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疫情之下,有多少中(草)药是有效的,多少是想搭车恶意营销

2020
03/13

+
分享
评论
医库
A-
A+
中国到底有多少中药或者中药注射剂敢做真正的随机双盲对照实验呢?

3月6日,世界卫生组织官网的一个栏目“2019冠状病毒病(COVID-19)专题问答”,里面有个“应对疫情,我不该做哪些事情?”的回答:“以下措施不能有效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甚至可能有害:……”


中文版本:不能有效应对2019冠状病毒病,甚至可能有害的是:1、吸烟。2、佩戴多个口罩。3、服用抗生素。


除中文外的其他五种语言版本,除了上述3点之外,还有1点是 “不要使用传统中草药疗法”。


也就是传统中草药对疫情防治无用或有害的表述在中文版本里直接删除了。这是BUG吗?当然不是,这是我国翻译的中文版特地删除了(不要)使用传统中草药的说法。

更神奇的事情是,过了一天WHO官网删除了相关的英文表述,但是其他语言的版本仍然建议大家不要使用中草药。直到3月8日,这个表述才从其余联合国官方语言页面删除。对于为何删除该表述的原因,WHO给出的解释是:之前语言过于宽泛,没有考虑到很多人都会使用传统草本药来缓解2019冠状病毒引发的轻症。

然而WHO作为国际权威的组织之一,认为中草药对新冠无效显然不可能是信口开河,而即使在受到中国的异议时,虽然删除,但其实却再次强调只是忽略了可以缓解“轻症”,那么其实大部分轻症患者是可以自愈的,所以缓解轻微症状以及很多人“都相信其可以缓解”有一定安慰剂效应,那么换句话说,对于中重症患者没有治疗价值甚至有害,这是WHO的官方观点!


然而中草药,成药和中药注射液至上而下地活跃在中国的抗疫治疗中,无论病情轻中重,成为一种独特的文化!


国家版治疗方案

前几版国家卫健委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公布的诊疗方案,中成药及中药注射液如下:藿香正气(胶囊、丸、水、口服液)、金花清感颗粒、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疏风解毒胶囊(颗粒)、防风通圣丸(颗粒)、喜炎平注射剂,血必净注射剂、参附注射液、生脉注射液。


到3月4日,国家卫健委印发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试行第七版)中,中医治疗的推荐用药不仅包括了以上中成药和注射液,还新增加了:热毒宁注射液、痰热清注射液、醒脑静注射液和参麦注射液。

我们梳理了这些中药的主要厂家和上市公司:

不知道这些产品是如何进入的国家版治疗指南,是哪位专家推荐或者循证依据应该公示,让全社会知晓,也迎接历史的检验,如果只是依据药品说明书或者中医理论就可以认为有效,那几乎所有的中药(成药)都有效,那为什么是他们?是不是在指南的制定中有一些干扰性因素,无论是学术界的还是经济利益,或者是国家与地方对某些产业战略发展的目的,而并非是临床验证的!
其实药物疗效与不良反应检验只有两个真正的方法:1,随机双盲对照实验(RCT)2,大样本的真实世界研究。至于其他依靠所谓个案有效都是胡扯,很多打着中医旗号的伪科学与骗子把其当作行骗万金油!


比如说武汉无证非法行医的李某某,自称治愈多名新冠患者,且弄出来一套理论,一是擦边中医穴位注射,二是注射小剂量苯酚,因为其含有嘧啶环,而绝大部分DNA或RNA病毒都是有嘧啶环的,那么他可以阻断病毒复制。那么根据他自己所谓的理论,可以问其四个问题:

1、不仅仅是呼吸道病毒是有嘧啶环的,艾滋病,甲乙丙肝炎,HPV等各种病毒都是有的,那么他就应该抗击一切病毒或者大部分病毒有效,如果这样,妥妥的诺贝尔奖。


2、苯酚有嘧啶环,其他大量化学试剂也有,在非致死剂量下,可以随便按此理论狂试了,一下子几百种创新药来了?


