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经百年没落 有效抑制新冠的中医药能否翻身逆袭?

2020
02/28

+
分享
评论
药闻社
A-
A+
中医药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上“功不可没”。我们该如何看待中医药呢?
本文为药闻社原创 ,作者 知橙
如您喜欢,欢迎文末处点个“在看”,感谢您的支持!
在经历了近年来鸿茅药酒跨省抓医生、同仁堂过期蜂蜜、云南白药牙膏门、权健伪中医等事件的一系列利空影响之后,中医药终于在2020年鼠年之际,迎来了第一场受国际瞩目的翻身仗。  
随着疫情的发展,中医药再一次得到广泛地关注和认可,据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数据,截至2月20日,中医参与治疗的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已超过60000例,占全部确诊病例的8成以上。   来自 29个省(市、区)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已共计派出4900余名中医医务人员支援湖北。可见中医药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上“功不可没”。  
疫情当前,中医参与的频次越来越高,中医粉与中医黑两个群体之间的争论再次将中医药推到舆论的风口浪尖。   对中医药质疑并非无稽之谈,我们必须承认,中医药是中国千百年传承的瑰宝,任何夸大和神话都是不可取的,但是断然否决与抵制更加不可取。究竟我们该如何看待中医药呢?  
中医药没落史  
西医药开始对中国医学产生影响是在19世纪初,至今不过百余年的历史,近代中医药在西医和战火的夹缝中求生存。   中医药经历了一系列大起大落,中医亡于药的声音不绝于耳,但可以肯定的是,在政策的加持之下,中医药的发展只欠东风。  
1910年宣统三年东北鼠疫,日俄借此次疫情增兵东北,清政府则派伍连德为首进行防疫,召开万国鼠疫研究会牵制日俄侵占东北的举动。   此次疫情引发了是否废止中医的第一次争论。  
1929年,国民政府以“愚昧落后”、“阻碍科学”、“医事卫生障碍”等理由,通过了“废止中医案”,此政令一出震动了整个医学界。   后来通过中医界人士和爱国人士的共同努力,最终还是保留住中医,但国民政府对中医的态度却日渐苛刻,中医几乎无法得到任何来自官方的支持。  
新中国成立后,政府把“团结中西医”作为三大卫生工作方针之一,确立了中医药应有的地位和作用。   但随着改革开放,大型国际跨国药企陆续进驻中国,先进的化学药物和治疗理念改变了医生的处方行为和用药习惯,中医药也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   随着西医诊断技术和诊疗仪器设备突飞猛进的发展,西医在临床治疗中占据着主导地位,曾几何时在百姓医疗保健中发挥巨大作用的中医凸显被弱化、被边缘化的尴尬局面。  
那么,近代以来中医究竟有哪些诟病之处?  
用西医界的论点分析,中医的疗效经不起临床实验的验证。   加之,中医药基础研究薄弱,安全性有效性缺乏循证医学支持,加上新中国成立支之初曾一度监管审批混乱,各地方乃至化工、轻工部门都可自行审批新药,中成药门槛低,质量标准不完善等问题普遍存在。   对于中药本身而言,中药的制药过程、中药注射剂、中药饮片加工标准化等问题,一直以来诟病不断。  
首个中药注射剂柴胡注射液始创于1941年太行根据地八路军总后利华制药厂。   百团大战之后的日军加紧扫荡封锁导致药品物资都极为困难,后勤医院四处寻找中草药资源、研制便携剂型,最终试制成功柴胡注射液。   但此后的几十年间,中药注射剂的不良反应频频发生。   据报道2004-2015年,仅吉林省就有近2000例患者注射后出现不良反应,其中近一半是全身性的损害。   2017年药品不良反应/事件报告中,中药引起的严重不良反应,约有1.7万余起,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测年度报告显示,儿童药品不良反应的药品剂型中,注射剂占83.5%,明显高于总体报告中注射剂的构成比,提示儿童注射用药风险高。  
 
