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典时的新人医生 站在了起跑线上

2020
02/19

+
分享
评论
重庆健康
A-
A+
向一线的医务工作致敬!

“马上有出车任务,做好准备!”

“收到,马上出发!”

晚上9点多,撂下电话,文永生和驾驶员杨波迅速起身,穿防护服、戴护目镜、帽子、手套……两人互相检查,确保防护装备没有破损,20分钟后便启动车辆出发了。

非常时期,作为重庆市急救医疗中心院前急救部的医生,文永生的任务是将主城各家医院的确诊患者接上救护车,将他们平安转运至主城片区集中收治医院。

“患者病情不同,虽然跟车步骤差不多,但每转运一位病人都是一个新的开始,都需全力以赴大意不得。”从1月24日大年三十起,文永生便开始了跟车执行重庆市主城新冠肺炎确诊患者转运工作。

春节前夕,当医院决定成立负压车转运组时,长期随120救护车出现场,救人于危难时刻的文永生,便成为了科里第一个报名的医生。

他的移动“战场”不同于一般救护车:车厢里的气压比较低,通过设备将外面的新鲜空气抽入车厢内,而车里面病人呼出来的空气则不能直接排到外面,须经过相应过滤后才能排出。跟车途中,他还要使用负压车随车配备的急救设备,保证患者在转运过程中不会发生意外。

冒着感染风险,高频次与确诊患者处在密闭空间,有人开玩笑说你就不怕? “防护做得好,在一线没什么好怕的。”虽然嘴上这么讲,文永生也坦言心里多少有担心,但总要有人冲锋在前,现在轮到他们这辈挑大梁。

决定那一刻,文永生想起了17年前抗击非典时,他还是一名新来的医生:“这么多年过去了,那些冲锋的身影我还记得,这种勇气是可以传递的。”

奔跑途中连轴转 最难挨的是寂寞

2月2日,是文永生进组后最忙的一天,从早上8点多接到“第一单”任务开始,他便不停奔波在各个医院之间。

“从出发接病人到定点医院,除了车辆需要消毒,脱下白色防护服后,我们也要严格地洗澡消毒,才可以返回医院。”文永生说,转运一次至少需要4个小时。在穿着防护服这段漫长的时间里,他和搭档连口水都不敢喝,吃饭只能见缝插针。

下午3点吃上午餐,晚上10点吃晚餐,文永生呵呵笑起来:“吃饭时间整体推后,其实也是一种规律。”刚回到急救中心时,他又收到新的任务,有患者正在等待转运。那天文永生共转运了14名患者到定点医院,他和搭档在岗位上工作了近15个小时。

凌晨1点多,转运完当天最后一位患者,空旷的街道上几乎没有车,也没有人。疲惫不堪的两人在车里开起了玩笑:“我们急救人以前不就盼着每次出车能这样畅通,现在还是希望早点回归原来的生活。”

因为每天都要和确诊患者打交道,市急救中心专门划出了隔离区,文永生和杨波每天只能在隔离区里待命,只能通过手机跟家人联系。在这个不大的房间里,转运组的两个汉子常常躺在床上又睡意全无。每天的连轴转,身体虽累,紧绷的神经却很难松弛。

“连续多日的朝夕相处,该聊的都聊完了,有时候实在找不到话题,房间里便只剩下寂静。”文永生觉得,相比连日的忙碌,这样的寂寞才是最难捱的,也终于有时间想娃了。

儿子的笑脸在脑海中浮现,他终于渐渐静下来,眯上一会儿,直到下一次手机铃声响起来,再次起身,迅速出发……

转运线上的一丝安慰 能治病还得会聊天

在奋战一线的18年中,文永生无数次跟随120救护车,穿梭在重庆的大街小巷救人,他见过许多生命危在旦夕的场景。但在这次转运确诊病人的特殊任务里,他看到的不仅仅是病毒对生命的威胁,更多的是带给患者担心、恐惧,甚至有患者将内心封闭,在心底设下一道防线。而这时,文永生除了按流程进行必要的措施外,更多时候需要安抚病人。

那天,一个确诊的女患者一脸愁云,久久不愿上车:“医生,我好害怕,我孩子还小……”

文永生言语中满是淡定:“你看你还有力气哭喊,说明症状不严重,用不了好久就可以治愈出院。”

患者愣住不知说啥,文永生见“玩笑”起作用了连忙说:“我的孩子也不大,等疫情结束,我们一定都早点平安回家。”对于身体、心理都倍受折磨的患者,让他们看到生的希望需要的是不断地鼓励。

1月28日晚,文永生和同事一起,转运一名60多岁、有多种内科疾病的危重症患者。老人曾去过武汉,返程时有咳嗽症状,原以为是慢性支气管炎的她,直到症状加重才就医确诊。

了解到病人的状况,文永生提前将车里的呼吸机做好调试,仔细照顾戴着呼吸机面罩的病人上车安排妥当。当车启动后,老人突然伸出手抓住文永生的胳膊,传来微弱的声音:“我害怕,我会不会死?”

文永生告诉老人:“这个病是可防可治的,你治疗时间还短,我现在送你去的是隔离治疗的负压病房,那里有最好的医疗水平,目前也有人治愈出院了,你放心。”

一路上,老人聊起了自己的经历,聊起家里人,车厢里凝重的氛围渐渐散去了。

接不上的电话 奔忙中止不住想念

医生也有自己的难,对于文永生来说最难的就是二十多天没回家,该怎么哄儿子?

“爸爸你啷个还不回来?你好久回来?我好想你。”可爱的小脑袋出现在视频里,要爸爸陪他玩游戏。

“爸爸正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情,很快就要回来了。”可是,文永生嘴里的“很快”一拖再拖。

离开家那天,文永生没有告诉家里人,只轻描淡写地说:“出去一趟,有紧急任务。”到了医院思索良久,他才鼓起勇气给妻子说起这个需要直接和病毒面对面的特殊任务。

这些天家里每天都打来电话,一直在生命转运线上奔忙的文永生,很难接上一次。“如果9点前能结束战斗,我就回个电话,再晚点儿子就睡了。”很多个寂寞的夜晚,他掏出手机里的全家福看了又看。“隔离工作”这段时间,最开心的就是能够通过视频见到儿子,紧绷的神经可以得到短暂的放松。

2月6日,完成了首批转运任务的文永生,开启了14天的隔离观察。他掰着手指倒计时回家的时间:“还有四天就可以回去抱儿子了,那些陪他搭积木、打羽毛球的承诺快要能实现了。”

每当新闻里报道确诊病人治愈出院,文永生虽不知是否某一天在移动的“战场”里曾见过一面,他觉得有股成就感在内心升腾。

自1月24日完成第一例转运任务至2月16日,文永生和同事们组成的负压车转运组已转运确诊病例132人次,医院发热救护车急救、转运发热病人48人次,120指挥中心调派救护车接诊发热病人569人次,无一例患者在转运过程中出现意外,无一例出现交叉感染。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