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大医疗援鄂医疗队:疫线直击,一场持续到凌晨两点的紧急救治!

2020
02/27

+
分享
评论
北大医疗
A-
A+
加油湖北!加油中国!

前 言:苏海华说,“坚定信心,积极面对,争取胜利”这三个词无论是对患者,还是对医者,都至关重要。“有百分之一的希望就要尽百分之百努力”这正是北大医疗援鄂医疗队的精神向导。

北大医疗海洋石油医院重症医学科主任、主任医师苏海华近日带领队友北大医疗鲁中医院王红、柳耀聪为一名危重型新冠肺炎合并多脏器衰竭患者进行了CRRT(CRRT指的是连续肾脏替代疗法。通过体外循环血液净化方式连续、缓慢清除水及溶质的一种血液净化治疗技术,以替代肾脏功能)抢救治疗。从下午五点接到紧急电话着急忙慌赶往医院克服重重困难成功上机,到患者病情相对稳定,向值班医护详细交待治疗注意事项后穿着沉重的防护服离去,不知不觉已在红区待了七个小时,回来时时针已指向凌晨两点。

苏海华说:“2003年,我曾经在非典救治的一线工作过,如今面对再次肆虐的病毒,已成长为重症科主任医师的我又受医院委托带着几个年轻人随医疗队千里驰援鄂州,深感责任重大,既要完成好光荣的医疗任务,又要保护好队友,把医疗小组全部安全、健康地带回家。"

这个危重症患者的救治过程如何?医疗队经历了哪些考验?在北大医疗援鄂医疗队成员,北大医疗鲁中医院柳耀聪的日记里是这样记录的:

早晨的被窝,好像把我封印了一般,奈何被子内外冰火两重天。爬起床,享受清晨的一抹寒冷。

医疗队原定于19日进病房,但18日下午四点半,苏海华主任接到CCU病房秦宇红主任电话,有一个危重型新冠肺炎患者无尿,液体入超已一万多毫升,急需CRRT治疗,请求支援。病情就是命令,救治就是天职!在了解情况后,顾不得吃饭,苏主任立即带领我和北大医疗鲁中医院王红老师赶往鄂州中心医院CCU病房。

三个人一层又一层,像包粽子似的把自己包裹的密不透风。感觉自己与外界的交流都产生了障碍,耳朵被帽子和防护服遮住,眼睛被护目镜挡住,鼻子和嘴有口罩护着,手戴手套,脚蹬橡胶鞋。

进入病房,我们迅速向值班医生了解病人情况,发现患者有明显的出血倾向,苏主任制定了枸椽酸抗凝方案和CRRT治疗方案。准备上机时突然发现CCU因以前从未做过此类治疗,不仅没有CRRT治疗记录单,连上机必备的“三升袋”、大袋盐水、预充用的肝素都没有。没有就去借!苏主任马上通过鄂州中心医院王建平主任联系肾内科,借来治疗单和肝素,三升袋实在没有,我们集思广益,咨询机器工程师,最后想出用“压秤”的方法替代,只不过需要一袋一袋挂枸橼酸。厚重的防护服、一层又一层的手套以及被汗水模糊的护目镜,都为操作增加了难度。经过不懈的努力,我们终于克服困难,血滤成功上机!

听到苏主任说“终于上机了,病人有救了!”的时候,心中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因为临时受命,走的匆忙,我们都没有来得及使用皮肤保护用品,三个人脸上出现了深深的压痕,甚至起了皮疹,红包。回到酒店,已然是凌晨两点,但只要能挽救危重患者生命,为鄂州人民做一点贡献,再苦再累也是值得的。这就是北大医疗人不畏艰辛、迎难而上的精神!

他们在病人面前,是无坚不摧的大英雄,可谁又知道,他们可能一天没吃饭,甚至是……在北大医疗海洋石油医院赫英明的日记里,有这样一段描述着苏主任的内容:

2月18日,我们今天继续进行防护演练,我熟练了很多,自信心也增强了很多,逐渐体会到熟能生巧的快乐。下午四点半,秦主任又给苏主任打电话,说医院新调配的床旁血滤机已到监护室,但因为没有调试无法使用,病人因为急性肾衰无尿,液体正平衡一万多毫升,中心静脉压高达40多,迫切希望主任和王红护士长再次进入重症监护室,指导医护血液净化治疗。电话打完已经接近五点,主任来不及吃晚饭,就与王护士长匆匆坐车离去。苏主任患有糖尿病,每天都在吃药控制,对于糖尿病人而言少吃一餐都会有低血糖风险。我们为主任打了饭与汤放在保温杯里,等待主任归来,但不知不觉都睡着了主任还没有回来。后来从群里知道主任和王老师在监护室里待了六个多小时,克服重重困难又完成了一例枸椽酸抗凝下的床旁血滤。由于长时间皮肤受压,苏海华主任的鼻梁上被压起了水泡。回到驻地他首先向大家提出温馨提示,让大家进入红区前使用水胶体保护皮肤,以免造成压力性损伤!大家经过一天的培训考核都考试合格被批准进入红区,经过医疗队领导的积极协调,相应的物资终于陆续到位了,贴心的小棉袄,暖人的小太阳和电暖器也都使用上了,今天终于可以热热乎乎的睡个好觉了!

