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望 | 想吃火锅早茶,想看木棉花,巾帼战士的“星语心愿”

2020
03/11

+
分享
评论
广东健康
A-
A+
向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致敬!

在荆州洪湖支援的广东医疗队中,女性医护人员占了大多数。在妇女节这一天,我们记录了她们这段时间的生活,她们眼中的压力、欢乐与眼泪。

19171583743400076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ICU护士长 魏红云

“在ICU,我看到了太多生死。”

“一是科室里也很多事,二来我还有两个小孩。”护士长魏红云来自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作为重症病房的护士长,永远理性看待问题的她,在报名前往抗“疫”一线时也经历了不小的思想斗争。

刚到洪湖那个星期,魏红云每天忙到凌晨两三点才睡,白天要到病房,晚上还要抽空排100多人的班,不过,让她压力最大的是几十名队员的防护安全。“我想的是一定要安安全全把她们带回去,根本没有时间想累不累这件事。”魏红云说。

即便经过院感专家多次培训,难免还是有意外发生。有一次在病房工作时,一个大幅度的操作,魏红云突然发现自己呼吸顺了,“我一想不对啊,怎么呼吸就这么顺了。”和同事交代后,她赶紧出了病房。

“在准备脱防护服时,我的眼泪都快下来了”,她说,我们医疗队医护人员的防护做得很好,要是因为这就被暴露了,那也太不值当了。幸好,摘下外科口罩,发现N95口罩还完好戴着,而且外面还有一层外科口罩,能起到一定的防护作用,心里松一口气,同时抓紧给感控专家反馈。

在ICU,魏红云看到过很多生死画面,但每次面对抢救不过来的病人时,她还是会深感无力。“有力使不上的感觉,特别沉重。”魏红云说。

88721583743400133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介入导管中心科护士长 唐迎红

“我是大家的‘临时妈妈’”

唐迎红是湖北人,得知疫情之后,她第一时间向单位提出了申请。

在出发后,唐迎红的家人给她写了一封信:“珍重平安这种话在别人看来很平常,但对亲人来说饱含了更深的牵挂,你若安好,我便无恙。”唐迎红说。

“队员会开玩笑说,我就是大家的‘临时妈妈’。”作为医疗队的领队,唐迎红说自己还有一份另外的责任,就是保护好队员,带着他们平平安安回家,团队里她的年龄最大,而最小的队员是95后,所以压力特别大。

今年是唐迎红从业的第三十年。在这样一个时候回湖北来,在她看来很有意义。“算是送给自己职业生涯一份特殊礼物。”

原本春节旅行的计划因为疫情取消了。她想着,等到疫情结束回广州后,和家人找个地方旅游好好放松下。

76531583743400209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护士 罗燕

“广州的木棉花开了,真的很美”

因为疫情,罗燕原本要领证的计划只能往后推。她说,疫情结束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领证,把这件事完成。

“我去上班了,那些病人在等着我们,就是这种感觉”,罗燕说,穿上防护服第一次到病房时,没有想过害怕和压力,看着那些躺着的病人,自己只想尽最大的努力照顾好他们。

穿着防护服在病房工作上几小时,对体力来说是很大的考验。实在透不过气来时,罗燕就会到病房的窗户边缓一会,再接着回去工作。

她也有无力的时候。“很心疼,他们也不想这样。尤其看到病人救不过来时,就感觉是自己没做到一样。”罗燕摆摆手,长叹了一口气。

在这里,她最想念的是广州的花花草草,她说从朋友圈里看到同事朋友们发了木棉花的照片。“现在正是木棉花开的时候,开得很美。”

99581583743400351

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护士 黄一丹

“做好防护就行,我们很安全”

“我一直很向往医疗行业,读大学时报的所有专业都是跟这相关的。”黄一丹说,自己已经工作了14年,所以在这种时候很自然地就报名到一线来。

黄一丹和丈夫都是独生子女,得知她要来湖北后,两家老人都十分担心。“看到我在这边适应得还行,家人才放心。”黄一丹说。

黄一丹从来没有担心过病房的工作。“和平常没太大区别,只不过是把医院的工作转移到了荆州。”她说。

前几天,得知一名病人是退休教师,让黄一丹想起了家人。“我家人也很多是当教师的,看到她一直说,我们都是家里的宝贝,所以能做的事就自己做,我还挺感触的。”

她说,可能在别人看来,传染病很可怕,但在自己看来,只要做好防护,就没有太大问题。“我负责的病人出院了就是最开心的时候。”黄一丹说。

“想念广东的烧鹅!”被问及想念广东什么美食时,黄一丹回答道。她说,她还想着等回去后,好好陪陪家里的两个宝宝。

30541583743400466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护士  冯思云

“等疫情结束,我想好好睡一觉”

性格大大咧咧的冯思云是湖北人,刚到一线时,冯思云说自己最真实的感受是恐惧,“我也不知道会在这里遇到什么,有点害怕。”她说。

直到慢慢熟悉环境,真正进入病房时,冯思云才觉得心里踏实了,“真正回到家乡了的那种感觉”,冯思云说。

在病房工作这段期间,冯思云觉得自己适应得还不错。不过,她也有伤感的时候,前不久,得知第一天值班负责的病人去世时,冯思云有些自责。“好像是因为自己做得不够好,没有做够一样。”

冯思云的妈妈是在前几天才知道,女儿到了抗“疫”一线。冯思云说,自己不敢和家里说太多这边的情况,但为了不让家人担心,有空时会在微信上和他们说说话。

“想吃广东的早茶呀!”当被问到最想念的是什么时,冯思云毫不犹豫地回答。她说等到疫情结束后,她还想好好睡一觉,“有空的话,去旅游一趟。”冯思云说。

79521583743400608

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护士 曹赛

“想和家人朋友一块去吃火锅”

刚谈到家里的小孩时,曹赛就忍不住想掉眼泪。前几天,她6岁的儿子发来了一段视频,说到了妈妈去一线前背后的故事。

“他在视频里说,当时和我告别拥抱时,他忍住了泪水,是为了让我安心地去救治病人。”曹赛说,自己到湖北来支援,一家人都很支持,但想到懂事的儿子,心里会很难过。

病人抢救不过来时,也是曹赛最难过的时候。“那种生命的脆弱,让我感觉真的很无力。”在病房工作这段期间,她和一些病人也建立了很好的感情,“有一个爷爷,他是在我当班的时候入院的,也是在我上班的时候转运出去的,看到他病情好转,真的很开心。”

“想和家人朋友去吃火锅,大家坐在一块,开开玩笑那种感觉很美好。”在采访时,她也向自己的先生表达了感谢:“谢谢你把家里照顾好,等着我回去!”曹赛说。

来源:南方+

编辑:朱晓华、李滢、梁杰祥

责编:陈广泰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