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一线的护士有多大负重?看完信,就知道她们是多么伟大!

2020
02/17

+
分享
评论
健康大河南
A-
A+
向一线的医务工作者致敬!

健康大河南讯:(文图/王爱芳)这是一封来自战疫一线的信,它来自一个重症监护室护士的信,危难时刻,身披重甲,奔走于没有硝烟的战场,如何能体会到一个护士的辛酸苦辣,如何体会一个护士的艰难负重,就在这封信中。“一个班上,从没有停下来,身上的汗水像水柱一样不停往下流,虽然穿着尿不湿,但早已失衡的体内环境、根本没有一滴尿,但尿不湿却沉甸甸的,忙的时候不觉得,一旦有空隙稍不出汗,背上的衣服哇凉哇凉的,比出汗更难过。更别提,嘴干的起裂纹,整张脸被挤的变形的不适,繁忙和厚厚的防护,使得每到快下班的时候就出现眼前发黑、心里发慌、腿脚发软的症状,想最快速度把身上的防护服去掉。”

《来自河南省胸科医院支援南阳战疫一线护士的一封信》

我叫王爱芳,是河南省胸科医院一名普通的护士。父亲是一位老党员,总喜欢帮助别人,老人的言传身教使我懂得做人要善良,要发自内心不求回报的做好事。

1997年党中央“对口扶贫”政策,让我从一个边远的贫困的农村娃, 成为河医大的一名护生,帮我实现了走出大山的梦想。从那时起,我发誓以后一定努力,帮助我能帮助的人。

春节本是一年最美好的日子,然而不断增加的“新冠肺炎”确诊人数,让我们无法平静地居家过自己的小日子。我心底里涌出一个声音:“我要去武汉!去救治那些不幸感染的人。”可家里的琐事让我有些犹豫,女儿面临中招,一个月前因体育锻炼过度,双小腿骨裂,要绝对休息,一直坐在轮椅上,此刻是孩子一生中最关键的时期,也是最需要妈妈的时候!

爱人工作很忙,出差一两个月或驻扎国外是常有的事;还有年近70的父母,我该怎么办?大年初一的晚上终于鼓起勇气,我向家人说了自己的想法。

没想到第一个支持我的是女儿,她说:“妈妈你去吧,我已经长大了,懂得您和患者的感情!理解您对专业的热爱,我也关注疫情,妈妈放心,我一定会好好读书不让您担心的”。爱人说:“去吧!如果不去就不是你了!“原来,前几天收拾东西他看了我的日记。

是的,我喜欢记录日常的工作和生活。记得老大孩子三四岁上幼儿园的时候,为了照顾一位小患者,忘记了接孩子,也忘记了回家。还曾刷自己的饭卡,给一位强制性脊柱炎的生活贫困的患者一天三顿订饭,持续了一个多月。2019年,我曾给一位百草枯中毒的生活贫困的姑娘交住院费(后来她的家人把这钱又还给了我)。

爱人说:“这次疫情这么重,我们猜想你会去支援。父母和孩子都不用担心,我会替你瞒着父母,如果真去前线了,保护好自己!”

初二,我递交了请战书,记得把申请书交到护理部的时候,护理部主任冯素萍给了我一个永远都不会忘记的拥抱。得知被选中,病区护士长还让我提前休息,并一一为我准备好我要带的物品。科主任,护士长,还有我的同事们给我说了许多关心的话语!

带着院领导的信任,带着大家的祝福,我们胸科医院一行10人来到了南阳。我被安排在重症监护室,因为要照护确诊危重患者,每次进入都要层层这么穿:贴身的衣服,隔离衣,防护服,隔离衣共四层,戴护目镜,带双层手套,穿雨鞋。

为节约来之不易的防护服,也为了减少穿脱带来的不便,临上班前两小时不喝水。危重症患者护理项目多,吸痰,翻身,擦大、小便;15分钟至半小时报告一次生命体征,尿量。有的患者没有动脉血管通路,半天要采集无数次血标本,这些工作对于曾在ICU工作的我们本来不算啥,可我们戴着双层手套,还有护目镜,不到一分钟镜面上便挂满了水珠,再加上汗水涩的无法睁眼,血管这个“老熟人”此刻变着法的欺负我们,不是找不到,就是刚一找到一松手又没了,还有扎到自己手上的风险,抽血成了蒙面大侠们最头疼的事。

遇到ARDS的患者还要每天给患者做俯卧位通气,最大的风险就是气管插管脱出;还要兼顾其它通路和皮肤的压疮,不到半小时就要更换受压的接触面。病区里还有一位患者因俯卧位效果不好上ECMO的患者,治疗护理的项目更多;一个班上从没有停下来的时候,身上的汗水像水柱一样不停的往下流,虽然穿着尿不湿,但早已失衡的体内环境我们根本没有一滴尿,但尿不湿却沉甸甸的,忙的时候不觉得,一旦有空隙稍不出汗,背上的衣服哇凉哇凉的,比出汗更难过。更别提嘴干的起裂纹,整张脸被挤的变形的不适。繁忙和厚厚的屏障,使得每到快下班的时候就出现眼前发黑、心里发慌、腿脚发软的症状,想最快速度把身上的防护服去掉。

