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首家支援武汉的民营医院自带400万物资,院长是怎么考虑的

2020
03/02

+
分享
评论
上海 德济医院
A-
A+
一支来自危重症医学、急重症监护等专业组建的9人上海社会办医医疗队从上海出发驰援武汉。

以下文章来源于医学界智库 ,作者姚远

来源:医学界

当疫情来的时候,这份职业的社会责任,你就得承担!你不承担,难道让那些不学医的去承担吗?这是不可能的!

2月8日,一支来自危重症医学、急重症监护等专业组建的9人上海社会办医医疗队从上海出发驰援武汉。这是上海驰援武汉的第一支社会医疗救援队。他们随车还携带了一个半月的医疗物资,价值超过400万。

上海德济医院/青岛大学上海脑科医学中心院长郭辉

在送别会上,中央电视台、中新社、上观新闻等主流媒体纷纷到场,用摄像机为医疗队饯行——这几乎是每一名沪上社会办医人梦寐以求的高光时刻。然而,上海德济医院/青岛大学上海脑科医学中心院长郭辉教授的心里却是五味杂陈,自豪、担忧、感动……各种情感交织在一起。一方面,这批医疗队扛起了上海市社会办医承担社会责任驰援武汉的大旗,为整个上海非公医疗界争了口气;但另一方面,一旦有队员感染,他该如何面对职工和家属?此前,上级便下达了死命令:“绝对不允许感染,必须零感染!”

也正因此,尽管已经在送别仪式上为出征医护壮行,但临到车队出发,郭辉还是冲到车门前,右手抓着把手,左手撑在车上,犹如一个絮叨的父亲再三叮嘱“孩子”:“你们路上每2个小时就给我报一次平安。”“到了武汉,把我拉到微信群里,每天、每个人我都会问你们的,你们每个人都得给我回复一下啊!”“每天,让我知道你们是安全的!”

这段画面被出征的成员之一——德济医院ICU护士田定远悄悄录下,发在了抖音上,点击量已经破了1600万!

为什么沪上非公医疗派出的驰援武汉的力量都来自这家医院?在公立医院普遍“化缘”医疗物资的当下,它为何有这么大能量筹措到足够的医疗物资?2月20日,“医学界”独家对话上海德济医院院长郭辉,希望能找到答案。


上海市首支社会医疗救援队为何来自德济医院?

众所周知,武汉作为此次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地区,集中了近70%的医护力量,尤其是急诊、重症学科更是重中之重。

社会办医作为中国医疗体系的重要力量,自负盈亏的生存压力下普遍选择医美、牙科、妇科等轻资产的学科。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医疗人才的不相匹配很大程度上限制了大多数的社会办医驰援武汉的可能性,而以治疗脑科疾病知名的上海德济医院/青岛大学上海脑科医学中心在急重症科室人才储备方面具备学科优势。

德济医院成立于2013年,建院之初就是按照三级脑科专科医院规模建设,以临床脑科学为主的“强专科小综合”的专科医院。虽然是脑科专科医院,但德济也建设了其他学科用来支撑脑科的发展,比如神经外科、功能、神经内科、神经康复、神经心理,还有急诊重症医学。

郭辉介绍道,医院成立7年以来,从团队培养到学科建设都做了很多积淀工作,“这些学科的成员里有现任全国主委1名,前任全国主委1名,10位医生是各专科领域里的全国委员,上海市各专业的委员有14人。”

在人才培养方面,德济医院是重点大学青岛大学的上海临床医学院,早在2016年开始就在医院进行本科班医学生教学。2017年,德济医院开始独立招收硕士生、博士生,这在上海市社会办医机构中也是独一无二的。

而此次作为出征人员重点抽调的科室——急诊重症医学中心,更是取得了上海市医学会急诊重症专业的临床实践基地资质。“我们的急诊重症中心非常强大,有整个一层楼,ICU30张床位,不亚于三甲医院的重症学科建设。”郭辉的语气充满自豪感。


400万医疗防护物资如何准备起来的?