3,那么即使假定有效,排除自愈和安慰剂效应,那么到底是皮下和肌肉注射有效,还是一定要在某几个所谓的特殊部位(穴位)有效,有对照吗?还是用所谓中医穴位一些玄之又玄的理论让自己的局部注射看起来高大上,而且苯酚是一种化学试剂,并非自然之物,几千年前老祖宗没有合成过这种东西,理论依据又是所谓化学结构有嘧啶环,这么说属于“中西医结合”重大创新喽?


4,苯酚被人体吸收后,是如何代谢的?体外有嘧啶环代表体内代谢产物也一样吗?同时微量注射到皮下或肌肉,吸收入血后面到肺,作用在局部,请问需要多大量,有多少能够到达靶器官?就像很多所谓的官方公布的中药体外实验证明抗病毒有效,没有告诉老百姓是多大浓度吗?如果体内达到这种抗病毒浓度,可能需要吃几公斤到几十公斤的量好吗?不是一两颗药丸和几支口服液能解决的,这些为什么不披露,而只选择性地公布结论,这不是骗老百姓吗?


中药没有副作用是天下大谎,有多少草药造成严重的肝肾损害至透析才能生存,而中药注射液更是不良反应众多。


仅2011年1月1日至2011年12月31日,一年间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病例报告数据库中有关喜炎平注射液的病例报告共计1476例,不良反应/事件主要为全身性损害、呼吸系统损害、心血管系统一般损害、皮肤及其附件损害等。其中严重病例49例,包括过敏死亡的。


2012年,国家药监局发公告警惕生脉注射液的严重过敏反应。2004年1月1日至2011年9月30日,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中心病例报告数据库共收到生脉注射液严重不良反应/事件病例报告500多例,包括死亡病例。


在国家推荐用药、新闻宣传引导下,各地的中草药也纷纷登台,主要打着预防肺炎、抑制病毒、对轻症患者治疗有效等旗号。

而各种五花八门的研究数量日益攀升,患者样本不足,多项新冠临床试验撤销。


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数据显示,截至3月5日11时,新冠肺炎相关临床试验注册数量就已达320例。这并不包括中国团队在美国临床试验数据库上的注册数目。这320例临床试验涉及药物、疗法、心理、康复等多个类型。正在进行的药物及疗法试验有国家卫健委推荐的氯喹类抗疟药物、阿比多尔等抗病毒药物,还包括洛匹那韦、利托那韦等抗艾滋药物,连花清瘟胶囊等中成药,血浆治疗,糖皮质激素治疗,免疫治疗,肠道菌群治疗,脐血间充质干细胞疗法等。


由于疫情逐渐得到缓解,新病人减少,导致试验样本不足,各个项目入组难度更大,再加上这些搭车营销的,一些临床试验项目不得不被撤销。


其实中国到底有多少中药或者中药注射剂敢做真正的随机双盲对照实验呢?唯一几个如天士力的复方丹参滴丸,在美国做了十多年三期临床了,到现在也没有公布结果,这本身就是一种结果!那为什么之前都缩回去了,现在忽如一夜春风来,全部都大干快上去做临床实验了呢?


可以很负责任地说,很多药企就是只要花钱立了项,根本不需要真正完成,马上就把这个噱头拿出去做卖点做广告,希望多卖一些产品而已,他们对学术不感兴趣,我接触了不少此类企业,从上到下根本就连RCT或真实世界到底是啥,怎么做的都搞不清楚,很多连学术部都没有,就是花钱委托中介一条龙去弄的,一些所谓的专家哪怕院士都是给钱就上,受利益驱动的!


随着疫情结束,医保必将更加吃紧,从收入来源到支出领域都是如此,那么之前限定的辅助用药与不合理用药,会反而放开吗?换句话说,发展中医药没有问题,但应该把钱给一些骗子然后变成商业贿赂回扣等,继续腐蚀医疗界,恶意消耗全民的财富吗?


疫情肯定会结束的,到那时,如果这一大批中药及中药注射剂还敢做RCT或者真实世界,那就是真正好样的,而不是不了了之,马上缩回去当之前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继续将回扣卖药进行到底!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