支持中医,不鼓吹中医

2020
03/11

+
分享
评论
Sunning
A-
A+
要特别注意那些鼓吹中医的,这些鼓吹和完全否定中医都是不利于中医发展。

西医之争在哪个群里都是热门,特别是在当下疫情的局势下,加上各种谣言辟谣纷飞,更容易触动大伙紧张的神经。如果你是一个支持中医的朋友,要特别注意那些鼓吹中医的,这些鼓吹和完全否定中医都是不利于中医发展。

从古至今,中医发展也视一个逐步发展过程,古西医还经历过各种现代人看来匪夷所思的疗法,例如放血大法。近代英国建立“双盲、随机、安慰剂对照”为核心的现代临床设计理念,也不是一蹴而就的,也是一个进化和逐步完善的过程。中医受一些所谓“传统”的制约导致发展缓慢,而且错过了一些发展的机会。

中医历史上有一个医学著作:《伤寒杂病论》,是被后世称为“中华医圣”张仲景的传世巨著,是中国最早的理论联系实际的临床诊疗专书,奠定了理、法、方、药的中医理论基础。

图源网络

时至今日,《伤寒杂病论》著名的300多种方剂经过临床实践的检验,都有较高的疗效,特别是日本一些著名中药制药公司出品的中成药中,伤寒方也占60%以上,若按照现代知识产权保护的话,张仲景凭借《伤寒杂病论》就可以登陆世界富翁福布斯排行榜了。

以上等等,其价值之大在此不做更多介绍了,大伙可以去自行查阅,但也正由于《伤寒杂病论》之伟大反而禁锢了中医思维发展。

在明末崇祯十四年(公元1641年),山东、河南、河北、浙江等地温疫流行,患者甚多,甚至延及全国。在这样的疫情面前,《伤寒杂病论》是通过风、寒、暑、湿、燥、火等六淫外感之邪来解释,按此理论进行治疗,往往没有疗效,导致枉死者不可胜数,病情也迁延扩散,进一步向危重阶段发展。不仅事实说明没有疗效,现代医学也证明这个理论方向是错误的。

鉴于以上情况,明末有一医学家吴有性,潜心钻研,认真总结,不论从病因、病机到诊断、治疗均与伤寒病有区别,并在他的著作《瘟疫论》大胆提出了一个假设,他认为瘟疫非风非寒,非暑非湿,非六淫之邪外侵,而是由于天地间存在有一种异气感人而至,与伤寒病绝然不同。如果当时中国已有显微镜的话,很有可能比荷兰的安东尼·列文虎克早发现这个异气就是微生物。

图源网络

非常可惜的是也正由于《瘟疫论》触犯了《伤寒杂病论》,伤寒六邪中,没有异气,这两个理论是相冲突的,被传统中医所排斥,加上明朝灭亡后,吴有性拒绝满清剃头令被处死,导致《瘟疫论》没有继续突破仅限于猜想理论。幽默的是,现在的中医为了证明博大精深,反而会拿出吴有性的《瘟疫论》来说明我们早就发现了瘟疫的真正原因。

现在中医主要问题是一些打着中医的幌子故弄玄虚为自己谋利的人,最恶劣的当然是那些骗人的“神药”。还有一些所谓的中成药,本质上起作用的就是西药,但为了规避西药在审批过程中的手续,披一点中药的皮,然后以中成药的名义上市,这些行为都大大的降低了中医的公信力。

中医如果要发展,首先就要先把这些害群之马全部清除出去,再借助现代的手段用科学的方法把老祖宗留下来的这些东西好好分析一下。

就如牛顿本身作为一名虔诚的神学者,他的一生其实用不同的科学方法追求神学的过程,为了找到上帝创造这个世界的规律。

有意思的是,牛顿在1665年当时伦敦爆发瘟疫时回到了老家避难,当时的瘟疫为鼠疫,到1666年伦敦差不多十分之一的人都死于这场瘟疫,期间开始扩散宗教末日情绪,也成为了牛顿其一生的转折点,也是科学史上奇迹之年,牛顿在避难期间几乎做出了他一生的科学贡献。当然“苹果砸牛顿”只是伏尔泰编的美丽“谣言”。