如果说,急、重症科室的人才是上战场的士兵,那么医用防护物资无疑就是盔甲粮草。古来行兵打仗,向来兵马未行,粮草先动。而“粮草”短缺也制约了相当一部分社会办医驰援武汉的能力。

这次出征,队伍随车携带了1个半月的防护物资,包括2万多只口罩、5000多套防护服、1000多副护目镜以及手套帽子若干,数量之多,种类之全,即使与公立医院相比也不遑多让。

郭辉透露,他一直通过4名在武汉工作的朋友时时关注着武汉疫情情况。尽管上海距离武汉有800多公里的距离,但他还是嗅到了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新闻报道互相矛盾,疫情发展难以预料,一旦波及上海,后果难以预计。也正因此,他从1月18号晚上召开紧急会议,下达死命令:储备大量医疗物资,至少3个月!德济医院的采购团队虽然不理解领导的“直感”,但还是执行了命令,19号就开始着手准备大量采购医疗物资。

1月20日,8000只医用外科口罩采购到位。随后郭辉又立即要求追加采购:继续采购口罩5万只、防护服5千套、一次性手术隔离衣2万套、防护镜3000个……这些物资采购总花费超过400多万,不少同事对此很不理解,觉得小题大做,有点过了。

“18号我就想着手准备,但大家还很犹豫,甚至把我逼急了,我就把他们臭骂一顿,我就说,要是不符合判断到时退货也不迟。大家也就同意了。”事实证明,身为院长的郭辉的确抓住了转瞬即逝的战机,因为24号再下单采购的时候已经抢不到货源了!

相比公立医院平时依赖的国家定点的供货渠道,社会办医物资采购渠道更多、也更灵活。

郭辉几乎发动了海内外所有人脉资源去采购医疗物资,比如在美国、韩国、巴西、印度、德国等的同学朋友、君联资本、科大讯飞、联想控股……“无论是微商还是别的电商,他们发发微信就能联系全世界几乎所有国家,供货既快又多,只要联系到卖口罩等医疗物资且符合采购标准的就都买下。这比公立医院依赖国家的供货渠道强大多了,效率又高!”

在医院四处采购的时候,郭辉收到了一条来自国家发展和改革委员会“国和·耶鲁全球领导力培养计划“办公室的捐赠消息:从芬兰发来1860款N95口罩。据了解,其捐赠的第二批物资也已经在发货路上!

捐赠聊天记录


除了来自国家机构的捐助,一些来自社会的捐助也让郭辉感动不已:“在社会灾难面前,中国的老百姓还是非常善良、非常淳朴的。我跟你讲,我有400公斤消毒液、将近1万只口罩都是老百姓搭配送的,就像我去菜场买了2斤青菜,他送你几颗小葱,但这个口罩价格远高于小葱。这不是送,是捐赠!我们给每一位捐赠者发个捐赠证书,即使是几瓶苏打水......”


支援离疫情引爆点-华南海鲜市场近在咫尺的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

上海的9人医疗队带着这些物资奔赴武汉。

“当初派出9名队员就是想让他们组建团队进入一个重症病房的。现在他们的精心治疗下,已经有3名患者脱下呼吸机,用面罩呼吸就行了。”

这批队员最大的不过33岁,最小的也才21岁,却都有丰富的急重症救治经验。医生均为主治,护士均为主管、高年护师,他们支援的医院正是距离疫情引爆点-新冠肺炎暴发的华南海鲜市场最近的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

医疗队主力为重症患者抢救翻身

出征前4天内,队员在谢致、刘晓利教授的带领下进行了严格规范的培训。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的诊疗、诊断和鉴别诊断、呼吸衰竭的处理和呼吸机的使用,以及如何在隔离病房展开救护工作等做好了充分的准备。

“你们谁(敢)感染,我把你们脑袋拧下来,跟你们算账!” 爱兵切,用兵狠。郭辉温暖戏谑地反复告诫出征队员只要有解决不了的问题,随时连线上海本部,组织专家及时解决!


逆行中的社会办医人,边挣扎边驰援!

与郭辉院长将近1个小时的访谈中,笔者明显感觉到这位社会办医人身上有一种强烈的为医者的使命感和社会担当,而多年社会磨砺和经历也让他身上多出一两分独立团长李云龙式的“匪气”。

“国家培养了我们这些医疗医护人员,(我们)平时碰到不公平的事也会唧唧歪歪、甚至大骂一顿。但是当社会灾难来的时候,这份职业的社会责任,你就得承担!你不承担,难道让那些不学医的去承担吗?这是不可能的!”


