)或苍白球(GPi)为目标的患者

2、有症状而无法进行清醒手术的患者

3、太害怕或太焦虑而无法进行清醒手术的患者

4、小儿运动障碍患者

睡眠DBS与唤醒DBS有何不同?

在患者醒着的情况下执行标准DBS,将其固定在头架中,并且不用药物。通过微电极记录进行的脑图分析可用于确定电极何时处于最佳位置,以及打开刺激电极以测试功效并评估副作用。局部麻醉剂用于使切口处的皮肤麻木,并使用温和的镇静剂以防止焦虑。

脑外科手术期间清醒的前景与某些患者有关,不需服用药物也是如此。由于使用实时MRI扫描来定位目标,确定正确的植入轨迹并确认最终的电极放置,因此熟睡的DBS无需进行清醒的脑部成像。此外,帕金森氏症患者在手术当天继续服用药物。

对于不适合醒着或睡着的DBS的患者,可以使用伽玛刀手术来创建丘脑(丘脑病变)以治疗震颤。震颤可能来自原发性震颤,帕金森氏病或多发性硬化症。伽马刀放射外科手术主要在有医疗风险的患者中进行,这些患者有可能使露天手术成为危险,或者年龄非常高。

MRI安全准则

与普遍的看法相反,如果需要,植入DBS系统的患者可以进行MRI。只要采取某些预防措施,所有DBS患者都可以进行脑MRI。在过去五年中,大多数植入DBS的患者都可以进行全身MRI。MRI应该在具有扫描DBS系统患者经验的中心进行。

INC国际神经外科医生集团提醒:帕金森病可能终生都无法治愈,但是在妥善的治疗下,病人是可能过上正常生活的。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