图源网络

作为现代社会的一员,虽然大多数人并不需要去研究中医,但也需要具有科学观,现代人文盲基本消灭了,但科盲依旧不少,科学辩证的看待问题,包括去阅读辨析各种讯息。特别是在大疫情下,对每个人认知都是一个考验。

如果大伙有兴趣可以去查阅下1918年美国流感暴发事件,这次流感最终导致全球有三分之一的人口感染,5000万人死亡。人性使然,大伙可以发现我们现在身边发生的各种乱象同样在那次疫情里出现,例如各种无效疫苗被有意无意或官方或个人的推出来,整个社会付出了巨大的成本代价,恍如穿越到了1918年。

君阳君特别推荐近期《新闻1+1》一个新闻视频,在16分30秒开始,有一段白岩松连线对话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张伯礼。来听听张伯礼院士关于大家所关心的中医在这次疫情中应对的情况和结果。

白岩松对话张伯礼  (文末有完整对话视频)

央视网友关注问题

以下为部分问答:

Q:2月14日中医药接管的方舱医院开始运营了,采取了什么方法,效果如何?

A:方舱医院整个医务人员全是由五所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组成的,来自天津、江苏、湖南、河南、陕西,一共360多名医务人员。方舱医院里边每个病人都要吃汤药,对有个别需要调整的药还有配方颗粒。

组织患者来练习太极拳、八段锦,帮助他们康复,也活跃他们的精神、增强他们的信心;融入中医的理疗,包括针灸、按摩这些方法。总的来说,病人情绪非常安定,医患关系非常好。截至目前共收治病人398名,没有一例转为重症,有将近50多人已经准备出舱了,总的效果是不错的。

中医的效果怎么样?我觉得有说服力的指标是两个:一个是病人痊愈的时间是不是缩短了,因为它是个自限性疾病,而通过中药的干预可能缩短时间。第二个是不从轻症转为重症。我自己在湖北省中西医结合医院观察了一批病例,重症的转化率只有2%点几,而这批方舱医院截至目前还没有一例转化为重症的。

Q:“中西医结合”怎么理解,什么时候分,什么时候合?

A:要发挥中医和西医各自的长处,能够优势互补,给病人更好的医疗照顾,这是我们的最终目的。经过实践以后,我们发现,对新冠肺炎轻症的患者,中医药完全可以把它拿下来,我觉得现在非常有信心,但是到了重症,还是以西医为主,西医的呼吸支持、循环支持等生命支持是必不可少的,有了这些支持才挽救了病人的生命,而中医在这时候是配合的,虽然是配角,但是有的时候又不可或缺。

Q:怎么看网络上“中医西医孰强”的争论?未来的“中西医结合”应该走向什么方向?

A:我真不关注,我觉得争这个是无聊的,没有什么意义。治好病是真的,各自医学都有自己的长处,有自己的短处,西医对一些急性的重病抢救的时候,那些手段谁也替代不了。对一些慢性病,改善功能疾病,中医的优势又很突出。中国人应该感到幸福,有两套医学保证,有什么不好的呢?何必分你的我的,十个手指头还不一样长呢,我觉得这种争论的背后有的是无知,某种意义还有利益集团在操纵,当然更多的可能也是糊涂。

完整对话视频请浏览

注:视频开头采访“天津福尔摩斯”张颖也推荐看下,感谢这些在各自领域抗疫的优秀人士。

多难如何兴邦?需要实事求是,勇于反思。

可以看到,张伯礼院士的回答客观中肯,不卑不亢,明确指出中医与西医在这个疫情里的作用。急于证明自己往往也是一种不自信的表现,张伯礼院士作为国家重点学科中医内科学科带头人,如此客观实事求是,就是一种自信的姿态,让我们看到中医发展的希望。
君阳君也很庆幸不仅仅见证了中医的发展,也参与了中医发展建设当中,给中医院开发部署了慢病诊疗及护理诊疗等信息化工作,能为中医发展插上信息化的翅膀保驾护航感到骄傲。

并且在这次疫情的警示下,继续为企业提供流行病筛查预控,员工健康管理等系统支持。

东风解冻,春回大地,中华大地生生不息。君阳君唯愿中华儿女健康安泰,顺遂平安。

参考资料

【1】张仲景的《伤寒论》和他的履历  O2OPark张波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