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医疗卫生体系最缺的是什么?

2020
03/16

+
分享
评论
马恩祥
A-
A+
作者分析了武汉抗疫所反映出的一些深层次问题。

从国家卫生主管部门1月14日召开全国卫生体系疫情防控电视会议,到今天已经2个月了,尽管武汉的疫情已经得到控制,但未来也许还要有一个较长时间严防严控。而且即使新冠病毒肆虐结束了,由此而引起的“心理病毒”和“经济病毒”也会形成巨大的社会压力影响到人群的健康和医疗卫生体系的工作。作为至始至终坚守在武汉疫区的一名社会心理工作者,2个月来以公共卫生医师、心理师和疫区市民三种角色身份体验了医疗卫生体系在应对疫情紧急防控中的管理。这次抗疫,医疗卫生系统无论是组织者,还是管理者,包括广大一线的医务人员,都展现了极大的英雄气概,也做出了巨大的贡献,取得了超乎预料的成就。但由于受制于思维观念的落后与卫生应急体制性的种种弊端,医疗卫生体系应该汲取的教训,如果用一个字来表述,当前和疫后恐怕要补“缺”。

从整个武汉抗疫的医疗卫生工作应对的回顾性角度来看,表面上是缺物资、缺人力、缺技术,但背后其实是“四缺”:首先是缺应急观念、独立思维和全民皆兵思想;其次是缺系统管理、现代医学模式和中西医结合;三是缺医疗卫生的后勤保障、安全防护和心理支持;四是缺既有政策执行力、职业化管理能力和公共卫生管理能力。笔者简要做一论述。

1. 应急观念、独立思维和全民皆兵思想

这次新冠肺炎疫情首发于武汉,武汉医疗卫生体系的反应应该是专业的、讲政治的、而且也是卓有成效的。但对于公共卫生突发事件的应急观念,整个卫生体系还缺少像钟南山院士的“为民担当、坚持真理,勇于献身”的共产党人的先锋思维,使得某些人把讲政治弄成的不丢官的护身符。真正的共产党人,一定是为了党和人民的利益敢于牺牲自己。

武汉的灾难发生,与应急思维讲身份而不讲专业、讲服从而不讲战时的“将在外君命有所不受”有着某种关联?笔者一位公共卫生专业背景的朋友这次就领导一个地方的疾病预防控制工作,在新冠肺炎疫情暴发的前奏,凭着专业和职业的敏感性,以一个优秀共产党人的品质,就做了当地管理者执着的谏者,最终使得对疫情保持有效的控制,没有造成灾难性后果。

独立思维是医疗卫生工作的核心,因为医疗卫生工作是研究性的工作,尤其是当原因不明的突发传染性疾病,更需要独立的思考,医疗卫生工作者的角色是白衣天使,医疗卫生机构的管理者也是身着白大褂的,在疫情防控的战时,应该优先秉持医疗卫生的专业角色,而不是当一个不独立思考的地方某个领导错误决策的盲目执行者。武汉市一家医院成为疫情防控的重灾区,牺牲了那么些优秀的医疗专家,反映了医院领导层整体失去了独立思考。

全民皆兵是打赢一场大疫的前提,然而这次疫情防控过程中,对于医疗卫生工作者没有实行全员征召,不少的医务人员都放假在家进行自我隔离。平时医院门诊及住院都人满为患,一场大疫,生病的人会更多。此时的医疗卫生机构,应该有两条战线,一条是疫情防控,一条是普通疾病患者的照常救治。然而,为了疫情防控,早期暂停了普通疾病的门诊诊疗,社区卫生服务机构的不少站点都通知放假,什么时候恢复也未曾有期。如果说,把医务人员全员征召起来,以社区作为医疗站点,利用社区网格管理系统来保障居家隔离的居民医疗,才是打一场持久抗疫战的思维。

如果有全民皆兵思维,在武汉早期定点医院发热门诊拥挤不堪的时候,就可能会及时有效地在各级医疗机构普及新冠肺炎门诊,因为专业医务人员平时都有传染病防治的专业训练,临时再做专项培训,医务人员都能担当相应诊疗责任。

2. 系统管理、现代医学模式和中西医结合

在医院最能体现系统管理成效的指标就是医院内感染控制,因为只有这一个指标是反映所有部门与环节的。这次疫情早期,不少的大医院都发生了相当多的医务人员感染,连国家专程赴武汉专题调研的呼吸科专家都中招,不能不说是整个医疗卫生体系系统管理的不足。

笔者这次也参加的疫情防控的心理援助工作,尽管卫生体系管理者对于现代医学模式都有认知,但疫情未发生的时候基本上处于知而不行的一种状态。这么大的疫情靠几个精神科心理专家能管用,得所有的临床一线医务人员都懂临床心理知识与技术才行哦。

