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都要好好的,我们一个都不能少

2020
02/17

+
分享
评论
泰康保险集团
A-
A+
等着你们胜利归来!

2月10日,为支援武汉疫情防控,泰康仙林鼓楼医院火速组建先遣队,驰援泰康同济(武汉)医院。妇产科护士张少云作为先遣队成员出征,用她的视角记录下了前线最真实的一面。

1

今天,气温骤降,大雪纷飞,九省通衢,码头文化里的江城武汉,常驻人口超过一千万之多,这真的一座包容性很强的城市。

2018年10月,我和当时还是男朋友的老公一起到武汉游玩过,记忆里的武汉,建筑高大,交通便利,街头人头攒动,这里有美丽的樱花、闻名暇尔的黄鹤楼,还有历尽沧桑的长江大桥,无一不吸引着无数人欣然前往。而这次再次踏上武汉的征途,心里却是沉甸甸的爱和感动。

“我的城市生病了,但我依然爱他”。

2

5天前,我们终于在武汉落脚了。酒店里所有服务人员已经撤出了,酒店成了驻地,我们和武汉医院的伙伴们都住在这里,吃饭都是统一订购送到医院,大家分散在各自岗位上,来不及吃的只能相互照应着先领回来。刚安顿好的那天,陈院长就召集大家开始备战,他是我们的队长。在院感雪纯主任的帮助下,队长坚持亲眼看完我们每个人穿脱防护服的操作测试。他除了安排我们,还需要和武汉的同事有无数细节的对接联系,现在开会不方便,联络起来效率有时受到影响,只能靠更长时间的工作来弥补。陈院长眼睛做完手术不久,也就这样熬着。

战备中的我们,开会只能通过运程连线。图片是陈院长拍了分享在群里的,让大家看到整齐自信的笑脸。

按照计划,所有队员中最先进舱(隔离病区)的是黄耀,凌晨2点接班。黄耀是呼吸科的医生,尽管在咱们医院有治疗呼吸系统传染病人的经历,但直面新冠病毒,他也是头一遭。陈院长开会时直接决定由他陪着黄耀进,其他什么也没说,我们这群人里,陈院长最年长,也有应对SARS的经历。我们几个心里都明白,他这么做是在托着我们,给我们勇气。我们几个人有一个“驰援武汉先遣部队”的工作群,陈院长在群里分享了一首歌《致敬逆行英雄》,是北京大学常务副校长詹启敏院士唱的,听完我直接飙泪了。现在我们不喊他院长,都喊他“大队长”。

临行前剃了头发,陈院长笑称这是“抗新冠发型”

凌晨2点,陈院长准备进入隔离病房

队里还有一个让人觉得特别温暖可靠的是张德霞护士长,她也是我们本次先遣队的护理组长。德霞比我们几个小的有经验,她就主动承担了队员物资的管理。我们的自备药品都在她那里,整整齐齐清点了告诉大家“家底”。每天她担心我们错过饭点随便对付,就一定把饭领回来一份一份送到我们房间门口。

3

听黄耀说,首次进入隔离病房的主要工作是熟悉情况,与武汉伙伴一起查房、处理医嘱。武汉医院的HIS系统刚刚上线,目前大家还在熟悉过程中,他与大家一起用HIS系统做基础套餐、处理医嘱。

黄耀(中)与武汉的伙伴们在隔离病房

在隔离病房里,医生每班是七小时,穿着防护服进入隔离病房后,就六七个小时不能吃喝,也不能上厕所,尤其值夜班的时候很困,但是穿着防护服也没有办法休息。

武汉这边天气很湿冷,病区也无法开空调,黄耀在微信上提醒我们,他穿着秋衣,加绒卫衣,隔离衣,防护服,再加一层隔离衣,再穿上病区里面准备的羽绒服,值班的后半夜仍然全身冰凉,叫我们几个即将进舱的护士们一定要注意保暖。

凌晨2点多,最先进舱的黄耀医生把他的经验及时分享给大家

4

“提醒今天所有进病区的伙伴,全部装备好在病区里,会觉得气憋,来回走动气喘,难免张口呼吸,切记!所有动作掌握‘轻,慢,稳’的原则,不要着急,护目镜会压痛额头,眼眶,N95也会压迫鼻梁,大家尽量不要用手触摸挪动带好的防护用品,如果不得已要触碰,一定一定先进行手消毒!尽量不要把皮肤暴露于空气中!”

