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病毒的中国游记

2020
03/20

+
分享
评论
达医晓护
A-
A+
是的,人类必须为他们的傲慢付出代价!

美国耶鲁大学学者卡尔·齐默(Carl Zimmer)写了一本书,《病毒星球》,在这本书的结尾,他写下了这样一句话:“下一次,再有某种病毒从野生动物身上转移到人类身体内,很可能还会引发大规模疫情,而我们完全可能对致病病毒一无所知。”

 

这句话在今天的人类社会已经成为可怕的现实,一种新型冠状病毒(SARS-CoV -2)在2019年岁末突然横空出世,使用洪荒之力,造成10多万人感染,使人类再次对于新发突发传染病产生了前所未有的恐慌。

下面,我们通过新冠病毒的自述来了解一下他的中国游历记。

我们,新冠病毒,原本是茫茫宇宙间一个不能再微渺的存在。我和我的兄长SARS和MERS病毒一样,本与人类毫无瓜葛,野生动物种族和他们的原始生存环境才是我们熟悉和赖以生存的家园。

但是,自从人类这个物种成为地球的主宰以后,他们贪婪的欲望渐渐膨胀,对于地球资源肆意地侵略和破坏,并且他们中的少部分人逐步将黑手明目张胆地伸向了野生动物,蝙蝠、果子狸、骆驼、候鸟等无不成为他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正是得益于这些人对于大自然毫无敬畏之心的残忍嗜好,某一天,我和人类之间原本的绝缘导线被毫无征兆地接通了,于是,人类一向惧怕的潘多拉魔盒被开启了,我们新冠病毒突然从天而降,在短短几个月的时间内给人类制造了一场巨大的灾难。哈哈!

是的,人类对宇宙万物生灵的的毫无敬畏之心,才是他们灾难的源头!

 

虽然和人类相比,我们的个头微小得不值一提,但是在漫长的生命历程里,我们是和地球一起诞生、演化、共存到现在的元老,所以也练就了超强的生存本领。大部分时间,我们在地球上和人类互不侵犯、和平共处,而一旦人类犯了错误,让我们有了可乘之机,我们就会很快找到大举入侵人体的秘笈。

2019年12月份我们在中国武汉偷袭人类的时候,一些感染患者因为“不明原因肺炎”到医院就诊,被一个叫“李文亮”的医生警觉到了,他曾经在朋友圈提醒亲朋好友“SARS再次光临了”,但是并没有引发人类相关部门的重视。这让我们大喜过望,为了报复他对于我们的敏感和警觉,我们最终将李文亮医生置于了死地。

从2020年1月20日起,我们如愿在人类社会,成为前所未有的“网红病毒”,不管是报纸、电视、网络媒体,还是朋友圈,我们都迎来了自己的高光时刻!

我们持续在人群中大肆传播,短短一个多月时间,就在被称为“九省通衢”的中国武汉市感染了数万例人。之后,我们乘胜追击,随着人流,通过火车、飞机、高铁在各地漫游,轻而易举将战火蔓延到湖北省、全国、乃至全世界。在每一人流聚集的场所,包括车站、码头、机场、公园、广场、娱乐场所、教堂、商场、菜市场、公交车上、电梯的按钮和门把手上等,都有我们悄无声息的身影如鬼魂一般穿梭游荡。人群在毫无觉察中已经中招被我们感染。

我们,成了人类最恐怖的梦魇!

截止2020年3月16日10:36分,我们在全中国31个省市自治区感染81078人,其中有专和我们抢人的医务人员3千余人,共杀死3218人。同时攻陷全球114多个国家的防线,在中国境外感染60000多人。整个世界一片血雨腥风!