小太阳和电暖气温暖了整个房间,心中的阳光照在病房也充满着温情,处处都是温暖……在北京大学国际医院护士长杨燕君的日记里描述着很多暖人心的小故事:

昨天31床阿姨病情平稳,转到普通病房了,不论病房发生什么,她都能淡然处之,该戴呼吸机就戴,该吃饭就吃饭,该睡觉就睡觉,定时跟家人视频,她是我们病房的希望所在,期待她的好运能够传达给躺在这里的每一个人。

一位可爱的奶奶插管之前上无创,每当看到我们,她就会伸过系着约束带的手,跟我们握着,然后安心的闭上眼睛。

30床患者在气管插管,无尿状态下坚持了很多天,他的心肺功能还好,又没有基础疾病,大家创造各种条件、想尽各种办法为他进行床旁血滤,今早他的双手已经开始变软,水肿渐渐消退,每个人都期待着奇迹。

新入院的阿姨,一直吃着华法林,球结膜下出血明显,她说自己已经四五天没吃到饭了,丈夫女儿都在住院。我喂她吃饭,她把一份白菜都吃了,还吃了半份米饭,说真香。

今天又加床了,记得03年非典的时候,最后一个夜班结束已经快天亮了,我坐在病区外面的大石头上,看着楼房后面一轮红日正在慢慢升起,树木的枝叶开始明亮清晰起来。十七年后的今天,我坐着公交车,看窗外平静的湖面远远的升起一轮红日,同样的场景,同样的希望,同样的我,心底属于普通公民的信仰仍然在。

在北大医疗海洋石油医院ICU护士于莹莹的日记中,也描述着一段温情画面:

鄂州市中心医院重症病房内一位八十多岁的奶奶,因为缺氧戴着无创面罩,看起来特别紧张且有些躁动。我过去和她说话安抚了一会儿。奶奶情绪渐渐好了些,便一直紧紧握着我的手点头。我告诉她:“不用担心,我们会一直陪着您,直到您好起来。

当一个人在最脆弱、最虚弱、最危险的生死关头里,有这样一群陌生人勇敢的来到身边给予帮助,用自己的专业、专注与勇敢驱走病魔。对于医者而言,哪怕是患者的一句“谢谢”都能带给这群白衣战士最深的感动,给予他们强大的信心与动力。

在北大医疗海洋石油医院ICU护士云会先的日记里,当我们看到她写的“患者对我说,等他病好了,带我看长江”的这句话,似乎感受到她喜悦的心情。

2月19日晚,我进入鄂州市中心医院ICU工作,是到达鄂州以来第一次进到危重症病房,我有近8年的ICU工作经验,所以看到重症病人时,感觉并不陌生。虽然刚进去时有点憋闷缺氧,但是一旦听到监护仪报警,我就会迅速的冲到病人床前,所有的不适都烟消云散。

给我印象比较深的是两位病人,一位是年长的阿姨,在我跟医生沟通情况的时候,这位阿姨忽然就吐了,那一刻不容我多想,也没有时间看自己的防护是否到位,凭借本能的反应帮助她侧卧,清理呕吐物,帮她换干净的衣服,并且为她做心理安抚,后来这位病人终于安静入睡。

还有一位老爷爷,相比其他患者症状较轻,意识是非常清醒,我去给他量体温的时候,他对我说:“感谢你们来帮助我,等我病好了,我要带你们去看长江。”这所医院有一道大门,门外是“清洁区”,门内是“污染区”,我们所有医务人员带着真心和真诚走进这扇门,也希望出来的时候,把患者的疾病和痛苦带走。

他们的身影平凡却不渺小,他们的光芒微弱却不动摇。条件艰苦,甚至被厚重的防护服压得喘不过气,但北大医疗“硬核”医疗队依然坚定信心、积极面对,就像苏海华在开篇说的那样。

抗疫之战虽未结束,

但是我们相信有这些可爱的人在,

胜利的曙光就在不远处!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