在这次疫情当中,武汉不少的家庭就是靠着中医药自我医疗来度过心理恐慌与伤风感冒的,其中恐怕就有不少人是新冠肺炎病毒的感染者。如果继续让中医诊所等中医医疗机构在严格疫情防控措施的前提下,或在机构、或深入社区,按中医坐堂行医或到社区上门(设临时中医诊疗点)服务,应该也是弘扬中医传统医药的好机会。然而,除了定点医院的中医在继续,中医诊所、甚至是医疗机构的中医科也整体关张。把《中医药法》当着一纸空文,抗疫不能没有中医,不能将中医与居民做隔离。

3. 医疗卫生的后勤保障、安全防护和心理支持

这次疫情暴发的初期,医疗卫生机构的防护用品长时间跟不上,说明后勤保障机制存在重大漏洞。医疗卫生体系没有自己防护设施供应保障体系,这些物品还要像商品一样在市场上采购,当大疫来临时,岂不是置医务人员像普通民众一样?医务防护用品是医务人员的战场装备能用市场模式的商品来做管理?

安全防护不在于战时,而在于平时。武汉一家医院的一位医生因为患有过敏性鼻炎,而让他在这次疫情中避免了感染,而他同在的科室,多名医生感染新冠肺炎病毒,还有人因此而牺牲。记得自己上世纪从事医政管理的时候,医生接诊病人一定是要戴口罩的,自从医疗市场化影响,一些公立医疗机构为改善所谓的医疗服务、实行人性化的医疗服务,不再强调过去好的医院感染控制措施,医务人员上班连戴口罩也可以不戴了。很多医院的建筑设计像宾馆一样豪华,在自然通风方面未曾考虑洁净空气流通与空气污染治理问题。

特别是心理支持上,国家卫生健康管理体制改革合一后,医疗卫生体系并未及时将广大心理咨询师纳入到体系内进行管理和使用,仍然将他们排斥在在外,置于市场机制下的自由发挥状态。这次抗疫,广大心理咨询师积极充当志愿者,但由于无法融入医疗卫生体系内,而让作用不能得到有效发挥,实属卫生改革体制滞后所致。

4. 既有政策执行力、职业化管理能力和公共卫生应急管理能力

   按理说,这次武汉抗疫是落实分级诊疗政策的好时机,笔者在疫情的早期就曾有过建议。所谓分级诊疗,即是社区首诊,分级双向转诊。新冠肺炎病人的筛查不能只单纯依靠法定传染病法所要求的发热门诊,实践证明,这次新冠肺炎病毒感染,第一时间有发热症状的病人不到一半。如果能通过社区医疗卫生机构首诊,就不会造成定点医院成为这次疫病的传染源,同时也能利用这次抗疫,重建起分级诊疗的模式,而不是让分级诊疗政策得不到落实。抗疫战时都落实不了分级诊疗,疫后要落实分级诊疗,有这个群众基础么?化危为机,一定要有系统思维,不能总是头痛医头、脚疼医脚。

这次抗疫,武汉的大医院早期成为疫情传播的重要疫源地,也反映了整体医疗卫生体系的职业化管理能力和公共卫生应急管理能力的严重不足。疾病控制部门工作者不仅仅是专业工作者,不能只对专业负责,更要从伦理的高度,对自己的职业负责,职业是社会性的。做专业可以忙于自己的研究,而做职业则应该是服务对象为第一和优先。在这次的新闻媒体出镜专家中和整体媒体信息传播中,鲜于公共卫生专家和工作者即是一证。特别一提的是:医院的院前就诊公共卫生应急能力不足,无论如何不能让已经来到医院的发热病人跑掉了哦,哪能还让他们自己去找医院的呀?我们的医院职业化管理,在抗疫过程中,不能只管挂号病人,更要管已经来到医院门前与门外的病人,管了他们,才算尽到了一个职业化卫生工作者和卫生机构的职业化管理责任。医院职业化管理不只是医疗的管理,还有公共卫生的管理、心理的管理、院前就诊的管理,特别是心理治疗师不能只是与精神科配套,心理治疗师而是要辐射到第一个临床科室,尤其是院前急救与院前诊疗的各个环节。医院职业化管理,心理治疗不能只是专业化,也应当尽快职业化。

俗话说,多难兴邦,笔者想是灾难发生的时候凝聚了人心,同时展现的社会的担当,激发了民众的精神,同时,更是对大灾进行深刻的反思,汲取了相应的深刻教训,从而避免了今后的错误,从而让社会更加繁荣。期待武汉决战全胜,也相信武汉必胜!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