   

其实,我们冠状病毒家族和人类交手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2003年,中国爆发“非典型肺炎”SARS,在全球感染8000多人,杀死800多人。那次出手的,就是我们冠状病毒家族的成员——我的一位兄长。

2012年,沙特阿拉伯爆发“中东呼吸综合征”,造成全球1000多人感染,杀死近400人。那次出手的,是我们冠状病毒家族的另一位成员——我的另一位兄长。

人类被公认是地球上最复杂高级的物种。在我们的看来,和野生动物相比,他们的行为很奇怪,聪明、愚昧,侠义、贪婪,温情、冷漠,善良、残忍,......这些矛盾的特质常常混杂在人类的身上,让我们也难以捉摸。

尽管我们家族的同胞,既往已经数次给人类社会以血的教训进行警告了,但是,他们总是在短时间的战战兢兢之后,又再次重蹈覆辙、肆意妄为,受益于他们当中少数无知无畏者的健忘,我们总能周而复始的有机会大举杀临。

不过,不得不承认,人类是我们所知道的宇宙中最聪慧的物种,当他们开始反击的时候,我们惊讶地发现,我们低估了他们一往无前的精神和聪明才智!

在短短的时间内,他们已经了解了我们很多的秘密。例如,他们知道,我们的外形呈圆形或椭圆形,常为多形性,直径60-140nm。基因特征与SARS和MERS冠状病毒有80%的同源性。他们已经可以在人呼吸道上皮细胞内培养出我们。他们还知道我们对紫外线和热敏感,56°C 30分钟、乙醚、75%乙醇、含氯消毒剂、过氧乙酸和氯仿等脂溶剂均可有效灭活我们。

 

   

2019年12月,我们偷袭武汉被人类警觉以后,人类破解我们之谜的速度堪称奇迹:

1月2日中科院武汉病毒所完成了我们的病毒基因组序列的检测;

2020年1月7日,中国科学家们确认我们——新冠病毒是这次不明原因肺炎的病原体;

1月4日国家疾控中心研制出高特异性的RT-PCR检测试剂盒;

1月11日疾控中心向武汉提供检测我们核酸的PCR试剂盒;

1月19日PCR试剂盒已经发往全中国各地;

1月28日针对我们的RNA疫苗研发已经正式立项;

2月1日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国家感染性疾病临床医学研究中心从患者粪便中检出我们的核酸;

2月11日美国国家过敏和传染病研究所发布了通过透视电镜制成的我们被放大了的清晰的图像;

2月14日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联合厦门大学和北京万泰生物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研发出了快速检测我们抗体的试剂盒;

2月22日钟南山院士团队从患者尿液中分离出我们;

2月23日检测我们的抗体快速检测试剂上市;

2月26日浙大团队发现我们存在于患者眼泪及结膜分泌物中;

2月29日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肝病研究所在P3实验室中分离培养出了我们,并且首次在-196°的冷冻电镜下观察到被灭活的我们的完整形态。

......

   

紧接着,中国政府宣布武汉进入一级公共卫生事件应急状态,1月23日起武汉封城。1月24日就是中国的农历大年三十,中国人一惯喜欢热闹,在春节期间尤其惯于听闻爆竹声声、走街串巷、走亲访友。但是这一次,他们共同诠释了什么叫众志成城。全民居家隔离,商店、饭馆、车站、娱乐场所关门谢客,公交车、飞机、火车停运,中国政府采取了最古老、最有效的阻断传染病传播的方式,向我们展开了全方位的宣战!

在短短10天之内,他们在武汉建起了火神山和雷神山医院,专门收治和隔离重症患者;又建了十多家方仓医院用来隔离轻症患者。

我们在全中国漫游的这段时间,中国医护成为直面我们的逆行者。我们也造就了中国的网红医生张文宏,他说“你们每个人都是战士,你在家不是隔离,而是在战斗”,这句话成为了张氏经典语录。

   

在中国政府和中国医护的严防死守下,经过短短1个月的时间,我们的超强传染力已经没有了用武之地。被我们感染的患者已经全部被隔离治疗,现在我们只有在武汉尚能制造个别散发病例,在中国的其它地方已经偃旗息鼓了。

下一步,我们的计划是在韩国、意大利、伊朗及其它对于我们态度傲慢的国家感染更多的人群,制造更多的恐慌,目的是给人类留下永久的难以痊愈的伤痕,只为他们能够牢记教训。

是的,人类必须为他们的傲慢付出代价!

作者: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

肝病二科 王方

部分图片摘自网络,如有侵权请告知,予以删除。

所有人名和地名均为化名,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