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术前后,这两个检验至关重要,千万不要忘记!

2020
03/09

+
分享
评论
金准生物
A-
A+
IL-6和PCT联合检测,对于手术患者的诊断价值。

由于手术是典型的开放性治疗手段,对患者机体本身同时会产生强烈的应激反应从而导致炎症反应的发生,且因手术过程中会造成机体损伤、出血等,一旦没有得到有效控制,术后可能出现各种并发症,其中典型的并发症即为术后感染。

55441583720743144

降钙素原(PCT)作为临床常用的感染标志物,在外科手术领域应用也较为普遍,其特异性强,在当下联合检测的趋势下[1-2],敏感性强的白介素6(IL-6)是它的最好搭档。由于外科手术在围手术期对患者心理、生理的应激刺激以及并发感染的几率较大,故不乏众多两者在外科手术领域中的相关临床研究,以下选取了PCT和IL-6普外科、心胸外科等方面的一些典型研究为例加以阐述:

普外科

——行手术治疗的乳腺癌患者

乳腺癌患者的临床手术治疗经验证实,部分患者后可能发生切口感染。PCT和IL-6异常升高提示切口感染,可于乳腺癌患者手术后,定期行血清PCT及IL-6监测,以减轻乳腺癌患者的痛苦体验,改善其预后[3]。

19311583720825524

——直肠癌手术中药物抑制炎症反应

高含量的 IL-6反映术后应激损伤、感染程度均较大等信息,也是影响肿瘤细胞生存和生长增殖的重要调节因子,因此检测对手术风险和预后评估具有重要参考价值。以下研究中观察组加入药物应用起到抑制 IL-6 升高的调节作用[4]。

58461583720852045

心胸外科

——主动脉夹层

主动脉夹层会机体处于一种高凝和高炎性反应状态,手术方式为覆膜支架植入术,加重了机体的这种反应。以下研究中,两组tanford B型主动脉夹层覆膜支架植人术患者中,抗凝血酶组和空白对照组进行IL-6浓度变化观察,两组都有炎性反应激活。监测IL-6等炎性因子能评估手术方案的高炎性反应状态,预防术后不良反应的发生[5]。

41101583721086752

术前全身炎症反应与急性夹层的发生相关;心肺转流下的外科手术导致术中及术后炎症反应的增强。全身炎症反应较强的急性夹层患者围手术期脏器损伤比慢性夹层患者更常见,术后恢复较差。术后监测PCT值可能有助于临床鉴别高危患者,从而采取针对性治疗并加强监护[6]。

80121583721173949

——心脏介入术

心脏介入手术是一种微创性手术,但是作为一种侵入性诊疗方法,部分患者在围术期及术后会发生一些并发症。 心脏介入手术后患者血清PCT、IL-6均有升高,术后并发肺部感染升高更为明显,术后检测PCT、IL-6对心脏介入手术后肺部感染的发生有监测作用[7]。

——心脏手术

心脏手术时需要在体外循环下进行(如建立中心静脉导管置管),体外循环带来的炎症反应更为严重,术后更容易发生感染,相关性血流感染(CRBSI)是置管后最为严重的并发症[8]。IL-6、PCT感染因子指标值越高的患者预后相对越差,感染越不容易控制,且与APACHE II(慢性健康状况评分系统Ⅱ)评分间有正相关性,用于CRBSI 心脏手术患者预后的评估有积极意义[9]。

17951583721215045

相关结论

结合以上研究,“手术前后检测PCT + IL-6的临床意义”相关结论[10-11]

  • 与手术本身的关系

手术创伤可导致血中IL-6水平的升高;

肿瘤手术其术后IL-6水平取决于肿瘤及手术创伤及机体免疫功能影响程度;

有炎症手术影响术后IL-6水平有炎症和手术创伤两种因素。

  • 与术后发热的关系

术后IL-6的升高的患者伴随术后发热,而当IL-6水平逐渐降低时,则发热亦随之减退。且术后IL-6水平的变化比CRP更能反应手术应激状况。

  • 浓度变化与手术后并发症关系

手术能引起机体免疫功能障碍,术后的免疫抑制与感染并发症的发生密切相关。并发症患者术后IL-6水平持续升高,出现在并发症发生之前。PCT是外科手术后、创伤后发生院内感染的敏感预测指标,采用PCT进行术后院内感染的预测,有助于对感染病原体进行鉴别诊断,并指导术后抗生素的使用。

  • 检测时间节点的建议

术前麻醉前测:了解患者基数水平;

术后测:3h、18h、24h、36h、48h,3d/5d/7d等(根据手术应激程度及医院科室实际情况确定)。

目前国内有IL-6和PCT联合检测的产品,能同时检测出两个项目,更加方便和快捷,POCT床边快检18分钟出结果,对于手术患者在围手术期间的炎症早期预警及监控炎症发展趋势,判断患者术后是否具有并发症及预后情况等方面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临床意义。

参考文献:

1. 医院感染管理质量控制指标(2015年版)

2. 中国医药教育协会感染疾病专业委员会. 感染相关生物标志物临床意义解读专家共识[J]. 中华结核和呼吸杂志, 2017, 40(4):243-257.

3. 杨洁泉等.血清PCT、CRP与IL-6对乳腺癌手术后切口感染检测的诊断意义[J].中国现代医生,2019,57(10):5-8.

4. 许艳淑.氟比洛芬酯对直肠癌根治术患者血清 IL-2、IL-6 表达的影响[J].结直肠肛门外科.2016,22(1):13-17.

5. 李丹枫等.抗凝血酶对Stanford B型主动脉夹层覆膜支架植入术中炎性细胞因子和黏附分子的影响[J].中国医师杂志,2013,15(6):837-839.

6. 急性主动脉夹层围手术期炎症因子的变化及其临床意义[J].中华外科杂志,2012,50(12):1104-1107.

7. 心脏介入术后血清降钙素原及白介素-6与肺部感染的相关性研究[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6,26(16):3674-3676.

8. 刘瑶等.乌司他丁对体外循环心脏手术病人脑内IL-6和IL-8的影响[J].中国现代医学杂志,2005,15(9):1389-1391

9. 夏海娜等.心脏手术患儿导管相关性血流感染预后的感染因子指标研究[J].中华医院感染学杂志,2016,26(14):3307-3309.

10. 张光金,潘雷达.手术前后检测IL-6的临床意义[J].上海免疫学杂志,1997,17(2):177-178。

11. 陈慧贞,肖玉鹏.降钙素原检测在手术创伤中的应用[J].检验医学与临床,2012,9(8):955-956.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