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吁尽快给连续加班却逝在家中的医生定工伤!

2020
03/17

+
分享
评论
健康大河南
A-
A+
对于已逝者,唯有让其在荣誉认定、物质保障能够体现应有的敬意时,才是对他们真正的告慰。

河南省宝丰县中医院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副组长袁洋洋,2月28日突发心脏骤停,经抢救无效去世。疫情期间,他全天候坚守工作岗位,39天夜以继日,经常吃住在医院。2月28日凌晨4时许,突发心脏骤停,经抢救无效去世。

如今,袁洋洋已经去世18天,工伤认定还没有结果甚至有了曲折。以下为医院院长微信发布的截图:

 

据悉,这是去世医生亲戚提供的记录,当天他参与了协商会谈。

袁洋洋在连续加班39天后,刚好死亡的那一天没有长时间加班(媒体报道显示,20:11和20:31,接到护理部两个电话,依然是在沟通工作),据此可能不被认定为工伤。

但最终结果还没有下来,因为我们从来就没有想过,袁洋洋不会不被认定为工伤,所以大家都没有操这个心。有点脑子的人都会想想,前有车后有辙,且看湖北的案例:

2月13日,刘文雄在家中突发急性心肌梗死,后抢救无效死亡。

7天后,2月20日,仙桃市人社局称刘文雄并非感染新冠肺炎,也未在规定的工作时间与地点死亡,所以不予认定工伤。

2月27日,刘文雄的工作单位三伏潭镇卫生院向仙桃市人民政府申请复议。

9日后,3月7日下午,经行政复议,刘文雄已被认定为工伤。

湖北解决刘医生死亡的时间节点,2月13日,死亡,7日后(2月20日),下达通知;2月27日,提交复议,9日后(3月7日),复议结果出来。

7日+9日=16日,湖北两次审议的时间都过了,而宝丰,一次的结果还没有出来。

甚至传言属于“自然死亡”,“不用交”相关申请······如果是真的,这心啊,真是在滴血······否则,怎么这么长时间,迟迟不见结果呢?

6天前,河南报业旗下河南中医药微信公众号发布《英雄的归宿:袁洋洋会不会成为下一个刘文雄?》,其中,有网友“明中医”留言称:听宝丰的朋友说,袁洋洋的同事们接到通知说不让转发这篇文章了。是真的吗?谁发的通知?为什么不让转发?后,“明中医”又留言称:宝丰县人社局已经和袁洋洋家属口头沟通,说袁洋洋不符合工伤认定标准(条件),属于“自然死亡”,“不用交”相关申请。“不用交”是什么意思?人家该申报就申报,你们不认定就不认定,合法合规就行了。为什么“不用交”?

如果是这样,就不仅仅是太机械了,而且是违法了,更是寒了天下医务人员的心了。

这事情,就这么难办吗??

中国虽然不是判例法国家,但是,类似的案件,你还能跳出升天,做出一个闻名于天下的大事不成。作为一个河南人,真的不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因为,我骄傲,我是河南人,五千年文明的发祥地,一部河南史,半部中国史。

但是,在这件事上,可以想象,如果袁洋洋没被认定工伤,不说宝丰,估计整个河南,都要为此事而牵累,名誉将会受损,各类唾弃、鄙视也将相伴而生。

目前网上舆情已经渐起,真切希望宝丰乃至平顶山方面重视此事。我们都是河南人!

湖北仙桃曾经犯过这样的错误,当时,网友一片哗然,全国媒体铺天盖地跟踪。无论是湖北仙桃幡然醒悟也好,还是被逼无奈也罢,最终刘医生被认定为工伤。

真心希望宝丰,爱护医护,贵在快速,快速做出一个民心所向的决定。莫要为小事而败坏了一世名声。

正义,迟来,就可能被玷污了。

2月9日中午袁洋洋在办公室休息,据他同事称“昨晚忙到夜里3点”,如今,图片在,人已逝。


死亡的医生,他叫袁洋洋,孩子大的8岁,小的两岁......

真心希望,宝丰,平顶山,能够以对自己之心对袁洋洋!如果你们的家人遇到这样的情况,你将会如何对待?还会表面上热乎,内心里“教条”吗?

请再看一下湖北刘医生的二次复审,《仙桃市人民政府行政复议决定书》说:刘文雄的工伤认定应综合考虑抗疫特殊时期的工作情形,不应机械的界定‘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

所以,仙桃市政府撤销了仙桃市人社局此前作出的《不予认定工伤决定书》,并责令其在60日内重新作出决定。3月7日,仙桃市人社局作出决定,对刘文雄在防疫备勤过程中突发疾病经抢救无效死亡,予以认定(或视同)为工伤。

最后,引用光明网评论员的话:当前这种疫情并不常见,将特殊时期超负荷工作而猝死的人——即使不是在工作岗位上去世——计入工伤,并不会“坏”了平时的规矩,绝对没有成为“坏例”的可能。当下这种特殊情形,恐怕也很少有情况能与之相比。因此,此时不宜机械操作,应考虑到情势之紧张,医务人员面临的风险之大,对因疫情而牺牲的他们,我们应当有个体面的交代。

秦利恒给丈夫袁洋洋“送饭”,她的心,是双重的伤 

疫情之下,医务工作者的工作就是和平时期的战斗,他们进出病房,与冲锋陷阵也不遑多让。对医务工作者的礼赞,在舆论上已呈最为密集、主流的声音。现在每一次类似情况的处理,事实上都在传递导向,都是一次展现社会公平正义的机会,也都足以令医务工作者产生“值不值”的思考。因此,我们理当格外细致对待,其中贯穿的核心精神,就是最大程度地保护他们的权益。

对于已逝者,唯有让其在荣誉认定、物质保障能够体现应有的敬意时,才是对他们真正的告慰,也是一个理性社会对自己良心的慰藉。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