每当这个时候,每一个人都用意志力克制自己不适,用各自独特的方式排解内心的压抑!累了,我们彼此背靠背的来个特殊的拥抱;晕了,在凳子上稍坐一会儿,身边的同事会来帮助;急躁了,看看躺在床上的患者……不上班的时候也会想家,想念乖巧的女儿,想念她坐在轮椅上的样子;想念我的父母,想念他们蹒跚的步伐,佝偻的背影!想念我的爱人,想念每次冲他发脾气,他如父如兄又如师的开导。想念我的弟弟,想他得知我要出发,特别担心的样子。想念临行前领导们的鼓励,同事们的问候!

但我从不后悔过自己的选择,想想革命老前辈,这算啥!后方还有领导每天的关怀和问候,想着想着自己也会幸福的笑!在这场战役里,我的作用除了是一个护士之外,我更想做的就是一个爱的传递者,党和国家关爱人民,领导关爱我们,我们也要把这份爱传递给不幸感染的患者!我很早的时候就想成为一名共产党员,但总觉得距离党的要求差距还大。梦想入党决不是为了捞取个人的政治资本,也不是为了升官发财,贪图金钱与名利。为的是能比别人多吃苦、吃得亏、吃大苦、耐大劳;为的是不图名不图利,不计个人得与失;为的是任劳任怨,踏踏实实。无论何时何地,我将以党的事业为重,事事当先锋、处处作表率,充分发挥好共产党员的先锋模范带头作用。

14000名护士,正在武汉艰难逆行

2月11日晚,央视公布了一组数据:截至2月9日24时,全国共有19800名左右的医护人员驰援武汉,其中护士约14000人。

“在抗疫一线的战场上,护士面对着巨大的挑战,要特别关注护士这个群体。”主持人白岩松在节目开端强调。

14000这一数字,令医疗行业乃至社会钦佩,也令护理这一身份标识更为闪耀。然而在此背后,护理人员面临着从未有过的挑战。

1/4患者需要"密集护理"

何谓密集护理?“也就是说,患者的治疗、生活、心理等各方面对护理人员依赖性极高。”中华护理学会理事长吴欣娟介绍。

比如,对于需要上呼吸机、气管切开、上ECMO等这样的危重患者,护士不仅每天要做一些治疗性护理,如给患者吸痰、管道护理等,还要给患者做生活护理,如给患者翻身、口腔护理等。甚至,由于没有工勤人员,患者所有护理,包括生活护理、清洁卫生等都由护士来承担。

昨天(2月11日),武汉金银潭医院氧气钢瓶不足,工人又只能送到病区门口。是护士们用双手,将55公斤重的钢瓶,一点点挪到病房。而这些,原本不属于护理的工作范畴。

无比严格的防护要求

病毒的主要传染途径之一是通过飞沫,患者如果呛咳、咳嗽,都会造成空气污染。“护理人员需要进行近距离护理,这对于她们的个人防护提出了及其严苛的要求。”中华护理学会重症护理专委会主任委员孙红说,尤其对于新冠肺炎重症患者,要开放气道、气管插管。如果患者的肺部感染非常严重,就需要进行痰液的引流,这些都是高风险护理工作。

高规格的防护保障了安全,也影响了护理人员的工作状态。孙红介绍说,护士需要穿着很厚的防护服,戴上护目镜、防护面罩、口罩。她们在岗位上需要注意力高度集中,每个操作都要格外仔细,因此对体力和精神消耗很大。这也是她们平日较少面对过的。

陌生的环境和工作流程

在这场“战役”中,首当其冲的自然是急危重症医护。然而,由于一线对护理人员需求极大,靠ICU护士难以满足。

这时,具备较强突发事件应对能力,且能在短时间内掌握急危重症护理技术,且很快适应一线救治节奏的其他专业护理人员冲了上来,手术室护士就是其中的代表。

平日里,手术室护士多“隐身”在无菌环境的手术室里,和手术医生并肩作战,协作开展手术。而现在,她们将穿起厚重的防护服,面对病房这样相对较为陌生的环境,不能说不存在挑战。

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一名手术室护士,在结束了第一天的工作后分享道:今天是第一天进病房,刚开始有点憋喘,大概半个小时之后恢复了正常呼吸。“工作上有很多不熟悉的地方,我就先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她说,比如给病人送药、测体温、测血糖、清理大小便等等。

健康界编辑为此作诗一首如下:

一场忽如而来的新冠肺炎疫情

像笼罩在这片土地上空的乌云

给整个国家带来巨大挑战

然而乌云之下

医护人员纷纷逆行而至

是用自己生命安危和病毒“厮杀”

其中,护理人员不仅贡献了14000这样一个巨大“战力”

还在这场搏斗中和病魔贴得最近

记得,她们也是血肉之躯

面临着从未有过方方面面挑战

之所以在惧怕中逆行而上

因为她们知道自己担负着一个国和无数个家的期望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