图片来源:郭辉院长给全院职工的一封信

一直以来,虽然国家一再发布政策,对社会办医放宽条件,努力营造“公平公正”的氛围,但是不可否认的是,雷声大雨点小,歧视仍然存在。

郭辉在车队出发前曾试图联系高铁部门,希望通过铁路部门将医疗物资运送至汉口站,但一直迟迟没有收到回复,不得已只好开车运送物资。而公立医院医护出征武汉,交通、物资都有统一安排保障。

出征的医疗队员在武汉支援期间的薪酬全部由社会医疗机构自己承担,而国家发布的针对疫情一线医务人员的福利补贴:

  • 2月14日14时,国新办举行疫情防控最新进展及关爱医务人员举措发布会,财政部部长助理欧文汉表示:对参加一线疫情防控的医务和防疫工作者,按照风险程度等因素,分别给予每人每天300元、200元补助,这个补助资金由中央财政全额负担。


  • 23个省、市先后出台优待一线抗疫医护的政策,从职称评聘、津贴发放、职务晋升、小孩入园入学、疗养待遇等方面,给予特别照顾。

  • 这些,社会办医机构也统统无缘。

    “有些心寒的。”郭辉说完这句,语气突然戛然而止,似乎有些哽咽,陷入很长一段沉默……


    “医学界”试图打破沉默:400多万的医疗投入是否全部由德济自己承担,会不会遇到资金困难?

    郭辉回答:“这种运营盈亏肯定要自己来承受的,肯定是亏得一塌糊涂了。不然的话,为什么大部分民营机构都不愿报名?肯定是损失很大。”但随后又话锋一转,像是自问自答,“但是你这样光顾损失,你就没有(承担)社会责任了,对吧?”

    疫情中,唯一没停门诊、急诊的民营医院

    除了派出医疗队支援武汉,上海德济医院/青岛大学上海脑科医学中心也是上海为数不多、达到医疗防护标准仍在继续开业的医院。

    “我们有可能是全上海唯一一家从没停过急诊门诊的民营医院。我们已经做了好几台脑外科手术、脊髓脊柱手术了。”郭辉坦言,尽管国家号召非必要门诊停诊、手术延期,但这对德济医院影响并不是很大。他强调,政策不是强制的,但必须要达到甚至高于国家的防护标准。此前普陀区卫健委数次来暗访检查医院,评价医院防护做得非常到位。

    如今的德济医院只有两个入口,分别是急诊通道和门诊。所有进入医院的患者都必须先待在大厅的隔离区,静坐5分钟后检测体温。在住院前,按照“九大组合拳排查措施”,医护还会询问一遍患者病史、再测2次体温,并进行血常规、肺部CT。以防万一,医院还特地采购了3000份新冠病毒检测试剂盒,对每一位入院患者筛查。

    “只有在严防死守的前提下才能积极地恢复门诊、手术,但关键是严防死守!我们医院设置了‘9大组合拳’进行排查,是远高于国家标准的。”郭辉表示,甚至有2家三甲医院看到‘9大组合拳’后向他要了全版内容回去借鉴。


    “9大组合拳”部分截图内容

    也正是这种严阵以待的防控态度和严密的措施,让德济医院敢于接诊在1月21日(武汉封城前2天)由武汉市120急救车辆专程送过来的一名高位截瘫患儿一家三口。

    “我当时就封闭了整一个病区,连夜从家里跑出来接诊,整整三周没回家睡在医院里。现在他双腿也能抬了,也能自主呼吸了。”郭辉回忆起来还是记忆犹新,这件事先后被《文汇报》、《解放日报》、中共中央宣传部宣传平台等多家官方媒体报道,甚至后来,他还收到了一封来自中国创业教父、联想集团创始人柳传志的亲笔信:


    郭辉院长:

    看了你和德济医院的报道,很是感动。确实是在关键时刻才显现出金子的光辉。冠状病毒疫情对我国的侵袭,这已经是第二次了。每一次都表现出咱们的医务工作者的大德、大智和大勇。你和德济医院是榜样、是典型!

    特别令我钦佩的是,对武汉小患者的治疗,因为需要的不仅是一个人,而是一个团队,在危险的时刻,德济医院的医生、护士抢着报名参加,并成功地让他转危为安,这是真正的天使,白衣天使!

    我和我的同仁、家人都以有你这样的同事、朋友感到自豪。

    还望你和德济医院的同事们保重!

    再三致敬!

    柳传志

    2020年2月2日


    “这件事不知怎么就被联想集团柳传志先生看到了,他鼓励我们去做这样的事。所以你问我当初派遣队员驰援武汉有没有犹豫过?万一感染了怎么跟员工、领导交代,就这一点犹豫过,其他真的完全没有。”


    作者:姚远 责编:崔佳慧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