中药注射剂的“神话”随着不良反应的持续爆发而日益跌下神坛,2018年,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连续责令多款明星中药注射剂产品修改说明书,遭遇“限用令”的中药注射剂品种包括拥有70余年临床用药史的中药注射剂“鼻祖”柴胡注射液,以及丹参注射剂、参麦注射液等市场热销的“王牌”品种。  
目前中药注射剂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1400多种到目前只剩下132个品种,其中129个品种为国家药品标准,3个品种为企业注册标准;   共有960个中药注射剂批准文号,涉及分布在28个省的219家生产企业。  
关于中药问题,绝大部分出现在中药材的种植加工环节。   据监督管理部门经常发布的中药质量监管信息显示:   中药饮片的造假、掺假现象非常严重,其中染色、硫熏、增重问题最为常见。   国家食药监总局指出,中药的来源不正确、种植加工等环节操作不规范,如种植环节滥用生长调节剂、生长期不够、加工方法不当等均可引起指标成分含量变化,导致测定结果不合格。  
而中药饮片质量是药监局最头疼的,抽查合格率是各类药品中最低的。   亦农亦药,农残超标、重金超超标、发霉导致产生一级致癌物黄曲霉素等;   而且不同产地、不同年份药材有效成分含量波动较大;   炮制过程不规范等诸多问题。  
瑕不掩瑜  
中药种种问题的存在,中医们也无可奈何,只能等待技术的突破以及监管的层层把控,米内网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城市公立医院、县级公立医院、城市社区中心及乡镇卫生院(简称中国公立医疗机构)终端药品销售额达13212亿元,中成药增速渐缓,市场份额从2014年的24.78%下滑至2018年的21.85%,中药注射剂甚至出现负增长。   受中成药“限方”、修订说明书、医保支付限定范围、重点监控等政策影响,中药注射剂频频受挫,市场大受影响。  
 
但这些并不能否定中医药存在的价值和意义,近年来,我国中医药市场不断发展,   2018年,我国中医医院有3977家,增幅为7.63%,增速持续上升,我国中医医院数量持续增多。   而目前我国中药品种约有9000多个,批准文号5.9万个。  
事实上,历来的瘟疫爆发期间,中医药都发挥了中药的作用,2002年爆发的SARS中药也曾证实对治疗有效。   在此次新冠肺炎疫情中,中医药发挥了重要的作用,中药注射剂更是发挥了用武之地。   目前国家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已发布至第六版,   4个口服中成药、8个中药注射剂获推荐     此外,32个中成药获地方版诊疗方案推荐,安宫牛黄丸、血必净注射液、连花清瘟胶囊(颗粒)、疏风解毒胶囊(颗粒)获推频次均超10次。  
中医药对改善发热、咳嗽、咽痛、纳差、乏力等症状具有优势,大量临床实践证实,中西医结合治疗新冠肺炎的效果是肯定的、有效的   。疫情期间,中医药队伍逐步加码驰援前线,武汉所有方舱医院都配备2到3名中医专家。    
在中国临床试验注册中心网站上,能检索到的新冠肺炎临床试验多达258个,部分还在审批阶段。   除了各类化药,不乏中医、中药项目,包括广东省中医院发起的新冠一号方、新冠二号方的临床观察性研究。  
目前,进行中西医结合治疗的病患中,也有88.2%的患者用到了血必净。   随着各地中医参与率的持续加码,重要上市公司股价频频上涨,以岭药业(002603)、红日药业(300026)、参附注射液生产厂商华润三九(000999)的股价均创下近年来最高涨幅。  
科学研究,从来就是“去粗取精、去伪存真”的扬弃过程。   中医学要发展,就必须要在继承的基础上进行创新,必须要在理论创新、药物创新、研究方   法创新和教育方法创新上下工夫,才有可能使中医有实质性的发展,为人类健康事业做贡献。  
中医药之憾  
中医药是中华民族的瑰宝,但遗憾的是,在当今国际市场,中国的中药却并没有很大的优势,中国的中药在国际所占的份额却非常少,甚至是受制于人。  
战争不仅仅让生灵涂炭,也摧残了千年的中医药文明。   抗日战争以中国的胜利告终,但痴迷于中医的日本人洗劫了大量古代医籍,包括珍贵的元印《圣济总录》残卷、明代赵开美版《仲景全书》,使大量中医典籍流失海外。   在当前,中国的中药除了国际市场份额低,中药的知识产权也因最初保密不当而大量丧失。  
在改革开放初期,中药缺乏保密措施,日本与韩国趁虚而入,日本选择了我国210多个中药秘方生产中成药,韩国选择了我国80多个中药秘方进行研究,都获取了巨大利润。  
日本的Teikoku Seiyaku公司就加味逍遥散、当归芍药汤、芍药甘草汤、桂枝茯苓丸治疗溃疡性结肠炎在美国申请专利,已于2003年获授权,这意味着如果我国这类中成药出口到美国时,很可能以侵犯知识产权的名义被海关扣押或被征收高额专利费。  
目前中国中药出口中,比例最高的是植物提取液,这是中药材粗加工后附加值较低的中药产品,而德国、日本、韩国等国家进口之后,立即进行中药产品深加工,则变成了地道的中成药,其附加值最高可升至几十倍。  
 
