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立医院不能卖了

2020
03/09

+
分享
评论
卫生子宁
A-
A+
一些地方不能再卖公立医院了。

导   读:

在抗击新冠肺炎疫情战斗中,冲在最前面的、发挥作用最大、最明显的,当属军队医院和公立医院。同样是疫情来了之后,我国香港地区和以私人医院为主的韩国发生了医务人员以各种理由集体辞职、请长假等问题。

最近国内一些媒体和公众在担心,一旦民营(私人)医院占据了医疗市场的优势,未来再发生大的疫情谁来救治患病群众;在大疫面前一旦民营(私人)医院医务人员集体辞职、休长假又该怎么办。这些担心不能说没有道理,因为我国民营(私人)医院最近一些年的表现,诸如魏则西事件、遵义欧亚医院案、沈阳民营医院骗保案和广东、福建、甘肃、宁夏、陕西等多地民营医院涉黑涉恶等,令整个社会和广大群众难以释怀,社会资本在公益性与逐利性面前更趋向逐利。

这其中的关键问题是公立医院数量、服务人次占比在逐年下降。公立医院的数量,2006年有15141家,新医改前的2008年减少到了14309家,但2018年却减少到了12032家,2019年仅剩11000家左右了。2008-2018年的新医改十年间减少2277家,平均每年减少227.7家,每天减少0.62家。同时门急诊人次、入院人次占比也在逐年下降。有的县(市、区)政府把县级公立医院都卖光了。2019年,公立医院已经减少到了12000家以下,占比不到医院总数的35%了。而同样是2008-2018年,民营医院由5403家增加到了20977家,净增15574家,平均每年增加1557.4家。2019年,民营(私人)医院可能超过22000家,占比超过65%。从数量上公立医院完全失守。同时民营(私人)医院无论是从服务人次、床位数量已经达到20%左右。

50211583719573746

医改之初,特需服务、社会办医设在10%左右,后来放宽到了20%,现在政策规定只要是社会力量(资本)想办医疗机构的不再受规划、周围医疗机构数量等限制,但同时却严格限制公立医院的数量、规模,一些民营医院不惜一切手段从公立医院挖人才。

最近,多家媒体报道了韩国疫情关键时刻,一所医院16名护士,疫情来临时集体辞职。后来媒体虽然进行了后续报道,但韩国疫情已经爆发,确诊人数已经接近7000例。甚至出现了因医疗资源短缺,个别患者在等候住院过程中不幸过世。所以,无论何种理由也不能掩盖一些医务人员在大疫之时“临阵脱逃”的事实。再看我国香港地区,多家医院数百名医护人员因对政府不满集体“请病假”。在疫情期间,香港医务人员实行的抽签制,俗称“生死签”,言外之意就是说没有一个是主动往前冲的。并且此间有超过6700名会员承诺罢工,严重干扰了香港正常医疗秩序。

韩国的90%的医疗资源掌握在私人资本手里,香港虽然是以公立医疗机构为主体,但社会制度是资本主义制度。这些不能不引起我们的警觉。社会办医、特需服务20%的底线能否守住?如果公立医院这个阵地不仅仅是在数量失守,在其他方面也彻底失守,加之近些年民营(私人)医院暴露出来的涉黑涉恶和资本的嗜血性等一些问题,将来有一天再发生大疫时民营(私人)医院医务人员辞职、罢工,作为14亿人口大国的中国,我们将如何应对?这是广大人民群众最为担心的。

所以,一些地方不能再卖公立医院了。同时要切实履行好办医责任,每个县级人民政府必须举办好一所县级综合医院和一所中医医院。

来源:医改界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