早上,院感张雪纯主任不忘再次提醒我们进舱的注意事项。其实,她自己是非常辛苦的,工作量很大。作为院感专家,从来的那天开始,她就忙得连轴转。除了要协助武汉这边的医务部、护理部、院感办梳理出各种流程,她还有一项非常重要的工作任务,就是为第二天待上岗的医生护士培训及演练防护服穿脱。武汉这边天气湿冷,我在群里看到信息说雪纯主任已经有些着凉,刚来不久就犯了胃病。

雪纯主任(左前)在给武汉的医护人员做防护培训

5

我们这一行人中,有个特殊的小伙伴谢成,他是我们医院设备物资部的工程师,听说他除了负责医院设备运维,还自主研究开发了移动设备管理系统,目前除了我们医院,还有很有多家兄弟单位都在使用该系统。他熟悉几乎所有的医疗设备,有他在,我们就不怕设备出问题了。

谢成老家在襄阳农村,听说医院要派人去武汉,二话不说就请命了。“没多想,这边是一家准备开业的新医院,肯定需要我的。”我们也是后来才知道,他家里有两个孩子,平时他在南京,一家人都在襄阳,夫妻也是长期分居两地。为了不让家里担心,他这次是瞒着家里人出来的,“他们以为我在南京自我隔离呢,我爸妈都有高血压,这事肯定不能说实话了,他们在农村相对偏僻,反而安全些。”

这是谢成深夜在运送物资时拍到的画面,我想,这可能是泰康内部最“随意”的工作会了吧

谢成(右一)和武汉的这些同事都是负责准备医疗物资的,这些是刚从车站运回的物资

6

马上要进“舱”了,一大早我们每个人都做了充足的准备,都特别有信心。按照操作流程穿好防护用品以后,我们进入了隔离病房,张坤和我带着家佳和维丽,我们四个小的在一起管理一个区的病人,德霞负责另一个病区的护理。

病人比较多,普遍偏年轻,也有一些老年人,交接班时,我们都是一个个去问候病人,因为湖北口音较重,虽然我们听不太懂,但是我们会一一告诉她们,加油!给他们每个人竖起了大拇指!

我们护理团队进舱啦,左起:张德霞、李家佳、张坤、缪维丽、张少云

病人们都很友爱,这一刻我相信不论是医护人员还是患者,心都是在一起的。大家的信念都是一样的,战胜病毒,打败病魔。那一刻我真的一点都没有害怕,也没有担忧,反而是一种心疼。眼泪在眼睛里打转,我会告诉他们多喝水,好好休息保存体力,对于一些体温稍高的病人,也会格外关注,照顾,陪他们聊聊天。

交接完班以后,我就拉着张坤,我说坤哥,我们等下带他们跳舞吧,如果他们愿意的话,坤哥笑着说,不是不可以啊。

两个小姑娘,家佳和维丽也都特别勇敢。进入隔离病房之前我们还是有点焦虑的,这时候张坤就像个大哥哥一样,总是给我们鼓励,为我们加油!真的,坤哥是我们几个90后力量的源泉!

今天下雪了,这是工作6个小时以后刚从隔离病房出来的张坤

有个老大爷透过玻璃门想出去对面超市买点东西,想改善伙食,我们说你放心,如果吃的不满意,我们会去沟通,让食物多样化,符合大家的口味。我们告诉他不可以出去,大爷有点不理解,家佳和维丽还有武汉的一个伙伴,都在跟大爷沟通,大爷最后理解了。家佳笑着说:“盐水鸭来拯救热干面了,要加油啊!”大爷笑着说:“你们从南京来的啊?”我们说是啊!这一刻,心里突然有一种去拯救世界的感觉~

在隔离病房里,我们和武汉的所有伙伴穿的都是一样的,所以在隔离衣外面标记了名字,虽然大家还没有相互认识熟悉,但是我们见面,都会给对方一个加油的手势,对方也会回应我们一样的加油手势。

只是,很抱歉,第一次进舱我不争气地提前出来了。进到里面的时候,我还笑着跟护士长和我的小伙伴们说,等下我好想带他们跳跳舞啊!只是,防护服太闷了,再加上这几天我一直拉肚子,2个小时以后我就有些支持不住了,胃里面特别难受,嘴巴里面不停地有清口水要吐出来。我真的好想再多坚持一会儿,但实在是没控制住,还是吐了……口罩被打湿后,小伙伴们说口罩湿了太危险,一定要我先出去。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这一刻我写下这些文字的时候,我的眼睛里都是满满的泪水。再长的路也会有尽头,再黑的夜也会有黎明和温暖的阳光。真的希望武汉快快好起来,病毒早早被打败,我们大家都要好好的。

——少云

本文由作者自行上传,并且作者对本文图文涉及知识产权负全部责任。如有侵权请及时联系(邮箱:guikequan@hmkx.cn

人点赞

收藏

人收藏

打赏

打赏

我有话说

0条评论

0/500

评论字数超出限制

表情
评论

为你推荐

推荐课程


精彩视频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

确定 取消
×

打赏金额

认可我就打赏我~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

打赏

打赏作者

认可我就打赏我~

×

扫描二维码

立即打赏给Ta吧!

温馨提示:仅支持微信支付!