日本最大的汉方药制药企业--津村药业,是我国中成药国际化最大的竞争对手。   这家企业在2001年成立上海津村制药有限公司,2005年大规模进行美国 FDA申请,无论是在日本国内市场,还是在美国市场,津村都奠定了极其稳固的市场地位。   2017年,中国中药出口前十强企业之首就是上海津村制药有限公司。   其汉方药中的草药,大约80%需从我国进口,津村药业已先后在我国建立了70多个GAP药材种植基地。   而国内GAP种植基地最新数据更新截止到2015年,其数量达到了195个。   仅津村药业一家就占据了1/3以上。  
外资药企对于中药企业的收购,分别是从资源、流通的角度去收购。   此前,甚至有媒体报道称,中国已经成为了日韩美药企进行中药国际化的药材基地。  
当前,就在国内为中医是否有用的争议打的不可开交之时,日本、韩国、美国等国家,却大批量地从中国进口粗加工的中药原料精加工成中成药,获取巨大的利润。   目前业内公认的是,韩国、日本、美国等国外的企业直接垄断了中成药国际市场约90%的份额。  
在向中国申请中药专利的国家里,以日本、韩国、美国、德国等最热衷,来中国研读自然科学的外国留学生中,学习中医药的人数位居第一。   中医药在   全世界愈来愈受到重视,但是这一切视乎都与中国无关。  
中医药如何逆袭?  
近几年,国家先后推出多个政策,不断规范中医药发展,鼓励中药资源综合开发利用及新药研发,提升中医药服务能力,助推健康中国建设。   事实上,自2015年4月以来,国家针对中医药行业已经出台了18次利好政策,每一次政策走向都让中医药上市公司获得实实在在的利好。   数据显示,自2016年国家级战略发展规划下发后,三年来中医类医院和西医类医院诊疗量增速差距缩小,并在2018年出现反转,2018年中医类医院诊疗量增速4.4%,西医类为4.0%。   中国中医药行业发展迅速,市场规模从2012年的5574亿元增长至2018年9190.08亿元,占医药产业规模的25.6%。  
随着政策红利的不断释放,抓住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战略机遇,推动中医药振兴发展,迎来中医药板块发展的新契机。  
根据国务院新闻办发布的《中国的中医药》白皮书,   至2020年,我国中医药大健康产业将突破3万亿,年均复合增长率将保持在20%。   可见,未来我国中药行业具有强大的潜在发展空间。  
但随着现代医学的发函和普及,中医药传承和发展受到了极大的影响和冲击,中医药理论、中医医疗模式、中医药秘方及相关成果、中医药人才等面临严重的挑战,特别是制约中医药发展的中医教育、科研、医疗模式、宏观管理等关键因素粗在诸多矛盾和问题。  
中医医院的中医特色逐渐退化,服务领域趋于萎缩,中医执业医师比例持续减少,中医药专业人才严重缺失,后继乏人;   中医药特色优势逐渐淡化,特色诊疗技术、方法濒临失传;   中医药理论和技术方法创新不足,很多名老中医药专家的学术思想和经验得不到传承;   中药产业创新体系不完善,基础研究薄弱;   中药材质量参差不齐,影响临床治疗效果;   传统中药炮制技术逐渐失传,中药炮制加工工艺不严格,影响了药物疗效和临床用药安全。  
近年来,我国中医药改革发展取得显著成绩。   但创新不足等因素的影响下,中医药上市公司发展动力不足,业绩有所承压。   面对这一形势,部分中医药企业尤其是老字号企业已在积极的谋取转型。  
中医学作为一种科学,其必然需要随着时代的进步、科学技术的发展、医学模式的改变而进步,中医理论以其整体观和系统观在弥补现代医学的不足和缺陷方面有重要的价值,但是由于中医学产生的历史背景,其基础理论、诊断和治疗方面必然存在诸多的缺点与谬误,只有结合现代科学技术的成果,应用中医学整体观和系统观思想,中医学才能在防病、治病中发挥巨大的作用。  
事实上,在医学发达程度远不及欧美发达国家的情况下,中国人却有中西医2种治疗方法。   在《新闻1+1》的直播中,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告诉全国观众,“中国人应该感到幸福,有两套医学保证,有什么不好的呢?何必分你的我的。   西医可以救命,中医也一样可以力挽狂澜,甚至“自古以来救急症是中医的强项”。  
中医药的发展同样要坚持中西医结合理论体系,既保持中医药特色优势又积极利用现代医学科学诊断技术,取西医药之长补中医药之短,充分发挥各自优势,共同为患者服务。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